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隆万盛世

347重建大同兵车营
上章 目录 下章

隆万盛世347重建大同兵车营

魏广德品级的提升,对于和他熟悉的朋友们来说,自然又是欢欣鼓舞。

官场就是这样,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同乡、同年之间相互扶持乃是应有之道,就算自己还在原地踏步,可要是将来自己的某位同乡或者同年高升了,拉扯一把总是要有的,否则闲话也能把他说自闭了。

魏广德接旨当晚,魏家就热闹起来,同乡、同年还有同僚来了不少人。

他家里大摆宴席,而同样升职的张居正那里就更是热闹了,他那里也是同年、同乡和交好的同僚齐聚,而且他那位老师也去了,这面子可就大了。

张居正是嘉靖二十六的进士,于他同科的不少人都已经身居高位,他其实说起来仕途坎坷,起步就比许多人慢了一拍。

毕竟庶吉士做满了三年,他可没有魏广德那么好命,几个月就结束了庶吉士的生涯,开始混大明朝的工龄。

之后又回乡养病,这一走就是几年,算是把他的那些先发优势彻底抹去,居然和当时的新科进士陶大临、金达和魏广德处于同一起跑线上,都是翰林院编修。

只不过,他也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有位好老师,也就是当朝次辅徐阶。

给他安排了国子监丞的差事,这次不知怎么弄的,居然直接给做到国子监司业的职位上,成为国子监北监高拱之下第一人。

至于魏广德那一届的进士就有点点苦逼,说起来,他们的老师应该是当时的内阁次辅吕本,不过这位现在已经因病致使,告老还乡去了。

而且就算还在朝堂的那两年,这位也是时常告病,这才让徐阶顺利上位为次辅。

其实就算吕本不告病,其实他的政见也是跟着严嵩走的,谁让他当年入阁就是严嵩举荐的,若是不听话,严嵩哪里会举荐他做自己的副手。

反正,从会试到殿试再到后面授官,几年时间走下来,魏广德是没有从这位老师那里得到半点好处,礼物送出去不少。

当然,魏广德并不心痛那点钱财,要是没有吕老爷,他会试都未必能够过的去,那才是最要命的。

每三年一次的会试,把天下考生拦在殿试外的有多少,数千之众,他们的努力丝毫不必他魏广德。

好吧,魏广德其实还是很感恩这位吕老爷的,当然更多的还是他的房师-亢思谦。

他这位老师从翰林院出去后,先是去了山西任按察使,之后又调到山东做起右布政使,现在已经在四川担任左布政使。

不过算算年龄,起步晚步步晚,他已经没有机会回到朝堂来了,至少魏广德是这么认为的。

两人每年还是有书信往来,毕竟当初若不是亢思谦点他,他肯定会试落榜,这恩情得记着。

现在这位亢大人身子骨也不行了,打算这一任做满就上疏致仕,告老还乡。

好吧,魏广德从会试到殿试,他居然找不到一个可以借力的,也是悲哀,一切都要靠自己。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其实同乡严嵩那里靠得住,可是魏广德担心将来引火烧身,所以一直都是和那边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到现在已经算彻底撕破脸,只维持表面的和谐。

魏广德、张居正升官,也就是在他们的人际圈子里小范围的传播,对于京城那么多的京官来说,其实也就是沧海一粟。

相对来说,张居正的影响力还是要比魏广德大不少的,知道的人也更多一些。

当然,这和徐阶那晚去张居正府上喝酒也有关系,不管怎么说都是次辅。

而魏广德这里,只是收到了严府送来的一份贺礼。

京城发出的官员任免,每月都会有几次甚至十几次,所以很快就被人遗忘了。

新的任免文书不断签发着,决定着大明数千官员的升迁仕途。

没几天时间,魏广德又去到城郊,为同僚陈瑾送行。

陈瑾是嘉靖三十二年的状元,本该是前途似锦,可是因为封赏王爵的差事上办砸了,直接失去了一切,之前被外派,这刚回京城做到尚宝监监丞还没半年,又被打发到南京国子监任司业。

其实很明显,他因为上次的失误,已经彻底被排除出了京官的队列,将来或许都没有重回朝堂的一日了。

最起码,魏广德知道这位不似徐阶那么有本事,被外贬了还能重回朝堂。

当初魏广德初进翰林院时,这位前辈对他照顾的不错,所以魏广德也以同僚的身份前来送行。

就在曹大章、魏广德等人给陈瑾送上践行酒时,陈瑾看到体魄强壮的魏广德,一脸羡慕道:“要是有善贷的体格,唉......”

随即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放下酒杯时还不忘对送行好友说道:“家里有读书的,还是应该让他们多多强身健体,不说科举的考试,就是成了进士有了官身,没有好体格也当不好差,我就是前车之鉴呐......”

在众人送行目光中,陈瑾上了马车,随即车夫挥动马鞭,马车扬长而去,陈瑾也没有再掀开车帘向他们挥手告别。

魏广德的假期也很快结束,重新回到翰林院上值,继续做着京官。

不过这时候的魏广德有点矛盾了,因为他在考虑着是不是找机会谋求外放算了。

这次南行,魏广德也见识到了江南官场奢侈**生活,说实话,他很羡慕。

京官当然也可以,就是现在的京城里,他这个官职,不说也罢。

嘉靖三十九年七月二十八日,南京粮储都御史章焕眼见朝政日坏,中原征敛繁急,贪吏肆行,水旱连年,民不堪命,遂上言经略中原八事。

一屯重兵,近者师伍倡乱,不急趋省城,而睥睨他郡。

二收枭儁......皆自负其能,酣歌康慨,欲有以用之。

三修城池,臣所擒大盗,得其所记各处城池簿籍,乃知中原保障莫要于此一劳永逸。

四察险隘,如河南山东直隶之交,芒砀诸山,远近排列,营垒天成,其间藏兵之洞无数。

五时巡历、守巡兵备以送迎为职业,至于是禁防日疏,而盗贼滋起。

六选良吏,欲清中原,必先清吏治。

七优恤宗藩,使其成为皇家藩屏。

八议黄河,黄河冲决其埶必兴大工,其议则为避免兴工聚众,以致乱起。

都御史章焕这道奏疏,送到京城后就引起一场小小的震动,因为在他的这份奏疏里,直接道出现在中原地区出现大大小小的盗匪,他们啸聚山林、为非作歹,其中更有妖人作乱。

妖党之兴,始自数十年前。

妖民假以诈术诳惑愚民,愚民所利福田利益,妖民所逐混杂淫污而己,人心一蛊,妖说遂行愚者求福,智者避祸富者倾家以结纳,贫者以身为奴婢,然未有不与其邪谋者。

数年以来,民穷财尽,邑无安居之户,里无乐业之家,于是妖言盛行,根盘枝蔓,异党之人,邂后相亲一呼响应。

魏广德北行之时,一路上也听到人说起过沿途匪患严重,只是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妄图从中谋利。

妖人是什么?

魏广德不打听也知道,就算不是白莲教徒那也是和他们一样的人。

章焕的奏疏在魏广德看来,虽然有些言过其实,但也算言之有物,貌似平乐的大明朝,其实也是危机重重。

不过就在京城朝堂还在为章焕的奏疏吵吵嚷嚷的时候,一封来自福建的加急奏疏又被火急火燎的送进了通政使司。

福建兵变。

听到福建闹事儿的时候,魏广德就觉得脑子嗡嗡的。

上月还和嘉靖皇帝说江南百姓虽因胡宗宪加赋而苦不堪言,已到末路,可应该还能再挺一、两年。

要是才一个月福建就闹出民变来,那就大条了,这就是自己这个差事出了岔子,说不得嘉靖皇帝的鞭子就要抽到自己身上。

等芦布把听到的消息详细和魏广德说了下他才放下心来,不是民变,是兵变。

实际上,在看到章焕的奏疏时,魏广德就有点预感,或许自己把现在各地的严重事态想的有点简单了。

其实,在他手下人回报的过程中,就福建一地就有多处匪盗聚集。

只是这些匪盗都是明人,而且平常打家劫舍的勾当干的还算少,而且又都是因为倭寇骚扰不堪官府的赋役才落草,所以福建官府对他们也没有全力围剿,毕竟此时他们眼中头号大敌还是倭寇。

对于这些,魏广德在面见嘉靖皇帝时就忘了说,只是在奏报里提过一段。

至于这次的福建兵变,魏广德了解详情后也不作他想了,就是些老兵油子干出来的混账事儿,有的是人去收拾他们。

当初福建为抗倭之需,招募福建、广东卫所馀丁,但所募多轻生无赖,日索犒赏,有司难以足其所欲。

嘉靖三十九年八月初六日,福建士卒三百余人起事,自沙县、将乐县出发攻陷泰宁县,官军守备王址战死,兵变队伍遂鼓行入江西广昌、乐安,再奔永丰。

奏疏是福建巡按御史郑本立奏报,弹劾乱兵主官千户王兆元及地方其他官员失职之罪。

这一次朝廷的反应就快多,随着内阁票拟呈送司礼监,嘉靖皇帝很快就批复同意,“赠王址为都指挥使,逮问失职千户王兆元,守巡、参议孙应鳌等夺俸戴罪剿捕。”

福建、江西都司围剿兵变士卒一事魏广德自然不担心,就那么几百人能闹出多大的幺蛾子。

别的不说,要是他们跑去九江府,那乐子才叫大,就自己大哥手下那帮人也能灭了这伙兵油子。

他们也就是穿着官兵的服饰,一开始打了官府一个措手不及,官府真要上心,灭他们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

不过此时,魏广德坐在自家书房里,手里正拿着大同来的书信。

信是发配过去的俞大猷所写,他已经知道陆炳的事儿了,嘉靖皇帝手诏,自然会被收入邸报中刊印全国。

对于老友的死,不知底细的俞大猷写信的目的自然有询问缘由之意。

邸报中所述陆炳乃是抱病坚持工作,直到累倒在工作岗位上,药石无效。

好吧,对于普通人来说,自然是信了,可俗知自己老友底细的俞大猷可不会认可这番说辞。

魏广德想想,还是决定把听来的消息写封信给俞大猷说说,免得他心生心结,说不好真以为是自己的事儿拖累了自己兄弟,认准了是被严嵩一帮人害死的,悄悄回京城报仇,那乐子就大了。

不过对于信中拜托的另一件事儿,魏广德就有点皱眉。

俞大猷信中所述,他到了大同后过的还不错,大同巡抚是他当初的顶头上司李文进,对他的到来很是欢迎。

不过俞大猷的信自然不是报喜的。

他在大同这些时日仔细了解了大同边军和蒙古鞑子之间的交战过程,深感明军步卒对阵鞑子骑兵的劣势,故而又提出了重建大同兵车营的构想。

兵车这东西,魏广德在保安州之战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了,宣府军中就有一个车营,乃是当初曾铣欲收复河套地区而打造的装备。

按照俞大猷的想法,兵车营是可以独立作战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依附于步卒,只是拱卫步兵方阵两翼的保护墙。

至于俞大猷提出这个想法的原因,自然是他在大同进行亲身实践。

大同巡抚李文进对俞大猷是真的看重,在俞大猷提出步卒对阵鞑子骑兵的不足后,就拨了一笔银子给俞大猷进行新装备的研发,而俞大猷不负所望还真弄出成果。

他总结多年战场的经验,制造出一种叫做独轮战车的兵器。

用独木做车轮,用人力推拉,不论山地沟渠,还是崎区不平的斜坡,都可以上下左右自由进退,车里面安置长枪、弓箭,可以击坚,也可以远射,车前有遮拦,使敌方射击没法生效,是当时独一无二的战斗武器。

这种独轮战车被俞大猷打造出一批,在边镇应对鞑子骑兵是使用,效果居然出奇好用,鞑子对明军使用的这种武器束手无策。

在俞大猷的设想中,大同官军立兵车七营,其制为:车一辆,士兵四十人,为一队;合十三队为一小营;合十小营为一大营。

李文进想要以此上书,不过坐过一次牢的俞大猷比以前谨慎许多,先写信给魏广德,想让他帮忙试探下朝中的反应。

检测到你的最新阅读进度为“261跟我们走一趟”

是否同步到最新?关闭同步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都市国术女神特种兵之战狼崛起剑仙三千万宇宙级宠爱诸天新时代食物链顶端的猛兽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我真不是魔神我有一座天地当铺女配她天生好命
相关推荐
[网王]桃花债蹭网异世界我的舔狗遍布诸天万界北阴大圣文豪都是我马甲驭兽斋不良鲜妻有点甜我是异形体植物系统:末世女战姬从全能学霸到首席科学家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