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极品女助理:傍个巨星当老公

第280章番外3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这算是酒店比较豪华的房间,除了卫生间、卧室,还有有客厅酒吧,带KTV舞池功能,高冰灵经常会和男人来这里,很方便,而且和经理熟悉,不必担心其他问题。

魏宁看着扔在一边湿透了的底裤,他刚才用沐浴液顺手洗干净了——这是小白的良好习惯,贴身内衣自己洗澡的时候顺手洗干净。

可是洗干净了也是湿的,总不能这样穿出去吧?

为难的拿着酒店的浴巾围在腰上,魏宁有些犹豫的走到卫生间的门口,看见沙发上的某人正一只手撑着额头闭目养神,烟夹在手指间,静默的飘着缕缕烟雾。

好性/感的姿势,还略带着酒意的魏宁不由的就脸红心跳,急忙别开眼睛,咳嗽了一声:“那个……我洗好了。”

跟个小学生一样,汇报自己的情况。

“衣服在这里,自己穿好。”蒋鑫叡睁开眼睛,指指沙发边送来的纸盒子,说道。

魏宁有些不自然的往他身边挪去,他的眼,紧紧的锁着蒋鑫叡夹着香烟的手指,喉头滚动着,显示出内心的紧张。

终于走到蒋鑫叡的身边,魏宁弯腰去拿纸盒,明明围的紧紧的腰间浴袍,不知怎的,突然下滑。

魏宁一弯腰,白色浴巾唰的堆到脚上,要死不死,全都暴露在蒋鑫叡的视线里。

魏宁登时脖子都红了,手忙脚乱的赶紧拿起因为弯腰而崩掉的浴巾,拿起衣服就往卧室冲,也顾不得屁股后面春光没挡住。

蒋鑫叡扬了扬唇角,又不是没看过,而且都是男人,他这么害羞干嘛?

穿上小裤裤,感觉就像是面对歹徒穿上了防弹衣一样,魏宁神色都放松了很多,衣服一件一件的穿上。

很合身的衣服,连裤子的尺寸和衬衫的大小,都和他平时穿的一样。

魏宁不免有点多想,蒋鑫叡怎么知道自己的裤腰大小?

整理好衣领,魏宁走出门,看见蒋鑫叡正在接电话,他坐在沙发上的姿势没有改变,只是一开始撑着额头的手,改成拿着手机。

依旧是慵懒而性/感。

“……哦,好的,我知道了……”蒋鑫叡将烟掐灭,吐了口气,淡淡的说完,挂断电话。

“挺合身嘛。”蒋鑫叡转过头,看着魏宁,笑了笑,“小白,晚上……我还有点事,我会安排其他人送你回去……”

魏宁听到这句话,脸色突然一沉,不知怎的,心里涌起了非常大的不爽。

“谢了,不用你送,我自己找的到!”魏宁万分的不爽,穿衣服的时候他的心情正在慢慢恢复,可是蒋鑫叡这句话,搅的他又开始烦躁。

蒋鑫叡看着他不悦的脸,还有依旧不怎么协调的四肢动作,摇了摇头:“你这样走在街上,会被拐走的。”

“你才会被拐走!”魏宁孩子气的和他顶嘴,尽量稳着脚步往外走。

生气啊,刚才蒋鑫叡说他送自己回家,穿个衣服的时间,就变成其他人送他回去。

魏宁不用其他人送,他又不是找不到家。

打开房门,房门口站着两个人,走廊上一开始的大片人群已经消失了。

“小七,送魏宁回去。”蒋鑫叡站起身,走到门边,嘱咐道。

“不用,我自己走。”魏宁一边说,一边脚步有些踉跄的沿着走廊想离开。

蒋鑫叡给一边的男人使了个眼色,立刻,那个叫小七的就跟了上去:“魏先生,车就在楼下,您是想回家,还是去席先生那里?”

“关你什么事?不要跟着我……”魏宁晕头转向找不到电梯口,直接从安全通道往下走。

蒋鑫叡有些不放心,但是他突然有事,走不开,只能先让小七送魏宁回去。

看着走廊尽头走路不稳的人影消失,蒋鑫叡正要和另外一个人说话,突然听到一声惨呼。

“啊……”魏宁已经从楼梯滚到了拐角处,以狗吃屎的姿势趴在地上,不知所措的捂着额头,满脸的茫然。

怎么了……好像很疼……

小七站在楼梯的上面,急急忙忙的跑下去,他刚才没来得及拉住魏宁,正在拿车钥匙,然后魏宁下楼梯,脚步一滑,就滚了下去。

蒋鑫叡迅速的冲过来,站在通道口,看见下面的楼梯拐角的平台处,魏宁正被小七扶起来,捂着额头,白皙的手指间流出了鲜红的液体。

“小七,你怎么照顾人的?”蒋鑫叡一直波澜不惊的脸色,终于浮起一丝恼怒,两步并一步的走到魏宁面前,伸手捏住他的下巴,将他捂着额头的手拽开,眼底阴沉下来。

额头磕破了,鲜血慢慢的往下流,经过眼角,在他白嫩的脸上留下惊心的痕迹。

第一次把别人嘱咐的事情办的这样糟糕。

居然让魏宁受了伤,他回去怎么对李君安和席墨尧交代?

蒋鑫叡眼神有些阴鸷的落在小七的脸上,半晌,终于说道:“备车去泽明那里。”

小七自然知道蒋鑫叡的脾气,他刚才沉默的绷紧肌肉,准备接受责罚,可是蒋鑫叡居然没再发火。

魏宁被血糊住了眼睛,他感觉浑身都疼,火辣辣的感觉,耳朵也嗡嗡的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将他带到安泽明那里,蒋鑫叡脸上没有一丝笑意。

在车上,蒋鑫叡几乎一直在打电话,不知道在安排什么,脸上沉肃着,不时伸手将魏宁乱动的手按下。

“没什么大问题,只是一些外伤。”外科医生安泽明,大概二十**,气质非常儒雅,穿着白大褂,仔细的做完检查,然后让蒋鑫叡也过来帮忙脱魏宁的衣服。

“叡,你回来几天了?”安泽明一边麻利的给魏宁止血上药,一边问道。

“两天。”蒋鑫叡小心的扯掉魏宁的长裤,看见他小腿骨上都是淤青的痕迹,眉头微微一皱。

“这孩子喝了多少酒?”安泽明帮魏宁包扎着额头上的伤口,突然问道。

“谁知道。”蒋鑫叡今天心情似乎有些不好,连和老朋友说话都没有笑容,而且明显不想多说一句。

“晚上就睡这里吧,虽然都是外伤,不过还是躺着比较好。”安泽明看了眼蒋鑫叡,笑着摇摇头,“你今天的心情真差,我真的比较好奇,谁能惹你不高兴?”

“很多人。”蒋鑫叡看着他缠着纱布,魏宁就傻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终于忍不住问道,“他脑子真的没受伤?”

“放心,都是外伤。”安泽明肯定的说道。

“魏宁,知道我是谁吗?”蒋鑫叡伸手掰过魏宁的脸,看着他有点呆有点空洞的眼神,问道。

魏宁没力气翻白眼,他不想跟这家伙说话,其实关键还是觉得自己从楼梯上摔下来太丢脸,所以继续保持呆若木鸡的状态,忍着疼,装白痴,让医生上下其手的摸他。

“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不会是脑部受到震荡……”

“叡,我是专业的医生,OK?”安泽明有些好笑的提醒。

“但是,他……”

“他酒喝多了,这一会体内的酒精还在超标状态,等我处理完伤口,就给他醒酒。”安泽明很少见蒋鑫叡这么紧张一个人,除了席墨尧。

魏宁很想把这个医生踹走,他酒喝多了?他的心里清楚着呢,跟明镜一样,就是走路的时候没控制好步伐,所以才摔下去的!

“翻个身吧,他背后也受了伤。”安泽明将他正面上完药,对蒋鑫叡说道。

两个人将魏宁小心的翻过身,背后也是一片片红肿青紫的肌肤,看来“滚”的很均匀。

魏宁干脆把脸埋在医用枕头里,他必须装呆,因为太难为情了……

不过,那两个人在嘀嘀咕咕什么?

魏宁猛然挺腰,转过头,惊讶的看着医生正面不改色的拽他的小裤裤:“干嘛?”

“瞧,一点都没事吧?”安泽明对蒋鑫叡笑了笑,继续拉他的小裤裤,对魏宁熟视无睹,“药膏给我,这孩子要是摔的再重一点,尾骨就可怜了。”

好淡定的医生啊,他就没有看见自己的眼神吗?魏宁抓狂了,急忙抢救自己的屁股:“有的地方我自己可以上药膏。”

他一动,浑身都疼,忍不住龇牙咧嘴,捂着脑门眼泪汪汪的说道。

“你看,你的身体方便给自己上药吗?”安泽明继续淡定的用手指沾了点药膏,顺着他的尾椎往下探取,揉抹着。

“啊啊啊!不要!”杀猪一样的狼嚎,魏宁顾不得身上疼,抢救自己的屁股要紧,他连滚带爬的躲避医生的手。

“小伙子摔成这样也能活蹦乱跳,年轻真好啊。”明明没有比魏宁大多少,可是安泽明却儒雅成熟的感叹,伸手压住魏宁的腰肢,扣住他的手,“不过不要乱动,我刚刚才给你止血,不要让我再止第二次!”

最后一句话,隐约带着杀气。

仿佛他不是悬壶济世救死扶伤的医生,而是操着刀准备杀猪的人。

“小白,你可能不知道,安医生呢,很讨厌自己治过的病人再回来,同样,他也不喜欢自己亲手包扎的伤口,会在愈合之前,再次出现流血现象。”蒋鑫叡深吸了口气,一直有些反常的沉默寡言,终于不再继续下去,他缓缓说道,“安医生的性格在业界很有名,难道你没听过光华医院的魔鬼主任名号吗?”(未完待续)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我有一座天地当铺宇宙级宠爱女配她天生好命我真不是魔神都市国术女神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特种兵之战狼崛起诸天新时代剑仙三千万
相关推荐
权力风云我要做修真大佬我要做修真大佬捡到前顶流当助理小助理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