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红楼如此多骄

第820章 凭什么?!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兴隆街,贾府。

书房内灯火通明,贾雨村悬腕提笔,沉吟良久才在纸上落下几笔,然后又再次陷入思索当中。

让他如此绞尽脑汁的,并不是什么诗词歌赋,而是一篇弹劾焦顺的奏折——当然了,他并不是真要去弹劾焦顺,而是打算引而不发,迫使焦顺主动出面为自己开脱。

之所以写的如此缓慢,也并不是因为文才或者思路有问题,而是在等待着另一桩事情的进展。

就这么也不知过去多久,外面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贾雨村霍然抬头,但在那脚步声来到门前时,他又故作澹定的垂首看向桌上。

与此同时,那脚步声也在门口变得轻缓起来,然后一个中年管家微微句偻着背,恭谨的走了进来,禀报道:“老爷,收了,都收了。”

贾雨村眼中闪过喜色,头也不抬的问:“怎么说的?”

“听说焦通政提前从宫里递了话出来,焦家太太连一句推辞的话都没有,就把地契连同那五万两银子收了,还让小的替她家谢过老爷的美意。”

哼~

这夫妻两个倒是一点儿都不客气!

贾雨村暗暗冷笑一声,旋即摆摆手示意那管家退下,然后将手里的毛笔往笔架上一丢,背着手在屋里来回踱了几圈。

收了就好、收了就好!

他若是拿了自己的东西不办事,就又是一桩罪过!

不过真正的杀手锏,还是焦顺与梅夫人的奸情,在灵堂里逼J官员之妻,本就是为人所不齿的大罪,又恰巧赶上皇帝刚刚辞世,两位太后也正在守灵的时候。

这节骨眼自己把事情捅出去,纵使两位太后再信重他,也不免会推人及己——就算两位太后不愿意推人及己,下面大臣们也必然会借此做文章,毕竟朝中想要把焦顺拉下马的人,可是满坑满谷数都数不过来。

就凭这一点,他焦畅卿就必须得听自己的摆布!

原本贾雨村只想着和忠顺王撇清关系,但细一琢磨便渐渐起了贪心——也或许自己非但能逃过一劫,还能趁机再进一步!

贾雨村心头火热,大步流星又回到了书桌前,提笔疾书如有神助,将焦顺在灵堂里的所作所为描述的恶形恶状,恍似亲眼目睹一般。

任哪个女子看了,也要鞠一把同情的眼泪,继而对焦某人痛恨无比!

“畅快!”

停笔后他低呼一声畅快,将这草稿吹干了放在一旁,又取了封空白奏折,准备认真抄录上去。

偏在此时,外面忽然开了锅似的嘈杂起来,贾雨村不满的蹙眉抬头,正待喊人进来询问究竟,面色却是陡然一变。

听外面的呼喝声,显然是有人强闯进来了!

而这个时候敢强闯顺天府尹家的,会是什么人不用问也知道。

贾雨村下意识看向那张草稿,旋即微微摇头。

虽然自己白天一时冲动得罪了焦畅卿,但他应该不会如此不智,除非是想跟自己玉石俱焚,否则他应该知道,自己在此时此刻将梅家的事情捅出来,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至于杀人灭口……

呵呵~

须知自己也不是什么没名没姓的走卒,而是堂堂的三品府尹,真要是莫名其妙被人杀了,朝廷肯定要查个底掉。

除非焦顺有本事说动三法司,又或者龙禁卫镇抚司,为他的一己之私滥用刑罚。

但这怎么可能?

以现如今的局势,只怕阁老们都没这个本事,更何况是一个受到文臣们集体敌视的通政使?

除非是他焦某人登基做了皇帝!

应该只是赶巧了。

想到这里,贾雨村便将那草稿折起来揣进了怀里,若果真是来拿自己下狱的,正好借此威胁焦顺帮自己开脱。

也就前后脚的功夫,一群龙禁卫如狼似虎的冲到了书房门口,为首的按刀而入,斜藐着贾雨村问:“可是顺天府尹贾雨村贾大人?”

“正是贾某。”

贾雨村负手而立,还想展现一下文人风骨,结果那校尉一挥手,几个龙禁卫立刻扑进来,七手八脚的将他按在了地上。

“你们做什么?本官……”

贾雨村刚喊了一句,又有人掐住他的嘴,硬塞进去两个铁核桃。

这下子贾雨村可真慌了,龙禁卫拿人的程序他清楚的很,除非是口出狂悖之言,否则一般不会有堵住犯人的嘴。

他有心挣扎,却哪里敌得过几个如狼似虎的龙禁卫?

很快便被绑的粽子仿佛,推搡着出了书房。

等到了外面,贾雨村又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人,对方似乎是宫里的管事太监,叫做什么裘世安的——对了,这人好像和焦畅卿往来颇多。

怎么可能?!

这没卵子的东西难道是疯了不成,竟然敢伙同焦顺对三品大员下黑手!

贾雨村一时瞪圆了眼睛,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动静。

裘世安看都不看他一眼,伸着脖子往屋里瞅了瞅,随口吩咐道:“把这地方封上,一只苍蝇也别放进去!”

然后也不等龙禁卫们动手,便转头向外走去。

几个龙禁卫押着贾雨村紧随其后,又在大门口转乘马车,连夜赶到了镇抚司诏狱。

刑房内。

裘世安大马金刀的坐在正中,用竹签子剃了一会儿指甲缝,这才慢条斯理的道:“都到这里来了,怎么也不给贾府尹换一身衣裳?”

侍立在旁的校尉闻言,立刻招呼着手下扒光了贾雨村,给他换上了一身又脏又臭的囚服。

这当口,贾雨村怀里的草稿自然也被翻了出来。

“公公。”

那校尉看都不敢看一眼,忙双手捧着送到裘世安面前。

裘世安接过来只扫了一眼,见到上面有焦顺的名字,立刻丢还给那校尉,满脸嫌弃的吩咐道:“什么破玩意儿,跟换下来的衣服一起烧了吧。”

顿了顿,又补充道:“就在这里烧!”

眼见那校尉把贾雨村的衣服,连同那草稿一并点燃,裘世安不屑的横了贾雨村一眼,心道你这厮得罪谁不好,偏要在这时候攀扯焦大人。

现在好了,两宫太后一同降下懿旨,你姓贾的不死谁死?!

不过杀人简单,留下后遗症就不好了,最好还是把该走的程序走完,让他陪着忠顺王一起掉脑袋,这样才不会节外生枝。

想到这里,裘世安便命人提了一壶开水来,阴笑道:“贾大人想必是渴了,不然怎么一句话都不肯说?”

回应他的是贾雨村拼命的呜咽声——嘴里被塞了俩铁核桃,能说话就怪了!

“我就说是渴了吧。”

裘世安指着那壶开水道:“去,给贾府尹喂些水喝。”

贾雨村方才是拼命想张嘴说话,一听这话,又拼命的想把嘴闭上。

可龙禁卫们又不是摆设,轻而易举就撬开了他的嘴,硬是把开水灌了进去,一瞬间,贾雨村的呜咽声就化作了嘶哑沉闷的惨嚎。

裘世安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下子贾雨村在牢里就没办法再胡乱攀咬了。

不过想到那张草稿,他还是放心不下,于是又装腔作势的道:“怎么,都润了嗓子你老兄还不肯开口?唉,你这嘴可真是够硬的——来啊,你们这里不是有那个什么,用竹片夹手指头的……”

旁边的校尉忙道:“拶刑。”

“对,就是这个咱刑!”

裘世安大手一挥:“还有什么拔指甲、插竹签、捞油锅的,统统给贾大人来一遍,直到他招供为止。”

嘴都汤烂了,嗓子也毁了,还拿什么招供?

等这一套下来,两只手多半也废了!

为求稳妥,裘世安当晚就住在了昭狱里,直到确认贾雨村再无半点威胁——除非他能在短时间内学会用脚写字——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宫复命。

第二天‘皇帝’又专门下了批示,总结起来就八个字:从速从简从严从重!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贾雨村火速被定为了忠顺王铁杆党羽,全程参与谋逆的那种,只等着与忠顺王一起问斩。

而这件事情传开之后,几乎没有掀起半点水花,大多数人听说贾雨村被牵连下狱的消息,只会说一声‘果然有他’。

少数人则会奇怪为何不经三司审问,直接就下了镇抚司昭狱?但也只是觉得有些奇怪,并不会去深究什么。

毕竟贾雨村平日非但与忠顺王亲近,还与那焦顺称兄道弟,这能是什么好人?!

而贾雨村直到被腰斩的那一天,也还是没能弄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凭什么?!

凭什么他焦顺一句话,就能调动两宫太后?!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剑仙三千万都市国术女神特种兵之战狼崛起诸天新时代食物链顶端的猛兽宇宙级宠爱女配她天生好命我真不是魔神我有一座天地当铺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相关推荐
医手遮天苟在雄兵连玩儿修仙我家师姐道骨仙风[穿书]我家大师姐有古怪我家师姐可能要杀我蜀臣从武侠世界开始一切从踏上绿茵场开始一切从秦时明月开始崛起游仙观,一切从末法之末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