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都市狩魔人

第三卷 九人团 番外篇:灵异事件簿之山坟奶奶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第三卷 九人团 番外篇:灵异事件簿之山坟奶奶

这件事还是在我的学生时代发生的,到现在已经过去好多年了,不过,每每想到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夜晚,我还是心有余悸。

我毕业于一所美术学院,是学油画的。就像所有美术学院的学生一样,到外地进行写生是四年里必不可少的专业课程,当然这也是最受学生欢迎的课程之一,说是写生,实质上大多说人还是抱着旅游的心态的。然而,就是在这样一个充满了期待和幻想的旅程中,一个诡异而又恐怖的接触却没有征兆的慢慢向我们走来。

我们的汽车在盘山公路上缓缓的行驶,经过了十多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快到终点了。这次写生的目的地是一个有着优美景色的山区,没错,车窗外的景色确实是十分诱人,眼目所及一片绿意盎然,连绵的山体犹如侧卧的少女般恬静,再配上由鸟鸣和溪流交织成的背景音乐,简直就是世外桃源。不过这里的这里人烟相当稀少,远远看去只有十几户人家,倒是在群山环抱的一处山坳里的一幢红屋顶的二层小楼显得与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非常的刺目。

最后,汽车缓缓的开进了那栋红顶小楼所在的院子。听说由于这一带景色优美,环境清幽,各大美术学院、美术学校经常带学生到这里写生。这在有头脑的人看来,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商机,听说这幢小楼就是我们院里的一个早年毕业的师兄开的一家山村旅店。据说前些年生意相当的火爆,可最近几年去没什么人来了,老板把资金全都抽了出来去城里作了其他的投资,这里只留有仅够维持日常运转的少量的资金。不过这与我们无关,并不妨碍我们的心情,学生们虽然很疲惫,也不乏因晕车而脸色铁青的呕吐一族,但这丝毫不能掩饰我们的兴奋,这毕竟是这些城里的娃们第一次来到如此偏僻的大山深处,刚刚下车,就有几名女生开始拍起照片来,如同第一次进城的山里娃。

我们背着包,提着油画箱,夹着纸和画布走进了那幢有着红顶的小楼。可以看出,这里很久都没有修缮了,内部的装修风格还是上个世纪中期的一些流行元素,好在打扫的倒还干净。服务员为我们分配了房间,并告诉我们哪里是餐厅、哪里是浴室、哪里是卫生间等等,然后告诫我们,夜晚山里不安全,尽量不要出门。骆驼半开玩笑的问着那个女服务员说:“怎么不安全,有女流氓吗?”于是大家一阵哄笑。那个女服务员好像没听到笑声,眼睛直直的看着骆驼说:“夜晚山里不安全,尽量不要出门,你不信就算了。”说完转身走了。我们被她搞得有点发懵,我说:“可能是山里有什么野兽之类的吧。”“或许有鬼呢~”那个叫蜈蚣的长头发“坏小子”不怀好意的冲着旁边的芳芳做着怪脸,吓得芳芳叫了一声,于是大家又是一阵哄笑。正笑间,班长过来通知我们到餐厅开会,大家有说有笑地来到餐厅,所谓开会也不过是老师布置些写生任务,诸如一天画几张速写之类的,然后就都回各自的寝室去休息了.

我和山猫、骆驼、大刘、小波分在二楼最里边的那间屋子。小波低头看看表,才下午点多,于是拿出了扑克拉我们一起玩。山猫说这么玩没意思,得有点输赢。“得了吧,我们可没有你那么有钱,我看还是输了喝酒怎么样?”骆驼建议道。大刘也附和着:“好,输的买酒。”说定了之后,我们几个开始洗牌发牌。也不知道那天手摸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运气背得很,几个小时下来,输了二十多杯啤酒。骆驼是最能看笑话的,见我输了这么多,便嚷嚷起来:“快去买酒去,玩了这么长时间你还一口酒都没喝呢!”“是啊是啊!别赖账。”大刘又附和着。紧接着那两个也催命似的叫了起来。没办法,“好吧,他奶奶的。”我笑骂了一句,去楼下买酒。到了服务台,没人,在楼里找了一圈,真该死,连个值班的服务员都没有,才8点多就没人了,什么鬼旅店,我低声咒骂了一句,往楼上房间走去。

打开门,里边的那几个催命鬼嚷嚷起来了:“我说吉列啊,酒呢,是不是想赖账啊。”我说旅店的服务员都下班了,没有卖酒的。骆驼说:“今天我们来的时候,我看见山脚有一家杂货店,那里肯定有卖酒的,不过,嘿嘿。”骆驼笑了笑,学着那个女服务员的语气说着“夜晚山里不安全,尽量不要出门。你要是不敢的话就明天买吧,哈哈。”我看了看窗外黑漆漆的夜幕,说心里话,我真的不愿意去,可我又不想让他们看扁我,于是故作轻松的说:“有什么不敢的,我一会回来。”小波看了看窗外,又看了看我,很严肃地说:“算了吧,也许这山里真有什么野兽呢,明天再说吧,要是真出了什么危险就晚了。”“是啊,我刚才开玩笑的,明天再说吧。”骆驼略带歉意地说着。“没事,山脚不远,我一会就会来,不会有事的。”现在想起来,我真恨我自己,死要面子活受罪。

山里的夜晚很黑也很凉,山风呼呼的吹打着我的脸颊。

没有路灯,只有我的手电照着脚下一小点光亮,我不敢往远照,在这黑的让人心虚的山路上,我不敢想象前方有什么东西。走了不多时,我拐过一处弯道,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一点亮光,是灯光,只不过总是在不停的闪烁着,应该是骆驼说的杂货店吧。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毕竟能看见有人住的房子总比漆黑一片好得多了。

等我走近了这家店的时候,我看清了,果然是家杂货店,门口挂着一个大红灯笼,刚才看见的闪烁的灯光应该就是这个东西吧,这山里人也真够抠门,连电都舍不得用。

想着,我推开了那扇残破的木门,那门发出的声音像某种动物的呻吟一样,让人心里发毛,尤其是在这种鬼地方。等我来到屋子里的时候,我吃了一惊,我发现屋里用来照明的居然是蜡烛,难道这间屋子连电都不通吗?更让我吃惊的是,这间屋子里居然没有一扇窗户!在这昏暗的小店里,只有一个穿黑色衣服的老太太坐在柜台的后面,看见我,她好像很意外。我正在迟疑的时候,那个老太太咕哝了一句:“你怎么进来的?”

我直直的看着她,竟然没注意到她的话。那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头发雪白,脸干瘪的像一个核桃,蜡黄蜡黄的,根本看不清她的眼神。“你有什么事?”老太太死死的盯着我,她的声音异常冰冷。“哦,我买啤酒,半打,多少钱?”“卖啤酒?”老太太的脸抽动了一下,似乎是在笑,可这笑容显得她更加的诡异。

“我这里好多年都没有客人来了,看来咱们有缘呐,一共9元,把钱放在桌子上,酒就在你后面的架子上,自己拿吧。”她的声音还是那么的冰冷,再加上屋里昏暗的灯光,这个我从没来过的陌生山区,说不害怕是假的,心里对这个怪老太太还是有一点发怵。我连忙拎起半打瓶酒,就要往外走,就在这时,那个老太太却叫道:“等一等。”我心头一沉,拎着酒的手一哆嗦,差点把酒掉到地上。

“你还没给钱呐。”我赶忙又退到柜台前,把酒放下,递给她10块钱。她从柜台下面拿出零钱找给我,又低声说:“唉,老糊涂了,要钱有什么用。”我看都没看,把钱塞进兜里,拎起啤酒转身急步走出店门,脑子里飞速的闪过她刚才的话,“你怎么进来的”“好多年都没有客人了”。来到外面,看着黑漆漆的夜幕,我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一路狂奔恨不得马上赶回寝室里,啤酒瓶的碰撞声在这寂静的山村暗夜里显得格外的清脆,清脆的有点诡异了。

回到楼的寝室,可能是被我的脸色和粗重的喘息声搞得有些诧异,他们集体站了起来,跑过来吧我拉到床边,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问:“你怎么了,去哪了,怎么去了这么久?”

我平稳了一下呼吸,喝了一口骆驼递过来的水,对他们说:“我刚才去的那家店实在太怪异了!”于是我把刚才的经历告诉了他们。他们听完似信非信,还是用那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我看了足有一分钟。最后还是骆驼第一个打破了僵局:“那也用不了4个小时吧?从你走到现在已经过去将近4个小时了。”

“啊?”我有点不敢相信,虽然我一直处在惊恐当中,但是时间概念还是有的,我可以肯定,我刚才的经历绝不会超过0分钟!

可我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天呐,居然已经是午夜1点多了。正在这时,身后的门被打开了,辅导员和老师冲了进来,看见我之后第一句话就是“你干什么去了?!”,老师有点发怒了,“怎么出去连个招呼也不打,这么晚了,在这山里要是出了什么意外谁能负得起这个责任!”还没等我回话,老师已经出去了,扔给我一句话,“明天早上到我屋里找我!”

听着重重的摔门声,我有些发懵了。这时候骆驼走过来,用颤抖的声音的说:“我们见你出去1个小时还没回来,就出去找你了,知道你是去山脚下的小店,可使我们到了那家店才发现,店铺已经关门了,这时我们也慌神了,回来找的老师。”山猫也插嘴说:“是啊,老师带了许多同学出去找你,还是没找到,后来见天色太晚了,怕出意外,老师才让学生们先回来的。”

听完他们的话,我愣了足有五分钟。低头去看我买的啤酒,哪里还有什么啤酒,我手里拎的是6个用草绳连在一起的石头,散发着阴霾的气息,我一古脑把它们从窗户扔了出去。

第二天早晨,在老师的房间里,我被劈头盖脸的一通狠批,要不是我“认罪态度”比较端正,恐怕得个处分也是可能的,好在导员及时出现解了我的围,要不然还不知到什么时候呢.

吃过早饭,同寝的几个兄弟围了过来,小波端详了我半天,突然神经兮兮的说:“我看你眉间有一团黑气,是不是昨天晚上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骆驼提议道:“我们再到山下的那家杂货铺去看一看不就知道了嘛。”山猫他们也觉得应该再去看看,于是我说:“好吧,我就不信这世上会有这么邪门的事!”我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是心里却一直在打鼓,毕竟最晚的经历时那样的真实,真实到不容许一点点的怀疑。

我们几个顺着我昨天晚上走过的路向山脚下走去,快要到山脚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了那家杂货店,可是……可是我昨天晚上是明明拐过了山脚下的那个弯道才看到杂货店的呀!

而且,昨天的杂货店明明是挂着一只点着蜡烛的红灯笼,而这家店却是很整洁的灯箱,新换的塑钢玻璃门窗!我说了这些之后,山猫说:“那我们拐过弯道去看看呗”。绕过弯道,大家同时傻了,笔直的公路左边只有一片石壁,公路的右侧是一片水塘,哪里有什么杂货店!

“你记错了吧,走,我们去那家杂货店看看,也许是昨晚太黑了你没看清楚吧。”其他人也纷纷附和着,我并不争辩,因为我记得清清楚楚,那只大红灯笼给我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还有那破旧不堪的房子,我是绝不会记错的。

我们推开了那家安着漂亮玻璃门的杂货店,老板热情地向我们打着招呼,室内的光线非常充足,窗户很大,采光相当的好。骆驼要了一包烟,一边递钱一边问老板:“你们这还有其他的杂货店吗?”老板相当自豪的说:“没有了,全村就我们一家。”说着,从钱匣里拿出零钱找给骆驼“这地方人口少,我在这干了十多年了,就我们一家。”我们几人面面相觑。

走出小店,小波突然问道:“吉列,昨天那个老太太找你的钱呢?”一句话提醒了所有的人,大家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了我身上,我连忙翻口袋,边翻边说:“那么多零钱,谁知道哪张是……”我突然停住了,我把手伸了出来,上面竟然站了一层厚厚的纸灰!我差点坐在地上,我的口袋里怎么会有纸灰呢?难道是……我不敢再想下去了。

回到旅馆,已经临近9点的,老师组织我们出去画画,我们自己按寝室分组,我们寝室的几个兄弟自然是分到同一组。骆驼说山脚下那片水塘周围景色不错,不如去那里画。我们几个欣然同意。来到那片池塘附近,我想起了昨晚的事情,在我的记忆里,那个小店就应该在这片池塘对面,而现在这池塘的对面却只有石壁。我百思不得其解,我走近石壁,我突然发现,这片石壁不是天然的,而是人工修建的!我把画箱交给骆驼,仔细地查看着石壁,不时地用手摸摸。正在这时,一个当地人打扮得老头把我拉开,说:“你干什么?”我说我看看。老人一脸严肃地说:“城里的娃娃不知道厉害,这地方能瞎看吗?赶紧到别的地方去!”我觉得这老人一定是知道什么,赶紧把我昨晚的经历和老人说了。老人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的同学,犹豫再三,然后叹了口气,说道:“这已经是很多年前的旧事了。”然后向我们叙述了这里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原来石壁后面看似是土山,实际上是一个大坟丘。里面埋的据说是一个老太太。老太太无儿无女,也没有老伴,自己开了一间杂货店维持生计。文-革的时候因为说了句:“这田里都是草,都不长庄稼了。”被红卫兵听见了,那帮人反问她:“社会主义的地里不长庄稼?那什么地里长庄稼?你这是现行反革命!”于是又是游街,又是武斗,几回下来,老太太被折磨得只剩一口气。抬回家没几天就死了。有好心的邻居偷偷的把她葬在了现在石壁的位置。这事情道这里也该结束了,但是就在下葬之后,经常有人晚上路过那里,都能看见有个模糊的佝偻的背影在坟前晃悠。

久而久之,全村都知道了那里的灵异事件,只是,那个特殊的年代,谁也不敢说。村里人只说这老太太孤苦一辈子,临死还没落得善终,定是不甘心。于是有懂这方面事的老人们去那个坟前添土,以求她安息。说来也怪,自从开始添土,看见那里有人晃悠的目击事件就越来越少。这样一来,大家都说,看来这老太太是想大家好好的安葬她啊。于是村民们继续偷偷的给坟添土,后来这座坟就越来越大,远看,俨然一座小山。四-人帮倒台后,这里的人给这座坟四周砌上了石头围墙,就是现在我们看见的石壁。

听完老人的叙述,我们几个面面相觑。我的脸色更是难看,这么说来,我昨晚是在坟墓里买的东西?难怪那间屋子里没有窗户。我彻底的没了力气。

1个月的写生结束了,临走的前一天,我去那个整洁的杂货店买了些香烛纸钱,在石壁前焚化,默默地冲石壁鞠了一个躬。我似乎又看见了那个干瘦的老太太似乎在向我微笑呢……(未完待续)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我有一座天地当铺特种兵之战狼崛起我真不是魔神宇宙级宠爱剑仙三千万诸天新时代女配她天生好命都市国术女神
相关推荐
漫威世界的钢铁奥特曼江湖夜雨十年灯傲世仙医黑魔法使扮演凡人,被女帝偷听心声西游从方寸山开始收徒我,从洪荒苟到西游天道榜:苟成剑神的我被曝光了我想先苟几年末世最强幸运系统无限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