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红楼如此多骄

第815章 吴贵妃在行动【上】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晚上还有一更】

翌日上午,钟粹宫中。

吴贵妃坐在特意做小了一号的精致梳妆台前,目光迷离思绪放空,浑身上下都透着慵懒、倦怠与松弛。

这其实是宫中嫔妃的常态,毕竟大多数时间都是处在无所事事当中,渐渐也便养成了慵懒的习惯,但这番景象出现在最近十分跳脱的吴贵妃身上,却显得殊为古怪。

以至于宫女们为她梳好头之后也不敢问、也不敢动,只能僵立在左右,一边眼观鼻鼻观心的低着头,一边暗暗纳罕自家娘娘今儿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变得如此宁静祥和。

也不知过了多久,吴贵妃才从放空状态中清醒过来,举着藕段儿一般的白胳膊狠狠伸了个懒腰,催促道:“愣着做什么?快把胭脂水粉调好!”

说着,她又自顾自打开了珠宝匣,捡着艳色的头面首饰往身上比划。

虽然明知道守丧期间不能穿戴这些东西,但她莫名就想拿出来比划比划,衬托一下自己现在的心情。

昨天晚上,她还以为自己会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呢,谁知沾床就睡,一夜无梦好眠,醒过来时都已经日上三竿了。

而且醒过来之后,整个身体连同心灵都仿佛被洗涤一新,这种感觉在她二十六年的人生当中,也还是头一回体验到。

倒不是说隆源帝战力太差,而是她虽然生的娇小玲珑,骨子里却是暴饮暴食的类型,偏偏面对皇帝又不敢一味索求,故而……

原来这才是古人将之称呼为‘交欢’的缘故!

盘着手里的珠串,吴贵妃的心思又渐渐生出了变化,原本她生怕这事儿暴露出去,所以想也不想就选择了杀人灭口。

但现在么……

既然杀人已经解决不了问题了,那就不如趁机先解决一下其它方面的问题。

不过这一来,就更有必要拉皇后和贤德妃下水了。

拿定主意后,吴贵妃立刻摆驾奉天殿。

彼时皇后正同阁臣们一起,在偏殿为明天的登基大典做最后的准备,她懒得去听那些繁文缛节,索性先把贤德妃唤到了后殿说话。

近来吴贵妃早已经习惯了随心又逾矩,坐到罗汉床上下意识就想翘起二郎腿,结果刚把左腿往右腿上一搭,又连忙放了下来,不自然的噼成了外八字。

很明显,她虽然在体力上不落下风,甚至差点将焦某人斩落马下,可在细节上还欠缺一些打磨,远不如焦某人千锤百炼经久耐磨。

眼见贾元春被带了过来,她忙板起因痛楚而皱起的瓜子脸,正待先挥退左右,却见贾元春不等招呼,便径自坐到了炕桌另一边。

好贱婢!

吴贵妃面色一沉,狠狠瞪着贾元春冲左右挥手道:“你们先都退下吧!”

等宫女侍从们领命离开后,她立刻一拍炕桌喝道:“昨儿哀家就瞧你不对,说,是不是你和那焦顺一起给爱家下套来着?!”

吴贵妃是蠢了些,但却不是傻子,事后回想起来也觉察出自己的状态不对。

本来首先怀疑的应该是皇后,但她自觉和皇后关系极佳,况且皇后又主动提议两宫并立,所以也没多想就把皇后排除出了怀疑名单里。

再然后最值得怀疑的,就是莫名和皇后一起出现的贾元春了。

但她又搞不清楚贾元春是怎么成功算计自己的,难道是身边的宫女又被收买了?

“姐姐何出此言?”

贾元春自然不会承认这一点,但也并没有极力否认,而是直接岔开话题道:“我昨儿从钟粹宫出来,想了又想还是没有去打草惊蛇,那焦顺虽是我出自我家,但如今官运亨通声名鹊起,早不是一句旧日情谊就能羁縻住的,何况此事还关系到他一家老小的性命。”

吴贵妃果然被带偏了思路,哼~了一声道:“想包庇他你就直说,用不着这么拐弯抹角的——反正他现在肯定已经把东西藏起来了,再说什么也迟了!”

说到这里,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往下说了。

总不能直接开门见山的表示,要拉贾元春给自己陪绑吧?

倒是和皇后无需忌讳什么,反正自己先前也不止怂恿过一次两次,当时主要是开玩笑,眼下只需把玩笑当真了说就成。

这么一想,她又开始倾向于先拉皇后下水,等拉了皇后下水,该怎么对付贤德妃,就让皇后来想办法好了。

拿定了主意,她便起身道:“总之这事儿你最好当做没看见,否则但凡让哀家听到一点风声,哀家就会让你追悔莫及!”

说着,径自拂袖而去。

贾元春也跟着起身,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在隔门外,眉头便不自觉的皱紧了。

她原以为听了自己的推托之词,吴贵妃必然会大发雷霆,然后自己正好可以绵里藏针,让吴贵妃认清楚当前的形势。

可眼下吴贵妃的反应不能说是截然相反,但也和她预料中的大相径庭。

这完全不符合吴贵妃一贯以来的性格!

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贾元春可不相信她会突然改了性子——即便是经历了那样激烈又持久的刺激,也绝无可能!

那她到底是什么转变的呢?

贾元春不禁陷入了沉思当中。

…………

另一边。

吴贵妃离开奉天殿后殿,便又雷厉风行找上了皇后。

不过皇后可不是一人独处,而是正在偏殿与内阁诸臣六部九卿,为明日的登基大典做最后的准备。

吴贵妃的突然到来,让会议一度中断,所有朝臣避退脸庞垂手恭立,直到她走进了帘幕内,众人才又各归各位。

吴贵妃微微躬身向皇后见礼的同时,目光便忍不住往帘外一道身影上歪斜,通政使亦在九卿之列,所以这人是谁不言而喻。

虽然隔着珠帘看不十分真切,但吴贵妃还是能感受到对方那股澹然自处的姿态,就仿佛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这让吴贵妃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不禁暗生恼怒。

自己虽然不希望他表现出异样来,但是如此的镇定……

这乱臣贼子莫非以为吃定了自己不成?!

虽然有意想要趁机解决一些其它方面的需求,但是吴贵妃给焦顺的定位是面首、是男宠,而不是什么平等的存在,更不可能任其凌驾于自己之上!

所以她的眼神迅速转戾,贝齿也咬的咯咯作响。

焦顺有没有被吓到,暂时还不得而知,但皇后确实是被她这番变脸吓了一跳。

打从早上刚开始垂帘听政,皇后心里就忐忑的紧,尤其是在见到焦顺的那一刻。

脑子里明明乱糟糟的,画面偏又定格在了昨天破门而入的那一瞬间,焦顺那吊儿郎当的身影上。

这让她白皙的面皮迅速变得红烫,若非还隔着道珠帘,只怕全程都不敢再抬头去看。

也不知焦畅卿清不清楚,自己昨天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

这忐忑不安的情绪持续许久,才堪堪消退一些,结果就又对上了一脸凶相的吴贵妃。

皇后忍不住打了个突兀,暗道莫非她已经知道,是自己在茶水里下了药?

“妹、妹妹。”

咽了口唾沫,皇后心虚的招呼道:“你来的正好,那件事情我准备先征询一下大臣们的意见,不知你意下如何?”

听到那件事情,吴贵妃脸色又是一变,激动道:“哀……咳咳,我全凭姐姐做主!”

于是皇后便命在人在自己身侧摆了张椅子,等吴贵妃迫不及待的落座之后,又扬声道:“本宫还有一事想在登基大典上宣布,明清两朝皆有两宫太后并立的先例,我朝亦可彷其例行之,以彰新君仁孝。”

皇后说话的同时,吴贵妃屏住呼吸紧攥粉拳盯着帘外,一时就连自己的真正来意都抛在了脑后。

就只见这话一出,外面群臣略有些骚动,不过很快便又平复了下来。

皇后又道:“昨日太后也已经首肯此事,却不知诸位爱卿可有异议?”

其实之前也不是没人想到过这一点,但皇后毕竟是要垂帘听政一段时日的,众人固然想要讨好小皇帝和吴贵妃,却也怕因此恶了皇后,最后好处没捞着先惹上一身骚。

现如今皇后主动提起此事,又声称得到了太后首肯,那众人岂有跳出来阻拦的道理?

静候片刻见无人出列,次辅贺体仁便拱手表示此事既有先例,又符合人伦孝道母子天性,我等臣子自然谨奉懿旨。

吴贵妃听了这话,险些高兴的跳将起来。

后面众人又议论了什么,她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完全没往心里去,直到群臣躬身告退的时候,她才醒过神来,死盯着焦顺那魁梧的背影半晌,然后又将目光转向了皇后。

“你们先出去吧,我与姐姐有要事相商!”

照例的喧宾夺主,让皇后已经放下的心重又提到了嗓子眼,以至于吴贵妃扑到她怀里起腻撒娇时,她被吓的浑身一个激灵。

“好姐姐,你果然是说到做到,你放心,以后我一定唯你马首是瞻!咱们姐妹两个联起手来,替繇哥儿守好这江山社稷!”

直到听了吴贵妃欢喜无限的感谢话语,她这才又放下心来,反手在她背上轻轻拍了拍,想着若是自己不问昨天的事情,反而显得有些可疑。

于是便主动道:“还说呢,昨儿我等不及先去向太后请示,结果太后竟二话没说就应允了,我兴高采烈的去给里报喜,谁成想却……”

“我说姐姐怎么……”

吴贵妃听皇后说起昨天的事情,有些羞耻的抬起头来,等发现皇后脸上的红霞不比自己少,她又一下子气壮了,半真半假的娇嗔道:“这事儿说来都要怪姐姐!”

“怪我?怎么会怪我?”

皇后又有些慌了,但看吴贵妃的样子,却又不像是在质疑自己。

吴贵妃顺势在皇后心尖上掐了一把,戏谑道:“若不是姐姐整日为那些奏折神魂颠倒的,我怎会把那焦顺引进宫里来?不承想姐姐整日里等着盼着,真等见真章时又要拿乔,最后反倒是害得我……”

听她一味把这些事情往自己头上载,皇后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忍不住无语道:“你这可真是倒打一耙,那两本旧的,是先皇交给我保存的,后面那本难道不是你主动讨要来的?怎么这一说,倒全成了我的错?”

“都有错,成了吧?”

吴贵妃倒也不是非要争个对错输赢出来,当即便又将身子贴了上去,把脸埋在两座丰而不腻中间,瓮声瓮气的道:“那我这里将错就错,姐姐是不是也该错上加错?若不然只我一个人生受了,岂不愧对姐姐?”

皇后怔了一下,旋即慌忙将她退开,后退了两步满脸戒备的问:“你、你是想…你难道是想……”

“就是这个难道!”

吴贵妃在贾元春面前还有些放不开手脚,但面对皇后可是一点顾虑都没有,微微仰头直视着皇后,妩媚笑道:“姐姐不是早就想体会一下那文章里的妙处么?昨儿我帮你验明了正身,接下来自然轮到姐姐……”

“不成!这怎么成?!”

皇后再退半步,又是摇头又是摆手:“皇上尸骨未寒,我怎么能……不对,就算是过了孝期,这样的事情也绝不……”

“姐姐!”

吴贵妃扬声打断了她,趋前两步道:“姐姐不是让我读史知今么?历朝历代养面首男宠的太后难道少了?她们做的,我们姐妹缘何做不得?”

皇后争辩:“可那些人是什么名声,你我难道也要……”

“姐姐!”

吴贵妃再度打断了她,沉下脸来反问:“我如今难道还能重来不成?还是说,姐姐存了别的心思,所以故意置身事外,准备拿这事儿来要挟于我?”

“怎、怎么可能?!”

被点破了心思,皇后的气势顿挫,有些心虚的移开视线,旋即又强迫自己与吴贵妃重新对视,艰难道:“你、你先别逼我,容我、容我再想想、再想想。”

吴贵妃见状也知道难以一蹴而就,于是勉强道:“那姐姐就好生再想想。”

说着,又忍不住怂恿道:“咱们姐妹同心,我自然信的过姐姐,实在是不忍见姐姐独守空房青春寂寞,这才想着让姐姐尝尝其中妙处。”

为了增加这话的可信度,她努力回想着了昨天的点点滴滴,彷照着焦顺的文笔,以女性的角度做出了有力的补充。

说着说着,自己先倒润了。

但皇后此时哪还有心思细听?

敷衍了她一番,便急匆匆找到贤德妃商量对策。

贾元春听完顿时恍然,心道难怪吴贵妃先前的态度十分异常,却原来是打的这等主意——不用说,皇后逃不开,她就更不可能置身事外了。

可自己本就是为了避免沦落成容妃那样,所以才会积极串联此事的,却怎么到头来还是一样的下场?!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剑仙三千万我有一座天地当铺女配她天生好命食物链顶端的猛兽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诸天新时代我真不是魔神宇宙级宠爱特种兵之战狼崛起都市国术女神
相关推荐
医手遮天苟在雄兵连玩儿修仙我家师姐道骨仙风[穿书]我家大师姐有古怪我家师姐可能要杀我蜀臣从武侠世界开始一切从踏上绿茵场开始一切从秦时明月开始崛起游仙观,一切从末法之末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