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大明嫡子

第二百二十九章 试探和画地为牢
上章 目录 下章

大明嫡子第二百二十九章 试探和画地为牢

站在狮子山上这处宅院门前,朱棣目光沉默平静的注视着古铜色门板上流淌下来的鸡蛋液,还有那些碎裂的鸡蛋壳。

他很清楚,当自己敲开这一扇门之后,会看到哪些人。

浙江道,洪武二十五年恩科。

朱棣的脑海中闪过了这两桩事情,随后目光一沉,隐隐让跟在他身边的晋王朱堈觉得,老四这是站在了北疆的战场之上。

“三哥,咱们家该选什么,你应当清楚。”

朱棣没有去敲门,而是转头看向身边的朱堈,没来由的说了一句。

朱堈则是默默的点着头:“既然咱们都回来了,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随后。

狮子山上,这座不知主人家是谁的宅院院门,被两名锦衣卫缇骑,用一根从山上砍下的树桩,重重的敲开。

旋即,便是无数的锦衣卫分成两队,从晋王殿下和燕王殿下的身边鱼贯而入,冲进了宅院之中。

院落里,当即便响起了一阵低沉的躁动声。

当朱棣挥着衣袍走进宅院内时,只见厅前整个空地上,已经堆满了先前汇聚在外面的百姓们丢进来的菜蔬。

无数破碎的鸡蛋,散发出澹澹的腥味。

闻惯了疆场上的血腥味,当朱棣再闻到这些鸡蛋液腥味的时候,却是微微皱眉。

朱棣的视线掠过眼前的混乱,看向位于整个院落最中间的那栋雅舍前。

只见几名青衫仆役正挡在门口,与早先冲进来的锦衣卫缇骑对峙。

朱棣和朱堈对视一眼,两人并肩而行。

当两人走到廊下的时候,便有一名青衫仆役上前,躬身抱拳:“小的参见晋王殿下、燕王殿下。”

朱棣的脸色这会儿很不好看,阴沉的扫过挡在面前的仆役。

“本王奉旨,前来狮子山。”

说完之后,朱棣便提步上前。

而那仆役咬咬牙,最终只能是挡在了朱棣面前。

还不等朱棣发作,仆役已经是将腰弯的更低:“燕王殿下,我家主人说了,朝廷自有法度,今日狮子山上不过是起了些小动静而已,如今既然无事,主人也已经是褪衣歇息了,唯恐仪态不整冲撞了二位殿下,还请殿下止步。”

啪!

一声脆响。

只见那还在解释着的仆役,已经是被从朱棣身后走上来的朱堈给一巴掌拍在了地上。

一枚染着血水的牙齿,滚熘熘的落在了地板上。

朱堈满脸杀气腾腾的冷哼一声:“哪里来的狗,敢当大明亲王的路?”

说着话,朱堈又是一脚上去,将那被拍倒在地的仆役给踢成了一只小虾米,紧紧的捂着肚子。

随后,朱堈冷眼扫向剩下的还挡在门前的仆役们。

“你们,也要挡路吗?”

此处的仆役都是家生子,家生子就是一身荣辱都寄托在主人家的身上,主人家的命令是比天子的旨意更加的重要。

仆役们都畏惧于晋王殿下的凶狠,却又不敢误了主人家的吩咐。

朱堈瞧着这帮狗奴还敢挡在前面,又是一声冷哼:“当本王不敢将这鸟窝给拆了?”

“晋王殿下又何必生如此大的怒气。”

一声苍老的暴露着疲倦的声音,从屋子里传了出来。

朱棣目光一沉,冷眼抬头看向屋门。

站在前头的朱堈则是回头看了一眼老四。

这时候,随着一声轻盈的门框响动声,只见好几名身着深灰深褐色儒服的老人,脸色枯黄,眼睑肿胀,没有仆人的搀扶,身子有些颤巍巍的走出了屋子。

为首的一名老人先是看向倒在地上的仆役,眉头皱起,低喝一声:“该死的狗奴,老夫何曾叫尔等挡二位殿下的路了?来人,拖下去打死!”

老人话音刚落,原本挡在门前的其余仆役便立马上前,将那人向着屋子后面拖了过去。

朱棣在这一过程之中,一直紧皱着眉头,脸色阴沉的盯着面前这些同样在看着他的江南老儒们。

少顷,屋子后面便传来了一声沉闷的惨叫。

那声音做不得假,想来这个时候,那名仆役已经是死透了。

这是军阵多年的经验,告诉朱棣的。

于是,他的眉头皱的更紧:“本王奉旨前来,要替陛下来看一看的。”

为首的老儒笑了笑,低声道:“现今,想来殿下也已看得明白了。”

朱棣却是不依,幽幽道:“本王还没有看过这间雅舍。”

那老儒低头苦笑,挥挥手,与身后的其余老儒让出了路。

这时候,朱棣方才能和朱堈走进了这间雅舍里。

站在雅舍正中,朱棣环顾四周,在那开窗便可眺望长江江面的位置,是一张硕大古朴的茶桉。

细细的瞧了一眼茶桉上的茶杯,朱棣眉头微微一挑,回头与跟在自己身边的老三对视一眼。

朱堈嘴巴无声的动了动:“多了两只。”

朱棣点点头,随后笑着脸转过身:“早就听闻诸位老先生于烹茶一道颇有造诣,只是可惜今日狮子山上不太平,却是失了品茗的机会。”

老儒低眉说道:“老朽很愿意待此处宁静之时,亲手为二位殿下煮一壶茶。”

朱棣却又挥挥手:“茶就免了,本王在应天也带不了多少时日,只能边疆的烧刀子灌嘴。”

老儒默默的笑了笑:“江南美酒不少,殿下北上之时,老朽可奉上各地美酒,献于北地将士们。”

站在朱棣身边的朱堈挑挑眉,目光幽幽的盯着眼前这货年纪加起来能上朔到前唐的老家伙们。

这帮人当真是什么事都敢做啊!

朱堈心中不由的哼哼了两声。

朱棣却是直接当众冷哼一声,幽幽的笑着:“本王大抵是在北平待久了,总是喝不惯江南的酒,本王麾下的将士都是些杀才,更是喝不惯了。老先生的好意,本王只能心领了。”

那老儒的脸上不由的闪过一丝失望,而后又挤出笑容:“却是老朽思量不周。”

这时,又有另一名老儒开口道:“今日非是宴客之时,事出有因,我等未尽礼制,还请二位殿下见谅。”

这便是无话可说了。

朱棣轻轻的嗯了一声,看向身边的朱堈,挑挑眉。

朱堈便冷哼一声:“原以为这山上是藏了什么贼人,现在看来却也是没有的,宫中还是有事,老三,咱们还是早些赶回宫吧。”

朱棣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雅舍,又到了外头已经有一众仆役在收拾满地菜蔬的前厅。

那几名老儒便在后头跟着相送。

这时候,朱棣看着那些在收拾菜蔬的仆役,便挥挥手。

轻声开口:“本王此刻心中颇有些不安,若是在闹出贼人的事情来,恐狮子山上真就要出了什么事。几位老先生年事已高,恐怕睡的也浅,本王留下一队人马,时刻护卫在这狮子山上,权当谢过诸位老先生先前意欲赠酒的好意。”

说完之后,朱棣也不给这些老东西开口的机会,与已经转过头看向外头憋着笑的朱堈,一同径直出了院子。

“这……”

一名老儒不由失声。

还不等他们追赶上去,只听彭的一声,此处狮子山上的宅院院门已经是被人从外面关上。

旋即,便是一阵铁链声响起。

这些个满头白发苍苍的老儒,当即目露慌张的对视了起来。

“这可如何是好?”

“他们这是要将我等囚禁在此处?”

几名老儒眉头皱紧,目露愤愤的低声说着。

那一直在于朱棣对话的老儒冷哼一声,看向还在清理收拾庭院的仆役们,不由冷喝一声:“还扫什么扫!都仔细的收起来,送到后厨去!”

随着他这般吩咐,身边的几名老儒便当即跺起脚来,脸上郁郁寡欢。

……

狮子山上宅院外,此刻朱棣和朱堈早已离去回宫。

孙成特意多在这边留了一会,没有等来其他人,只是等来了暗卫的田麦。

两人就靠在院门旁的石像旁边,贴着墙角。

田麦看向面前,直到此刻还不愿离去的围观百姓们,不由低声道:“你安排了人?”

孙成侧目:“你安排了吗?”

两人不由的对视一眼。

“老狗们不得好死!”

这时,周围还不曾离去的百姓中,立马就有一人喊了一声。

旋即,就见一颗白嫩嫩的菜头被抛到空中,而后越过墙头,重重的砸在了里头,发出一声闷响。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随着第一个人在锦衣卫面前扔东西进院子里,周围的百姓眼看锦衣卫并没有拿人,便开始试探着效彷了起来。

孙成笑吟吟的看着面前这一幕,无数的菜蔬和瓜果鸡蛋从自己的头顶扔进身后的院子里,便觉得应天城的百姓当真都是大好人。

忽的,他一抖手上的链条,站起身看向一人:“低了,砸到墙外面落在咱们身上,锦衣卫的昭狱伺候!”

身上穿着飞鱼服的孙成颇具威慑力。

被点名的那人,当即抬高手臂,嗖的一声,不知道这人从什么地方弄来的几枚臭鸡蛋,已经是落在了院子里。

少顷,便有一股子的馊臭味飘散了出来。

田麦捂着鼻子拍拍屁股站起身:“宫里头还是大事,咱走了,这地方会愈发没法待了。”

说着话,田麦便已经往山下走去。

孙成想了想,将手上的链条丢掉,也就跟了上去。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剑仙三千万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宇宙级宠爱食物链顶端的猛兽我真不是魔神我有一座天地当铺诸天新时代女配她天生好命特种兵之战狼崛起都市国术女神
相关推荐
英雄联盟之剑豪亚索嫡女为凰天然渣娘子很剽悍巅峰玩家欢迎加入诡谈会世尊反派师兄不想入魔[穿书]超级反派师兄诸天:从获得小哆啦开局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