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不退婚后,我儒圣的身份曝光了!

第一百八十四章 登门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梁王府举行的这场寿宴,尽管中间出了些小插曲,不过却也没有影响氛围,这场寿宴算是主宾皆喜吧,至少表面是这样吧,至于背地里暗藏有什么,就不为众人所知了。

“你走吧。”

梁王府外的车驾内,楚凌将那份身帖放至小桌,面色平静道:“从今日起,你自由了。”

“公子~”

舞女安落花错愕,看向楚凌道:“您是要赶奴婢走吗?”

司马玉棠坐在一旁,瞧见此幕,心底也有几分诧异,她没有想到楚凌会放安落花走,毕竟在今日的寿宴上,楚凌是背负一些东西的,或许说梁王宽宏大量,没有选择去计较什么,可有些人只怕不会这样想。

“我身边不需要舞女。”

楚凌没有看安落花,端起手边茶盏,呷了一口道。

“奴婢不止会跳舞。”

安落花却有些激动,眼眶微红道:“公子别赶奴婢走,奴婢会端茶倒水,还会做别的活计。”

在讲这些时,见楚凌不为所动,安落花看向了司马玉棠。

“贵女,奴婢求您帮奴婢求求情。”

安落花继续道:“奴婢自幼失去双亲,是被买进梁王府的,奴婢在上都没地方去,别处就……”

说着,安落花就哭泣起来。

司马玉棠为难了。

安落花的遭遇让她倍感同情,同为女子,可两人的出身却完全不同,一个天,一个地,这一点都不为过。

只是在今日的寿宴上,就因为她泛起的同情,反倒为楚凌惹下一些麻烦,尽管楚凌没有讲出,可是司马玉棠却心有愧疚。

不然带回自己府上?

想到这里的司马玉棠,娥眉微蹙起来,旋即却想到什么,即便安落花被梁王赐给楚凌,可她先前的身份,毕竟是梁王府的舞女,要真是带回府上,恐一些别有用心之辈,要拿此事说道说道,恐……

司马玉棠此时也犯难了。

“你不求情了?”

楚凌笑笑,看着踌躇的司马玉棠。

“求什么情?”

司马玉棠却道:“你想放她走,是为她好,她没地方去,又是事实,我又不能带回府上去,毕竟梁王……”

“算了,既然不想走,那就留下吧。”

楚凌摆摆手道。

“谢公子!”

“谢贵女!”

安落花闻言大喜,忙作揖谢拜道。

只是安落花不知的是,在她谢拜之际,楚凌却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

如若不是司马玉棠,楚凌是没想掺和这些的。

梁王这人的身份太特殊了。

尽管司马玉棠嘴碎了些,动辄就将一些惊人之言,然而跟其他人相比,司马玉棠却很善解人意,这点是楚凌没想到的。

毕竟其父乃当朝丞相,这是何等的家境啊,何况司马玉棠还是幼女,乃司马朔最疼爱宠溺的,不过其且没有跋扈的性情。

有些事情还是莫叫其掺和太多的好。

楚凌就是这样的性格。

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

你若态度差,那他同样差。

楚凌所乘车驾缓缓离开梁王府,而其他车驾也多交替离开,只是梁王府举办的寿宴,所产生的涟漪和影响,却在悄然间扩散开来,而楚凌在此期间做的事情,也开始在一些群体间流传开。

上都依旧是那座上都,似乎没有什么变化,然而这世间万事啊,有太多的事情,不能只从表面来看。

不过对这些变化啊,楚凌却丝毫没有在意。

一连数日。

风平浪静。

国教院。

恪物馆。

“与其他学派不同,恪物学讲究一个求真。”

在人满为患的课堂上,楚凌站在讲台上,环视眼前坐着的众多学子,面色平静道:“这世间的万物,其实有太多的地方,是实则我们去探索的,其中暗藏的奥妙很多,如果没有一个平和的心态,一个坚定的信念,我其实并不建议你们深修恪物学。”

“院正,那您对恪物学了解多少呢?”

坐着的李乾,彼时起身道:“从我国教院开课以来,其他诸馆都教授不少知识,唯独恪物馆讲的最少,像您先前所讲术算,明明我朝对数、符等都有定性,为何您还要另辟蹊径的再创一套铭文呢?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讲到这里时,李乾特意看了眼左右,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而堂内的其他学子,则流露出各异的神情。

其实从恪物馆开课以来,有太多区别于风朝的东西,尽管招收的这些学子,不管是正式生,亦或是旁听生,都算是比较聪慧的,不过当新颖的与他们熟知的碰撞在一起,想要接受不是说说那样的。

这点楚凌是清楚的。

新知识的传播与树立,不是说说那样简单,这不仅需要时间的沉淀,更需要一批批人加入进来才行。

“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对于恪物学,我所了解的其实也是皮毛。”

看着议论起来的众人,楚凌微微一笑道:“更准确些来说,就是沧海一粟罢了,毕竟恪物学有很多分支,是我所不擅长的。”

此言一出,反倒叫堂内议论声更大了。

尽管说楚凌过去讲的种种,有太多让他们感到迷茫,甚至是不解,但是楚凌所讲明的那些,还是给他们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可是现在楚凌却说,他了解的也只是皮毛,是沧海一粟,那震动实在太大了。

“真是有趣。”

在课堂门口处,方临江似笑非笑,看着站于讲台的楚凌,“这个恪物学,还真是够深奥的。”

“公子,我咋觉得这个楚凌,就是在故弄玄虚啊。”

一旁站着的方忠,却皱起眉头道:“就说他讲的术算,像什么一元一次方程,二元一次方程,这在先前从没有听说过,我现在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为了吸引注意,才搞的这套噱头啊。”

“你不懂。”

方临江却摆手道:“不要带着偏见,去看待这位耸壑凌霄的凌,就他所讲的这些,固然说先前没有,可你若是真钻研其中,那其中蕴藏的奥妙,你就能对此人感到震惊了,是个大才,是时候见见他了。”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我有一座天地当铺都市国术女神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特种兵之战狼崛起女配她天生好命宇宙级宠爱诸天新时代我真不是魔神剑仙三千万
相关推荐
武道旅程侯府真千金牙一痒,哥哥们排队火葬场闪婚暴戾战爷后,哥哥们跪求我原谅团宠妹妹靠认爹来维护门派第一蚀日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