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家父曹操,字孟德

第一百七十五章回归洛阳
上章 目录 下章

家父曹操,字孟德第一百七十五章回归洛阳

皇帝自从离开长安之时目标就很明确,那就是回归洛阳。

当初郭汜想把天子一行安置离关中更近的高陵,但是天子说祖宗陵寝皆在洛阳,不回去祭祀,枉为人子,于是不惜绝食抗议。

最后董承与张济联合起来反对郭汜,如此导致郭汜出逃,天子一行得以继续东进。

经过这件事,天子要回归洛阳的决心已经世人皆知。

此时杨彪和赵温一脸懵懂之色,满头雾水的看着曹昂,似乎在说,难道还有人反对?

看到两人的表情,曹昂一时间有些疑惑了。

如今虽然局势异常复杂,天子年少,看不懂也就罢了。

可是杨彪赵温这两个老油条,在董卓与李郭手里都能屹立于朝堂数年不倒,可见他们早已经人老成精,不可能连这点局势都看不清。

曹昂随即一想,也就明白二人为什么装傻充愣了。

如今朝中这一众旧臣,手中虽然没有兵权,但也已经成为一派政治势力。

他们这一派,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保天子回洛阳。

而保驾的四路军马之中,只有曹昂是最没有理由反对东进的。

只因曹氏势力远在东方的兖州,自然是把天子越往东安置越好,所以杨彪把他叫过来,让他在天子面前做嘴替。

曹昂不想被人牵着鼻子走,挺直腰杆道:“我也只是瞎猜的,并无真凭实据。”

杨彪赵温不由一滞,心想这小子够油滑,竟然不上套。

刘协还沉浸在各路诸侯前来护驾的喜悦之中,出言道:“曹卿,没有根据之事,不要乱说,免的引起朝臣纠纷。”

正在此时,突然有黄门官跑了进来,急匆匆的道:“陛下,不好了,董将军和韩将军打起来了。”

“什么?”刘协一惊,站起身道:“可知所为何事?”

黄门官道:“听说是为陛下回归洛阳之事起了争执。”

刘协闻言,诧异的看向曹昂问道:“卿是否早就预料到如此?”

“只是瞎猜,没想到猜中了,”曹昂抿嘴一笑,指着墙上一张舆图道:“陛下请看这安邑县,虽地处河东,但北方距离平阳郡非常近。

而平阳之襄陵县、临汾县之间的白波谷,正是白波军起事之所。

换言之,如今陛下所处之地,正在白波军势力范围之内。

故而韩暹杨奉这一系白波将领,自然不愿陛下离开。”

曹昂带着两千年之后的上帝视角,当然能把各派势力意图看的清清楚楚。

可是刘协一来年少,二来身陷局中,看不透也很正常。

此时听曹昂一说,他连忙走到舆图跟前仔细观看,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可不是么?

虽说平阳郡与河东郡分属两郡,可安邑县在河东郡以北,白波谷在平阳郡以南,这两处的距离,实则不过百里。

刘协身形稍稍晃了晃,面前的珠帘微微颤动,喃喃自语道:“朕还以为已跳出重围,没想到依然在他人控制之内。”

随即他抬头看向曹昂道:“如此说来,董卿已经看透局势,故而与白波军将起了冲突。”

曹昂抿了抿嘴,看来小皇帝还挺天真,以为董承张杨真是什么好人呢。

“怎么?朕说的不对么?”刘协看到了曹昂的敷衍,追问道。

曹昂微笑道:“张杨为河内太守,陛下可看一下,河内郡在哪里,洛阳又在哪里?”

杨彪赵温看了一下曹昂,心想这少年比皇帝也大不了几岁,可是看事情却如此透彻,曹巨高当真生了个好孙儿。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其实目前这乱局,说白了就是各派势力都想把皇帝控制在自己手里,尽量安置的离自己近一些。

安邑离白波军地盘近,所以韩暹胡才杨奉等白波一系的将领,都不愿意天子离开此地。

而洛阳离河内近,所以张杨巴不得天子赶紧迁回洛阳。

值得一说,董承虽为西凉军出身,但此时手下兵马尽失,已经投靠了张杨。

听了曹昂的话,刘协渐渐想明白了。

他脸色变得很难看,自语道:“如此说来,他们是把朕当做猎物一般。

所作所为全都是为了一己私利,心中根本没有大汉朝廷。

枉朕还以为他们都是大汉忠臣。”

随即他颓然坐到毡垫上,扫视了杨彪赵温一眼道:“卿家也早就看透了是不是?

只有朕蒙在鼓里,还兴冲冲改年号,大赦天下。

所有人都知道,只有朕不知道,原来朕才是那个最大的傻瓜。”

杨彪赵温见天子落寞的神情,有些于心不忍,杨彪道:“陛下不必心寒,想来曹公坐镇兖州,距离洛阳与安邑千里迢迢,可曹公子依然率军千里来援,至少说明曹氏对陛下忠心。

当务之急,需先把韩暹张杨二军劝开。”

“说的也是,”刘协紧紧盯着曹昂,就目前来看,曹氏的确看不到好处在哪里。

只不过经过刚才一事,刘协也深受教训。

看来所有人都是无利不起早,要说曹氏无所图,想来也是不可能,只不过他一时之间看不透而已。

随即他当先大踏步走了出去,曹昂杨彪等跟在后面。

在村外有一片空地,此时张杨的河内军与韩暹的白波军正两相对峙。

从人数上看,白波军大占优势。

而且杨奉同为白波军出身,自然也支持韩暹以方。

曹昂看到打着“杨”字旗的一方,有一员威风凛凛的将领,面如重枣,手持一柄大斧,想必那便是杨奉手下的徐晃徐公明了。

看到天子驾临,双方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缓解不少,各自后退几步。

杨彪来到两军阵前,斥责道:“天子驾前,尔等想要干什么?”

他是当朝太尉,名义上大汉军队的最高统帅,这事正归他管。

“他们要阻止天子回洛阳,”张杨四十多岁,身材魁梧,跟吕布张辽号称并州三杰。

韩暹张口狡辩道:“放屁,老子何时阻止过?你不要血口喷人。”

张扬正待反驳,杨彪摆了摆手道:“罢了,既然这是一场误会,那就各自散去吧。

拼斗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韩暹跟张扬对视片刻,然后又看了看曹昂,各自带领军马回去了。

曹昂跟随天子以及杨彪赵温又回到了那议事的茅草房。

刘协愁眉不展道:“看来这白波军是真的不想让朕回归洛阳,如今他们兵强马壮,这可如何是好?

当真刚逃出虎口,又入狼窝。”

赵温道:“为今之计,唯有故技重施,以高官厚禄诱之,说服韩暹放我等东归。”

“恐怕没那么简单,”杨彪板着脸道:“那韩暹也不傻,怎能放任陛下离开他所控制之地?”

“难道朕竟然再也回不去洛阳了?”刘协哀叹了一声。

这时候,曹昂在旁边道:“若陛下封韩暹为大将军兼司隶校尉,臣愿意去往韩营,劝说韩暹护送陛下去往洛阳。”

“卿有把握?”刘协闻言,脸上情绪复杂。

大将军便是他能封的朝中最高官职,而且司隶校尉又是掌控京畿重地的地方官。

虽说把韩暹一个盗匪头子抬到这么高的位置,有点侮辱了这两个官职,但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如今汉室已经衰落到这等地步,所谓官职也只是有名无实了。

真要曹昂能用封官许愿的方式说动韩暹,那也未尝不是大功一件。

“就依卿所言,朕这就派人草拟圣旨,”刘协点头道。

半个时辰之后,曹昂带着天子刚刚拟好的圣旨,仅带了赵云、太史慈、典韦三人,骑马去往韩暹军营。

路上典韦担忧道:“公子,就咱们四个进韩暹军营,他要是对公子不利,该如何是好?”

太史慈懒洋洋的道:“我们是干什么的?

他要敢对公子不利,我先把韩暹的头给拧下来。”

“不用那么紧张,”曹昂笑道:“我跟韩暹又没有什么切齿之仇,顶多就是此前在他面前出了风头而已,他还能要我命不成?

再说我如今是奉天子之命前去封官的,怕他作甚?”

四人轻松的闲聊着,很快就来到了韩暹军营门口。

此前李乐胡才麾下的军兵都在河西损失殆尽,韩暹麾下军兵并没有过河,故而有幸保存了实力。

再加上同为白波军出身的杨奉也率军与韩暹合兵一处,所以此时在护驾的队伍之中,白波系异常强大,如此韩暹才有强行把天子扣留在安邑的想法。

曹昂在营门前让军兵进去通禀。

营门口的军兵不敢怠慢,连忙跑进了中军大帐。

此时李乐胡才杨奉以及徐晃都在。

听了军兵禀报,韩暹愣了愣神,沉吟道:“这曹氏小儿仅带三人,就敢闯我军营,胆子倒是不小。”

“他想必有所持仗,”胡才道:“此前在黄河对岸,他那员白袍将曾经逼退张绣,若让其进到帐内,我等恐怕都有危险。”

“嗯,没错,”韩暹点了点头道:“不能让那人进来。

另外,那小子一路上没少折我面子,传令,摆下刀斧手,给那小儿一个下马威再说。”

“何必大费周折?”

杨奉笑着指了指旁边的徐晃道:“我手下徐公明,有万夫不当之勇,待那小子进来,让公明给那小子下马威还不简单?”

韩暹招了招手,派人让曹昂进来。

军营门口,曹昂听说不让赵云进,晒然一笑对赵云道:“看来是子龙把他们吓破胆了,你就在这里歇息片刻吧。”

赵云正色道:“他们既然做此安排,正说明有所准备,公子还是小心为上。”

“放心,有什么事,子义恶来二人足能应付,”曹昂说着,仅带太史慈和典韦进到营寨之内。

三人跟随侍从来到中军帐,只见帐门口战了两排校刀手。

见到他们到来,校刀手立即举起大刀,两两搭接,组成了一道刀门。

看样子是让曹昂从明晃晃的大刀下面钻过去。

典韦瓮声瓮气的上前道:“这等狗洞谁爱走谁走,总之别让我家公子走。”

他说着拔出双铁戟,一边向前走着,伴随“叮叮当当”脆响,头顶大刀被他接连不断的挑开,校刀手阵瞬间就被典韦给破了。

韩暹感觉没面子,刚要发作,就见杨奉冲他施了个眼色。

随即杨奉道:“放肆!既入我军营,当守我营规矩,来人,给我拿下。”

他最后一句话是冲着徐晃说的。

徐晃乃是白波军中第一战将,无人能与之比肩,杨奉觉得拿下曹昂身边这两个护卫,轻而易举。

徐晃大踏步迎了上来,挡在典韦的面前,冷声道:“徐某在此,哪容得你这莽人撒野?”

他说着,伸手抓住典韦两个肩膀,想要把对方摔出去。

可是他双臂一用力,典韦脚下却跟生了根一样,纹丝未动。

徐晃心里一惊,赶紧用上十成的气力,把一张枣红脸涨成了猪肝色。

但是典韦依然一动不动,甚至还有余力开玩笑道:“还有力气么?不妨一起使出来。”

只见典韦闪电般抓住徐晃的上臂,暴喝一声:“起!”

顿时把徐晃举了起来,勐地向后摔了出去。

徐晃万没料到典韦有如此大的气力,他庞大的身躯像腾云驾雾一般飞出去一丈多远,重重的摔在了地下。

其实徐晃的武力倒也不至于如此不济,只不过他跟典韦比气力,简直是撞枪尖上了。

仅这一下,在场的杨奉韩暹等便惊得目瞪口呆,张大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们本以为曹昂手下只有赵云一人勇勐无匹,所以提前过滤了赵云。

可是没想到这莽汉竟然也能一个照面摔飞徐晃,那也不是一般的人物啊。

此时再看手持大铁枪,气定神闲的太史慈,再也不敢小觑了。

令他们感到心惊的是,方才没有注意,此时太史慈已经游离到他们不到两丈的地方,把护卫的军兵给隔在了后面。

换言之,此时他们几人都在太史慈的攻击范围之内。

韩暹不敢托大,干笑两声道:“曹公子,误会,都是误会,不知公子前来,有何指教?”

曹昂举起手中的圣旨道:“莫怪我唐突,我是来传旨的,对我不敬,便是对朝廷不敬。”

“不敢,不敢,”韩暹道:“不知这圣旨上写的都是啥?”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都市国术女神我真不是魔神女配她天生好命剑仙三千万食物链顶端的猛兽宇宙级宠爱诸天新时代我有一座天地当铺特种兵之战狼崛起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相关推荐
在漫威世界种神树硬件大师这个影帝本色出演绝世武学武道属性面板都市修仙商城精灵死后的世界如果青春会微笑红颜恨:凤凰于飞天才医仙:守护清纯校花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