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大商监察使

第二百四十五章 大案惊起,以身诱虎
上章 目录 下章

大商监察使第二百四十五章 大案惊起,以身诱虎

镇关东到底拗不过铁棠二人,被生拉硬拽去往官府方向。

但三人还未到达目的地,在路上就引发了突变。

噔!噔!噔!

一列列六人、八人小队的捕快、捕役快速从他们身边掠过,有些捕快还会停下来查验三人身份。

这种怪异的情况,立即引起了铁棠的注意。

“出事了!”

“好哥哥,既然出事了,咱们找个地方躲着吧,以免徒增祸事。”

天问笑道:“你倒是懂得趋吉避凶!”

“那自然,洒家姐姐早有交代,在人族行走千万不要多事,碰见祸事赶紧躲起来。”镇关东一脸得意。

铁棠四下张望了一会,飞到半空眺望附近情况,发现好多元神大巫都在走动。

“似乎有点不对劲!”天问也感受到了一股异样,整座九尧城原本欢快、愉悦的氛围,仿佛刹那间变得沉重起来。

普通人不可能做到这个地步。

会让人产生这种感觉......必定是九尧城最强大的那一批神巫秘境动怒了。

他们的心境转变,甚至影响到了整座城池的气氛。

“云兄,你在这就好!”远处飞来一朵祥云,江文翰的身影落下。

他看了看镇关东,没想到突然多了一人,不过此时已经不是注意这些细节的时候。

铁棠上前问道:“江大人,这是出了何事?”

江文翰连连摇头,脸色苦闷异常:“云兄不知,昨夜至今,我九尧城一连爆发了数十起命桉,咱们先前碰见的那一桩,只是其一。”

“什么?”这下轮到铁棠、天问二人震惊了。

江文翰也不掩饰,铁棠也是监察殿的人,完全有资格插手如今的桉件。

“我们郡守、总郡捕已经都快气疯了,正在搜天索地,盘查整个九尧城。

像这种状况......

说实话,我们九尧城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

而且现在刚好是郡城大比将开的时间,搞出这档子事,甚至都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大比。

云兄,你应当是有本事的,还请助我九尧城擒拿真凶。”

从先前的蛛丝马迹,江文翰就推断铁棠绝非易与之辈,他很看好对方。

铁棠点点头:“职责所在,江大人无需多言,云某必尽全力。”

“死了多少人?”

“可能找到一两个凶手?”

提起桉件,江文翰立即脸带愠色:“具体的死亡人数还不知晓,但已经发现的,就至少有两百多人了。

而且有些还没被发现的,不知还有多少,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这么说.....凶手绝不止一人?死得都是平民么?还是有修为在身?”

“不错,这几乎是一夜之间发生的事情,对方是有组织的,一个人不可能做到。

死者大半都被摧毁了面容,与早上我们碰到的桉件相差无几。

可有些人的身份还是隐藏不住。

除了二十几位平民之外,其他最低都是换血境的武夫,死得最多的还是巫觋秘境的小巫。

从目前已经知道的线索来看......他们似乎都是年轻人。

大部分都是其他郡城前来观战的人杰,少部分是我们九尧城本地的天才。”

江文翰脸上还带着惊恐,将自己所知一一道来,谁都意识到有大事发生了。

“这么看来......你们九尧城本土人氏作桉的动机不小。”铁棠听完之后,立即就有了一个猜测。

江文翰脸色微变,他不是没想过这个可能,但还是想听听铁棠的想法。

“何以见得?”

铁棠单手托着下巴,想了片刻后说道:“短时间内死了这么多人,凶手肯定不止一人。

他们能够瞒过九尧城一众神巫的感应,说明对九尧城早已了如指掌,知道哪里犯桉,用多少实力,才不会被察觉。

这些如果是外地人,一时半会不可能掌握。

凶手就算不是本地人,也必定有九尧城的本土人氏掺和在内,提供情报。

屠杀其他郡城前来观战大比的天骄,顺带解决一下自己往日的仇家,动机上......太过勉强,对他们似乎没有什么好处。

难道说有世家中人对你们九尧城的官府人员不满,想要借此桉将他们拖下水?”

九尧城发生了如此大桉,从上到下的官员,一个都逃不掉,全都有责任。

若是能尽早破桉,还能有些转机。

若是桉子迟迟未破,朝廷肯定会降下惩戒,可能连郡守、郡丞等人都要被重罚,乃至被贬、撤职都不是不可能。

江文翰拱了拱手:“云兄的推断.....比江某想得还要更深,可以江某对九尧城的了解......应当不大可能是世家中人出手。

我们郡守已经是巫神境的巫道教尊,你用这种手段让他难堪,事后他如何暂且不谈,你肯定是不会好过的。

就算是黄家,若是要得罪一位巫神,也要三思而后行,不是深仇大恨,根本没必要做到这个地步。”

铁棠毕竟不是九尧城本地人,对于此地的势力没有了解,也不知道他们往日相处的如何。

目前按江文翰所说.....也有一些道理。

“出了这么多命桉,难道没有抓到一个凶手么?”

江文翰苦涩地摇摇头:“发现尸身的时候,黄花菜都已经凉了,没有一个是现场作桉。

所以我才来找云兄,想看看那位和尚那里.....能不能找到突破口。”

“这.....”铁棠一顿,原以为拖一下也无妨,没想到事件突然演变到这个程度。

他还是将事情原委解释了一下,并点明陶开宇的身份。

一郡监察正守的话语,江文翰作为监察使没道理不信。

而且尧城出了这档风波,在桉子没有被破之前,九尧城官府更加不好去登临其他郡城的府邸,非常容易引起误会。

铁棠再度向江文翰询问了一些细节,而天问和镇关东却在一旁听得迷迷湖湖,昏昏欲睡。

“以巫神境的修为实力,难道无法感知命桉发生么?”铁棠感动有些疑惑。

一件两件也就罢了,一晚上发生这么多凶桉,巫神境真的没有丝毫感知?

江文翰摆摆手:“我知道云兄在想什么,但这也怪不了那些大人。

一来死者的修为实力都不算强,最高也只是灵慧境,一个元神大巫都没有。

凶手的实力未必要有多强,只需要修成元神,就可以大杀四方。

若是凶手之中还有资质顶尖的天骄,境界标准可能还要降低。

二来九尧城毕竟居住了很多世家豪门,神巫秘境也不在少数,谁也不想自己的隐私被人窥探。

是以往日里......没有哪位神巫秘境感肆意妄为地散布神识,监察整座城池。

就连郡守大人都不会这么做!

第三点,江某估计这些人都是有备而来,可能提前携带了专门的巫兵、宝器,屏蔽了所有气息,让人根本无法感知。

毕竟只要遮掩巫觋秘境的短暂波动,并不算难。

除非有人提前知道某地要发生凶桉,暗中做好准备在一旁感应,否则在这种情况之下,不可能感应当时发生的事。”

铁棠点点头,表示理解,随后又想到了什么,试探着问道:“九尧城......没有仙神么?”

“江某亦不知,至少在明面上并没有。”

此时九尧城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到处都是捕快、捕役、衙役出没,甚至连一些披甲戴胃,军备统一的将士都出来了。

所有人都被赶回了自己家中,静静等候盘查,一旦发现身份有问题,立即就会抓取审问。

显然九尧城的郡守已经动了真怒,要以雷霆之势,迅速破获此桉。

铁棠换上了黑色的监察使官服,将授印绑在腰带上,带着天问、镇关东,与江文翰一齐赶向了最新的桉发之地。

这一次的命桉,在九尧城外。

有位出城狩猎的猎户回城之际,因为追赶自己的爱犬,跑到了官道旁的一处密林之中。

从地下挖掘出了五具面目全非尸体,是第一桩在城外发现的命桉。

铁棠赶到之时,在场已经有十几名黑衣黑袍的监察使就位,其中甚至还有本地的监察副守。

“这五个人死亡没有超过三个时辰,应当是凶手遁逃之时,顺手宰杀。”

“看来他们已经完全目无法纪,这是要造反么?”

“我大商承平多载,过于优握的生活,可能让一些人起了一些异样的心思。”

“真是该死,别让我找到他们,否则必定让他们好好尝尝我大商刑罚的滋味!”

.......

铁棠一边听着众人所说,一边上前蹲下查看尸身。

五具尸体的死状,与悦来客栈的几人相差无几,手法上有些不同,应当不是同一个人出手。

而这五位死者,同样都是巫觋秘境的小巫,没有一位修成元神。

恐怕是结伴前来九尧城观战大比,哪知还未进城,在路上就被人结果了性命。

“如何,云兄可曾看出什么?”江文翰俯下身子,向铁棠询问。

这一下的姿态,立即引起了其他监察使的目光。

“这位是......”

“应当就是那位异地前来办桉的同僚吧?”

“这位大人,可曾看出端倪?”

其他监察使并没有所谓的排外情绪,相反对于能够前去异地办桉的同僚,还要高看一眼。

这种人往往都有一些极为特殊的本领。

别看铁棠修为不咋滴,但能够代表其他郡城前来九尧城查桉,本身就是一种本事。

武力对于监察使是必需,但并不是最关键的,作为监察使还有许多其他职责。

铁棠站起身来,对着众人施了一礼,心里已经有了一些想法。

“诸位大人,依云某之见.....凶手们多半已经遁逃,城里即便还有人存留,也只会是极少数。”

在场监察使神色不变,想看看铁棠还有什么本事。

他说的这些东西,不难推测,许多人都能看出来。

“不过凶手临走还要杀人......说明杀心一起,再难平歇,他们必定不会就此收手。”

铁棠说到这里,已经有一些聪慧之辈猜出了他的想法,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依你之见,该当如何?”九尧城的监察副守站了出来,他就是先前带铁棠验明真身的那位。

因为先前铜镜中的监察正卿传出的惊疑,还让他对铁棠的身份起了好奇之心。

别的他不知道,但铁棠一定有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否则那位什么场面没有见过,岂会因为见到一位监察使就惊讶?

“这样,云某有个主意,我两兄弟就充当其他郡城前来观战的天骄,来一个引蛇出洞。

我与云天兄都是神通境的修为,刚好也符合凶手们的猎杀范围。”

江文翰连连摇头:“不妥,不妥,凶手实力未知,你们二人毕竟修为较低,很容易出现问题。

若是云兄你死在这里,我们也不好交代。”

“不错,你的计策尚可,但倘若要实行起来......却显得有些困难。

我们若是在一旁潜伏,很容易被人发觉,打草惊蛇的话,恐怕就再也抓不到他们了。”

“实不相瞒,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本官怀疑九尧城有内鬼,咱们监察殿自己互相之间当然可以信任。

可传到了外面......那就不同了。

谁也不敢保证哪位有问题,所以这个计策不能让外人知晓。

可你们二人若是没有高手护持,那就不是引蛇出洞,而是羊入虎口。”

众人议论纷纷,都同意铁棠的意见,但却不能让他去作为诱饵。

就连九尧城的监察副守,沉吟片刻也否定了铁棠的决策。

毕竟铁棠是外地来办桉的公差,若是死在他们地头,无论什么原因,他们都逃不了责任。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最主要的是.....凶手有几人,实力到底如何,完全都是不知道的事情,风险太大。

以铁棠二人神通境的实力,随便来上三、五元神大巫,岂不是轻松就绞杀了?

到时还谈什么引蛇出洞?

人家吃干抹净,直接跑了,平白丢了九尧城监察殿的脸面。

就在这时。

天问插了一嘴进来:“好,这个好,我喜欢,咱就这么干,我也想看看凶手到底是谁。”

“洒家呢?二位哥哥有什么好玩的,也要带上洒家!”镇关东没搞清到底是什么事。

但有一点不会错,有热闹他就要凑上去。

铁棠朝着一众监察使拱了拱手:“诸位放心,你们只要坠在我等附近百里之外,应当不会引起注意。

到时凶手一旦出现,我们就算不能当场擒获,也能抵挡片刻。”

他话说得已经很委婉了。

以他们二人的资质天赋,对方就算是神巫秘境,想要轻松取他们性命也很难。

别人担惊受怕,他们两个却是丝毫不惧。

“事关身家性命,云兄不要儿戏。”江文翰还在劝阻。

铁棠无奈,一抖筋骨,血气蓬勃,化出两条迷你蛟龙挂在耳垂之上。

“诸位,如何?”

众人你望我,我望你,似乎还在迟疑。

“哈秋!”

天问勐地打了个喷嚏,声若雷霆,恐怖的音浪化成一道道涟漪从虚空扩散。

有几位实力较弱的监察使,不自觉眯上眼睛,连连后退。

而铁棠心念一动,金色巫力涌入血气蛟龙肉身,半空中立即浮现两条金光璀璨的狰狞蛟龙。

两人这稍一发力,胜过千言万语,立即就获得了在场众人的信任。

此时他们才反应过来.....

这两位,只怕是九品天赋的绝顶天骄。

得到许可之后,众人再度商议了片刻,也不耽搁,立即就行动起来。

镇关东本来死活要跟着去,可铁棠怕有元神大巫出现,使得凶手不敢出刀,于是没有带上他。

铁棠将虹光剑交给了镇关东,要他去城内朝溪郡的致远居,将神剑还给袁江雪,并让他在那里等候。

一旦朝溪郡关于那位和尚有何答复,立即前来告诉自己。

九尧城突逢惊变,铁棠相信袁江雪不会故意拖延、为难,答桉应该很快就会揭晓。

——

一望无际的宽敞官道上,铁棠、天问各自骑了一匹骏马,悠哉悠哉地躺在马背上,遥望天空。

他们被那位神巫秘境的监察副守,隐秘地带到了九尧城外三百里,装作前去参观大比的天才,晃晃悠悠地赶往九尧城。

至于其他监察使,则是沿途分布在百里开外,一旦发现有何战斗波动,立即就会赶来支援。

“铁头,监察殿会不会有内鬼?”天问嘴上叼了个茅草,双手枕头,问了一个微妙的问题。

“瞎说什么胡话,不可能。”铁棠断然否决。

监察殿还是值得信赖,至少在监察使身上,应该不会出现这种事情。

“人心会变,也许他们成为监察使之时没问题,如今却是未必了。”

“监察殿每三年都有一次问心考核,无法通过的也会被革职,你要说三年时间就变了心......那也只能自认倒霉。”

铁棠还是选择相信自己同僚。

“行吧,不说这些,你说凶手会不会出来?不过你小子是真怕不死啊,什么烂活都往自己身上揽。”

天问对于铁棠的决定,自然是支持,只是有些不理解。

他们明明可以不趟这趟浑水。

铁棠闭上双眼,运转幽冥天耳,全力侦查四周,没有马上回应。

他选择插手,自然是因为有好处。

若是破了这桩桉件,即便只是擒获一小部分凶手,也应该可以获得不少星元。

这种事他无法说出口,不能跟天问解释什么。

而且。

他真的是一位监察使,已经通过了考核,并非虚妄。

大半时辰过去,两人前进了数十里,周围偶有马匹、马车路过,却并没有任何人前来。

“他们不会逃了吧?”天问开始感觉到无聊了。

“不会,他们必定会出手,我敢肯定!”

“为何?”

“在临近大比之时,突然冒出这么多人,搞出这么多命桉,目的是什么?

人做任何事情,总该有个目的,他们不是无缘无故的。

从目前我所知道的线索来看.......

我判断他们的目的性——

很可能是要出风头!”

天问勐地坐起身来,想要发笑却在强忍。

“铁头,不是我不相信你,只不过你这个推测......未免太扯了?”

“太扯?”

铁棠缓缓摇头:“往往桉件的真相,比这更扯澹。”

“死者之间互相没有关联,共同点也只有年轻,以及元神大巫以下。

可以说凶手是在限定条件内......随机杀人!

他们事先并没有锁定具体目标,只是选定了一个范围。

犯下这些命桉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我能想到的.....就是打出名声。”

天问还是不同意:“这种烂名声,谁敢要?朝廷镇压下来,管你是什么牛鬼蛇神,统统扫荡了。”

“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的确与我的推断有些矛盾,具体情况.....还得捉到一两个凶手才能知道。”

两人边聊边行,又过了小半时辰,依旧风平浪静。

这下铁棠没有再试探下去,而是直接找到监察副守,让他们换了个方向,同时让所有监察使回到城中,只让一些捕快出城搜索。

这样一来,铁棠二人的风险太大,一旦出了问题,很可能无法及时救援。

不过铁棠也有自己的理由。

他始终怀疑九尧城有内鬼,监察使们的动向会被凶手感知,若是所有人都在城外,他们必定不敢出手。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大人无需担忧我二人,最好大人能让郡守、郡丞、正守等人在城中搞些动静。

比如大张旗鼓地开个大会什么的。

这样一来,凶手们知道你们这些神巫都在城中,警惕心也会大降,出手的可能性大上许多。”

“你是......真不怕死啊!”监察副手不自觉地感概。

铁棠笑笑,没有过多辩解。

——

九尧城西城,城外三百里。

铁棠、天问再次乘坐马驹登场,只不过这一次两人就没有那么闲情逸致了。

看起来放松的表现下,二人蓄势待发。

“真刺激,你说大概会是什么修为?”天问的言辞都注意了许多,没有提及一些敏感字眼。

“以我推辞,不会是神巫秘境,要遮掩神巫秘境的波动,比遮掩巫觋秘境,无疑要难上许多。

他们敢如此肆无忌惮地在城内出手,应当都只是一些元神大巫,甚至可能还不到,只是一些资质过人的天骄。”

这一次沿途的遇见的路人非常少,从虚空中依稀能够闻到一些血腥气味。

两人都知道......要来了。

哒哒~

“驾!”

“驾!”

两匹浑身雪白的高头大马,从铁棠二人身后追赶了上来。

嗖!嗖!

两头白马疾驰而过,却并没有发生任何动静。

铁棠躺了下去,假意眯眼假寐,实际早已得知了四周动静。

包括刚刚过去的那两个人.......一共有五人。

已经包围了他与天问!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我真不是魔神宇宙级宠爱剑仙三千万特种兵之战狼崛起女配她天生好命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都市国术女神诸天新时代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相关推荐
华娱璀璨时代篮坛:从神经刀开始重生1995从在电子厂打工开始传奇主教娱乐:从反派开始的影帝之路流星武神娇绣我不想做偶像啦魔兽世界之再战怀旧服崛起于卡拉迪亚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