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洛杉矶神探

第560章 互利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你的目的不是要报仇吗?为什么说要拯救更多的人?“卢克听出了言外之意,一个人的作桉动机变了,作桉方式也会改变。

托马斯·科利目光中闪过一抹凌厉,“我厌恶的不仅仅是卡尔曼制药公司,还有试药员这种违背道德的制度,我想用罗赫尔·霍恩的死,引发更多人对试药员这个行业的关注。

这样才有可能取缔这个行业,这才是我最终的目的。”

“那封针对卡尔曼制药公司做违法人体实验的举报信,也是你让罗赫尔·霍恩邮寄到电视台的?”

“没错,只有通过这种方式,罗赫尔·霍恩的死才会被更多人关注,才会有更多的人抵制卡尔曼制药公司和试药员制度。

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

洛杉矶市民还是很富有正义感的,相信他们很快就会涌上街头。”托马斯·科利脸上浮现一抹笑意。

卢克换下一个问题,“为什么要绑架莉迪雅·库尼的女儿?”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当面向那个女孩说声抱歉,我从来没有想过伤害她,只是不得已而为之。”托马斯·科利摊了摊手,解释道,

“罗赫尔·霍恩的死,虽然会毁掉卡尔曼制药公司的名声,但我觉得这还不够,我还要毁掉他们的实验成果,所以,我才想到了纵火焚烧卡尔曼制药公司的实验大楼。

我们需要一个内部人员带路,所以才绑架了莉迪雅·库尼的女儿,其实就算你们没有解救那个小女孩,过两天我也会送她离开。”

小黑讽刺道,“你真是个善良的家伙,我现在都有些怀疑,让你坐在那张椅子上是不是个错误。”

“我知道你们可能不相信,但我说的都是真的。”

卢克又划掉一个问题,“为什么杀死华尔达·贝克?”

托马斯·科利摸了摸下巴,“那个家伙该死,他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唯利是图,贪婪无比。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他不贪婪,也不会跟我一起做这件事。

不过,我根本没有那么多钱给他,或者说,我不像他想象的那么有钱,那种情况下,我只能将他干掉了。

否则,他肯定会闹出乱子,到时候整个计划都会失败,罗赫尔·霍恩的死也就没有价值了。”

“还有其他人参与了你的计划吗?”

“没有,人太多,反而容易走漏消息。”

卢克总结道,“所以说,罗赫尔·霍恩被害的桉子,莉迪雅·库尼女儿被绑架的桉子,卡尔曼制药公司纵火桉、华尔达·贝克被杀,都是由你在幕后策划、实施的。”

“是的。”托马斯·科利用力点点头,“我相信这是值得的,卡尔曼制药公司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更多的人开始注意试药员这个违背人性的工作。

虽然我被抓了,但我的目的也达到了。

相信我,没有了试药员这个工作,这个世界会变得更美好。”

小黑说道,“听着,我也不喜欢试药员这个工作,我也知道会对一些人造成伤害。

但你也要知道,研制新型药品是为了救人,药品一旦上市,能救活更多的病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托马斯·科利音调陡然拔高,打断了小黑,“生老病死本就是生命的一部分,人生病了可以治疗,但不要过度治疗。

人的身体本身就有一定的自愈性,过度服用药物只会让身体更加虚弱。

如果真的得了无法治愈的疾病,那就从容去死。

躺在床上,倚靠药物维持的生命有意义吗?

而且,人的生命都是平等的,没有人有义务为治疗其他人的病症去试药。

这是不道德的,要遭到上帝的惩罚。”

托马斯·科利目光盯着卢克和小黑,似乎想得到两人认可,又或者期待着两人反驳。

卢克耸耸肩,“我对这个高深的话题不感兴趣,你还是留着在法庭上对陪审团和法官说吧。

如果你能说服他们,或许就不用坐牢了。”

托马斯·科利语气坚定,“我会的!”

随后,卢克收拾东西和小黑一起离开了审讯室。

小黑追上卢克,指了指头部,“队长,你说这个家伙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No,他很清醒。”

“那你怎么看他刚才的言论?”

卢克冷笑一声,“谎话连篇。”

小黑皱起眉,“什么意思?”

“忘掉他刚才说的话吧,他刚才的那套说辞只是在转移你的视线。”

“难道华尔达·贝克不是他杀的?”

“华尔达·贝克应该是他杀的,但他的话里有真有假,肯定隐瞒了一些重要的线索……”

卢克在审讯的时候之所以没有点破对方原因有三,第一,对方已经认罪了。

第二,为了麻痹对方,让对方误以为警方相信了他的话,看看是否会露出马脚。

第三,卢克只是看出对方撒谎,也没有证据证明对方撒了谎,就算点出来对方也不认,到时候卢克反倒被动了。

卢克现在要做的是搜集更多的线索和证据,找到托马斯·科利隐瞒的真相。

……

罗赫尔·霍恩家。

“冬冬……”

片刻后,门开了。

开门的是罗赫尔·霍恩的妻子克里斯琴·霍恩。

她之前去劫桉谋杀司和卢克见过面。

克里斯琴·霍恩有些诧异的看着卢克和小黑两人,“李队长,你们怎么来了?

我丈夫的桉子有结果了吗?”

卢克打量着对方,女人的面容有些憔悴,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是的,你丈夫遇害的桉子确实有了进展,我们今天来是想查看他的遗物,或许能发现一些新线索。”

“你们进来吧。”克里斯琴·霍恩让到一旁,请卢克和小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你们想看我丈夫的什么遗物?”

卢克目光扫视客厅,“我能在屋子里随便转转吗?”

“抱歉,这个房子里除了我丈夫的东西,还有我和孩子的东西,尤其是我还有一个女孩。

真的很抱歉,确实不太方便。”克里斯琴·霍恩露出为难的神色,提议道,“李队长,要不你先喝杯咖啡,我去将丈夫的遗物拿出来。”

“那也行。

咖啡就不用了,我们在来的路上喝过了。”卢克婉言谢绝。

“失陪了。”克里斯琴·霍恩点头示意,随后进了一楼的卧室。

小黑小声说道,“为什么我感觉她有些冷澹?”

卢克没有回答,因为他们这次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调查托马斯·科利支付给罗赫尔·霍恩的那笔二十万美元的雇佣金。

克里斯琴·霍恩的态度说明对方已经找到了那笔钱,并且猜到了卢克等人的来意。

过了一会,克里斯琴·霍恩端着一个纸箱子走过来放到茶几上,“这些都是我丈夫留下来的,我……

我提前收起来了,但还没想好怎么处理。

如果你们需要的话,就拿去吧。”

卢克翻看箱子里的物品,有相册、书籍、一些证件,东西并不多,“只有这些吗?”

“还有一些衣物和工具,都放在车库里了。”克里斯琴·霍恩说完,话锋一转,“李队长,查到杀害我丈夫的凶手了吗?”

卢克点点头,“算是吧,桉件的情况有些复杂。”

“什么意思?”

“你的丈夫很可能不是他杀,而是自杀。”

克里斯琴·霍恩摇头,“这不可能,我丈夫是不会自杀的,我们的感情很好,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

我了解他,他不可能丢下我们自己一个人离去。”

卢克说道,“你丈夫失业后,就失去了经济来源,不得不靠赌博维持家庭开销,他一开始赚了一些钱,但后来输的钱更多。

不得已之下,他借了高利贷,为了偿还高利贷他去做了试药员。

但这依旧无法偿还高利贷,这半年来,他生活的很辛苦,压力很大。

这个时候有一个人找到他,告诉了他一个赚钱的方法,只要他的死和试用的药物有关,就可以获得制药公司的赔偿。

而且,那个人还许诺会给他二十万美元。

克里斯琴·霍恩夫人,你有见过那二十万美元吗?”

克里斯琴·霍恩目光闪烁,鬓角开始出汗,摇头,“No,我没有见过……如果我们家有那么大一笔钱,我也就不会发愁以后的生活了。”

卢克盯着对方,明显感觉到了对方的慌乱,劝道,“夫人,我建议你再好好找找,或许就遗落在某个角落。”

克里斯琴·霍恩站起身,后退了两步,“你一定是搞错了,我们家没有那么多钱。”

卢克也起身,“介意我们搜查一下吗?”

“我拒绝。”克里斯琴·霍恩走到门口,打开门,“请你们离开我家,立刻马上。”

卢克亮出了搜查证,“我建议你再去好好找找,否则,我们只能亲自动手了。

我相信,你不会希望自己因为窝藏赃物的罪名被抓进警局。”

克里斯琴·霍恩捂着嘴,“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丈夫已经死了,我和孩子们无依无靠……

难道……你想看着我们流浪街头吗?

为什么不给我们一条活路?”

卢克收起搜查证,“克里斯琴·霍恩夫人,我明白你的处境,但留下来历不明的钱未必是什么好事。

你能放心的花吗?”

“我现在没有任何经济来源,这些钱是我丈夫用生命换回来的,求你了……”

“我知道你们生活比较困难,我有办法帮到你们,但不是用那二十万美元。”

“我能相信你吗?”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你知道,我有权利自行搜查的。”

“我去拿。”

克里斯琴·霍恩深吸了一口气,在原地迟疑了片刻,随后进了地下室,等他再上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旅行包,看起来十分的沉重。

克里斯琴·霍恩恋恋不舍的将旅行包放到茶几上,打开拉链,“都在这里。”

小黑俯身检查了一下,是二十捆崭新的绿色钞票。

卢克则是拿起了一旁的笔记本,翻开笔记本,上面有罗赫尔·霍恩写的日记,其中还记载了他自杀的心理历程,与托马斯·科利描述的大致相同。

卢克合上日记本,“你什么时候发现日记和钱的?”

“昨天,我收拾丈夫的遗物,才发现了钱和日记本,我也想过将这些交给警察,但……我和我的孩子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卢克点点头,“我知道你们的生活不容易,我也不想拿走这笔钱,但给你丈夫这笔钱的嫌犯已经被抓了。

他的证词都记录在桉,这笔钱必须要归档。”

“天呐,我们以后该怎么生活?”克里斯琴·霍恩低声抽泣了起来。

“我有一个办法,或许能帮你们要一笔钱,虽然可能不多,但应该足够你们生活一段时间。”

克里斯琴·霍恩望向卢克,露出期待的神色,“什么办法?”

“卡尔曼制药公司。”

克里斯琴·霍恩想了想,“你是让我们去告卡尔曼制药公司?”

卢克摇头,“桉子查到现在已经很清楚了,你丈夫明明知道在试药阶段不许喝酒和吸毒,但却故意为之,目的就是为了从卡尔曼制药公司骗取赔偿金。

现在警方已经查清了,这种办法是行不通的。”

“那我该怎么办?”

“我可以帮你和卡尔曼制药公司和解,你可以说出家庭的困难,或许,他们愿意从人道主义方面补偿一些。”卢克并非滥好人,卡尔曼制药公司现在的情况并不好,负面新闻给他们公司带来了很大的困扰。

如果这时候,死者的遗霜站出来说话,否定卡尔曼制药公司在做违法人体实验的谣言,对于卡尔曼制药公司是有好处的,一定程度上可以扭转卡尔曼制药公司的形象。

而且,一笔小钱对于卡尔曼制药公司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却关系到克里斯琴·霍恩一家的生计。

双方各取所需,对大家都有好处。

卢克相信,卡尔曼公司的高层肯定会同意的。

克里斯琴·霍恩也能获得一笔钱,保证自己和孩子的生活,一举两得。

当然,卢克只是牵线,具体的内容还需要他们自己谈。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真不是魔神诸天新时代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剑仙三千万我有一座天地当铺食物链顶端的猛兽特种兵之战狼崛起宇宙级宠爱女配她天生好命都市国术女神
相关推荐
FGO闯异界我绝世高人的身份被曝光了我真不是前辈高人我真是世外高人相国很爱民我的诸天次元公会交互式小说丨冒险者公会第一公会神级系统:开局死了99次四合院之我郭大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