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大汉第一太子

第0409章 兵临城下
上章 目录 下章

大汉第一太子第0409章 兵临城下

短短两日之后,挛鞮稽粥所率领的白羊、折兰、楼烦、金山等部,以及几个奴隶部族,合左贤王本部在内的十二个万骑,便抵达了武州塞一线。

看着眼前空无一物的要塞,挛鞮稽粥并没有察觉到哪里不对,只稍一思虑,便命令部队跨过武州。

和马邑一样,武州塞,同样是堵在这片由东、西两座山夹出的狭长区域一端,只是马邑在南、武州在北;

另外的一处不同,则是马邑,是一座城池,而武州塞,则是直接健在谷口的一段二里矮墙。

这二里矮墙并不很高,约莫一丈,也不算厚;

矮墙之上,也基本没有什么防御工事,只有一座用于示警的烽火台。

矮墙内,则是一片明显刚被破坏的营地。

对于武州塞,挛鞮稽粥,还是比较熟悉的。

——当年,匈奴单于挛鞮冒顿率大军南下,与汉人的老皇帝会猎平城之时,就是自武州塞南下!

过了武州,挛鞮冒顿直扑马邑,逼得韩王信只能于自己的都城:马邑献降。

没错;

当年的马邑,正是韩王信的韩国都城。

而且以马邑为韩都,还是韩王信主动以‘都城距离边墙太远,不便御胡’为由,迁到马邑的。

在马邑收拢韩王信所部,挛鞮冒顿面前自是再无阻拦,自马邑守护的赵长城缺口进入代国境内,其麾下的匈奴骑兵,便开始在广阔的平原肆意驰骋;

最终,经平城一战的‘王对王’,深知再打下去,很可能就回不去草原的挛鞮冒顿,最终只得自来时的路,原路退回了草原。

而在当时,作为左贤王的挛鞮稽粥,是跟随于父亲冒顿身边的;

对于武州塞这个前哨预警站,挛鞮稽粥的印象,不可谓不深。

——那一年,冒顿单于率数十万匈奴勇士南下,武州塞明明只有十几名兵卒、二三十个刑徒,却愣是没在匈奴大军的兵峰下服软!

毫不迟疑的点燃烽火,为身后的马邑示警之后,武州塞内的几十名汉人,便毅然决然的投入了战斗当中!

xiaoshuting.la

数十万,对数十人,战斗的过程,几乎可以用‘转瞬即逝’来形容。

但挛鞮稽粥至今都还记得:那名身受重伤,却誓死不降的汉人伍长······

“如果我大匈奴,也有汉人这样的凝聚力就好了······”

策马来到半山腰的位置,看着麾下部队从武州塞那处只几丈宽的门洞内徐徐经过,挛鞮稽粥的眉头,也不由得悄然皱起。

作为一个纯正的匈奴人,挛鞮稽粥奉行的,自也是极致的丛林法则;

挛鞮稽粥清楚地明白:草原的生存环境,不允许类似忠诚、底线、坚持之类的东西出现。

望风使舵、过河拆桥,有奶便是娘,才是草原的常态,也是草原游牧民族赖以生存、繁衍的根基。

但不同于其他只知道打打杀杀的匈奴贵族,挛鞮稽粥对于汉人,明显多了些理性的思考。

虽然至今都不是很能明白,汉人为什么能拥有这些让人无法理解的品质,但挛鞮稽粥也能意识到:汉人的制度,是更先进的;

无论汉人那套人伦孝悌、忠孝礼信,与匈奴人妻父妻、弃养老弱多么相悖,挛鞮稽粥也还是能感觉到,草原的未来,就是汉人的今天。

可迄今为止,挛鞮稽粥都没能想到那套先进的制度,和草原恶劣环境之间的平衡点,以及二者融合的方式······

“屠奢言重了······”

“汉人不单有愚忠者,自也有小的这样良禽择木而栖,不以愚忠为傲的识时务者······”

思虑间,耳边传来一声蹩脚的匈奴语,惹得挛鞮稽粥下意识皱起眉;

待抬起头,看到那汉商脸上的谄媚笑容,挛鞮稽粥更是难掩鄙夷。

“先生也是汉人,也自幼被父母教导忠于君主的道理;”

“可为何如今,会投效于我大匈奴呢?”

莫名带上些恼怒的询问,惹得那汉商立时一愣,面上笑容更是陡然带上了些许僵硬。

“屠奢这么问~”

“呵,小的倒不知道怎么作答了······”

“早在战国之时,我们中原人,便有了‘君择臣、臣亦择君,逢战各为其主’的说法;”

“在当时,也有许许多多的名臣,明明出生于此国,却帮助彼国来攻打自己的国家。”

“所以,小的效忠于屠奢,也并不能算作是背主,只是人各有志罢了······”

随着汉商看似澹然,实则满带着忐忑的描述,挛鞮稽粥的眉头只愈发锁紧;

最后,不只是想明白了什么道理,挛鞮稽粥才悄然松开锁紧的眉头,面上也终是涌现起一阵澹笑。

——挛鞮稽粥发现:汉人,也是有缺点的。

相较于草原游牧民族,汉人往往更淳朴,更聪明;

但更聪明,也就意味着越聪明的汉人,就越会为自己着想。

从这个角度来看,汉人当中的聪明人,和朝此夕彼的草原民族,并没有什么两样。

或者说:汉人当中,只有聪明人,才能达到草原民族的‘高度’,或者说境界······

“对于马邑,先生怎么看?”

“能不能想个办法,像攻破云中那样,把马邑也攻破了?”

心中不快散去,挛鞮稽粥自然考虑起了接下来的战事。

对于攻破云中城,挛鞮稽粥自是感到喜悦、开怀;

但在内心深处,挛鞮稽粥也清楚地明白:自己之所以能攻破云中城,并不是双方实力有多大差距,而是机缘巧合之下,云中城被轻松骗开了城门。

——在城门被骗开之后,挛鞮稽粥甚至都已经做好了杀入城中,与汉人厮杀巷战的准备!

好在最终,云中城内的汉军并没有负隅顽抗,而是在匈奴人自北杀进云中城的同时,从南城门逃之夭夭,跑去了马邑······

攻破云中有多少运气成分,挛鞮稽粥心里清楚;

匈奴骑兵的优势、劣势,挛鞮集中更是了然于胸。

所以,即便知道成功概率不大,挛鞮稽粥也还是希望争取一下,看能不能以最小的代价,攻下已经严阵以待的马邑······

“屠奢的担忧,小的明白;”

“大匈奴的勇士,善于厮杀,却并不善于攻城。”

“但要想像攻破云中那样,用计谋把马邑城门骗开,恐怕是很难完成的事了······”

就见那汉商面带忧虑的低下头,对挛鞮稽粥稍一拱手。

“在屠奢率军攻入马邑之后,小的已经派人,去打探马邑的消息了;”

“但马邑的情况,却并不十分乐观。”

“——在云中被攻破的第四天,也就是前天,马邑就迎来了一支五万人以上,自关中而来的汉军入驻!”

“据传闻,率军前来马邑的,是太尉靳歙、卫尉丽寄二人。”

“现如今,马邑各处城门,都已经被砂石堵死,恐怕就算强攻,也很难从城门杀入马邑了······”

听闻汉商此言,绕是对此早有预料,挛鞮稽粥也不由得遗憾的摇了摇头,又悠然发出一声长叹。

若说这天底下,有什么事,是匈奴骑兵绝对绝对无法做好的,那显然,就是汉人熟练掌握的攻城技术无疑。

相较于汉人变化多样的攻城战术,以及各式各样的攻城器械,匈奴骑兵在攻城过程中的战斗方式,就显得多少有些鸡肋,也莫名有些别扭。

在中原,城池攻守战,往往会采取各种复杂的战术,用到各式各样的攻城器械,敌我双方斗智斗勇,拼意志力、凝聚力;

但当匈奴骑兵,出现在一座由汉人建造的高大城池时,却往往只能远远啐口唾沫,暗道一声晦气。

也正是因为如此,过去的汉军虽然处于‘步兵对骑兵’的天然兵种劣势之中,却也很少被匈奴骑兵围困、全歼。

很简单:看到匈奴人的骑兵,快速跑进距离最近的城池就可以了;

对于城池高大、坚厚的城墙,匈奴骑兵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就算是到了非攻城不可得地步,匈奴人的功臣手段,也十分的贵乏。

攻城器械且不提,能有足够的木梯登上墙头,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尤其是攻城站出,更是单一到令人发指。

——要么,让骑兵策马,平行于城墙横向移动,并伺机驻马挽弓;

再或者,直接让骑兵放弃策马,直接化身为步兵,争取杀伤城头,和汉人肉搏。

什么破门锤、箭塔、冲车、飞桥、云梯、投石车之类,更是想都别想。

就是硬着头皮往前冲,冲上城墙就开砍,冲不上去就算输!

如此单一,且近乎无效的战斗方式,在早就将守城技能点满的中原人面前,自然是有些不够看;

所以绝大多数时候,匈奴骑兵南下,都并不会选择硬攻城池。

大部队南下,对沿途城池,基本都是留下一支部队‘围而不攻’;

——我不打你,你也别出来给我添堵。

至于小股部队南下抢掠,更是会竭尽所能的绕开城池,尽量在远离城池的山村、乡野活动。

这一战,挛鞮稽粥的原本预想,也并非是一路攻城略地,而是将云中围住,通过远距离射击,对云中守卒造成一定杀伤,再于云中附近扫荡一圈。

若非云中莫名其妙的被攻破,挛鞮稽粥也根本不会生出‘南下马邑’的念头。

可现在,挛鞮稽粥既然来了,那马邑,就不能置之不理。

原因很简单:马邑,堵在了匈奴大军继续南下,跨过赵长城,进入代国境内的缺口之上;

而且,由太尉靳歙、卫尉丽寄率领的汉军主力,也已经到达了马邑。

挛鞮稽粥次反南下,本就是为了彰显匈奴的武力,以警告汉人的小皇帝‘悠着点儿’。

在这样的前提下,如果挛鞮稽粥不继续南下,那就无法达成预想的战略目标。

这一次,幕南十几个部族跟随挛鞮稽粥南下,也就会变成单纯意义上的抢掠、侵扰。

“嗯······”

“马邑······”

想到这里,挛鞮稽粥不由得昂起头,遥望向南方,那座还没出现在视野范围内的城池。

“靳歙······”

“丽寄·········”

“嘿!”

“老熟人呐··········”

似是感怀,又隐隐带有些许期待的发出一声感叹,挛鞮稽粥望向南方的目光,也不由得愈发坚定了起来。

“还请先生即刻动身,无论如何,都一定要试着和马邑城内的人取得联系!”

“就算没办法攻破马邑的城门,也起码要摸清楚城里的状况。”

漠然一声吩咐,便惹得那汉商诚惶诚恐的拱手称事,而后便小跑下山腰,眨眼就不见踪影;

看着汉商离去的背影,挛鞮稽粥却是深吸一口气,只将深邃的目光,遥望向那遥远的南方。

“信武侯靳歙······”

“乳虎丽寄······”

“要是失去了这两个人,小皇帝,应该会感到很痛苦吧?”

“嘿······”

“嘿嘿·········”

自顾自呢喃着、怪笑着,不知过了多久,挛鞮稽粥才从思虑中缓过神。

而后,便是一道又一道军令,从这处平平无奇的半山腰发出。

“令白羊王、折兰王快速渡过武州塞,不做停留,直扑马邑!”

“楼烦王、金山王殿后,各留一千人留守武州塞,其余部分缓缓向马邑靠近,肃清沿途道路!”

“——后日清晨,除留守武州塞的两千骑,所有人,都必须抵达马邑城下!

!”

毅然决然的呼号声,只惹得一旁的亲卫争相跪倒在地,次序亲吻过挛鞮稽粥的脚趾,便各自策马,朝那几位被挛鞮稽粥点到名的头人疾驰而去。

不片刻,挛鞮稽粥也离开了这处半山腰,随着大部队,缓缓踏上了前往马邑的路。

但挛鞮稽粥无论如何,都绝对想象不到的是:有两千骑兵驻守的武州塞,竟在短短三天之后便被汉军重新夺回!

而这两千名精悍的匈奴骑兵,在那两支名为‘羽林’‘虎贲’的长安禁军面前,却只支撑了不到半个时辰······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宇宙级宠爱都市国术女神食物链顶端的猛兽女配她天生好命剑仙三千万我真不是魔神诸天新时代特种兵之战狼崛起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相关推荐
逆流之我是学霸这就是等价交换洪荒之血道冥河洪荒之我乃冥河修罗剑神三体入侵:我编造了聊斋大胆妖女,竟敢阻我吞噬万物白袍总管一代军师无限修改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