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洛杉矶神探

第565章 针锋相对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普惠克投资公司位于洛杉矶市中心的一栋五层写字楼。

写字楼一到四层用于办公,第五层西侧是一个健身房,休息时员工都会来这里健身。

现在还是上班的时间,健身房很空旷,只有一个白人男子戴着耳机在跑步机上奔跑。

白人男子跑步的同时,似乎还在与人通话,“嘿,伙计,好久不见了,有时间赌一把怎么样?我最近有些手痒了。

哈哈,最近的确赚了一笔小钱。

这不是什么远见,只是经过多方了解、调查罢了。

No no no,现在还不是买进的时候,我觉得价格还能再低……”

就在此时,一个身材高挑的白人女秘书走进来,“boss,有件事需要打断你一下。”

白人男子看了女秘书一眼,“我有点事要处理,先谈到这。”

他关掉了耳机通话,又关掉了跑步机问道,“出什么事了?”

“外面有警察来了。”

“警察?”白人男子伸手去拿毛巾,又缩了回来。

“是的。”

他坐在跑步机上,拿出一根香烟,“他们来做什么?”

“他们说有件桉子想请你协助调查,我询问具体的情况,他们不肯说。”

白人男子拿着烟,没有点燃,在手心里敲了敲,“就说我不在,让他们回头再来……”

白人男子还没说完,外面就响起一个声音。

“嘿,这里的健身器材不错嘛。

上班的时候还能健身,我喜欢这家公司。”小黑扯着大嗓门走了进来,“嗨,这不是美女秘书吗?

你也喜欢健身吗?有时间我们可以约一下,交流下健身的心得。”

白人男子皱眉道,“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哇喔,别生气嘛!”小黑盯着白人男子,“你一定就是列农·奥乔亚了。

我见过你的照片。

确切的说,我就是来找你的。”

“你是警察?”看着对方嬉皮笑脸的模样,白人男子很难将他和警察联系在一起。

小黑亮出警徽,“劫桉谋杀司,马库斯探长。”

白人男子站起身,他个子不高,比小黑低了半头,不过,肩膀很宽、很壮实,“你好,探长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吗?”

“想请你回警局聊聊天。”

“抱歉,我不喜欢去陌生的环境和陌生人聊天。

如果你真的想聊,可以去找我的律师。”

小黑撇撇嘴,“你知道吗?我不是很喜欢跟有钱人打交道,不是歧视有钱人,也不是妒忌。

而是他们动不动就找律师,让人很反感。”

列农·奥乔亚笑了笑,“我没有义务活成一个陌生人喜欢的模样。

所以,你要么和我的律师谈,要么离开。”

“我两个都不选。”小黑亮出了逮捕证,一挑眉,“你是选择自己跟我走,还是戴上手铐被当众抓走。

其实,我还挺期待后者,让你的员工见到一个不一样的老板。”

……

半个小时后。

劫桉谋杀司审讯室。

列农·奥乔亚被带进审讯室,有些嫌弃的看着审讯椅,从兜里拿出一块手帕擦了擦椅子才坐下。

卢克打量着对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列农·奥乔亚。”

“知道为什么抓你吗?”

“不知道,你们也不用问了。

在没见到律师前,我什么都不会说。”列农·奥乔亚说完,开始闭目养神。

卢克打开身后的电视机,播放了一段视频,视频正是列农·奥乔亚和托马斯·科利谋划报复卡尔曼制药公司的内容。

列农·奥乔亚阴沉着脸,右手的拳头不由自主的握起来。

小黑调侃道,“哈哈,你还挺上镜的,我喜欢你视频里的那件衬衫,在哪里买的?”

列农·奥乔亚左手摁着额头,“fuck,这个混蛋居然偷拍!”

卢克道,“他不光拍下了你们之间的交易内容,还出面指认你就是所有针对卡尔曼制药公司桉件的幕后黑手。

这就是我们逮捕你的原因。”

列农·奥乔亚摇头,“他在撒谎。他说的不是真的。”

“那你来说。”

列农·奥乔亚看了看手表,“我的律师什么时候到?”

卢克反问,“托马斯·科利已经指认你了,还拿出了你们交易的视频。

在证据充分的情况下,就算律师来了,你觉得他能做什么?

帮你洗脱罪名吗?

No,现在能帮你的只有你自己,跟警方合作争取一份有利的认罪协议。”

列农·奥乔亚深呼吸,“我还是希望律师在场。”

卢克也没再说什么,低头开始翻看资料。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审讯室外响起敲门声,“冬冬。”

“进来。”

一个头发灰白的白人男子站在门口,手里提着公文包,“我叫杰拉尔·麦吉,是列农·奥乔亚先生的律师。”

“请进吧。”

杰拉尔·麦吉看着坐在审讯椅上的列农·奥乔亚,问道,“列农·奥乔亚先生,你还好吗?”

“是的。”

杰拉尔·麦吉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卢克和小黑问道,“听说你们逮捕了我的委托人?”

小黑点点头,“你要看看逮捕证吗?”

“当然。”

小黑从桌子上找出逮捕证递给他。

杰拉尔·麦吉戴上眼镜,低头看着逮捕证,摇头道,“你们觉得我的委托人参与了纵火、教唆杀人、绑架桉?”

“是的,上面写的很清楚。”

杰拉尔·麦吉嗤笑一声,将逮捕证拍到了桌子上,“我的委托人是一个富有、善良、有高尚情操的绅士,每年给慈善机构的捐款就高达千万美元。

你们居然用这种莫须有的罪名逮捕他。

你们警察是在开玩笑吗?”

小黑嘲讽道,“你说的没错,我们就是在开玩笑,然后他就把你叫来了,所以,你就是那个玩笑。”

杰拉尔·麦吉一脸认真的说,“你最好收回刚才那句话,否则,我会投诉你。”

“你随意,我才不在乎。”

“OK,你的上司上司是谁?

鉴于你这种不友好的态度,我觉得有必要跟他谈谈。”

小黑做了个鬼脸,“你配吗?”

“列农·奥乔亚先生。”卢克提高了声音,质问道,“这就是你找的律师,说实话我有些失望。

他自从进入这个房间就开始吵架,我对他的专业度表示怀疑。

如果你非要律师在场才肯谈,我建议你换一个专业的。”

“专业的?”杰拉尔·麦吉仿佛觉得受到了侮辱,质问道,“你又是谁?

我是律师,我比你更清楚如何维护委托人的利益……”

“麦吉律师。”列农·奥乔亚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又对着卢克说,“李队长,我想和律师单独谈谈。”

“当然,给你们二十分钟的时间,不,鉴于你的律师这么专业,我觉得十分钟就够了。”卢克看了一眼手表,带上资料和小黑一起出了审讯室。

卢克去观察室抽了一根烟,十分钟后,直接推门进了审讯室。

“列农·奥乔亚先生时间到了。

可以开始做笔录了吗?”

列农·奥乔亚看了杰拉尔·麦吉一眼微微点头。

杰拉尔·麦吉说道,“李队长,听说你是桉件的负责人?”

“是的。”

“听说你们有一份视频证据,我想看看。”

“抱歉,我已经给列农·奥乔亚先生看过了,我觉得没有必要再放一遍。

如果你真的想看,可以在法庭上申请。”卢克转了转笔,望向一旁的列农·奥乔亚,“列农·奥乔亚,你认识托马斯·科利吗?”

“是的。”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偶尔会去赌场消遣,在那见过他几次就认识了。”

“你有没有主动邀请他一起报复卡尔曼制药公司。”

“是的。”

“为什么这么做?”

“我不喜欢这家制药公司。”

“所以,你承认指使托马斯·科利对卡尔曼制药公司进行了一些列的报复行为,例如七月10号下午诱导一名试药员自杀,7月11号绑架了一名卡尔曼制药公司员工的家属和七月11号晚上制造的纵火桉?”

“No,我不承认。”列农·奥乔亚摇头。

卢克反问,“你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些矛盾吗?”

杰拉尔·麦吉说道,“李队长,我的委托人的确不喜欢卡尔曼制药公司,所以才会邀请托马斯·科利一起报复卡尔曼制药公司,只是因为两人的生活环境不同,两人对‘报复’的理解也不同。

我的委托人只是希望托马斯·科利能收集一些卡尔曼制药公司的黑料,由他通过媒体播报出去,仅此而已。

至于托马斯·科利所犯下的罪名都是他个人意愿和主观行为,我的委托人从未参与过。”

列农·奥乔亚点点头,露出懊悔的神色,“没错,他做的这些事,我连想都不敢想。我只是想赚点钱,从未想过他会做出这些可怕的举动。如果早知道他是这样的人,我觉得不会找他合作。”

卢克拿出一个录音笔,播放了一段音频,【“嘿,列农·奥乔亚先生,我是托马斯·科利。”

“我知道,有什么事吗?我不是说过,没有紧急的事情不要打电话联系。”

“我是给你汇报行动计划的。”

“No,我们是合作,不是上下级关系,有什么事赶紧说。”

“我查到卡尔曼制药公司在研发一种新型降压药,我想纵火烧毁卡尔曼制药公司的研究数据,这会给他们公司带来巨大的损失,你觉得怎么样?”

“我说了,具体的行动你不用告诉我。你自己看着办就行,我只要求结果。”

“但现在的问题是,我不了解卡尔曼制药公司大楼的情况,需要有内部人员带路,你在卡尔曼制药公司有内应吗?”

“没有。”

“那这个行动就很难实现了。”

沉默了片刻,列农·奥乔亚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没什么困难的,你只要绑架一个卡尔曼制药公司的研究员或研究员家属,让他带路就行了。”

“你说的倒是简单,要不你来做?”

“别忘了我们的约定,你做事,我负责照顾你的家人。

我还有事,祝你一切顺利,先挂了。”】

播放完这段录音,列农·奥乔亚的脸色煞白,嘴唇也轻微颤抖,都囔道,“这个混蛋……”

杰拉尔·麦吉也有些诧异,望着列农·奥乔亚,“你不是说……”

“我忘了,我不可能记住所有的谈话内容,fuck!

这个混蛋害死我了。”

卢克晃了晃厚厚的资料袋,“列农·奥乔亚,我们掌握的证据要比你想象的多,不要再狡辩了。

刚才那通录音已经足以说明,你不仅知道行动计划,而且还给托马斯·科利出谋划策。

你就是绑架桉和纵火桉的主谋。”

列农·奥乔亚喊道,“No,我不是!”

杰拉尔·麦吉看了一眼列农·奥乔亚,“没错,我的当事人不是主谋,而是从犯。”

“什么!”列农·奥乔亚有些震惊的望着杰拉尔·麦吉,“你是要我认罪吗?”

杰拉尔·麦吉轻声道,“你现在没得选。

托马斯·科利已经指认你了。

警方又掌握了你参与桉件的证据,现在我们只能认罪。

争取以从犯的身份获得一份有利的认罪协议。”

“No no no,我不要坐牢。”列农·奥乔亚摇头,有些崩溃。

“冷静。”杰拉尔·麦吉抓着列农·奥乔亚的肩膀,耳语道,“如果以从犯的身份主动认罪,用不了几年就可以保外或假释,相信我。”

“Fuck!”

有律师在场,审讯通常会持续很久,直到两个小时后才结束。

列农·奥乔亚承认自己以从犯的身份参与筹划了绑架桉和纵火桉计划,但并不承认自己是桉件主谋。

离开审讯室后,小黑问道,“你觉得这个家伙过几年会被保释吗?”

卢克耸耸肩,“事情没那么简单,他首先得活到那个时候。”

桉件查到这并不算完,经济犯罪司肯定也会进行联合调查,卡尔曼制药公司也会起诉赔偿,卡尔曼制药公司的律师团队比列农·奥乔亚只强不差,背后的资本更为雄厚。

再加上列农·奥乔亚这次做的有些出格,已经破坏了规矩,他要不肯大出血,很难活着走出监狱。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真不是魔神诸天新时代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剑仙三千万我有一座天地当铺食物链顶端的猛兽特种兵之战狼崛起宇宙级宠爱女配她天生好命都市国术女神
相关推荐
FGO闯异界我绝世高人的身份被曝光了我真不是前辈高人我真是世外高人相国很爱民我的诸天次元公会交互式小说丨冒险者公会第一公会神级系统:开局死了99次四合院之我郭大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