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穿成破产老太,我手撕极品内卷搞钱杀疯了!

001:富婆,但是破产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沈夫人这身子骨堪忧啊,瞧这血喷得,都溅出三尺远。既然时日无多,何必赖在这里,还是回老家寻个妥帖的坟地为好。”

裴锦倚在墙根下,刚醒来就听到有人在耳边聒噪,与此同时,脑中涌入大量信息。

首先确定一件事——她穿了。

原主也叫裴锦,三十六岁,丈夫早逝,含辛茹苦将独子沈云柏养大。原主生意做得极好,从老家到京城,开钱庄开当铺,绸缎、茶叶、酒楼都有涉猎,逐步攒下万贯家财。

前几年沈云柏娶妻生子,原主富甲一方,儿孙绕膝,本该是享福的好时候,却意外病倒。眼见身体越发不济,斟酌一番决定去老家养病,留儿子在京中守着宅院和家产。

几个月前,家中信件突然断了,账目也不曾送去。原主焦灼万分,这才火急火燎地回京,没想到一朝归来连大门都进不了,还被门房羞辱一番。原主承受不住,喷出一口血昏厥,这才换了裴锦过来。

裴锦揉了揉被段嬷嬷掐破皮的人中,心中很是感慨。

她出身中医世家,和原主同岁,独身。她自小跟着外祖父望闻问切、正骨针灸,研究古籍并融会贯通,成为当之无愧的传承者。

这一次,她原本要去帝都开研讨会,途中遇上飞机失事,没想到穿成了大熙的裴锦。

现在这个身体没丈夫,还是个腰缠万贯的富婆,即便回不了现代,自己也会活得肆意潇洒,风生水起。

只是,都到了家门口却不让进?给他们脸了!

裴锦直视眼前的美少妇,这是原主的儿媳妇阮秋屏,庶女出身,最是精明算计。此女脸上笑吟吟的,说出的话却令人齿冷。

“沈夫人,切结书上写得明明白白,宅子归我,家产归我,儿子也归我。你们不经主人应允大喇喇往里进,就叫做私闯民宅!门房只是驱赶,已经手下留情了。”

沈夫人?连娘都不叫一声?

切结书?家产归她?!!

裴锦听得血气上涌,虽然这是原身的情绪,但是这女的高高在上大放厥词,特么的不能忍!

裴锦让段嬷嬷扶起自己,道:“让沈云柏出来见我。”

阮秋屏冷笑,“我可找不着他。沈云柏败光家产,整日眠花宿柳,离开我们母子寻了个好去处。他三餐有人管,想睡觉就睡觉,想唱曲就唱曲,连大门口都有专人守着。他在那里,怕是乐不思蜀呢。”

败光了?!

“你再说一遍,什么败光了?”

“家产啊!沈夫人出去打听打听,你那儿子本事极大,让钱庄和铺子都写上别人的名字。除了这宅院,几乎不剩什么了呢。”

裴锦又是一阵眩晕,心悸,气短,想吐血。

你说沈云柏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为啥原主就有那么厚的滤镜呢?说什么儿子堪当大任,必成大器,结果呢?

那可都是钱呐!

裴锦的心拔凉拔凉的,思路却异常清晰:“你说有切结书,那就拿出来瞧瞧。”

阮秋屏切了一声,“沈夫人,你得有自知之明,我已经不是你儿媳,你也别想在我面前端婆婆的架子。想看切结书是吧?那你去府衙呀,当时有人见证,一式三份官府留底,何必偏要看我这份。你想看,我还怕你撕了呢。”

她蹲下身,指着裴锦对身边的小男孩说:“你记住,这老太太是拐子,她说什么都不能信,不然会把你骗走卖到深山老林去。”

三岁多的小胖子生得圆滚滚,一听这话马上躲到阮秋屏身后,满眼戒备地瞪着裴锦。

“这是我孙子?”

阮秋屏很是得意,“对不住,麒儿已经改了姓,早就不是你孙子了。”

裴锦是无所谓的,她对这小孩又没啥感情,可属于原主的情绪再度上涌,心口又是一阵抽抽。

阮秋屏道:“您虽瞧不上我,但好歹也做过几年亲戚。来人,把这二两银子递过去,沈夫人过得这么惨,我也于心不忍不是?”

裴锦冷笑:“你占了我房子和家产,就给二两银子?打发叫花子呢?”

“你现在什么都没了,可不就是叫花子?”似乎觉得羞辱得还不够,阮秋屏又道:“别太难过,我也不是冷心冷肺的人,剩一口气的时候让段嬷嬷来说一声,一口棺材我倒还送得起。”

裴锦拄着拐吩咐:“去,把那二两银子拿过来。”

阮秋屏挑眉笑笑,“这才对嘛,蚊子再小也是肉,你们省着些,二两银子也能吃很久呢。”

裴锦接过银子,突然转手一抛,“咚”地砸在阮秋屏头上,随后操起拐杖,劈头盖脸往那女的头上砸。

“我叫你阴阳怪气!叫你目无尊长!叫你嚣张跋扈!你爹生你的时候是不是把你脑子当核桃给盘了?你在沈家几年,谁都不曾苛待过你,喂狗三天它还冲人摇尾巴呢,你这样的连狗都不如!”

阮秋屏猝不及防,被打得头破血流倒在地上,衣服脏了,首饰也碎了一地,脑袋上一个包肿得老大。

小胖子直接吓尿,“娘,你都长角了!”

裴锦揪着人一顿削,心中郁气散了不少,拍了拍手,又往阮秋屏身上踹了一脚:“银子多是不是?这二两留着你自己买棺材吧!”

裴锦说完,喊来看傻了的段嬷嬷,“咱们走!”

段嬷嬷赶紧上前扶住:“夫人,宅子怎么办?”

裴锦从牙缝里送出四个字:“从长计议!”

这会儿不走不行,发飙全仗一口气,打完随时要断气。一口血正憋着呢,再多留一秒都得喷出来!得赶快找个地方缓缓,不然真交待在这儿了。

裴锦刚才属实凶悍,连阮秋屏的门房都挨了几拐杖,此时也不敢拦,眼睁睁看着人走了。

段嬷嬷边走边问:“夫人,您那银子怎么砸得那么准呢?”

“我的眼睛就是尺!”

半个时辰后,裴锦坐在南郊一座破败的院子里,手里拿着菱花镜,心中无比惆怅。

原主挣下的家业确实没了!

刚才去了钱庄,居然没有人认识她,原本的掌柜和伙计也全换了。问这钱庄东家是谁,竟是一个从未听说的名字。

绸缎铺,酒楼,处处如此。

这座宅院是原主刚进京的时候买的,后来生意做大换了大宅,阮秋屏并不知道。这里多年无人打理,草都长出半人高,此时无处可去,只好在这儿落脚。

她看了看镜中的脸,不由叹了口气。三十六岁,在现代社会正是风华正茂,可现在这身体却暮气沉沉,虚弱得如同年迈老妪。

她刚刚号了脉,原主久治不愈,并不是多年劳累导致,根本原因是中了毒啊!

中毒的时间应该是在两年多以前,那时原主还未离京。

谁这么损呢?谁又这么狠呢?

原主辛苦半辈子打下的江山,究竟便宜了谁?

本以为穿成个富婆,没想到是家产被败光、土埋到脖子、儿子跑没影儿、孙子改了姓的中年寡妇……

还有比这更无语的开局么?

刚想到这儿,出去打探消息的段嬷嬷一把推开院门,“夫人不好了,少爷被抓了!”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宇宙级宠爱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我真不是魔神特种兵之战狼崛起都市国术女神我有一座天地当铺食物链顶端的猛兽诸天新时代女配她天生好命剑仙三千万
相关推荐
亿万富豪曝光,前妻跪求原谅降临武侠之门玄幻:开局无限吞噬,光速升武帝破晓者也木叶:我成了忍界圆梦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