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穿成破产老太,我手撕极品内卷搞钱杀疯了!

226:阳光开朗小男孩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玉树临风才华横溢的大云柏罗里吧嗦写了厚厚一沓,裴锦将信收起,提笔给儿子回信。

她将家里人挨个表扬一番,嘱咐沈云柏常去看赵介,并提醒他注意家中安全。

自己不在京都,端王景淳却马上回京,再加上孟青蓝、甄呈,这些人难免会找机会使坏。

甄呈已经再度派出舞姬,别人估计也忍不了多久。家里都是些年轻人,小心些总是好的。

等她写完了信,景渊回来了。

戚圆方和冯弈赶忙迎了出去,见过王爷后,又拿出物资清单给景渊过目。

他们二人带了大批御寒衣物,明日便可发放。

这样一来,受灾百姓的吃和住都妥善解决,景渊又统计雪灾被毁的房屋,让当地官员寻工匠修葺。

督促建房的事儿交给戚圆方,景渊和裴锦将携众人前往下一个受灾地点。

而侍卫谭敬已经悄然出发,他带了一小队人,带着部分景渊筹到的银票回京。

前方还需大批粮食衣物,需要庞家的生药和宝仁堂成药,落实下来全得靠银子。

临时医所终于完成了使命,裴锦给当地的医生留了些药,又重点关照了几个冻伤较重的病人,将后续如何治疗都交待清楚。

她盘点着剩余物资,有几名当地医生想跟随她前往下一站,裴锦欣然应允。

她想起那个会讲相声的小药童,觉得孩子又机灵又有趣儿,有心留在身边。

小药童叫小和,是他师父夜里出诊时捡回来的。听说裴副使看上小家伙,可把师父乐坏了,赶紧给孩子收拾东西。

“和呀,这是大机缘,你好好跟着裴副使。”

“好嘞师父,我天天给裴副使讲相声,她指东我肯定不往西。”

“你得勤看勤问,好好学医。”

“好嘞师父,我以后肯定给您争脸。”

“碎银放好,出门在外得有点儿压腰钱。”

“这么点儿也不够干啥的,我跟着裴副使饿不着,您留着买猪头肉。”

“现在还能吃上猪头肉?”

“也是,全冻死了,能吃的还没生出来呢。”小和将碎银塞回去,“您收着吧,我小光棍一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阳光开朗小男孩背着小包袱去裴锦那儿报到,裴锦笑着逗他,“知道跟我去干啥不?”

“去救苦救难呀,估计我能攒不少功德!”小和美滋滋的,一脸天真完全不知愁。

“咱们这一路可不是游山玩水,又累又苦,能坚持不?”

“再苦还能比埋在大雪里苦?还能比吃不上饭苦?”小和满不在乎,“在医所这儿吃得挺饱,好着呢,累也不怕,我抗造。”

这小孩儿还真是个乐天派,裴锦又道:“咱们也认识一段时间了,还不知道你姓什么。”

“我跟我师父姓夏,夏天的夏。”小孩儿说完还碎碎念,“多好的姓呀,今年冬天太冷了,我再也不想这么冷。姓夏真好,夏天暖和。”

裴锦笑出了声,“这回我知道了,原来你叫夏和。”

“猜错啦,中间还有一个字呢。师父捡我时下着大雨,所以我叫夏雨和。”

裴锦:“……”

她憋着笑赞道:“真是个好名字。”

两人正聊着天,庞盏走了进来。他让小和去给秦桑帮忙,然后低声说道:“师父,刚才本地官员来找徒儿,想塞个随行医生。”

裴锦并没觉得不妥,“你决定就好,平日同在医所看诊,人品医术你都了解的。”

庞盏迟疑道:“只是这名医生从未来过医所,徒儿连名字都没听过。”

裴锦皱了皱眉,这就有意思了。

太医院副使在此,所有医生都拼命表现,若是能跟随副使在受灾各处走上一圈,不仅丰富了阅历,同时也有了名气。

而这一位想随行,却从没在医所出现过,这也太不合理了。

庞盏道:“徒儿本想拒绝,可那官员将人领来,说他医术了得。”

裴锦道:“那你不妨去瞧瞧,看过了人再做决定。”

庞盏依言出去,没过多久便回来,“徒儿考较一番,他医术的确不错。他说前些日子腿上有伤,这才没去医所。只是,他这么久没出现应该伤得不轻,咱们刚要出发他就好了,这未免太过凑巧。”

裴锦微微颔首,“的确,痊愈得太是时候了。”

“还有,徒儿瞧着他十分眼熟,只是记不起在哪里见过。他医理对答如流,针灸也很出色,徒儿做主将他留下,盯紧点儿就是。若是心怀不轨,迟早露出马脚。”

裴锦笑道:“好,听你的。”

次日,御寒衣物有条不紊发了下去,又过了两天,便是赈灾大部队转战的日子,端王景淳也选择在同一天回京。

天很蓝,景淳心里却不太阳光。

但他是体面人,不愿让别人看笑话,于是脸上保持得体笑意,看着沿街百姓夹道欢送。

可惜送得不是他,是景渊。

哪怕睿王在粥里掺了两天沙子,哪怕他发过带有麦麸和米糠的糙粮,但百姓吃饱了,穿暖了,破损的房屋也有了着落,景渊就是大大的好人。

其实百姓不看那些花活,你抱着我家孩子喂饭又能怎样?你亲自派粥又能怎样?做完秀你就没影了,我们还是吃不饱,那有什么用呢?

所以,百姓们自发编歌谣称颂的,永远都是带来切实帮助的人。

小和背着小包袱,坐在马车前面晒太阳,跟赶车的秋生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秋生哥,你是秋,我是夏,一看咱俩就是一伙的。”

秋生笑呵呵应了一声。

“哥,歌谣是唱睿王殿下的。”孩子一脸崇拜,“王爷老多功德了,我能跟着沾不少光。”

秋生逗他,“那裴副使呢?”

“我必须寸步不离呀,裴副使身上全是金光。”

裴锦在车里敲敲车门,“我是日头啊?还光芒万丈的?”

小和嘎嘎地笑,眼见着队伍出城,裴锦怕城外风大,叫他进车里待着。

前方就是岔路口,端王和睿王马上就分道扬镳。

景淳道:“赈灾不易,阿渊还需谨慎,京中自有哥哥照料,大可放心。”

提到京城,那可就有点儿威胁的味道了。

景渊不动声色,“三哥身子羸弱,外面风紧,还是在府中好生休养为上。”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宇宙级宠爱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我真不是魔神特种兵之战狼崛起都市国术女神我有一座天地当铺食物链顶端的猛兽诸天新时代女配她天生好命剑仙三千万
相关推荐
亿万富豪曝光,前妻跪求原谅降临武侠之门玄幻:开局无限吞噬,光速升武帝破晓者也木叶:我成了忍界圆梦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