首页
返回

不退婚后,我儒圣的身份曝光了!

第一百八十章 舞姬安落花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见过王叔!”

“见过梁王!”

“拜见梁王!”

皇甫疾出现在银安殿的那刹,此间响起道道声响,尽管皇甫疾染疾静养,面庞显得很消瘦,然背依旧直挺,这就是梁王,纵使退隐朝堂经年,然他一有动静,依旧能在上都搅动风云!

这就是梁王?

人群中站着的梁王,在抬手行礼之际,那双眼眸看向皇甫疾,那身御赐的四爪团龙袍,衬托出皇甫疾英武之势。

“大家都无需这般拘束。”

来到殿前的皇甫疾,对皇甫旻几人微微点头示意,特意看了眼皇甫静钰,旋即扫视殿内众人,语气铿锵道:“这场寿宴,本王也是心血来潮,在府上静养久了,想多些人来热闹热闹,都坐吧。”

讲到这里时,皇甫疾的目光落在一处。

他就是楚凌吧?

在看到司马玉棠身旁站着的青年,那淡然处之的神态,皇甫疾心底暗暗道,只是目光看向一处时,剑眉微蹙起来,眸中掠过一道精芒,不过很快就转身朝主座走去,可内心却生出别样情绪。

王叔是在看出来?

王叔对顺国公之子有不满?

而在另一处,尽管皇甫疾适才的变化很快,却依旧被皇甫静钰捕捉到,执掌玄鸟司的经历,让皇甫静钰对一些事很警敏。

“阿姐?”

见殿内其他人都开始落座,唯独皇甫静钰没有反应,皇甫凝嫣上前轻声道:“可是有什么事情?”

“没事。”

皇甫静钰笑笑,便拉着皇甫凝嫣的手,一起朝席位走去,此幕,叫落座的皇甫疾看到,露出淡淡笑意。

在看皇甫凝嫣时,皇甫疾的眼神尽是柔意和宠溺,这是他的独女,还是退隐朝堂后才有的,一生要强的皇甫疾,唯独在皇甫凝嫣面前,会表现得很温和。

这场梁王府的寿宴,随着正主皇甫疾的出现宣告开始,跟楚凌预想的一样,寿宴开始没多久,宫里就来人了。

服侍御前的高忠,带着风帝皇甫铉的赏赐,在众多宾客的起身相迎下,高忠还带来了天子口谕,尽管说的很简短,然而在场之人,包括在梁王府其他宾客在内,都能感受到天子的关心。

“楚凌~”

司马玉棠看了眼左右,低声对楚凌道:“你是不是后悔陪我来赴宴了?”

“有点。”

楚凌揉揉鼻子,这场寿宴开始后,他就随大流的起起坐坐,维系场面的举止他懂,大家都是这样嘛。

谁都不能免俗。

也恰恰是这般,楚凌才不喜这种场合,太累,经历这种事情多了,也让楚凌对此没有任何兴趣。

“我也后悔了。”

司马玉棠撅起嘴道:“难怪阿父先前不带我来,这简直太繁琐了,也太虚伪了,不是陪着笑脸,就是恭维,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当初就不让你陪我来了,耽搁你的时间,是我的不对。”

“没事。”

司马玉棠这样说,反叫楚凌有些诧异,“在国教院待的时间久了,出来走走也挺好的。”

“那就好。”

司马玉棠吐了吐舌头,“我还以为你会生我气呢,让你做了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来,我敬你一觞。”

楚凌笑着端起酒觞,跟司马玉棠虚碰,虽说司马玉棠是嘴碎了些,不过还是挺会为别人考虑的。

彼时的银安殿内,数十位乐师弹奏着乐曲,而在殿中空旷处,则独有一名舞女,演绎着那首独舞。

脚踝系着的小铃,随着舞女尽显曼妙身姿而动,倒是带有几分别样韵味。

“彩!!”

一个个高难度动作,被舞女完美演绎出来,引得殿内不少喝彩声。

“为何舞只能女子来跳。”

喝着酒的司马玉棠,置身在此等环境下,娥眉微蹙起来,“为何读书与科举,只能男子参与呢?”

尽管舞女所舞很美,然而司马玉棠在看到一些眼神,心底是莫名的厌恶,这还是在梁王府的寿宴上,他们不敢流露太多情绪,而在其他私人宴席上,只怕是另外的情况了。

“有些事情想要改变,是需要时间的。”

看出司马玉棠的变化,楚凌撩了撩袍袖,“有些事情不在于人,而在于成见,只是想改变这些,还需一些变化和契机。”

“那我这一生能看到吗?”

司马玉棠看向楚凌道。

尽管风朝的礼教宽松,然而在一些事情上,依旧有男女之别,女子地位尽管不低,也可以抛头露面,不会被人非议什么,不过有些事情,女子依旧是很被动的。

砰~

而就在楚凌感触之际,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本舞动的舞女,却意外撞倒了御赐灯台。

银安殿内气氛骤变。

不少人心下一紧,流露出各异的神情。

特别是被皇甫疾留下的高忠,在见到此幕时脸色微变,看向那吓傻的舞女时,眼神都变了。

“王爷恕罪。”

舞女安落花跪在地上,脸色苍白,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对了。

“怎么会这样?”

“好端端的寿宴,竟出现这等事。”

“御赐灯台被撞翻,这并非小事啊。”

“梁王的表情不太对啊。”

殿内响起不少议论声。

在这些议论声下,没有一人关心舞女的状况。

“你没事吧?”

而就在这等形势下,司马玉棠却不知为何,从席位上站起身,在道道注视下,快步朝舞女走去。

又有事情要做了。

楚凌见到此幕,心底轻叹一声,在这等重要的场合,舞女做了错事,必然是要受到惩罚的,甚至这个惩罚还不轻,毕竟风朝可不比后世,凡事都讲究什么人权。

“这不是丞相的幼女吗?”

“这下有好戏看了。”

“说起来,梁王寿宴,丞相为何没来?”

“你也不想想,眼下朝局是怎样……”

在司马玉棠走到舞女身旁时,蹲下询问之际,一些人开始议论起来,而彼时跪地的舞女安落花,眼眶微红,她知道自己犯下大错了,要是没人帮她开脱的话,恐她的下场会很惨。

“贵女,求您救奴婢一命~”

一句话却令司马玉棠愣住了。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我有一座天地当铺都市国术女神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特种兵之战狼崛起女配她天生好命宇宙级宠爱诸天新时代我真不是魔神剑仙三千万
相关推荐
武道旅程侯府真千金牙一痒,哥哥们排队火葬场闪婚暴戾战爷后,哥哥们跪求我原谅团宠妹妹靠认爹来维护门派第一蚀日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