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龙族:从遮天归来的路明非

第八十章 尸守(4.4k)
上章 目录 下章

龙族:从遮天归来的路明非第八十章 尸守(4.4k)

墓园。

一座座墓碑倒塌在地上,泥土被翻起,那些棺材也是处于一种被打开的状态,一股陈旧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混血种此刻已经把墓园围了起来,他们正警惕的望着四周。

棺材中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无论是陪葬品,还是尸体,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蛇歧八家的历史很悠久,可以追朔到极其久远的年代,家族中死去的混血种先祖其实很多,在欧洲的混血种到来这座小岛上之前,这里一直维持着传统的土葬,积累的尸体自然是不计其数,虽说路明非不知道如今的蛇歧八家对于寻常的混血种采用火化还是土葬,但是那数不清的坑洞数量无疑彰显了失窃的尸体数量极其巨大。

“先祖们的尸体都被刨出了。”橘政宗的脸上青筋毕露,看上去极其愤怒,“这是对死者的侮辱。一定是勐鬼众干的,他们已经疯了,只有他们才会咬着蛇歧八家不放。”

源稚生握住蜘蛛切的刀柄,望向那些墓碑,开口说道:“如果是勐鬼众干的,我们需要开战吗?老爹?你不是认为要把他们彻底清除吗?”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他才刚接任大家长,这种关系到家族前途的事情,他还是习惯性的询问橘政宗,毕竟是这个男人把自己从那座大山里带到了繁华的都市中,教导了自己许多事情,也是这个男人告诉自己,身为蛇歧八家的一份子,要斩杀鬼。

“你是大家长,这种事情,我无权决定,需要你自己做出决断啊。”橘政宗望向墓园中的一个小屋子,那里是守墓人居住的地方,所谓的守墓人,他的职责就是看守墓园,但是现在墓园失窃,守墓人的责任是最大的。

乌鸦把守墓人押了出来,那是一个胖子,穿着西装,脸色发白的他,双眼有些无神。

守墓人的腿止不住的发抖,发生了这种事情,那些尸体哪怕可以找回来,他的下场也会非常的凄惨,本家的规矩可不是开玩笑的,之所以没有逃离蛇歧八家,那是因为自己的家人还在这里,一旦自己出逃,她们的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

但是,能多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就是一口。

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不敢直视这几人。

“少主,要把他身上绑几块大石头,然后扔到海里喂鲨鱼吗?还是把他打碎,和水泥搅和在一起?”乌鸦用手攥着守墓人的头发,随后用脚踢了两下守墓人的膝弯处,迫使守墓人直接跪倒在地上。

虽说自己的祖先没有葬在这个墓园的资格,但他是源稚生的家臣,有些事情必须要由自己这个家臣来做。

“不。”源稚生摇摇头,望向守墓人的那张胖脸,“把你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吧,我希望把这些尸体都找回来。里面不仅仅是有我源家的先祖,其他家族的先祖也躺在这个墓园,他们有的安息了几百年,现在却是被人打扰。”

现在他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上杉越,按理来说应该是改回上杉姓,但是如今局势并不明朗,这种事情属于秘密,倒是不需要让家族中的普通成员知道。

守墓人咽了咽口水,他感觉自己的背部衣服全部都被汗水浸湿,他抬起头,仰视着这个被称作天照命的男人,“大家长,我昨天晚上其实没有睡觉,一直呆在自己的小屋里看电视剧,但是今天早上起来巡视墓园的时候,就发现这些尸体全部都失窃了,但是晚上的时候墓园分明很安静,要是有声音,我肯定会开门看上一眼的......没想到发生了这种事情.....”

“你看电视剧的时候,没有听见外界的声响?”源稚生皱起眉头,这么多尸体失窃,必然会有着一些动静,但是守墓人没有听到吗?

“对。”守墓人缩了缩脑袋,“而且地上连个脚印都没有,我怀疑是有人用言灵空运这些尸体,但是如此多的尸体,肯定是一群人做的吧,一个人怎么可能做到这种事情。”

“辉月姬,调出录像。”源稚生下令道,他想看看录像中是否存在空运尸体的场景。

辉月姬在日本扮演了类似诺玛的角色,虽然没有诺玛强大,但也是当地人智慧的结晶,只要存在网络,它在日本就无处不在。

“抱歉,墓园附近的录像被全部摧毁了,我无法恢复它们。”辉月姬说。

“录像被摧毁吗?”源稚生长舒一口气,“看来是不想让我们发现,但是这需要一支训练有素,而且言灵配合极其自然的队伍,勐鬼众的那帮家伙都是吃了进化药的,有能力压制住内心的狂躁吗?”

吃下进化药的鬼比起以往攻击性和实力要更强,摧毁一切的野兽般的欲望也会迅速膨胀,但是在理智方面则是欠缺了不少,源稚生很难相信鬼在吞噬进化药的情况下可以按捺住自身的本能。

他身为斩鬼人,见识过许许多多嗜血的鬼,但是压制住本能的则是极其少见。

辉月姬的声音很沉着,“但是,由于大部分尸体都穿着古代的甲胃,并且佩戴刀剑,其实算是很大的目标,哪怕化整为零,应该也会留下痕迹,可是日本的摄像头和网络中都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记录。根据计算,空运尸体的可能性很小。”

守墓人脸色惨白,他想要把这些尸体找回来,自然会做出一些猜测,但是现在自己的猜测被辉月姬否决了,连辉月姬这种算力极高的存在都无法给出合理的解释,自己就更不可能了,要是尸体可以完好的找回,说不定自己不用死,但是尸体找不回,自己死亡的可能性就进一步加大了。

“那是如何失窃的呢?”一旁的橘政宗也是皱起眉头。

气氛顿时变得压抑了起来。

源稚生也开始仔细思考,地上没有脚印还能说是一些特殊的言灵作桉,但是辉月姬都没有计算出尸体失窃的原因,找回尸体的难度就被拔高了很多。

“乌鸦,你有什么想法?”源稚生望向乌鸦。

其实在三大家臣中,乌鸦一直担任的是类似军师的角色。

“这?”乌鸦望了望在场的几个人,除开跪着的守墓人,都是自己惹不起的,他心说这种场合不应该由自己来出谋划策,但是既然源稚生问了,他这个当家臣的也不能什么都不说,这样无疑会招来政宗先生的不满,说不定会怀疑自己是否有辅左源稚生的能力。

但是时间太短,一时间他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于是他硬着头皮说,“我的想法是,要不进行地毯式搜索,总能把尸体找到的。”

“不行。”源稚生否决了这个提议,“这样过于消耗人力,勐鬼众还在暗处舔舐伤口,时刻想着从家族身上咬下一块肉,而且,这并非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一旦宣扬出去,蛇歧八家的威望无疑会遭到严重的打击。底下的那些帮会或许会转而投向勐鬼众。”

他在用大家长的思维处理事情,毕竟肩膀上的责任很重,不过,只要解决了勐鬼众这个隐患,自己就能卸任了。

“尸体找不回来了,运气好的话,应该可以捡一些渣滓回来。”路明非站在一个倒在地上的墓碑附近,极其笃定的说道。

“路桑,您这是什么意思!”守墓人慌了,其实以他的身份,在这种大人物们的场合不应该主动说话,而且他是犯了错的人,应该是别人问一句,他才能答一句。

可是在死亡的威胁下,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所谓的规矩也被抛之脑后,现在路明非的话几乎是将他判了死刑,一旦年轻的大家长采信,自己就会在事情尚未明朗起来的状况下被处死。

“字面意思。”路明非没有对守墓人做过多的解释。

“路桑?”源稚生也是有些惊愕的看着路明非,忍不住开口道,“真的找不回来了吗?”

他还是抱着把这些尸体找回来重新安葬的愿望的,毕竟自己现在是大家长,哪怕梦想是卖防晒油,但是既然自己仍然处于这个位置,就要承担起应有的责任。

“如果你是指完整的尸体,那肯定是找不回来了。”路明非明明是在和源稚生说话,但是目光却是望向了橘政宗,眼中带着一丝冷意,“因为这些尸体已经被炼制成了尸守,王将到时候会把这些尸守投入战斗中吧,毕竟他损失了那么多的死侍,需要补充手下。”

所谓的尸守,就是生物死后,用炼金术改造的家伙,类似于木乃尹的存在,这一点是众人的通识,在一些隐秘的记载中,曾经有龙王把龙类炼制成尸守,用以守卫一些地方。勐鬼众偷窃尸体这种事情,必然是有着目的的,路明非不相信王将做这种事情就是为了打击蛇歧八家的声望,这样做吃力不讨好,虽说大家族在一般情况下都很在乎面子,但是这种事情被做出来,其实无法削减蛇歧八家的战斗力,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这些尸体转化为战力。

“路桑,我们承认您的战力强大,但是这个话可是毫无根据的,尸守是炼金术的产物,对于混血种中的炼金师来说,炼制这么多的尸守需要很繁琐的步骤和极其高深的炼金术造诣。”橘政宗那苍老的脸上浮现质疑之色,他说话的时候眼神很坚定,“要是勐鬼众可以做到一夜之间炼制这么多具尸守,蛇歧八家现在就可以准备后事了。”

源稚生叹了口气,他感觉橘政宗说的有道理,尸守这种东西的确是很吃炼金术水平,勐鬼众的实力要是这么强,为什么不直接平推掉蛇歧八家呢?这些尸体中可是有着那些古代的混血种,他们一旦被炼制成了尸守,战力还是挺高的,再加上悍不畏死的属性,寻常的混血种非常难应付这帮家伙。

而且,勐鬼众和蛇歧八家有着极深的仇恨,如果对方掌握了如此强大的炼金术,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尽快消灭蛇歧八家。

“不是一夜之间,而是长年累月的炼制,具体的年份我无法考究,但是勐鬼众做这种事情肯定很长时间了,他们的首领王将,其实是一个叫赫尔左格的博士,擅长研究,要是给他很长的时间,还是可以做到这种事情的。”

“可是,他是如何运输这些尸守的呢?”源稚生思索着运输方式,空运和陆运似乎都不大可能,这里是蛇歧八家的势力范围,辉月姬不存在无法发现的可能性。

“它们不是从天上被运走的,也不是从地上被运走的,而是从地下离开的。”路明非随手一挥,一具具棺材顿时飞起,然后重重的落到一旁。

“路君,你这是在亵渎死者!”橘政宗叹了口气。

一旁的乌鸦也是皱起眉头,虽然橘政宗可以说这种话,但是自己在路明非和蛇歧八家没有利益冲突的情况下,这种场合肯定是不能说这种话的,但是他的心中也认为橘政宗说的有道理。如今尸体失窃,现在连棺材都要打翻吗?

“路桑,你这是?”源稚生有些不解。

“你们过来看就知道了。”路明非说。

源稚生几人立马就走到路明非的身旁,朝着棺材原先所在的位置一看,然后愣住了。

对于路明非来说,他以神识感知到了地下的甬道和我洞口,这些东西估计都是用以供尸守离开的,那就是赫尔左格用以填补损失的死侍军团的后手,至于这些被掘开的坟墓,无非是赫尔左格的烟雾弹。

毕竟蛇歧八家也没有丧心病狂到在棺材下方装摄像头,而且也没有人闲的没事干,把自己祖宗的棺材从土里挖出来打开看看,那就给了赫尔左格可乘之机。

乌鸦深吸一口气,然后捡起一块石头,往里面一扔,片刻后,石头落地的声响传入乌鸦的耳中,他朝着源稚生点点头,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源稚生沉默了,勐鬼众的手已经伸的这么长了吗?

他对于家族未来的发展现在还没有定下来,但是以这些洞口来看,这无疑是一个庞大的工程,如果真的按照路明非所说,那些尸体全部都被炼制成了尸守,那也就意味着蛇歧八家一旦和勐鬼众贸然进行全面开战,必然会很容易陷入劣势之中。

毕竟无论是死侍,还是尸守,都是一帮悍不畏死的家伙。

本以为对勐鬼众很了解了,但是现在看来,王将那个家伙的手段的确是很多,哪怕是他上次暴露出来的死侍军团都让蛇歧八家大为吃惊,这次又多了一堆尸守,必然会进一步阻碍蛇歧八家的发展。

“勐鬼众对蛇歧八家的侵蚀程度没想到会这么深!“源稚生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我会调查内奸的身份,一定要把他揪出来。”

“内奸不就在这座墓园中吗?”路明非反问道。

“是谁?”源稚生有些疑惑。他只是猜测内奸必然身居高位,但是并不能确定到底谁是内奸。

“这就要问橘政宗了,或者说,赫尔左格博士?”

路明非转过身子,望着那身穿漆黑色和服的老人,伸出手指指向他。

“路君。我怎么可能是赫尔左格。”橘政宗有些惊讶。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食物链顶端的猛兽诸天新时代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特种兵之战狼崛起我真不是魔神剑仙三千万都市国术女神女配她天生好命宇宙级宠爱
相关推荐
下山:我的神仙师姐冠绝芳华三千鸦杀剑仙大人不会败斗罗:开局杀戮之都,被迫成魔逆天双宝:驭兽娘亲狠嚣张登神之前,做个好领主葬天策超凡末日城红楼聊斋捉妖人清穿之守寡皇后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