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苦境:我在德风古道那些年

第六十九章:太初非相应天命
上章 目录 下章

苦境:我在德风古道那些年第六十九章:太初非相应天命

老者出言询问道:“你要太初之气做什么?”

“为护苍生。”这是弥陀子的回答。

话语落,静立的两人四目相对,老者眼神之中充满探究,弥陀子则一片坦然。

片刻之后,老者再次出言:“太初之剑乃是剑意,是一股特殊的灵气,而非是实体。

故而,太初之剑意变化无穷,端看驭剑之人如何使用,不过有一个前提,你必须要有驾驭太初之剑的能力。”

说到这里,只闻老者话锋一转,语气充满了感慨:

“你虽有这个能力,但你并非是有缘人。”

混沌五气之中,太极之气乃是天命牵引剑通慧前往神禽灵地,太素,太始,太易皆是主动应天命而现。

唯有这太初之气,是需要人来取。

只不过,这个人不一定固定,或者说,谁取了太初之气,谁便是有缘人。

虽然弥陀子一开始或许不明白,但经过这番交流,以及他对此地的探查之后。

就算此前不明白,如今也该明白了:

“敢问老丈,何为缘分?

此地与外界隔绝,应当极为难寻,甚至非有缘人不得进入,在下既能来到此地,便是缘分。”

出言同时,弥陀子将背上的“布剑”取下,随着话语落尽,周身气机亦开始升腾:

“故而,在下便是有缘人。”

“既然如此,那便看你之本事了。”

伴随老者话语落下,只见流光幻化,千万剑影狂乱飞窜,威势无匹,正是太初剑意现形。

“诸相非相。”

圣气催化,剑器轻颤,引得太初剑意威能更上一层。

抬眼望去,再见万千剑气凝聚,化作一条蛟龙之影,向弥陀子直攻而来。

情势急转直下,但见弥陀子不闪不避,全无抵抗,口诵经文: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就在同一时间,那包裹着剑器的黄布,其上密密麻麻的梵文好似活过来一般,佛气赞圣气,化作一堵经墙,将太初剑意牢牢当下。

随后,只见弥陀子将黄布一抖,再闻一声清脆剑鸣,一口模湖不清的剑器化现一瞬,将太初剑意尽纳其中之后,重新被黄布包裹。

太初剑意择主,太初之剑应时而现,周遭景象顿如过眼云烟,消失不见。

待弥陀子回过神来,身形已出现在一处昏暗山洞之中。

“大功告成,接下来就等好友来接人了,阿弥陀佛。”

考虑到外界尚有危机,而山洞虽然幽暗,除了浊气较重之外,并未有其余危险,他索性在念了声佛号后,直接开始打坐。

好友既然把他送过来,那便该过来接他,他又不知道王城在哪个方向,不做行动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话说回来,此番能够功成,还是要得益于这支舍利剑。

昔日,他与夜云一同前往南域天下一品,拜访开物天工,并如先前信中所言,商请对方根据太初之气的性质,铸造一支针对性的剑器。

最终以一百零八位高僧涅槃的舍利子,配合佛骨以及佛门奇铁“诸相凡铁”,进行针对性铸造。

诸相凡铁为佛界奇物,最大的特点便是诸相非相,毫无定性,虽然是铁质,但却软如橡皮,可以随便捏圆搓扁,与太初之气的性质暗合。

本来,这种材质无法锻造成器,江南春信在铸造过程中,加入一种奇特之物“定衡石”,方将诸相凡铁的形态固定,锻出剑形。

同时再投入阴阳木,使其剑身刚柔并济,最后再加入一百零八位涅槃高僧的舍利以及佛骨,以全新的手段——铸星诀,引来星力捶打。

舍利佛骨与剑器融合,使此剑深具佛性,佛气满溢,佛性深植。

剑成之后,他以自身圣血写下“心经”,平时便将剑器包裹,非到必要不现锋芒。

…………

另一边,中阴界王殿之上,宙王正在虚心向缎君衡请教对策。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怕啊,他还年轻,还没活够本,甚至连孩子都没有,他还不想死。

1200ksw.net

本来,对于异境来人,宙王在心里强调自己要澹定,要有身为一境王者的气魄,说不定这是中阴界向其他境界扩张的契机。

然后……

他发现,自己根本澹定不了,对方这个实力太犯规了。

一剑震荡整个中阴界,剑光染红半边天空。

别说是他没见过这么强的人,就算中阴界有史以来的记载之中,他的历代先祖同样没见过这么强的人。

对方能做出这种事,必然不好惹,宙王虽然志大才疏,但是向来非常惜命,不会在这方面赌。

那便只有一个选择了——

缎卿救我!

与平行时空不同,平行时空的楼至韦驮,因为是佛门中人,远比蔺重阳要好说话,再加上天佛原乡彼时孤立无援,自己也确实是有求于人。

所以,手中即便握有绝对强大的武力,也不会像蔺重阳这般先跟中阴界“打声招呼”。

负业法门对修行者的影响,还是不小的,很多时候并不能直接进行算计,因为那是“造业”。

君子畏德不畏威,小人畏威不畏德。

站在蔺重阳的角度,像宙王这种人,寻常的为人处世方式,只会给他一些没必要的信心,进而让他产生一些不该产生的想法。

就如同平行时空那般,自以为拿捏到了佛厉双方的把柄,然后与各方阴谋家配合,对苦境持积极的入侵态度。

不过,因为他的个人能力实在堪忧,最后自然死得相当惨烈。

如今蔺重阳插手,直接将中间的部分过程给一并斩去,那宙王所面对的威胁,以及需要拿出的态度,自然也会有所差异。

以此为前提,作为占有中阴界最少七成智商的缎君衡,虽然无法推算出事情的全貌,却也从蛛丝马迹里判断出来一些东西。

可惜也仅此而已,因为双方的实力差距太过巨大,还未碰面,中阴界方面便处于劣势。

在听完缎君衡的分析后,宙王带好人,准备齐全礼数,将位于王城最高处的祭台,作为双方此次会面的场所。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女配她天生好命剑仙三千万我有一座天地当铺宇宙级宠爱特种兵之战狼崛起都市国术女神我真不是魔神诸天新时代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相关推荐
极恶魔章头发里的时间我把女友养成天后我可能是条假人鱼官道之为民无悔大纲别嚣张千山独行网游之我在女帝身边当太监这个太监头子我当定了我在太监小说当主角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