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解构诡异

第851章 新的能力
上章 目录 下章

解构诡异第851章 新的能力

楚冬试着往外走了一步,让他意外的是竟然可以毫无阻碍的离开,可是面前这一排却全部死在了最后一步。

徐宿的表情有些凝重,但看起来还算冷静,没有失了分寸。

两人自西向东一路往云上国的首都而去,大概走了三十多公里他们才看到了第一座城市,城墙高十二米,占地面积在三十万平方千米左右,整个城市内死气沉沉的,看不到一丁点人类活动迹象。

可是楚冬也没有看到外人入侵的痕迹,战斗更是无从谈起,街上的脚印甚至井然有序,就像是这些人心平气和的消失在了某一刻。

黑域边缘的那些人似乎是凭空来的,因为这一路楚冬并没有看到大批人赶路逃命的痕迹,也可能是痕迹都被抹掉了,黑域之内成为这幅模样,显然已经不是一朝一夕。

“走吧,进去稍微看了一看,直接前往皇都危险,什么都不知道容易陷入被动。”

徐宿也是点了点头,没有反驳。

他跟在楚冬右侧用略带惆怅的语气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这里的城市布置还是没有变化。

这里叫酒泉城,因为盛产美酒而得名,当初我也常来这里喝酒。”

楚冬随口问道:“我一直挺好奇的,你在云上国算个什么地位?竟然能捞到这种肥差?”

徐宿自嘲的笑了一声,“肥差?当初可没人知道仿造的源网会带来什么副作用,失去自我,死亡?这才是最有可能的结局吧?

我是一名奴隶,奴隶中的上等人,我的祖辈是被云上国从沧溟掠夺而来,但我没有记忆,所以感触不深,这些不确定性极高的实验,大多都会让我这种...新晋贵族来做。

一方面我有官职,一方面我在他们眼里又是低贱的奴隶,可以被舍弃的存在,如果说这个国家我还有什么留恋,那便是泉侯爷了,他是唯一一个不在乎我出身的人。”

楚冬喃喃道:“泉侯爷,似乎是个不错的人。”

“的确,没有他,我们这种奴隶会更没有地位。”

说着楚冬两人就来到了城门之前,楚冬把手按了上,虚掩的城门九米多高,上边还有铁条加固,结果楚冬稍一用力这门便碎了,腐朽的非常彻底。

楚冬抓着一块城门的碎片用手碾了碾,就像是饼干一样成了碎末。

“好奇怪啊,外表明明没有特别大的变化,为什么里边成了这幅模样?地面、倒是没有受到影响,城墙腐朽的也很厉害。”

“想要做到并不难,问题是谁会这么无聊,刻意摧毁城门的内部结构?

等等!那是什么,你看!”

徐宿顺着碎掉的城门往里看了一样,就在城门洞子里发现了一桌子的白米饭,这东西放在城门的洞口里,从外边楚冬还真没看见。

而且这米饭还热气腾腾的,就像刚出锅一般。

楚冬大步走入城内,到桌子旁仔细观察了起来,没有一丝一毫的力量波动,甚至连地面都没有痕迹,长方形的桌子上边摆着二十三碗白米饭,正徐徐的冒着热气。

楚冬回头问道:“你们云上国有什么特别的风俗吗?比如人死之后,要祭奠白米饭的?”

云上国肯定死了不少人,死人就会有执念,楚冬得分辨出哪些是因为死人过多而产生的怪事,哪些是让云上国发生如此剧变的怪异,两者区别很大。

徐宿蹙眉不住的摇头。

“从未听过这种习俗,二十三碗代表了什么?”

“这种事不好说,最好还是不要碰了为好,进去看一眼,如果找不到具体有用的线索,我们就走,没必要因为这里的怪事而耽误时间。”

徐宿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他们要做的是找到云上国的问题,而不是来抓鬼的。

两人越过盛满米饭的桌子走进了城内,街道宽敞干净,时不时的还有微风拂过带动几片树叶,显得有几分萧瑟,进门左右两侧便是一条宽敞的青石路,正面也是一条五米宽的大路。

环城主路修的倒是不错,一般这种把环城路修的又宽又平多半是曾经发生过战争,需要运送物资上墙,不然环城路修的性价比并不高。

徐宿走到一旁看起来告示,上边还画着一个人的肖像,似乎是杀了自己的妻子被人当场抓获,判了个菜市口问斩,提前通告。

“你看他做什么?难不成你认识?”

徐宿用手指点了点告示的左下角,“我不认识,但这时间我认识,九月初四,不就是昨天吗?而且...这纸上还有油墨味儿。”

bqgxsydw.com

【该告诉已分析完毕、的确为近期新制】

【笔锋有浮动、的确是人类手写】

一般来说诡异之物弄出来的东西细节都会有些问题,比如它们弄出来的字就不会有人亲自写的质感,人类的力气握笔的角度,都是会变的,甚至会因为心情的不同让同一篇字产生较大的波动。

只是这种字迹波动一般人分析不出来,诡异这东西也不会去模仿。

【已开始对当前环境进行全方面破解、暂未发现线索】

【根据周围的风沙强度来计算、脚印在这里最多保持五到七日】

【城内的脚印极其工整、不似早就消失】

“难不成这些人还活着,只是被关进了某个鬼蜮?咱们还真是遇见过这种事,而且这人怎么有点眼熟?”

【正在比对、比对完成、数据内没有与目标长相近似之人】

【鬼蜮暂未发现】

【智脑已经第一时间对当前环境的所有频率进行暴力破解】

【未发现有隐藏鬼蜮】

突然徐宿又喊道:“楚冬,你看这告示上的人,是不是变了?”

【其眉毛有2度左右的倾斜】

【的确发生了变化】

楚冬走到告示牌旁边轻声念到:“家住城东长汤巷,去这户人家看看,既然告示是昨天贴的,那凶案该是最近发生的。”

“走。”

楚冬和徐宿两人一跃而起,直接御空而去,只是二人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离开之后,那告示上的男人流下了两行血泪。

【已全部收录该城地图】

【开始着重复原城东区信息】

【已发现目标】

楚冬只是在半空中悬了十秒便找到了,因为只有这护人家的大门敞开着,门口还有许多人驻足围观的痕迹。

徐宿刚一落地便喊道:“又摆着那东西?难道是给死刑犯准备的?”

这家人似乎是个大户人家,大门就有十二级台阶,在门头下边端端正正的摆着一桌子白米饭,依然冒着热气。

两人缓步走上台阶,徐宿走在前边伸出手想要把那大门彻底推开,结果那手刚一接触门板,他的食指便碎成了一团黄土,断口处红彤彤的,还能看到暗银色的骨头。

徐宿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手指,就连楚冬也凑上来观察了起来。

徐宿断指?这天底下有什么东西能不声不响的让徐宿断指?就算是楚冬也做不到如此悄无声息,如果能断指是不是可以断其他的东西?

紧接着徐宿的断指处燃起了青色的火焰,没一会就长出了一截新的手指,影响不大,问题是很奇怪。

楚冬扭头看向身侧的白米饭,稍一对比便发现它和之前城门的那一桌一模一样,只是放在顶上的一碗有些细微的变化。

“这碗里好像塞了东西?”

楚冬伸出手拿起了一碗白米饭,普普通通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然后他便在米饭里翻了翻,结果就翻出了一根灰色的断指。

楚冬拿着那根断指对着徐宿说道:“你的手指、找到了。”

“好邪门啊,有这本是削掉我的头不好吗?为什么只是一根手指?直接一把火烧掉算了。”

徐宿的手上喷涌出一团黑色的火焰,火焰覆盖在米饭之上,起初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就好像这火焰不存在一样,而后徐宿加大火力,黑色的火焰不断侵蚀,白米饭最终还是开始了腐朽,慢慢化成了灰烬。

诡异难以破解是一方面,硬实力更是一方面,以徐宿的实力来说他完全可以把这座城市都毁了,规则只能限制没有实力掀桌子的人。

当妖火散去,灰烬之中掉下了一封血红色的信,楚冬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选择了打开它,红色的纸上写着一行秀丽的小字,不知为什么看着这行字楚冬也感觉到一阵熟悉,可是智脑对比完楚冬的记忆里又没有类似的记录。

“危险,速走。这什么意思?”

徐宿捏着信纸露出了一丝笑容,“这是泉侯爷的字迹,他还没死,果然是我算错了。”

楚冬没有反驳,但他对于泉侯爷的生还并不抱太多的期望,谁说人死了就消失了?泉侯爷这种人死了才会变成大诡异吧?

两人稍微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把这里的事情弄清楚,而且楚冬对于那股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很是在意,修炼到了这个阶段,感觉通常是不会错。

两人走进院内直奔卧房而去,告示里凶案就发生在那里。

屋子里静悄悄的,客厅的大门也敞开着,不过桌面上却连一丁点灰尘都没有。

楚冬刚一转身,就用余光在客厅两张椅子上看见两个脸色惨白的鬼,六七十岁的模样,神情呆滞的看着前方,可是当楚冬再回头去看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了。

徐宿奇怪的问道:“你怎么了?”

“好像,看到了两个鬼影,又消失不见了,一点痕迹都找不到。”

徐宿往楚冬视线的方向走了过去,干脆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没有啊,但你一定是看到了什么,是什么东西能让我一点都察觉不到,却能让你看见呢?”

楚冬没来由的笑了一声,“你倒是信我啊。”

“我可是一直在关注你的,而且还真刀真枪的拼过命,你的能力我还是信的。”

两只鬼肯定是存在的,但楚冬暂时发现不了他们,而且也不知道该怎么发现。

屡次尝试没有结果之后他只能暂时放弃,来到卧房门口推门一看,就见到了满地的新鲜血迹。

恍惚间楚冬竟然有看到了一只皮肤惨败的鬼影,三十多岁的年纪,脖颈处有一条巨大的伤口,深可见骨,还在不断的滴血,楚冬第一时间把手伸了过去,试图抓住这只突然出现的鬼,可自己却触摸不到。

不过在两人接交错的那一瞬间,楚冬的脑海里多出了大量的外来记忆,他是这家女主人的情夫,趁着男主人出门他上门偷欢,没想到男主人早已发现,回来一刀就把他给砍死了。

在他死后,灵魂脱离身体,就看着这个男人狂性大发,杀了自己还不够,还把自己的家人全给杀了,更狠的是他不知道从哪弄来的鬼符,把所有人的尸体堆在一起,随符焚烧,魂飞魄散。

楚冬没有进屋,转身就往后院冲了过去,后院不大,两米宽,十米长,地面还是泥的,院子正中有一块惹眼的焚烧痕迹,楚冬稍微动了动鼻子,确实是烧尸的味道。

徐宿看着这块黑斑后便脱口而出道:“焚身灭魂符?云上国竟然还流传着这么阴损的符咒,用这符咒烧尸能让人魂飞魄散,一点痕迹都不留的那种。不过你怎么会知道这里有人烧尸?”

“因为看到了这里某具尸体的主人的记忆,大概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徐宿斩钉截铁的说道:“这不可能,这可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碎魂,你师父那种魂飞魄散尚且有魂魄碎片,但用这种办法烧掉的魂魄,那真是一分一毫都不剩。

你是不是又掌握了一些我不能理解的能力?”

楚冬沉默着摇了摇头,然后大步走向正堂,他来到之前看到鬼影的椅子前站定,伸出手仔细感应着面前这片空间,很快楚冬就又得到了一份新的记忆。

自己的儿子结婚三年没有生下一儿半女,两个老人找了无数大夫,最后的结果都是自己的儿子有问题,女人不离不弃没有怨言,可是两老人想要家里得到传承,便不断寻找偏方,依然无果,最终他们选择了一条外人无法理解的路,借种。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都市国术女神剑仙三千万我真不是魔神诸天新时代女配她天生好命特种兵之战狼崛起宇宙级宠爱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相关推荐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穿越明朝当皇帝穿越明朝当大厨穿越明朝当皇帝穿越明朝当暴君将军好凶猛棋魂万界录创始道纪不良人之天下莫敌从崂山道士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