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第106章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别叫得那么亲热!少恶心我了!”卫子阳凶悍地吼着,手却牢牢抓紧了朱宁,一副又气愤又胆怯的样子。

谢少青揉了揉被他拍疼的手,笑容不变。他脸上的烫伤早已痊愈,恢复了最初的荣光,还是那么的赏心悦目。

可只要他一出现,卫子阳就打心眼里冒火。

“阳阳,注意礼貌,这么大火气干什么?”朱宁非常配合地训了他一句。

卫子阳扬着头,指着脸上的纹身:“我脸上这条疤就是这混蛋割的!他居然还敢在我面前出现!”

朱宁眸光一冷,重新打量了一下看似温和的谢少青。

卫子阳不依不挠地叫着:“你不死了吗?还出来祸害人?你死缠着我干什么!你有种就让我也在你脸上割几刀!”

谢少青冷笑着看着他发飙,好像在看猴戏似的。

朱宁扯了卫子阳一把,视线在谢少青和他身后的波瑞身上转了一圈:“宝贝,你现在这样更加漂亮,也算是因祸得福。”

“别拉我!”卫子阳激动地挥舞着拳头,“混蛋!敢毁我容!我操死你祖宗十八代!”

“够了!”朱宁呵斥着,一副息事宁人的样子,对谢少青笑道,“天气太热他烧昏头了,别介意。”

“没关系,我想我们之间是有些误会。”谢少青大度地说。

“误会个屁!我差点死在你手上!”

“我这跟人谈生意呢,你闹什么?带你出来是让我开心的,别逼我发火!”朱宁低声斥责,可音量又恰好能被谢少青听到。

卫子阳一脸愤慨,但又不得不忍气吞声。

谢少青眼眸朝朱宁转了转,对卫子阳道:“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你和元熙分手了?”

卫子阳趾高气昂地拉住朱宁:“你以为我是你吗?我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啊,我当然要找对我更好的人。”

朱宁闻言宠溺地抱住他的腰。

“也只有你,明明别人对你还没兴趣了,还死抱着不放手,真贱!”

谢少青的眼中戾气顿生,虽然他隐藏得很深,可还是能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寒意。

“别在我面前讨论别的男人。太不像话了,跟我过来!”朱宁霸道地把卫子阳拉到了一旁。

卫子阳一边瞪着谢少青,一边别扭地被朱宁拖走,两人避开了谢少青。

“这人是谁?”朱宁压低了声音。

“谢少青,谢家家主。”卫子阳一改刚才嚣张跋扈的样子,冷静地对朱宁说。

“我知道他,以前景洲集团的董事长,他具体什么情况?”

“um的支持者,他的档案号是……”不方便对朱宁详细说谢少青的情况,卫子阳报出了他的档案号,只要朱宁从萧远哪里获得权限,就可以查看。

“啧啧,有点麻烦啊。”虽然朱宁还没有看过谢少青的资料,但从卫子阳的态度就能猜出一二。

“我们得想办法尽快离开,有他在我总是不安心。”

“没问题,今天把事情谈完我们就走。”

卫子阳附在朱宁耳边,轻声地与他交谈,朱宁也微侧着头,两人贴得极近,举止十分亲昵。

谢少青望着他们,眼中充满了憎恶。

这么一个下贱不要脸的人,一个随便跟谁都能上床的人,居然能得到季元熙的青睐,还被弄得差点命丧黄泉!为什么?季元熙看上了他哪点?为什么?自己哪点不如他了?

谢少青紧咬着牙,拿出手机,对准在远处如交颈缠绵的两人,拍下了照片,点开一个尘封已久的名字,发送了出去。

夜晚,季元熙洗过澡,疲倦地躺在床上。

他不想让自己太闲,因为只要一放空,脑子里就会想起卫子阳,又酸又痛,以至于他难以承受。

所以他宁可把自己累到一碰枕头就能睡着的地步。

可这也只是他的一厢情愿,更多的时候,是明明已经累到极点,可还是睡不着。

那就再处理一会公事吧。

季元熙这么想着,来到书房打开电脑,一封一封的邮件看下来。

一封没有发件人,也没有标题的邮件进入视线,季元熙并未在意,以为只是一封垃圾邮件,打算打开之后就删除。

可没想到,一张并不太清晰的照片出现在屏幕上,那两个紧紧贴在一起的人,正是卫子阳和朱宁。

血冲入大脑,季元熙只觉血管要炸开。

在过去的五年里,季元熙曾无数次地想过,卫子阳会不会在别人的怀抱里,每次一想到都能把自己搞得气血翻腾,但想像终究是想像,当亲眼看到他和别人抱在一起时,那种感觉就像硬生生被人咬掉心口的一块肉。

只要一看到朱宁,就会想起刚认识卫子阳时,他是怎么百般讨好自己,不管自己怎么粗暴对待,他都赖在身边不肯离去。现在他是不是也把这一套用在了朱宁身上,施展浑身解数来勾引朱宁?

照片上的两人亲昵恨不得变成一个人。

他怎么可以和别的男人走那么近?怎么可以去勾搭别人?在他眼里,自己和朱宁是不是一样,只是一个任务目标,没有任何特别?

季元熙憋屈得很,他死死盯着屏幕,想要把朱宁从里面抠出来。

再看下去,怕是会控制不住砸电脑,季元熙连忙关掉邮件,大口大口地呼吸。

可是那张照片像是烙在脑海里似的,根本抹不掉。

大脑更加疲倦了,季元熙重重趴倒在桌子上,发出砰地一声闷响。

有点痛,可远不及心里的痛。

他闭上了眼,慢慢平复心境,毕竟他是个见惯风云的人,在短暂的愤怒和伤心之后,还是能够慢慢平静下来,最后化为一丝抑郁,压在心头,逐渐积累。

冷静之后,停滞的思维又开始转动。

卫子阳和朱宁的照片,是谁拍的?

他猛得抬起头,眼中透出精芒。

那照片外的第三个人是谁?为什么会拍他们相拥的亲昵照片?又为什么会发给自己?

这个发照片过来的人,显然不怀好意。

一个沉寂多年的身影在脑海里出现。

季元熙脸色蓦然一变,重新打开那张照片,仔细地看。

努力忽视掉照片上的人,着重观察人身后的背景。

那是一片荒凉之地,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虽然只是照片,都能感受到弥漫在空气中的热度。再看他们的衣着,单薄但却是长袖长裤,分明是在既炎热,又是在高强度紫外线照射的环境下。

这是哪儿?国内这种又热又荒的地方并不多,是在西北荒漠地带?又或者,根本就不在国内。

季元熙心下一紧,立刻拨打卫子阳的手机。

此时卫子阳那边是上午,他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和朱宁离开酒店去机场。

看到是季元熙的电话,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你在哪里?”电话一通,季元熙劈头盖脑地问道。

卫子阳对他这种自我为中心的说话方式极为不满,于是冷淡地回答:“有事吗?”

“你在哪儿?是不是不在国内?”季元熙急道。

“这和你没关系。”

“有关系!你的任何事情都跟我有关系!谢少青有没有在你那儿?”

如果说季元熙蛮横的说话方式,还只是让卫子阳不耐烦,那这一句话,简直就让卫子阳差点吐血。

下一秒,卫子阳吼道:“你要找谢少青自己去找他!打电话给我干什么!”吼完,他就按断了电话。

“喂喂?喂喂?”季元熙气得扔掉电话,在房间里徘徊转悠了半天。

不行!不能这么干坐着,万一卫子阳有什么事,这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

他立刻拨打内线,叫醒江海:“江海,你马上给我去查卫子阳的出境记录!马上!”

正常情况下,像他这种去境外都是通过正常途径出国的,一定可以追寻到卫子阳的行踪。

再说卫子阳,挂掉季元熙的电话后气得不行。

这什么人啊?打电话给我却问谢少青?他脑子进水了吧?

朱宁把两人的护照放进箱子,走出房间,看见卫子阳正坐在沙发上生闷气。

“谁的电话?”他随口问道。

“一个神经病。”卫子阳斜着眼道。

朱宁挑了挑眉毛,卫子阳很少会用这种口气说话,接完电话这个反应,有够诡异的。

不过他正忙着安排回国的事,也没空关心到底什么事。

“吃过饭我们就可以出发去机场了。”朱宁说。

卫子阳点了点头,刚想说什么,手机的指示灯亮起特殊的眼色。

不只是卫子阳的手机,朱宁的手机也同样如此。两人对视一眼,这是龙刃发出紧急通知的信号。

找了个避开监控的死角,他们打开手机,阅读萧远的紧急指示,越看两人脸色越是难看。

萧远命令他们暂时不要离开g国,继续和波瑞等人周旋,因为通过对他的监视,就在半个小时前,他的房间里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um的头号人物,宰希尔。

这可是龙刃多年来力图除掉的危险人物之一!

神出鬼没的宰希尔曾几次从龙刃的抓捕行动中逃脱,这些年更是隐藏行踪,根本不在国内出现,呆在国外遥控一些破坏国家安全的行动。

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被他们撞见了。

萧远和方豫立当即决定展开行动,定点清除,于是向卫子阳等人发出猎杀指令。

一般情况下,部队是不能随便在境外作战的,但是他们龙刃是特别的,随时随地都要准备迎接最恶劣的战斗,而且在这种情况下战死,也无法荣归故里。

这一次队长发出的是黑色猎杀令,不同颜色代表了不同级别,简单来分,绿色代表了抓捕,红色代表了优先抓捕,在有困难的情况下可以击杀,而黑色就代表了直接击杀。指令的最后甚至提及,哪怕舍弃万宁集团都可以。

看完萧远的命令,卫子阳和朱宁神情严峻,他们知道这道命令肯定也下达给了扮作他们保镖的战士,而他们两个的任务就是为战士们创造机会。

根据监听得到的信息,宰希尔会呆在这里一直到晚上才离开,对他们来说,可以布置的时间不多了。

朱宁不敢耽搁,立刻联系保镖队伍里的小队长,商量对策。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宇宙级宠爱我真不是魔神女配她天生好命都市国术女神剑仙三千万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我有一座天地当铺诸天新时代食物链顶端的猛兽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相关推荐
龙王殿:家有甜萌妻都市天才神医龙王殿:神级赘婿龙王殿:最强赘婿上京宫情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