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娇娇外室,大佬都是她的掌中欢!

第205回 周彧定夺的
上章 目录 下章

娇娇外室,大佬都是她的掌中欢!第205回 周彧定夺的

金銮殿上,雍王周起正一脸痛心疾首的陈词,说得正是雍王妃的父亲与兄长,这些年以来所做的诸多恶事。

定国公罗海自然不会束手就擒,与长子罗士信跪在殿前,口口声声说着雍王是栽赃陷害。

乾元帝脸色看不出喜怒,隔着十二根冕琉,冷冷地望着他们。

周彧等一众大臣,分立两侧,一时并无其他人出言。

“父皇。”雍王周起再次拱手:“儿臣所说定国公府所做的诸般恶事,皆有人证物证。

可供父皇随时查证。”

“陛下!”定国公罗海一个头深深的磕了下去:“臣效忠陛下多年,不敢居功,但也是兢兢业业,从不敢有丝毫疏忽。

雍王殿下所言,的确非臣所为。”

“雍王可是说了,他有证据。”乾元帝终于缓缓开了口:“罗爱卿怎么说?”

“雍王殿下与臣乃是翁婿,他平时与臣私交甚密,想要栽赃陷害臣,亦不是什么难事。”定国公低着头道:“臣虽在朝中多年,却也不妄想陛下能够信的过臣,只盼陛下给臣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他虽然表面看着还冷静,实则几乎已经魂飞魄散,且心中愤怒不已。

他这么多年,汲汲营营的,为得是什么?

不都是为雍王图谋吗?

他做梦也没想到,到金銮殿上来告发他的人竟然是雍王!

早知如此,他又何必那么呕心沥血的帮他!

雍王就是一只典型的白眼狼。

“雍王都有什么证据?”乾元帝看向雍王。

“父皇。”周起不慌不忙地拱手:“方才儿臣所陈述的,结党营私、纵容儿子强抢民女,指使族人在罗家老宅之地侵占良田,致使朝廷多出许多流民,这一些,儿臣都有人证。

至于收受贿赂这一项,儿臣想,定国公家中的财宝,应当可以当做物证。

父皇若是不信,眼下便可查证。”

“陛下。”定国公一咬牙,抬起头来:“臣承认,雍王殿下所言,句句都属实。”

乾元帝脸色便有些变了:“这么说,这些事情都属实?”

周彧冷眼旁观,对于定国公忽然承认罪行,并不觉得意外。

雍王既然生了这份心思,自然做了充足的准备。

定国公就算是想抵赖也抵赖不得。

倒不如承认了,直接破釜沉舟,让雍王也跟着下水。

“是。”定国公点头:“但臣做这一切,并非臣的本意,而是有人指使臣为之。”

他说着扭头看了一眼雍王。

雍王只当是没有瞧见他的眼神。

“哦?”乾元帝挑眉:“你做一下这些大逆不道之事,竟还是有苦衷的?”

“陛下也知,臣是雍王殿下的岳丈。”定国公道:“臣做这一切,还能是为了谁?

都只不过是效劳雍王殿下罢了。

雍王殿下野心勃勃,一直想取太子殿下而代之。

但陛下百年之后,继承大统。

但太子殿下并无什么错处,雍王殿下便一直盘算着陛下的江山。

倘若,陛下百年之后,按照祖制,将皇位传给太子殿下。

雍王殿下便预备谋反,这才是臣预备这些东西的初衷啊。

臣所预备的所有东西,都是与雍王殿下商量过,才办下的。

陛下若是不信,臣的长子可以作证。”

太子也在一旁,只看着他们翁婿二人辩驳,并未开口。

心中却有些窃喜,此番,雍王势力内讧,最大的得益者其实就是他。

“笑话。”雍王冷笑:“哪有亲父子互相作证的?”

他说着再次拱手:“父皇,而且最是敬重太子兄长,也早就做好了以后辅佐兄长的准备,又怎么可能有什么反叛之心?

定国公野心勃勃,预备了这些东西,其实就是想谋反。

定国公此人老谋深算,早在预谋这些事情的时候,就已经替自己想好了退路。

一旦事发,他便会将这些事都推到儿臣的头上。

儿臣是什么样的为人,父皇清楚。

儿臣还请父皇明察。”

“定国公还有没有其他什么证据?”乾元帝徐徐问了一句。

定国公想了想道:“臣家中之人皆可证明,雍王殿下与臣来往甚密,臣真的都是依照雍王殿下的意思办的。

陛下想想,臣一把年纪了,一共也活不了几年了,又怎会有那样的野心?”

雍王嗤笑了一声:“你活不了几年,你总归还有儿子,还有孙子。

你难道不是为他们考虑吗?”

“雍王殿下,你这般的狼心狗肺,今日就算是我们父子替你担下罪名,日后你也走不长远!”定国公愤怒已极,自地上跳起来伸手指着他。

而他的长子罗士信面色灰败的跪在地上,一动不动,也没有开口辩驳的意思。

他知道,他们平日对雍王并没有丝毫的设防,所以,在办那些事的时候,也没有留下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一切都是雍王指使的。

金銮殿上,陛下跟前,说这样的事情,拿不出证据就等于没说。

所以,他很干脆的没有开口。

虽然陛下还没有说出定局,但其实已经是大局已定了。

毕竟,他们父子所做下的事,都有证据,等同于摆在陛下跟前了。

而说雍王野心勃勃,只不过是父亲凭嘴皮子说出来的。

陛下就算是信,也不会点头承认。

所以,定国公府完了。

他们连垂死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请父皇定夺。”雍王压根不理定国公,只朝乾元帝拱手。

“罗爱卿,有理不在声高,你且先冷静些。”乾元帝有些阴郁的目光,落在定国公身上。

“是。”定国公浑身一颤,再次跪了下来。

他忍不住老泪纵横。

都怪他,识人不清,竟然想辅佐周起这个白眼狼。

要是当初选的是旁人,就不会有今日了。

他心中后悔无比,难言的复杂情绪,一时不足为外人道。

“元晟。”乾元帝的目光投向周彧,眼神便带了几分笑意:“此事,你怎么看?”

朝中六部,大部分都向着周彧。

不是周彧与他们结党营私,而是这些人都信服周彧。

即使他贵为帝王,在处置这些事情的时候,也要问过周彧,才能叫众臣心服口服。

他心中有不忿,只不过,现在不是解决周彧的时候,再有一个,也没到最好的时机。

“陛下。”周彧出列,走到雍王身侧,拱手行礼:“既然雍王殿下有人证物证,此时自然带细细查明。

若情况属实,按照规矩行事便是。”

“众卿都这么认为?”乾元帝扫视了一眼大殿内的文武百官。

他心中清楚,周彧所说十分公允,也没有什么私心。

但他就是听着不顺耳,想能有人站出来补充一两句,又或者提出不同的建议。

可惜,并没有。

他冕琉后的脸色,便有了几分难看。

“可还有人有话说?”他再次问了一句。

“臣无异议。”

有大臣站出来行礼,说了一句。

其余一众大臣都附和:“臣等毫无异议,请陛下定夺。”

乾元帝望着他们,在心里冷笑了一声:“那就按照元晟的意思办。”

请他定夺?

这难道不是周彧定夺的吗?

他看了一眼跪在众臣当中的晋阳王,晋阳王父子,当真是好啊!

“下朝!”

他无心多留,起身一甩袖子,便要朝着后头去。

“陛下请留步!”周彧却忽然开口。

“元晟还有事?”乾元帝转过脸,面上的阴郁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笑意:“有什么话,你尽管说。”

“陛下。”周彧再次行礼:“臣以为,雍王殿下大义灭亲,此举值得褒奖。”

他望着上首,目不斜视。

他身旁,雍王几乎咬碎了一口牙:“父皇,定国公乃是我的岳丈,他犯下这么多的罪过,而儿臣到如今才得知,这本就是儿臣的错,儿臣不敢居功。”

他原本,确实有邀功的心思。

可后来转念一想,要父皇觉得他有功,这才是真的有功。

倘若自己强要,不免叫父皇觉得他心狠手辣,拿自己的岳丈来邀功。

所以,他便吩咐自己手下的那批臣子不要在早朝上提起此事。

可不料,周彧却主动提起了。

这周彧,分明就是故意的!

之前,他还想过拉拢周彧,如今看来,这恐怕是不成的了。

为何周彧不仅没有被他拉拢的意思,甚至还有点针对他?

乾元帝看了一眼雍王,面上的笑意收了:“雍王说的不错,他跟前的人,犯下此等罪行,他竟到如今才察觉。

检举到朕跟前,也是天经地义,不必嘉奖。

退朝。”

百官行礼。

自然有侍卫上前来,拖走了定国公父子。

周彧深深望了一眼雍王,转身往外行。

此番,他本算计了由太子揭破定国公所行之事,也没有料到雍王如此之狠,这便舍弃了定国公府,反而还在最后利用了定国公府一把,着实厉害,也着实心狠。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特种兵之战狼崛起女配她天生好命我有一座天地当铺宇宙级宠爱都市国术女神诸天新时代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剑仙三千万我真不是魔神
相关推荐
我在末日世界称王见江山剑出寒山杀戮来袭暴戾郎君的外室美妾和谐游戏我在末世建桃源桃源原来是异界娘亲是小神龙,要宠!我肚里有个世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