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红楼如此多骄

第817章 吴太后在行动【中】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晚上还有两三千字】

登基仪式是在太和殿举行,也就是俗称的金銮殿。

整体场景肃穆有余,但却远远称不上盛大热烈,毕竟这是在守孝期间继位,弄的太过铺张反而不美——所以在本朝,新皇登基后举行的第一场盛大仪式,往往是在次年改元时。

当然了,再怎么说也是新皇登基,该有的排场还是有的,自天不亮,在京六品以上的文职、三品以上武官勋贵,便齐聚在太和殿外的广场上。

因为来的人比大朝会还要多出不少,尤其是一些平常不需要参与朝会的勋贵、外戚,此时也都一股脑出现在了队伍前列。

所以等到天亮,登基大典即将举行的时候,有资格进入殿内的,基本就是二品以上文臣、一品武臣,以及四位世袭罔替的王爵了。

当然,也不是没有例外。

譬如说牛太后的弟弟、吴贵妃的父亲,再有就是位列九卿的通政使和大理寺卿了。

虽然成了守门员,但只要是进到了门内,都算是进到了重臣序列当中,与门外那乌压压近千官员分处两篇天地。

正满脸热切看向殿内的贾雨村,便是最好的明证。

随着御阶左右的巨大长号呜呜吹响,原本还有些嘈杂的太和殿内外立刻安静下来,文武百官无论品级尽皆跪伏在地,只余下几面旗帜在风中咧咧作响。

就见刚刚关闭不久的太和门重新洞开,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顶硕大的黄罗伞盖,伞盖之下,牛太后牵着太子的手,庄严肃穆昂向前。

皇后和吴贵妃依次紧随其后,再后面却不是任何一位嫔妃,更不是宫女宦官,而是近来一直陪伴在太子身边的贾探春。

探春此时也是一脸的肃穆,但两只黑白分明的眸子却在眼眶里滴熘熘乱转,每每从人群中辨认出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眼中的神采就会明亮一些。

而越是接近殿内,熟悉的面孔也就越多。

那是理国公府柳芳,因在大理寺做了少卿,一贯鼻孔朝天蔑视别家勋贵。

这个是与自家相善的神武将军冯唐,不远处是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的贾雨村,还有那边儿……不管是桀骜的、亲近的、反复无常的,此时全都匍匐在队伍脚下!

就这般不断辨认着,当她随着队伍一步步来到王座前,亲手将小皇帝扶到龙椅上,山呼万岁之声立刻冲霄而起。

而在这一刻,贾探春星眸也是前所未有的闪亮。

那是对权利的向往与贪婪!

虽然这山呼海啸的声音,不是冲着自己发出来的,但哪又怎么样?

老爷即便将宫中两后一妃纳入囊中,也不可能随便出入禁中,而了解其中内情的自己,理所当然的会成为维系双方关系的纽带。

到那时,自己肯定也会成为让大多数官员仰望的存在!

这样的畅想让探春血脉偾张心潮澎湃,以至于都没怎么注意那些繁琐的礼仪。

等到稍稍冷静下来的时候,恰巧听到皇后主动提议东西两宫并立,这件事情由她主动提起,自然不会有人傻到跳出来反对。

于是探春忙从内侍手里接过一把椅子,分毫不差的放在了与皇后并立对称的西侧。

虽然事后还需要另行册封,但从吴贵妃在椅子上落座的这一刻起,她就已经可以改称吴太后,或者西太后了。

吴太后的欢喜之情明显还要胜过探春,再加上她一向城府不深,落座后几乎就要手舞足蹈起来,直惹得太皇太后频频侧目。

小皇帝坐在四边不靠的龙椅上,也忍不住看了过来,然后又偷偷看了看端庄肃穆的李太后【皇后姓李】,小大人似的暗暗摇头。

吴太后可不管这个,她还是贵妃的时候就敢跟牛太后顶牛,现如今做了太后,更是无所畏惧。

至于皇帝……

那可是从她肠子里爬出来的!

整场登基大典,约莫进行了一个半时辰,算上朝臣们集结的时间,更是超过了两个半时辰,不过这还没算完,等到下午,在奉天殿那边儿面对隆源帝的棺椁灵位,还要再进行一番祭告哭诉才算是大功告成。

焦顺虽然是太和殿守门员,但按规矩却是倒数第二个出来的——排在他后面的,就只有一个大理寺卿。

等他二人步出殿外,侯在门外的官员也开始如倒卷珠帘一般,按照品阶高低次序离场。

步下阶梯后,焦顺刚与人寒暄了两句,贾雨村就从后面赶了上来。

焦顺见他眼巴巴盯着自己,不由奇道:“雨村兄有何见教?”

“唉~”

贾雨村叹息一声,提议道:“此处不是说话的所在,去老弟的值房一叙如何?”

焦顺见他面带愁苦之色,心下便隐隐有了揣测。

等到了值房里,贾雨村一张嘴就开始诉苦:“老弟你是知道的,我这顺天府说是父母官,其实头上的婆婆比虱子跳骚还多!人家随便说句话,放在我头上就比天还大,你办的慢了人家说你倨傲,办的勤了人家笑你逢迎!”

说到这里,贾雨村以袖掩面一副泫然欲泣的架势。

焦顺却是丝毫不为所动,轻轻在桌上敲了敲,似笑非笑道:“顺天府是怎么回事,明眼人都知道,不过你老哥素日里与忠顺王常来常往,可也不是假的吧。”

“我、我……”

贾雨村这回真要哭出来了,他哪里想得到忠顺王一个没有实权的闲散王爷,竟然会走上谋反这条不归路?!

现在倒好,他当初有多费劲贴上忠顺王,现在想与忠顺王撇清关系就有多麻烦。

虽然眼下还没有查到他头上,可谁敢保证忠顺王的党羽不会胡乱攀咬,谁敢保证没人眼红他这顺天府尹的位置?!

近几日他是四处请托四处碰壁。

焦顺这边儿现成的关系,他自然也没道理放过,只是不知为何找了几次都不凑巧,直到大朝会才算是逮到机会。

他正欲大倒苦水哀求焦顺出面,却听焦顺主动问道:“我听说政二叔离京前,已经把宗族里的祭田典给你了?”

贾雨村不知道他这时候突然提起贾家的祭田作甚,但还是乖乖答道:“确有此事,不过存周公与我约定,要等到他从南边儿回来之后,再将此事公之于众。”

“正好。”

焦顺笑道:“下半年我大概会向荣国府求取三姑娘,届时正需一样有分量的聘礼,不如这样,雨村兄将那祭田加价转给我,我再来个完璧归赵,岂不是三全其美?”

贾雨村一听他有求于自己,立马道:“贤弟这是说的哪里话?我买下那祭田,也是为了解存周公的燃眉之急,原想着等他从南边儿回来,就原样送回去的,如今既然贤弟有此美意,我理当借花献佛将祭田赠予贤弟!”

焦顺做作的一皱眉:“这恐怕不合适吧?”

“合适,再合适不过了!”

贾雨村急道:“晚上我就让人把那地契送到贤弟府上去。”

“倒也用不着这么急,再说我总不能让老哥你折了本钱……”

“我本就是为了帮衬宗族,贤弟再要谈钱,那就是在骂我利欲熏心六亲不认!”

几次推让,见他执意要给,焦顺这才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贾雨村连忙趁热打铁:“那你看,我的事情……”

“老兄这不是好端端的吗?”

焦顺却没半点收钱办事的意思,有一搭无一搭的拨弄着茶杯盖儿,道:“只要你和谋逆桉确实无关,谁还能硬往你头上栽?”

“这么说……”

贾雨村两眼一亮,探着身子小心翼翼的问:“我的事情不用愁了?”

“那就要问老兄你自己了。”

焦顺两手一摊:“只要你问心无愧,自然诸事不愁。”

这般模棱两可的答复,如何能令贾雨村满意,但不管他怎么试探,焦顺也只是一味的打太极,每句话都似乎是意有所指,细想却又好像什么都没应承。

最后贾雨村有些急了,忍不住意有所指的道:“我听说,贤弟仍与梅家有些往来?”

焦顺目光一戾,旋即装湖涂道:“哪个梅家?”

“自然是曾督建过工学的……”

贾雨村正待进一步把话点透,门外忽然走进一个内侍,躬身道:“焦通政,陛下请您去乾清宫议事。”

贾雨村立刻把到了嘴边的话收了回去,心下暗暗后悔不该操之过急,倘若因此逼急了焦顺,让他在小皇帝和两位太后驾前中伤自己,自己可就真是万劫不复了!

但眼下局势如此危急,又让他怎么可能忍得住不动用梅夫人这个伏笔?!

他一边满心矛盾,一边急忙拱手道:“焦通政,方才都是下官在胡言乱语,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

“是么?”

焦顺不咸不澹的瞟了他一眼,拱手道:“陛下召见,耽误不得,恕罪、恕罪。”

说着,便头也不回的出了值房。

贾雨村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外,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的,最后一咬牙,心说无毒不丈夫,既然你焦畅卿不肯表态,那就别怪我贾某人做两手准备了!

他欲如何且先不提。

却说焦顺跟着那内侍到了乾清宫内,却见四下里冷冷清清,别说是小皇帝了,连宫女宦官都没几个。

不过焦顺却并未觉得奇怪,盖因小皇帝为表孝道,决定仍暂居在毓庆宫,等到隆源帝下葬之后,再正式入主乾清宫。

当然了,这也并不排除小皇帝临时选在乾清宫召见焦顺。

但眼下显然并非如此。

那么打着皇帝的名义把焦顺约到这里的人,也就不问可知了。

果不其然,那内侍将焦顺带到一处偏殿后就退下了,又过了片刻,从侧门转出一个气势汹汹的女子,却不是新晋的吴太后还能是哪个?

眼见焦顺似乎一点都不意外,就这么笑吟吟的看向自己,吴太后的气势顿时弱了些,远远的站住脚色厉内荏的呵斥道:“大胆焦顺,见了哀家为何不跪?!”

焦顺与她对视片刻,然后缓缓跪倒口呼太后。

吴太后顿时松了口气,再瞧焦顺又觉得气不打一处来,三步并做两步上前飞起一脚踹向焦顺,嘴里骂道:“你当真是好大的狗胆,真当哀家……啊~!”

不等骂完,她口中就陡然迸出一声惊呼,却是焦顺手疾眼快一把擒住了她小巧精致的足踝。

这一下变起仓促,吴太后又压根没想到他还敢对自己无礼,金鸡独立的愣怔了片刻,这才勃然道:“大胆,你怎么敢……”

“呵呵。”

焦顺一声轻笑打断了她的怒斥,抬头与她直视道:“更大胆的事情,臣不是早就已经做过了吗?”

吴太后被噎的面红耳赤,旋即又骂道:“你!你、你这该死的贱种、欺主的刁奴,还不快放开哀家!再不放手,当心哀家诛你九族!”

焦顺这次倒没有打断她的话,而是缓缓起身,同时将掌中的莲足高高举起,恰是那‘诛九族’的言语说完,吴太后也已经被迫摆出了朝天一字马的姿势。

吴太后立足不稳,不得不死死的抱住了自己的腿,看上去倒像是她主动摆出这个羞耻的动作一样。

吴贵妃自然也知道这个姿势有多羞耻不雅,又羞又怒的拼命昂着头,脖子上青筋暴起,两排银牙咬的咯咯作响,死死盯着焦顺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

焦顺半点不惧,嘿笑着将身子往上贴了贴,啧啧叹道:“怪道娘娘被称作掌上飞燕,前儿微臣一味牛嚼牡丹,倒错过了许多妙处。”

“你!”

吴太后一面努力维系平衡,一片竭力挣扎着嚷道:“放开,给我放开!你再不放开,我就喊人了!”

情急之下,连哀家的自称都忘了。

虽然她已经想通了,要趁机解决一下生理问题,但那是建立在焦顺奴颜婢膝求自己施舍的前提下,可现在这乱臣贼子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自己可是堂堂太后,皇帝的生母!

然而她越是恼羞成怒的威胁,焦顺就越是不肯松手,反倒将大拇指伸进了她的绣鞋后侧,轻轻发力一顶,原本严丝合缝的绣鞋便翘起半截,歪歪斜斜的挂在不堪一握的玉足上。

吴太后这下终于清醒了一些,急忙叫道:“我还喊了皇后,不对,是李太后来这里议事,你再不松开,她可就要到了!”

焦顺哈哈一笑,反问:“该看的早都看过了,李太后还怕撞见这个?”

说着,手掌顺着吴太后的脚掌往上捋,堪堪将那厚底儿绣鞋顶到了脚尖处,然后又邪笑道:“上回无事发生,这回想必娘娘也不会介意,咱们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等等、等等!”

吴太后急忙解释:“我是准备让你和皇后……你不知道,你写的那三本奏折都在李太后手上,她时不时就要拿出来翻看,现如今已是倒背如流了!”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女配她天生好命我有一座天地当铺宇宙级宠爱诸天新时代剑仙三千万都市国术女神我真不是魔神食物链顶端的猛兽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相关推荐
医手遮天苟在雄兵连玩儿修仙我家师姐道骨仙风[穿书]我家大师姐有古怪我家师姐可能要杀我蜀臣从武侠世界开始一切从踏上绿茵场开始一切从秦时明月开始崛起游仙观,一切从末法之末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