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第103章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卫子阳一走出房间,就看到阮艾和黄小毛正在院子里玩耍,阮艾一边抛球逗弄狗,一边在打电话。(百度搜索更新更快..)

一看到卫子阳出来,阮艾惊讶地跑了过来:“卫叔叔,你要走了?那么快啊。”

卫子阳摸了摸他的脑袋:“小艾,你好好读书,有事情就打电话给方叔叔。”

他长年任务的不确定性,决定了他根本无法照顾阮艾,拜托给季元熙指不定他哪天就腻了,变卦了,只能指望方思荣。

可是阮艾一听到他把自己推给了别人,当即小脸又耷拉了下来:“季叔叔说要帮他说好话,把你留下来,可你走得那么快,我真是没有用……”

“别听他瞎说,这跟你没关系……”

阮艾的手机里有个女人在喊:“小艾?你没事吧,小艾?”

阮艾拿起电话:“杨姨,我没事,我正在跟卫叔叔说话。”

卫子阳一听,心道,是阮艾妈妈的那个朋友?

电话那头杨颖也回忆起:“卫叔叔?是那个把你从你阿姨那边带走的卫子阳?”

“对啊,就是他。”

“他又出现了?还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让他听一下电话吧。”

阮艾把手机递到卫子阳面前:“卫叔叔,杨姨要跟你说话。”

卫子阳接起电话:“你好。”

“卫子阳?这几年你失踪了?”

对于这个几乎陌生的女人,卫子阳保持着一定距离,淡淡地说:“我出国了。”

“怪不得,后来我给你打电话就打不通了。”

卫子阳意外:“你有给我打电话?”

自从他离开季元熙后,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换过了,再加林祥也死了,原来租的破房子也退了,连季元熙都联系不到,别说这个普普通通的女人了。

“有啊,后来我想起来我这里有一件阮曼留下的遗物,你说过你想要查她走之前的事,我就想看看你是不是需要,结果就找不到你了。”

“是什么遗物?”

“是她的日记本,不过我从头到尾看过,我是没有看出什么有价值的内容,如果你需要的话,你可以拿去看一下,说不定能看出什么线索。”

如果杨颖五年前告诉她有本阮曼的日记本,卫子阳一定会激动地立刻取来翻阅,可时间能冲淡一切,五年过去了,季元熙也认了,还有什么可查的呢?

更重要的是,现在只要一听到任何与林叔林姨死亡有关的事,卫子阳从内心深处就有强烈的抵触,不想再听,不想再看,连想都不愿再想,不想再让季元熙的脸出现在脑海里。

“喂?你在听吗?”见卫子阳好久没出声,杨颖催问。

“哦,我在。”卫子阳心若死灰,没有半点涟漪,“算了,没有这个必要了。”

“那好吧,这东西我留着也没用,一看到我就难过,我就烧给她吧。”

“还是谢谢你。”

“不用谢,那就这样吧,再见。”

“再见。”

阮艾一双乌溜溜的眼睛一直盯着卫子阳,边听他讲电话,边露出思索的样子,一见他要挂电话,连忙叫道:“等一下!”

“怎么了?”卫子阳低下头。

“你们刚才是在说我妈妈吗?是有我妈妈留下的东西?”

卫子阳忽然意识到他们太过忽略阮艾了,虽然阮艾还小,可他才是最有权利决定如何处理母亲遗物的人,其他人都是外人,都没有这个私自决定的权利。

更何况阮艾聪慧早熟,自有无父无母,让他对妈妈这个词多了一点眷恋。

“是不是杨姨有我妈妈的东西?我要!我要!”阮艾拉着卫子阳着急地说,生活在季元熙身边,他衣食无忧,从未如此迫切想要得到一样东西。

“对不起,小艾,是我疏忽了。”卫子阳揉着他的头道,“我这就去帮你拿你妈妈的东西。”

他点开通讯记录,回拨给了杨颖。

当季元熙终于缓过劲来,有力气走出房间时,他看见了卫子阳渐渐走远的背影,但是他没有追上去的勇气。

卫子阳又走了,再一次把背影留给自己,最终还是没有能力留住他。

那么绝情,那么冷漠。

如果可以,他宁愿跪下来求卫子阳原谅,可是此时此刻他发现,他连跪下的机会都没有。

“季叔叔。”阮艾牵着狗跑过来,看见季元熙落寞难看的脸色,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乖巧地握住他的手,“季叔叔,是不是我做得不够好,所以卫叔叔才不肯留下来?”

季元熙哀恸地摇头:“不是你的错,是老天在收拾我。”

命里的克星,克得季元熙死去活来,除了卫子阳,还能有谁?

沉思许久,季元熙暗下决心,蹲□子扶着阮艾的肩膀:“小艾,你先回家,季叔叔还有一点事。”

“好的。”

————*————*————*————*————*————*————

季元熙安排好车送阮艾回家,神情凝重地坐上自己的车。

“季先生,要去哪儿?”坐在副驾驶的江海问道。

季元熙深深地换了一口气:“警察局。”

江海愕然:“什么?”

季元熙郑重地看着他,以示自己没有开玩笑:“去警察局。”

“季先生,我们去警察局干什么?”

季元熙的视线转向车外,但却没有焦点:“自首。”

司机看看江海,紧张地方向盘都快抓不住了,江海只觉汗流浃背:“季先生,你这是……”

“开车啊,还在等什么?”季元熙威严地喝道。

司机从后视镜里瞄了季元熙一眼,硬着头皮发动汽车,江海也不敢再说什么,一筹莫展的苦着脸。

季元熙像一尊雕像似的,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

不奢求太多,只希望他心中不要有恨。

季元熙暗暗握了一下拳。

来到警局,在江海的陪同下,季元熙神情冷峻地走进警察局。

警员见他豪车送来,气度不凡,一脸昂然,还有保镖陪同,就算不认识季元熙这张脸,也丝毫不敢怠慢,严肃地把他接进办公室,泡了一杯茶。

“这位先生,你是来报案的吗?遇到什么麻烦尽管说,商业诈骗?亲人被绑架?还是别的什么?”警员认真地问道。

季元熙也认真地回答:“我不是来报案的,我是来自首的。”

“自首?”警员惊呆了,不可思议地看着季元熙,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着他。

“关于七八年前林氏药业制毒贩毒的案件。”

年轻的警员显然并不太清楚他说的是什么案子,另一位警员连忙打开一旁的电话,进入公安系统查询。

当电脑上弹出警示标识时,几位警员再一次呆住,面面相觑,许久说不出话来。

立刻有一名警员急急忙忙走出办公室。

另一位警员向季元熙示意:“先生,请跟我走。”

季元熙独自跟着他走进了一间小房间,不同于普通的问讯室,但绝对没有人打扰。

“请你在这里耐心等一会。”

说完这句话,把他带来的警员便离开了,之后再也没有人进来,也没有人问话,好像把他忘记在这里似的。

自个首也这么麻烦?季元熙皱起眉头。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就在季元熙等得不耐烦的时候,走进来一个令他大感意外的人。

萧远!

萧远一身军装,英武挺拔,高大硬朗,看着季元熙的眼神一如既往的冰冷。

“好久不见了,季董。”还是萧远先开了口,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

季元熙从最初的惊讶中回过神来:“你怎么来了?”

“意外?我也很意外。不是你要自首关于林氏的案子吗?这案子归我们龙刃管。”萧远拿出一包烟,从里面抽出两支,其中一支扔给了季元熙。

“卫子阳没有说过他养父母的案子归你们管啊。”

萧远把烟叼在了嘴里,拿出打火机点燃,随后把打火机抛给了季元熙。

“龙刃的机密,卫子阳不知道的有很多。”

季元熙把烟和打火机捏在手里,没有急着点烟:“当年警察不是已经结案了吗?怎么又到你们这边的?”

“警方结案,不代表我们龙刃结案。”萧远吸了一口烟,白色的烟袅袅升起,“你想要说什么,可以说了。”

季元熙不由自主地又想到卫子阳,眸色一暗,难掩痛楚。他把烟含入口中,点燃打火机,一手护着火苗烧着烟头,一点红光冒了出来,暗光跳跃,他用力吸了一口,吐出白烟。

这两个人,在一间狭小的房间里,面对面坐着抽烟,气氛沉重,这情形说不出的古怪。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宇宙级宠爱我真不是魔神女配她天生好命都市国术女神剑仙三千万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我有一座天地当铺诸天新时代食物链顶端的猛兽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相关推荐
龙王殿:家有甜萌妻都市天才神医龙王殿:神级赘婿龙王殿:最强赘婿上京宫情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