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第110章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一切都结束了吗?

卫子阳不敢相信眼前发生这一切,不敢相信噩梦一样谢少青就这么死了自己面前。

他浑浑噩噩地看着季元熙被送进医院急救,又浑浑噩噩地上了回国包机。他看着躺病床上,靠机器维持生命季元熙,觉得这一切,是那么不真实。

他已经从陆一飞那里得知,是季元熙带他们来,让他们扮作保镖,自然而然地混进车队,本想等抵达波瑞别墅再行动,没想到中途发生意外,就随机应变,完成了任务。

可是卫子阳只是神情呆滞地听他讲述,完全没有任何反应,至于为什么季元熙会带着龙刃人,又是谁让他这么做,卫子阳都没有问,好像这些都与他无关似。

偶尔他会瞟一眼陆一飞,后者冷峻得没有一点表情。一直听说龙刺人都很恐怖,这回亲眼见识到了他们恐怖,近距离看着人被爆头,那种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多重冲击,多少卫子阳心中留下点阴影,只要一想起来,恶心感觉就涌上喉咙口,哪怕死掉是阴魂不散谢少青,但是这种事对龙刺战士来说,跟打爆一个西瓜没有什么两样。

季元熙脸雪白雪白,卫子阳看着大量血从他身体里流出,好像身体里所有血会这么流似,他眼睛再也没有睁开过,只有仪器屏幕上显示着他心脏还跳动,证明他还活着。

他会不会死啊?

卫子阳第一次想到了这个字眼儿,不寒而慄。

朱宁已经清醒了过来,他眼睛一闭一睁,整个世界都天翻地覆了,他看着呆若木鸡卫子阳,不知道说什么好。

卫子阳长叹一口气,他忽然觉得,生死面前,很多事都不重要了。

“别担心,他还有气……”朱宁挠了挠头,努力安慰他。

“有这么安慰人吗?”卫子阳鄙夷地扫了他一眼。

朱宁有些懊恼又有些庆幸,懊恼是居然从战斗伊始他就昏过去了,直到战斗结束才清醒过来,完全错过了这个场面。庆幸是,看卫子阳青白脸色,必定是场噩梦般经历。

“你说他会死吗?”卫子阳对朱宁说话,但是眼睛还是一直看着季元熙。

“你希望他死还是活?”

卫子阳张了张嘴,下意识地就想说“他杀死了我养父母,杀人就要偿命”,但是转念一想,又把这话吞下去了。这种杀人放火事,怎么可以随便告诉别人呢,哪怕朱宁和自己关系不错,哪怕和他搭档十分默契。

居然还想着维护他名誉,还真是有够忘恩,卫子阳自嘲一笑,摇了摇头:“好好我怎么会希望一个人死呢?”

“他要是死了,也算是为国捐躯。”

卫子阳扭头,愤怒地瞪了他一眼:“什么为国捐躯,他还有气呢!”

“这回可是你自己说啊。”朱宁苦笑。

他中弹那一瞬间,像慢镜头一样,不断眼前重放,前一刻他还挺着腰,把自己挡得严严实实,后一刻他就倒了眼前。那一瞬间,脑子里只有一个反应,他身子好沉。

所谓死沉死沉,就是像死人一样沉。

“别想了。”朱宁拍了拍他肩膀,“想破头也救不了他命,你脸色那么差,不如闭上眼睛睡一觉,睡醒了就到家了。”

被他这么一说,苦撑着卫子阳感到疲倦万分,便依言合上了眼。

昏沉沉中,飞机轻微地震动,降落地上面滑行,卫子阳被震醒了。

同样睡醒了还有朱宁,拍了拍脸清醒了一下,并没有收到萧远说撤掉万宁集团命令,所以他还是以万宁总裁身份处理事情,这家飞机也是以他名义和大使馆沟通之后包下。

他一方面安排龙刃战士离开,另一方面忙着抢救季元熙。上飞机前,他就已通知了医院,所以一下飞机,就有救护车守了机场。

和救护车一起来,还有季元熙父母,那个哭得泣不成声女人应该是他母亲,而另外一个表情严峻,气度威严男人,卫子阳一眼便认出,那是有过一面之缘季元熙父亲,季正宏。

季元熙母亲哭哭啼啼什么都顾不上了,跟着季元熙上了救护车。季正宏则黑沉着脸,礼貌性地与朱宁握了一下手,双目却愤怒地看着卫子阳,他本就是个充满了威慑力男人,此刻是散发着压迫性气势,尤其是他看见卫子阳脸上妖冶纹身时,厌恶深。

卫子阳避开他视线,担心地看着担架上季元熙,没有多想,自然而然地想上救护车。

忽然横刺里伸出一只大手,毫不留情地推了一下他胸口,把他推得踉跄后退,差点摔倒。

抬头一看,对上了季正宏憎恶目光。

这是来自一位父亲震怒。

卫子阳冷不丁一凛,哑然无语地看着他。

季正宏漠然上车,没有再多看他一眼,他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个字,可是威压迫人。

胸口被他推得生痛,卫子阳原本就不好看脸色加难看了。

季正宏眼里,自己就是个勾引他儿子,把他儿子魂都勾跑了,还千里迢迢追到鸟不拉屎地方,又半死不活地被人抬回来下贱东西。

朱宁把这一幕看眼里,尴尬不已,连忙上前搂了搂他肩膀:“别放心上。”

为人父母,又怎么可能不心疼孩子,人之常情,卫子阳又能说什么,只是心中酸涩不已。

“我没事。”他深吸一口气,挥了挥手,可却发现声音都变了调。

“真没事?”朱宁担心道。

“没事。”卫子阳扯了扯嘴角,“正好我先回去睡一觉,等远哥召集我们。”

朱宁忧心忡忡地看着卫子阳,不知说什么好。

卫子阳走了几步,回头看着还站原地朱宁:“走啊,发什么愣。”

朱宁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

整整几天几夜,卫子阳都安不下心,朱宁知道卫子阳为什么焦虑,不断派人打听季元熙伤势,但是始终都没有结果。

什么消息都没有,就让人烦躁了,煎熬中度过每一分每一秒卫子阳,甚至觉得如果真是得到季元熙死讯,也算是一个解脱。

“……哦,好,我知道了,谢谢。”朱宁挂上电话,看着坐身边卫子阳,虽然他一句话都没说,但眼神分明问,情况如何。

“这个……”朱宁吞吞吐吐道,“情况还是不好,据说病危通知书开了好几次了,他家里人都哭死了。”

卫子阳眨了几下眼睛,靠了沙发上。

“不过,能开出病危通知,说明还没死。”朱宁强调。

卫子阳沉默不语,他疲倦地揉了揉发酸眼睛,加着急了。

“我还是想去看看。”卫子阳固执道。

朱宁为难,他想劝卫子阳不要去,因为就算去了,也不能改变现状,这几天卫子阳状态已经很差了,如果再被季家人赶出来,那又是一次打击。

可犹豫了半天,劝阻话还是没有说出口,换位思考,如果站卫子阳角度,不亲眼见一下,是怎么都放不下心。

“那我送你去医院?”

卫子阳意外地瞅了朱宁一眼,因为他已经做好了朱宁反对,然后他坚持,这个心理准备,没想到朱宁竟然什么都没有多说。

心中多了一分暖意,有人支持感觉真很好。

“谢谢。”卫子阳笑了笑。

朱宁不多话,立刻安排车辆,亲自从他去医院。

他们很抵达了医院,卫子阳再次谢过朱宁,让他不要等,然后走进了医院。

还是季家医院,卫子阳已经来过多次,熟得不能再熟。几年过去,这里格局没有什么变化,卫子阳穿梭走廊里,感慨万分。

他神情自然地走进一间医生休息室,等出来后,已经套上了白大褂,脸上带着口罩,基本遮住了纹身。

不知道还真以为他是这家医院医生。

乘坐电梯,他来到重症监护室,猜测季元熙应该这里。

一出拐角,果然不出所料,两个彪悍保镖站走廊头,季元熙一定里面。

再往前,可就混不过去了,肯定只有认识医生和护士才能进去,其他闲杂人等一概会被拦外面。

怎么办呢?怎么才能进去呢?哪怕看一眼,亲眼确认一下也好啊。

卫子阳思索着,向后退了一步,冷不防撞到了一个人。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宇宙级宠爱我真不是魔神女配她天生好命都市国术女神剑仙三千万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我有一座天地当铺诸天新时代食物链顶端的猛兽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相关推荐
龙王殿:家有甜萌妻都市天才神医龙王殿:神级赘婿龙王殿:最强赘婿上京宫情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