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从长生开始肝熟练度

第八十七章 到手(4000字,求订阅)
上章 目录 下章

从长生开始肝熟练度第八十七章 到手(4000字,求订阅)

亮起的光芒之中,一位身穿宫装的美妇人缓缓飘落下来,所有目光汇聚到她的身上。

这美妇人和张无延曾经见过的,拥有天生媚体的邓蝶有几分相似,这个相似不是相貌身材上的相似,而是气质上的相似。

“据说拍卖行的首席拍卖师叫做姚蜜儿,和邓蝶一样拥有媚体,应该就是她了吧?”

随意看了一眼,张无延就大概猜出了她是谁。

只有这种三年一度的大型拍卖会,才会让姚蜜儿这个首席拍卖师来主持。

她虽然没有修炼魅惑魔功,但凭着天生媚体,干拍卖师这项工作,能够更加激发人心中的欲望,使得众多修仙者在拍卖宝物的时候喊出更高的价格。

而且,她影响的对象,不止是男人,女人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传说有极其厉害的媚体,不仅能够影响人类,还能影响其他生灵,甚至有连石头都能影响的媚体。

那是什么恐怖的东西,张无延实在是难以影响。

姚蜜儿开口,声音妖娆动听。

张无延没听她说什么,无非就是一些通用废话开场白,听她说废话还不如啃一口灵果。

姚蜜儿的废话没有说太多,她也知道即便她有媚体,很多人也不想听她哔哔,所以她很快就开始了正式的拍卖。

第一件拍卖品就是极品攻击法器,引起了很多筑基强者的争夺,包括筑基高阶的强者。

拍卖场之中的气氛瞬间就热烈了起来。

张无延只是默默的看着,他唯一的目标雪髓之火,其余东西再好他也不会心动。

极品攻击法器之后就开始降温,拍卖一些适合练气境界的低级宝物。

每拍卖个十件低级宝物,又会出一件珍贵的宝物,用来炒热气氛。

张无延想要的雪髓之火,虽然不是拍卖宝物中最珍贵的,但也是能够排入前三的,因此肯定会在最后几件拍卖品出场,张无延很有耐心的等待着。

然而,张无延刚刚这么想,拍卖场中心的姚蜜儿就笑着说道:“下一件拍卖品——雪髓之火!”

她的掌心之中,出现一枚篮球大小的水晶球,水晶球中间跳跃幻动着一朵像雪一样的白色火焰。

这就是雪髓之火,它燃烧出来的并不是火星,而是雪花,十分的奇妙。

这是张无延从来没有见过的神妙宝物。

原本软趴趴躺在软椅上的他,顿时坐直了身子,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姚蜜儿掌心的雪髓之火。

不仅仅是他,大量强者的目光都落到了雪髓之火上,众多修仙者渴望得到它,那些修炼了火系功法的修仙者最甚。

姚蜜儿没有直接叫开始拍卖,而是先对雪髓之火进行了一番介绍,这些介绍内容大家都知道,凡是想要雪髓之火的,谁不知道雪髓之火的来历和作用?

不过这是姚蜜儿的工作,她要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完,然后才说道:“雪髓之火,起拍价二百块中品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块中品灵石。”

话音未落,立马有一个声音从更上层的大包间中传出,“我出一千块中品灵石!”

拍卖场顿时鸦雀无声,静的落针可闻。

一千块中品灵石!

换成下品灵石的话,那就是十万块。

很多修仙者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灵石。

这一大手笔,顿时镇住了许多人。

这也是声音主人的目的,他这一开口,顿时淘汰了至少九成五的竞争者。

剩下的半成,也得好好掂量掂量,有没有那么多钱,有没有那么大的势力跟他竞争。

张无延耳朵微微一动,听着下面人的议论。

他听不出来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但很多人知道。

他姓邹,名御,修为筑基八层。

“原来是邹御,的确有嚣张的资本。”

邹御不是哪个宗门的人,也不是某个修仙家族的人,他就是一个散修。

在红石域之中,有几个十分厉害且知名的散修,邹御就是其中之一。

别看他只有筑基八层的修为,据说他曾在半步金丹强者的攻击下存活了下来。

因此,当邹御一开口,很多人即便想要竞争雪髓之火,也不得不偃旗息鼓,没有多少人敢招惹他。

游剑宗的人倒是敢,可是游剑宗的人几乎不会来参加这个拍卖会。

那些修仙家族就更不用说了,他们最怕的就是邹御这样既强大,又无牵无挂的散修。

张无延脑子里回想着关于邹御的资料,此人不仅实力强大,而且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极其凶残。

“如果没有《千幻诀》和《太阴妖煞灭魄神光》,我倒是不敢和你竞争雪髓之火。”

张无延心中喃喃,有多大的能力做多大的事情。

有《千幻诀》改换气息和容貌。

有《太阴妖煞灭魄神光》增强实力。

两样东西加起来,使得张无延有了和邹御竞争的希望。

否则,邹御一开口,他直接就会弃权。

不过,张无延并没有立马开价。

邹御的确是强,他的名字能够吓住大部分的人,但不可能吓住所有的人,不怕他的人还是有几个的。

笔趣阁

果然,短暂的沉寂过后,一个苍老的女人声音响起,“我出一千一百块中品灵石。”

这声音张无延依旧没听过,不过他听了别人的议论,立马就知道了声音的主人是谁。

她是修仙家族裴家的老祖母,名为裴兰音,她购买雪髓之火,是为了裴家的一个天才,那天才拥有一种特殊的火属性体质,跟雪髓之火十分的契合。

裴兰音是筑基九层的强者,虽然还剩下了十多年的寿命,但她是不怕邹御的。

裴兰音开口之后,又有第三个人开口出价,此人也是一位强者,不逊于邹御和裴兰音。

三人都是筑基高阶,都有强大的底牌,不会畏惧对方,势必要把雪髓之火竞争到手。

“果然难搞。”

这种情况,早在张无延的预料之中,毕竟是雪髓之火这种珍奇宝物,在某些人手中,它的价值比极品防御法器还高。

张无延依旧没有开口,一直看着三人竞价,当价格上涨到一千七百中品灵石的时候,最后开价的那位强者退出了争夺,只剩下邹御和裴兰音还在竞争。

两人都有不得不得到雪髓之火的理由。

一个是为了自身。

另一个是为了家族后辈。

他们谁都不会放弃,又把价格往上推升了两百块中品灵石,达到了一千九百块中品灵石。

“还好我多弄了些灵石,不然有可能还真够。”

张无延还在等。

他只要开价,注定就会得罪人,因此他要等到最后,那样只会得罪一个人。

现在开价,有可能会把两个人都得罪了。

虽然他已经想好了拍卖成功之后要怎么做,不怕被他们追杀,但能够少得罪一个,还是少得罪一个的好。

两人的竞价达到白热化,最终裴兰音还是选择了放弃,一方面是她不能把大量的灵石花在雪髓之火上,另一方面她也不想把邹御得罪狠了。

邹御实力强大,又是孤家寡人,要是真的把他逼急了,不顾一切的跟裴家作对,裴家绝对没有好日子过。

她不怕邹御,不代表裴家的其他人不怕。

就像张无延在齐国世俗的时候,一个人就能把当时的秦家杀的不敢出门,就是因为他是孤家寡人,无牵无挂,才能所向无敌。

裴兰音退出竞价的时候,雪髓之火的价格来到了二千一百块中品灵石。

所有人都以为,邹御将会得到雪髓之火,姚蜜儿也清了清嗓子,准备走一遍流程就拍板将雪髓之火卖给邹御。

这时,张无延开口了,声音略微沙哑低沉,“我出二千一百一十块中品灵石。”

拍卖场再度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张无延所在的小包间。

包间里布置的有禁法,哪怕筑基九层强者的目光都看不穿,但从张无延的包间所处的位置也能够看得出来,张无延的实力并不是太强。

实力越强,包间位于越上层。

张无延仅仅在第二层,比练气修仙者好一些,但在筑基境界之中则处于底层。

众人纷纷猜测议论着张无延的身份来历。

敢跟邹御竞争,要么就是很牛逼,要么就是很愚蠢。

谁也不知道张无延到底是牛逼还是愚蠢。

邹御脸色冷沉,继续往上加价,也只加了十块中品灵石。

张无延也跟着往上加价,同样只加十块中品灵石。

两人就这样十块十块的往上加,一直加到了二千二百块中品灵石。

“该死!”

邹御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张无延,他本以为雪髓之火已经唾手可得,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

到了这个地步,他干脆不再开价了,只是冷冷的盯着张无延所处的包间。

他现在看不到包间中的人是谁,但张无延是会走出来的,到时候他就知道了。

邹御心中杀意炽烈,但他并没有出言威胁张无延,一是游剑宗不允许,二是他有着做为散修的小心谨慎。

他虽然恨急了张无延,但在没有确定张无延的具体身份来历的时候,他不会口出狂言,大放厥词,只会默默忍耐。

他也怕踹到铁板。

一旦确定了张无延的身份来历以及实力,他就知道到底该怎么做了。

是退却,还是诛杀,全在他的一念之间。

邹御放弃了竞拍,雪髓之火以二千二百块中品灵石的价格,落入了张无延的手中。

张无延明白,邹御肯定不会这么简单的善罢甘休。

他在一直盯着自己的包间,只等自己离开,他确认了自己的身份来历,就会毫不犹豫的对自己动手。

当然,邹御肯定不敢在坊市里动手,他会等自己离开坊市之后再动手。

他是厉害且知名的散修,但在游剑宗面前还是蝼蚁,不敢挑衅游剑宗的规矩。

张无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才会和他竞价。

雪髓之火拍卖成功,张无延从软椅上站起来,就要离开包间去拍卖场后面交钱拿货。

走出包间,张无延立马感觉到大量的目光落到自己的身上,但没谁直接用神识扫视自己。

目光看一下无所谓,用神识扫视就是纯纯的挑衅。

“筑基二层?”

“没见过他。”

众人纳闷,本以为张无延敢跟邹御竞价,必然是个大人物,要么自身实力强,要么身份背景大。

结果就这?

一个不认识的筑基二层菜鸡,你敢跟邹御抢宝物,活的不耐烦了吧?

果不其然,一道强横的神识直接冲击而来,是邹御的神识,他不再隐忍,杀机毕露,“把雪髓之火乖乖给我交上来,否则……死!”

张无延理都懒得理他,径直来到了拍卖场后方。

“这是雪髓之火,请您验收。”

美貌的侍女将雪髓之火交给张无延,张无延查验无误之后,将二千二百块中品灵石交给了她。

交易就此完成。

带着雪髓之火,张无延离开了拍卖场,邹御还在对他神识传音进行威胁,“我劝你不要不识好歹……”

话都没说完,就被张无延打断了,“闭嘴!”

两个字把邹御气的不行。

离开拍卖场之后,张无延在坊市中租了个房子,安静的吸收炼化雪髓之火。

他也不怕邹御来打扰。

邹御要做什么,他一清二楚,无非就是派人监视他的住处,等他离开坊市的时候,就对他进行打击,将他杀死,夺走他的一切。

有《太阴妖煞灭魄神光》在,张无延并不怕邹御,但他也不会和邹御交手。

一旦交手,就会暴露《太阴妖煞灭魄神光》,这是他不愿意的。

而且,他的人生信条是,能不动手就不动手,尽量少战斗。

战斗的越多,终有一天会翻船。

没有谁能够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他有信心击败邹御,但这不是万无一失,邹御混迹多年,说不定就有什么可怕的底牌,他没必要去冒任何风险。

更别说他和邹御战斗,肯定还会吸引强者观战,那更是给自己添麻烦。

他的计划很简单,在坊市中把雪髓之火吸收炼化之后,偷偷熘走就行了,就让邹御慢慢等吧。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宇宙级宠爱我有一座天地当铺都市国术女神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女配她天生好命特种兵之战狼崛起剑仙三千万诸天新时代我真不是魔神
相关推荐
痞子修仙传从黑科技到超级工程肢体本能异界领主生活路痴导游什么叫仙人之资啊四合院我是傻柱问你一声服不服一人一剑,我镇守孤城七十年走狗运的交易员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