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穿成破产老太,我手撕极品内卷搞钱杀疯了!

238:当我是傻子呢?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裴锦正琢磨着“可以有”是啥意思,有人来报,在刺客的衣服上发现了端倪。

那标记是在衣服里襟处,绣在极不显眼的地方,所以未能第一时间发现。

那侍卫犹豫着说道:“那上面绣了一个字,仔细辨认,是一个篆书的……‘泽’字。”

景渊冷声问:“景泽的泽。”

“回王爷,正是。”

景渊气笑了,“这是明目张胆地挑拨”

裴锦道:“他们是想埋下一颗怀疑的种子,指望它生根发芽,然后没事儿就在你们兄弟身边挑拨,觉得总有一次能成功。”

“当本王是傻子么?”

“他们肯定不敢,但他们勇于尝试。”

景渊冷笑,“将这些衣服烧了,将端王府身份木牌直接塞到他们身上,即刻运回京城。”

裴锦震惊,“这么粗暴的么?”

景渊点点头,“先前不是说了,证明身份的物件,本王可以让他们有。”

原来在这儿等着呢。

裴锦略微思索便想明白,这几人都挂了,也没有证据证明他们是端王的人,索性塞端王府的身份木牌到身上,端看景淳如何自证。

景渊道:“他虽未得手,但目的是将你除掉,在彻底清算之前,总要先收上几分利息。”

裴锦强烈赞同,“他毁了我刚收拾好的细库,必须咬下他几块肉!”

这时,睿王府侍卫又来报,“启禀王爷,谭敬回来了,此次带回诸多物资,正在后面卸车。”

“知道了,本王随后就到。”

那侍卫退下,景渊揉了揉眉心,对裴锦说:“一起出门这么多天,都是各忙各的,连坐下说话都没有几次。”

裴锦笑笑:“要不怎么说咱俩有正事儿呢。”

“百姓遭难,看着痛心。”

裴锦拿起他的大氅帮他披上,“知道你和景淳的最大不同在哪里吗?”

“是什么?”

“你们都是天上的鲲鹏,他早已瞧不见地上的蝼蚁,可你始终怀着悲悯,将苍生记在心里。”

景渊笑着张开臂,裴锦抱了抱他,“去忙吧,我们各自为营,一起打一场漂亮仗。”

“好。”

在医所众人怎么也找不到杜季棠,以为他“英勇替死”,并为庞盏庆幸的时候,杜季棠其实还在喘气儿。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瞧见一张放大的胡子脸,离他大概一尺,手指正掐着他的人中。

杜季棠疼得够呛,这犊子手劲儿太特么大了,门牙都被他按松动了。

这大胡子正是引他出门的“庞家人”,杜季棠就算再傻,也知道眼前的不是善茬,大声问道:“这是哪里?你们要干什么?”

胡子冷笑道:“老子本想一刀给你个痛快,可是我们兄弟折了好几个,只好拿你来泄愤。”

杜季棠浑身发抖,一半是吓的,一半是冻的,“你……你们想怎么泄?”

“将你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割下来喂狗,如何?你就是死了,也能跟着四条腿儿的到处跑,岂不美哉?”

美个屁!

杜季棠快速看了眼环境,这是个狭小的柴房,门缝嗖嗖透风,冷得跟户外不差啥。除了这胡子,柴房门口还有一个人,应该是胡子的手下。

杜季棠立刻换了个语气,“就剩你俩了?天可怜见的,有没有受伤?我是大夫,一定要治好每一个病人,剐我之前,能不能先让我把你们的伤口包扎好?”

大胡子:“……”他有病吧?他疯了吧?他浑身散发着圣洁光芒呢!呸!

“别在这耍花腔,老子不吃你这套!即便我们只剩下三人,剐你也足够了!”他朝守在门口的那位使了个眼色,“来吧,开剐。”

杜季棠没招了,大声喊道:“你们放了我,我不是庞盏,我是天下第一毒师杜季棠!”

胡子飞起一脚踹在他脸上,登时鼻血长流,那大胡子揪住他衣领,左右开弓打了十几个耳光,杜毒师的脸立刻肿得跟猪头一般。

胡子打够了,最后又踹了两脚,“你是杜季棠?骗谁呢。杜先生如闲云野鹤行遍四海,无人知其行踪,你还想冒充他的名头?”

杜季棠:我没有云游,那都是迷惑世人的,我就在京都琳琅阁啊大哥!

他极力证明自己的身份:“我杜季棠此次奉命出行,你们要杀谁便杀,我绝不拦着,但若是误了我的任务,你们就躺下等死吧。”

胡子冷笑,“你奉了谁的命?”

杜季棠心口一滞,他还真不能说!

世上没几个人知道自己是端王一党,眼前这几人不知什么来头,但是听口音,他们背后应该是京都势力。

说奉了端王的命,无疑是往人家手里送把柄。以后无论哪个贵胄中毒,不管是不是自己干的,都得安到自己头上。

而杜季棠化名唐霁的事儿,更不能露出端倪。

他这么一犹豫,胡子更加坚信他就是庞盏。

之前杜季棠说出名字,守门的那位差点信了,但他马上找到漏洞,说道:“如果你是杜季棠,为啥在我们面前冒充庞盏?杜季棠名气比庞盏大多了,你图啥?”

大胡子道:“莫非是想诓走庞家的古籍?”

两位刺客互相看了一眼,哈哈大笑,“这货当我们是傻子呢?”大胡子用脚背拍拍杜季棠的脸,“你猜,你若真是杜季棠,我俩会不会放了你?”

杜季棠也不指望啥了,让他们相信自己真实身份是不可能的,那就先保个命吧。

两边都有误会,于是,明明是一个阵营的,一方却对另一方亮起了刀。

“别跟他废话,直接片了!”

守在门口的亮出凌迟利器,那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小刀,阴恻恻盯着杜季棠,“大哥,他要是喊叫,被人听到可就麻烦了,不如先把舌头割了吧。”

他一步一步逼近,杜季棠大叫:“我身上有银票!有好几千两!买命够不够?”

胡子和手下快速对视一眼,胡子立马去搜杜季棠,果然找出一沓银票。

两人凑近数了数,五千两!

这是意外之喜啊!刚才裴锦每人给一万,我们很有骨气,可是我们心好痛,觉得错失了全世界。

有这五千两就好受多了,不管怎么说,心里是有一丢丢安慰的。

世间如此凶险,这就是上苍的奖励!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宇宙级宠爱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我真不是魔神特种兵之战狼崛起都市国术女神我有一座天地当铺食物链顶端的猛兽诸天新时代女配她天生好命剑仙三千万
相关推荐
亿万富豪曝光,前妻跪求原谅降临武侠之门玄幻:开局无限吞噬,光速升武帝破晓者也木叶:我成了忍界圆梦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