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穿成破产老太,我手撕极品内卷搞钱杀疯了!

248:跑不了的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王爷,陛下接连吐血,极其虚弱,已然不能起身。”

端王景淳挑了挑眉,“这么说,明日还是不能上朝?”

“正是。”

“知道了。”景淳淡淡道:“告诉虞止做好准备。”

说完,他起身去看王妃。

端王妃面色苍白,连抬手都费力气,景淳往香炉里添了惯用的香,又喂她喝药,王妃连咳带吐浪费了大半碗。

景淳温声安慰:“你不必忧心,本王去寻最好的医生,定会让你好起来。等天暖了,本王带你一起放纸鸢。可好?”

端王妃满脸是泪,“太医院……裴副使……”

景淳心下恼怒,却还是温润笑着:“王妃也知道裴副使医术高超?只是她这段日子出门赈灾,并不在京都。本王这就禀明陛下,即刻召她回京。”

端王妃费力说道:“怕是……等不到……”

“别担心,没几天路程,很快就回来了。”

端王妃点点头,慢慢松开了手。景淳扶她躺下,等她睡着,柔声说道:“你好好睡,你会越睡越久,不愿醒来。你以前最担心容颜变老,往后便不必为此发愁,你再也不会多一根皱纹,头发也不会变白。听到这些,你是不是很愉悦?”

他起身往外走,脸色随即沉下来,“备车,去慈幼堂。”

慈幼堂是荣安县主开设的,里面都是孤儿。雪灾来临时,这里的孩子因县主得以保全。

景淳回到京城后曾去过一次,当然是掐准荣安在的时候。

他聊起赈灾的见闻,说京都的状况还算好的,仁州礼州孤儿遍地都是,惨不忍睹。

这一番说辞唬得荣安唏嘘不已,景淳夸赞她有仁爱之心,两人相谈甚欢。

景淳离开时,觉得发挥得还不错。荣安当初魔怔了似的对景渊痴迷,若是能将目标转移,那可真是皆大欢喜。

景淳本来打算循序渐进,进展太快怕荣安多心,不料杜季棠在外毒杀自己人,彻底打乱了他的节奏。

他后悔将杜季棠留在景渊那儿,杜季棠知道的实在太多了!虽然有可能是误杀同伴,但也不排除主动叛变或是被策反,不管怎样,这个人是相当危险的!

景渊用极其劣质的身份牌,将景淳推到一个为难的境地,他得极力自证那些人不是端王府派去的,还为此痛失一大笔银子。

这回真的太被动了,让景淳措手不及,不得不另做打算。如今,前去调查的人已经出发,在拿到结果之前,有些事情也该提前布置起来。

几日之内,皇帝突然病重无法上朝,端王妃病情加重,藏在暗处的兵马开始调动。

景淳看了看天,趁着景渊不在京都,把天掀了吧!

他成竹在胸,步伐沉稳,老神在在上了马车,前往慈幼堂。车行到半路,突然被人拦住。

“王爷,陛下急召!”

急召?

景淳暗道:这么快就不行了么?这药是不是有点儿猛?景鸿快速衰退难免引人怀疑,杜季棠的药果然不靠谱!

若是今日发作,那可真是措手不及啊。

景淳镇定下来,虽然时机不算完美,比预想的早了些日子,可机会稍纵即逝,必须牢牢抓住!

也罢,就搏一次,等睿王得到消息赶回来,大约已经尘埃落定了。

景淳吩咐一声,马车奔往皇宫方向,不多时便到了皇宫门口。

景淳眯起眼睛,估计要不了多久,太子、各位皇子,还有景泽等几位王爷都会赶过来。自己需尽快看过景鸿的状况,找借口出宫,迅速进行接下来的部署。

若皇帝景鸿真到了强弩之末,怕是要提前行动。

等今日出了皇宫,再回来时,多年的蛰伏便有了结果!

想到这些,景淳心底踌躇满志。雪霁天晴,尽是祥瑞之兆。落雪后国库亏空,即便双方杠上,景鸿也对峙不了多久的。

他心里盘算好一切,眼前已是皇帝景鸿的寝宫。

景鸿脸色惨白,果然虚弱得很。可不知为什么,景淳心里很是没底,几个月前的景渊便是如此,状态几乎一模一样,却转眼就安然无恙。

没关系,这次裴锦不在,不会跟景渊一样的。

景淳演技很好,眼含热泪拜倒:“陛下,怎就突然病倒了啊?”

景鸿略微抬了抬手,指指桌上的香炉,景淳忙亲自过去换了香。

景鸿又指了指座椅,贴身太监长海道:“王爷,陛下请你坐下呢。”

景鸿瞥了眼桌上的帕子,长海翻译:“陛下说,今早吐了七八回血,太医院也看不出病症,只说是操劳过度。陛下养着病,越发想念兄弟手足,这才邀王爷前来。”

景淳拭了拭眼角的泪,先发制人,“前几日还好好的,怎么突然病重至此?怕是有人图谋不轨!陛下,饭食衣服,甚至平日惯用的东西都要查。”

景鸿点了点头,长海又道:“回王爷,咱们已经查过了,陛下是中毒。这下毒的有些手段,竟然换了寝宫的香,陛下便卧床不起。”

景淳心里一凛,已经知道是中毒?他面上保持镇静,“这么说,下毒的人捉到了?”

长海看了皇帝一眼,见景鸿点了点头,这才说道:“是个老宫女,常年掌香的,已经杖毙了。”

杖毙了……景淳心下稍安,问道:“她为何如此大逆不道?”

长海笑道:“一个宫女哪有那么大胆子,当然是背后有人指使。”

“那——她可曾招供?”

“招不招供的不重要,”长海笑得高深莫测,“背后主使跑不了的。”

景淳沉下脸,这死太监,一杆一杆往外挤,就不能来个痛快的?!

长海不说,他就得自己问:“宫女的主子是谁?本王这就将他捉回来。”

“不着急,再过一会儿就拿住了。”

景淳暗自气结,这太监就不说是谁,烦不烦呐。

“既然已经去捉拿,那本王便稍等片刻。”

长海笑了笑,有人上前给端王奉茶。景淳指甲中藏着银针,趁长海没注意往茶里探了探,这才笑着浅饮了几口。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宇宙级宠爱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我真不是魔神特种兵之战狼崛起都市国术女神我有一座天地当铺食物链顶端的猛兽诸天新时代女配她天生好命剑仙三千万
相关推荐
亿万富豪曝光,前妻跪求原谅降临武侠之门玄幻:开局无限吞噬,光速升武帝破晓者也木叶:我成了忍界圆梦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