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红楼如此多骄

第797章 主动与被动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却说莺儿一路脚下生风,很快便来到了清堂茅舍附近。

想到自己要办的事情,最好还是别让太太身边的人瞧见,所以她便没有进去,而是选择躲在出入必经的一块大石头后面——话说这块大石头后面,倒也曾藏过不少的妇人。

藏好之后,莺儿便盯紧了清堂茅舍的院门,只等着焦顺从里面出来时,再伺机传讯。

与此同时。

王夫人与焦顺尬聊了许久,也终于鼓足勇气屏退左右,轻声道:“这次请老爷过来,主要还是为了宫里娘娘的事儿。”

说来她对焦顺的称呼也是几经变换。

最初见面时名姓一概不用,只以‘你’字相称,满满都是高高在上的姿态,后来为表亲近改用‘顺哥儿’,再后来则改成‘畅卿’。

而这老爷的称呼一开始是在床上用的,到现在又固定成了两人独处时的敬称。

因还敞着门只隔了道门帘,焦顺倒是没顺势摆出大老爷的嘴脸来,只是口中一下子就换了腔调,冷硬道:“娘娘又怎么了?我先前不是设法压下外面的传言了么?”

“可是……”

王夫人抿了抿嘴,一面不自觉的拔高了胸脯,一面怯声道:“可是那吴贵妃依旧咄咄逼人,若是可以的话,老爷能不能再……”

“再什么?”

焦顺其实来之前,就猜到多半还是为了这事儿,也已经做好了妥协打算,但准备妥协,却并不意味着他会轻易松口。

正相反,他不等王夫人把话说完,便板起脸来呵斥道:“这些天在宫中守制,那些文官们如何针对我,你也不是没看见,这节骨眼上我怎好再节外生枝?”

顿了顿,又重重的补了句:“说到底,她又不是我的骨肉。”

事实上元春比焦顺还大了几岁呢,也亏他有脸说的理直气壮。

王夫人被他堵的哑口无言。

她先前光想着焦顺深受皇后和吴贵妃倚重了,现在经焦顺这一提醒,才惊觉他如今的处境也并不怎么好。

沉默片刻,忍不住关切道:“不会有什么凶险吧?”

“放心,我也不是头回被针对了。”

焦顺摆摆手,示意她不用操心这个,旋即又道:“不过眼下我是不想再节外生枝了,反正只要娘娘在宫中韬光养晦低调行事,最多不过是受些冷遇,总不至于真就被拉去陪葬帝陵。”

怎么不至于?!

王夫人张了张嘴,有心想把太后出面说情,却似乎起了反效果的事情说出来,但又怕焦顺听说此事,越发不肯沾包。

思来想去,怕也只有‘另辟蹊径’才能让焦顺乖乖就范。

只是……

王夫人虽已经拿定了主意,事到临头却怎么也张不开这个嘴。

薛姨妈毕竟是寡居之人,且妹夫终归不是‘亲’的,再加上彼此郎情妾意,所以她卖起来并无多少心理负担。

但宝钗可是自己亲手选定的儿媳妇!

若是两人早就已经走到了哪一步,自己姑息养奸倒还罢了,若是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岂不等同于自己亲手给宝玉戴上了绿帽子?

想到这里,王夫人两片嘴唇就像是被焊死了一般,好半天也开不了口。

而就在两人相顾无言的同时,院门外的莺儿却发现文杏【也是宝钗的丫鬟】跑到台阶下面,伸长了脖子往里头张望。

莺儿犹豫了,这才从大石头后面绕出来,轻轻拍了拍文杏的肩膀问:“文杏,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文杏吓了一跳,转身见是莺儿,立刻抚着胸脯道:“姐姐吓我一跳——是姑娘让我来找姐姐的,说是让你跟太太告个假,就说咱们姑娘身子不适,想要闭门将养两日,等好些了再去宫里守制。”

莺儿听了这话暗暗蹙眉,对宝钗朝令夕改的做法很不以为然。

正应了那皇帝不急太监急的道理,自从发现姑娘与焦大爷有染之后,她的积极性就比宝钗本人高了十倍不止。

这一来是出于对宝玉种种行径的义愤填膺,下意识想要进行报复;另一方面也是觉得姑娘既然失了贞洁,再想与宝二爷和好已然无望,那就该果断靠向焦大爷,借他的势力遮护自己与薛家才对。

正所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如此左右摇摆拿不定主意,若是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最后受苦的还不是姑娘自己?

可再怎么不满,她也不好违抗宝钗的吩咐,于是无奈叹了口气,让文杏先行回去复命,然后迈步走进了清堂茅舍。

彩霞彩云正在廊下窃窃私语,见莺儿自外面走进来,忙笑着招呼道:“莺儿怎么来了,可是二奶奶有什么传唤?”

“是有些事情。”

莺儿说着,抬手指了指堂屋客厅:“不知里边可还方便?”

“这个么。”

彩霞和彩云对视了一眼,迟疑道:“焦大爷在里边儿,好像是有什么要紧事要商量——二奶奶的事儿急不急,若是不急……”

“我只需当面转告一句就成。”

“那好吧,我去替你通禀一声。”

见莺儿态度坚决,彩云便点头应了,起身到了门前,隔着帘子禀道:“太太,二奶奶差了莺儿来,说是有事情要当面禀报。”

里面安静了片刻,这才传出王夫人的回应:“让她进来吧。”

不知怎么的,这声音竟隐约透出一股如释重负的感觉。

莺儿早也跟到了门前,听王夫人这么说,便干脆挑帘子走了进去,先悄悄斜了焦大爷一眼,然后恭声道:“太太,我们奶奶身子不适,想要闭门将养两日,等养好了再去宫里守制,还望太太能够恩准。”

她在外面一口一个‘我们家姑娘’,但在王夫人面前可不敢这么称呼。

王夫人听了这话,脸上显出肉眼可见的失望之色。

她原本以为宝钗派了莺儿来,是因为恋奸情热按捺不住,谁曾想等来的却是这样的消息——既然是要闭门将养两日,那自然不可能再见外客。

这一来还怎么‘另辟蹊径’?

王夫人一时乱了方寸,忽见下首焦顺起身道:“弟妹有恙在身,宝兄弟又不在家,婶婶理当前去探视——小侄今日就不多做叨扰了,告辞。”

说着,迈步向外就走。

莺儿见状就有些急了,但当着王夫人的面又不敢表露出来,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忽听王夫人扬声道:“畅卿留步!”

莺儿下意识抬头看去,就见王夫人先是一脸的纠结犹豫,旋即轻咬下唇道:“我还有些事情要向你请教,你若是不急,且先在此稍等片刻,我去去就回。”

女儿自从入了宫,就从未指望过家中帮衬,现如今头一次求家里帮忙,必是遇到了过不去的坎儿,无论如何她也不能坐视不理!

焦顺本就是欲擒故纵,听她这么说,当即转过身无奈道:“太太既然这么说了,那小侄在此地恭候便是。”

说着,重又坐回了椅子上。

眼见稳住了焦顺,王夫人便带着彩云和几个丫鬟仆妇,过在莺儿身后赶奔薛宝钗处。

只是等了出了清堂茅舍,她又越走越是迟疑忐忑。

原本计划的是自己睁一只眼闭一眼,任凭二人兜搭,但现在宝钗摆明了不想配合,且做出这样的表态,是不是意味着宝钗与焦顺之间还没走到哪一步,更没有继续往下走的意思?

要真是这样,自己却又该如何是好?总不能做婆婆的真就逼迫儿媳红杏出墙吧?

这般想着,她脚下正一步慢似一步,却忽见前面带路的莺儿主动停了下来。

王夫人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走得太慢的缘故,不成想莺儿摸着手腕惊呼一声,回头道:“太太,我、我的镯子好像掉在半路了。”

“掉在哪儿了?”

王夫人随口问了一句,见莺儿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便道:“这就在家里几步路的功夫,你也不用头前带路了,先回去找找吧。”

莺儿如蒙大赦,连道了几声谢,便急吼吼的往清堂茅舍赶。

少了莺儿这头前带路的,王夫人脚下的速度越发从心,两三里路愣是走了将近两刻钟,可再怎么磨蹭,终究还是来到了宝钗门前。

王夫人心里乱糟糟的,始终也没能拿定主意,于是望门兴叹,迟疑了许久都没勇气踏出最后一步。

…………

另一边。

莺儿一路风风火火回到清堂茅舍,可是半点都没有犹豫就闯了进去。

“咦?”

刚送了新茶进屋,顺便被揩了几下油的彩霞从里面出来,见到莺儿不由奇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太太让我回来取东西!”

莺儿理直气壮的回了一句,便挑帘子进到了堂屋客厅。

彩霞犹豫了一下,想想焦大爷在里面总不可能吃亏,于是就没在理会此事,径自回了厢房补妆。

里面焦顺见莺儿去而复返,也是颇有些诧异的看向了她。

“焦大爷。”

莺儿平复了一下呼吸,立刻开门见山的道:“我们姑娘让我问一问您,史大姑娘又或者薛家那边儿,可曾有什么消息让您当面转达?”

这便是莺儿,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姑娘只说让她给太太传话,又没说不让她把先前那话传给焦大爷!

且她还特意添了‘当面’二字,好叫焦顺闻弦知意。

焦顺眼珠一转,便忍不住好笑起来。

他是多聪明一人,听了莺儿这番话,立刻就明白薛宝钗之所以宣称要闭门修养,也是想以退为进,化被动为主动。

毕竟她早就知道,王夫人对自己和她的事情有所察觉,却选择了隐瞒甚至纵容。

正所谓有一就有二,现如今王夫人为了贤德妃,主动拉着宝钗一起告假,显然是打着故技重施的主意。

但宝钗却分明不想让她浑水摸鱼,白白占了便宜,所以才搞出了闭门修养的事情。

如今婆媳两个各怀鬼胎,谁先点破谁就成了被动的一方。

考量到王夫人有所求,宝钗却基本无所求,这一局的胜负几乎没有悬念,唯一可虑的,就是王夫人最终选择袖手旁观一拍两散。

心下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焦顺起身走到莺儿面前,拉起她的手笑道:“好丫头,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你叠被铺床?”

这是西厢记里张生对红娘所说,后来宝玉也曾对紫娟说过,结果却被林黛玉听了去,很是闹了一场。

如今焦顺东施效颦用在莺儿身上,登时让着丫头涨红了脸,软绵绵的缩了缩手,结果自然没能挣脱焦顺的熊掌,于是又低头羞道:“大爷快快放手,若让人瞧见可怎生是好?”

“怕个什么?”

焦顺非但没有放开,反而得寸进尺的捏住了她尖俏的下巴,逼着她抬头与自己对视:“若真被撞破,我就跟你们姑娘讨了你回家做姨娘。”

莺儿的呼吸明显粗重了些,但很快还是坚定的摇头道:“我发过誓要守着姑娘一辈子的!”

“真是个好丫头!”

焦顺再次赞赏着,将头缓缓凑了上去。

“大爷,使不得!”

莺儿急忙抬手在他胸膛上一撑,羞道:“好歹换个所在……”

“不怕。”

焦顺依旧坚定向前:“彩霞一门心思要跟着环哥儿,自然拎得清里外亲疏……”

说着,转身便走。

“等一下。”

焦顺却又唤住了她,正色问:“黄有才、黄德顺二人,你觉得谁更堪用?”

莺儿一愣,这两个都是她叔叔家的堂弟,却怎么焦大爷突然提起他们二人?

焦顺见她没反应,又换了个问法:“或者说,谁肯踏踏实实给你爹娘养老?你选一个,过几日我召进工学里,过几年给他弄个官身,继承你们家的香火。”

莺儿这才恍然,心下顿时感动的不得了。

官身什么的倒还在其次,主要是焦大爷日理万机,竟还肯为自家费心考量——若非如此,他又怎么可能一口道破自家两位堂弟的名姓?

这份体贴温情,却比什么富贵荣华还要来的让人暖心。

莺儿一时眼中见泪,忍不住乳燕投林般扑入焦顺怀中,再次主动奉上了香吻。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剑仙三千万女配她天生好命特种兵之战狼崛起食物链顶端的猛兽都市国术女神我真不是魔神诸天新时代宇宙级宠爱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相关推荐
医手遮天苟在雄兵连玩儿修仙我家师姐道骨仙风[穿书]我家大师姐有古怪我家师姐可能要杀我蜀臣从武侠世界开始一切从踏上绿茵场开始一切从秦时明月开始崛起游仙观,一切从末法之末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