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那些年,我和刘备他们在徐州

第207章 水战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江中,一条银白色的蛟龙,在江面上浮动着。

薄雾间,一缕缕阳光透出来,打在那蛟龙的身上,发出万丈光芒,十分刺眼。

甲板上,已经有士兵开始大叫,跪拜、祈福。

士官们一个个在那里叫嚷着,让士兵保持战斗状态。但是跪拜的士兵们越来越多,完全不听指挥。

这些士兵,大多来自于北方,对着宽阔的长江水域,本身就心怀敬畏。当听说这江中有蛟龙的时候,他们心中就已经埋下了恐惧的种子。

这一天,当真让他们在江中见着了蛟龙,这心里还能承受得住?一个个,内心的防线都崩溃了,吓得手足无措。

于禁在塔楼上大喊着:“给我攻击!攻击!”

塔楼上的号角声响了起来,那是命令周围的战船,对那蛟龙发起攻击的信号。

“不可啊……”旁边的老兵焦急地劝道,“那是江中的蛟龙,是神仙下凡,打不得啊!”

于禁白了那老兵一眼,不顾劝阻地大喝道:“全军给我冲上去!”

距离蛟龙比较近的战船,士兵们听到了号角声,硬着头皮,躲在船沿下方,对那蛟龙射出弓箭。

可是,连看都不看,瞄准也不瞄准,怎么可能射中呢。

大部分箭失,都掉入了江中。

此时,就听见,那蛟龙发出了“嘶嘶”的叫声,活像是蛇的声音。

那“嘶嘶”的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密。

突然,“轰轰轰”,数十声轰鸣声,从那薄雾中传来。

远远地看去,那蛟龙就像是吐出了火舌一般,周围的战船的甲板,塔楼,船舱立刻被掀翻,着起火来。

大量不会游泳的北方士兵,被震到了江中,扑腾了几下便沉了下去。

这一阵怒吼般的火舌,一次击沉了四艘于禁的战船。

其余的战船,立刻开始慌乱。

之前整齐的南下阵型被打乱,薄雾间,隐隐约约地看见,那些战船在改变航向。

于禁心中大惊,在这样的雾气里,贸然改变航向,很容易发生船只碰撞的事故。

他立刻命令道:“发令,保持航向,保持航向!”

传令官又吹起了号角,发出了指令。

可是,悲剧还是发生了。

就听见前方的薄雾中,一声声沉闷的,大型船只撞击的声音。

紧接着,就是船员惨叫和落水的声音。

这样的声音,从于禁这里听过去,几乎发生在他前方,所有的区域。

一百八十多艘战船,在不同的水域,都开始陆续发生勐烈的碰撞。

与此同时,那蛟龙再一次发出了“嘶嘶”的声音,没过多久,又是无数的火舌,冲向了战船。

此时江面上的雾气,越来越浓,于禁在旗舰的塔楼上,只能看见,不断出现的火光和士兵的惨叫声、呼救声……

大量的战船开始燃烧,发出了乌黑的烟雾。

这烟雾和江面上的薄雾交织在一起,已经遮蔽住了天空。

乐进“噔噔噔”地小跑着,上了塔楼,望着于禁说道:“将军……我们……”

“我们什么?”于禁用冷峻的眼神望着前方,“我们撤军吗?”

乐进来到于禁身边,站在他的角度,望着前方浓雾中的江面战场。

“将军,这真的是……蛟龙啊……”乐进缓缓地问道。

“你相信嘛……”于禁问道,“你真的相信,这江中会有蛟龙?”

“可是……”乐进不知道要说什么,就看着那忽明忽暗的火光,握紧了拳头。

“命令……”于禁冷冷地说道,“全速前进,给我冲上去!”

“什么?”乐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将军……你要……”

“给我冲上去!”于禁大吼道。

身边的传令官,犹豫了一下,还是吹响了冲锋的号角。

于禁所在的旗舰,是北方舰队中最为庞大的楼船。

当它全速前进的时候,就像是一座江面上的堡垒一般。

在它的前面,散落着其他被摧毁的船只的残骸。

这旗舰楼船,几乎是碾压着这些残骸,往前冲去。

穿过残骸,乐进左右望去,四周都是被损坏的船只和落水的士兵。

那些士兵,抱着木板,在江水中起起伏伏,伸着手,希望得到救援。

“将军……”乐进对于禁说,“我们能救人吗?”

“不许停,给我冲!”于禁坚决地命令道。

期间楼船,又穿越了一片水域。

这里是雾气最浓的地方,进入这片区域的时候,连身边的人都难以看清楚了。

“将军,我们失去方向了!”掌舵的士官焦急地汇报着。

“你……你到底在哪里!”于禁大吼道。

突然,浓雾中一团黑色的庞然大物,从楼船的右侧冲了过来。

“小心!”士兵们大叫道。

他们以为,是哪个失控的舰船,朝着他们冲了过来。

可当那庞然大物出现的时候,就看见那不是舰船的船头,而是一只银光闪闪的龙头。

那龙头,双眼如天上的灼日,闪闪发亮,口中微微吐着白色的烟。

龙头上,伸出一对长长的,黑色的犄角。

就听见“轰”的一声,犄角撞击了一下旗舰楼船的侧面,将那楼船的侧面,撞击出了一个大坑。

大量的江水灌入那大坑中,旗舰在沉没。

“将军……将军……”乐进一把拉住于禁,“我们快撤吧!船要沉了!”

于禁一把甩开乐进,怒视着那浓雾中的犄角,大吼道:“给我放箭!放箭!”

甲板上,惊慌失措的士兵们,听见了主将的命令,立刻下意识地拿出弓箭,对着那龙头开始放箭。

一支支弓箭,射在了龙头的犄角上,发出了沉闷的“噗噗”的声音。

于禁大叫道:“看见了嘛,那不是什么龙,那是一艘船,一艘船!我们被骗了,骗了!”

就在于禁大叫的时候,那龙头的嘴巴里,白色的烟雾更加浓了。

一种恐怖的“嘶嘶”的声音,从那蛟龙的嘴巴里发了出来。

所有人,都屏气凝神,听着这“嘶嘶”的声音。

于禁定睛一看,那龙头的嘴巴里,似乎有火光在闪烁。

突然“轰”的一声,一条火舌直接插入了旗舰楼船的甲板,击穿了多层甲板,射入船体下方的水中。

在甲板上,出现了一个大洞,四周都是被炸伤的士兵。

于禁和乐进,就感觉脚底剧烈地晃动了一下,就看见,大量的江水,从那甲板上的大洞里涌了出来。

船,被打穿了……

伴随着旗舰甲板上,哭天抢地的惨叫声,那蛟龙的龙头,缓缓地离开了旗舰,消失在了江面的浓雾之中。

“将军,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乐进拉着于禁,下了塔楼。

他们跳上了一艘救生小船,快速地驶离了逐渐下沉的旗舰。

于禁望着身后的浓雾,那条蛟龙,又游向了其他地方。

它所到之处,火光便在浓雾中闪烁。

“那是船……”于禁痴痴地说,“那一定是船!”

……

长江南岸,七七四十九座祭坛,遮天蔽日的香火,全部顺着东南风吹向了江面。

在栖霞山上,周瑜完全看不出那江面上发生了什么,只有隐隐约约浓雾中的火光,和好像是人惨叫的声音。

“你究竟在捣什么鬼?”周瑜不解地问季云轩。

季云轩坐在一旁,喝了一口茶,缓缓地说道:“你看到的火光,便是那江中蛟龙的火舌。蛟龙我已经帮你们召唤出来了,这一次江东之危,应该是已经解了!”

“你在这里胡乱说什么?”周瑜并不相信,“这哪里有蛟龙?我根本看不见!”

“蛟龙乃是神物,哪能让你看见。”季云轩笑笑说,“它所到之处,必然就如眼前这江山的浓雾一般,不会让你看见的!”

周瑜愠怒而不语,紧紧地握着轮椅的把手。

太阳逐渐升高,江山的浓雾开始慢慢消散了。

东南风也逐渐停了,江南七七四十九座祭坛,虽然香火依旧旺盛,但是那青烟,已经不往江北飘去了。

“好了!”季云轩澹澹地说道。

“好了?”周瑜诧异地问,“什么好了?”

“仗打完了!”季云轩说着,放下茶杯,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说,“我也该走了!”

“站住!”周瑜大喝一声,周围四名带甲的守卫,将季云轩团团围住。

季云轩笑了笑说:“那好,那我就陪你再看一会!”

他往前走了几步,默默地望着那江面。

“公瑾啊……”季云轩澹澹地说道,“江东百姓的安宁,来之不易,你和你家主公,要珍惜啊!”

周瑜听了季云轩这话,心中若有所思。

“天下三分在即,以后这仗,能不打就不打,能少打点,就少打点……”季云轩说,“中原大地,历经将近三十年的战乱,也该歇一歇了!”

正当周瑜琢磨着季云轩这些话的时候,就听见有人从后面小跑了过来。

“报!”通传兵上前道,“启禀大都督,于禁水军已经溃败!没有一艘登岸的!”

“什么?”周瑜大惊道,“没有一艘……登岸的?”

“是!”通传兵说道,“我们前方斥候来报,江面出现银白色蛟龙,击沉击溃敌方战船无数。于禁的旗舰楼船也已经被蛟龙撞沉,于禁、乐进等章崇将领,不知所踪!”

周瑜听到这些,那是又惊又喜。

“公瑾,现在我可以走了吗?”季云轩问道。

周瑜望向季云轩,问道:“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季云轩对着周瑜,行了一个大礼道:“心怀天下百姓,敬畏天地,你也可以!”

说完,便转身下山去了。

季云轩知道,这应该是自己与周瑜,最后一次见面了。

在下山的途中,他看见山下,沿着江面,布满了祭坛。

虽然大战已经结束,但是去往那祭坛上祭拜的百姓,越来越多。

方选上前来,对着季云轩说:“先生,都办妥了,现在我们去哪?”

季云轩看见,方选背着一个箩筐,里面都是一些草料。

“还有这么多没用完啊?”季云轩问道。

方选笑笑说:“哎呀,这战斗结束得太快了,这些草料,都没用完。”

“扔了吧!”季云轩说,“用不着了!”

“好!”方选笑着,将那箩筐,扔到了山崖下。

这些,乃是能够让人产生幻觉的“云蝶叶”。

一大早,方选就命令人,在江南七七四十九座祭坛上,开始焚烧这样的“云蝶叶”。

这天早上,江面会起浓雾,刮东南风。这是季云轩早就算好的。

当浓雾起来,于禁的水军就会迷失方向。

此时,在东南风的吹拂下,江南祭坛的“云蝶叶”香,便会飘向江面,将江面的一百八十多艘战船覆盖。

于禁他们在船上,闻到的那股胭脂香,就是来自于“云蝶叶”的味道。

之后,季云轩早就安排好的,蒲元和他的徒弟们,驾驶着改装成蛟龙的风帆战船,便从十二圩的水道中,悄悄地驶入江面的浓雾之中。

在江面浓雾的掩护下,和吸入“云蝶叶”而产生幻觉的作用下,于禁的水军士兵们,就仿佛是在江面上,看见了真正的蛟龙一般,被吓得魂飞魄散!

季云轩和方选,在栖霞山下的渡口,坐了一艘小船,朝着东北方向驶去。

行了没有多久,就在浓雾中,遇到了那条蛟龙。

“季先生!”蒲元的徒弟,阚震一把拉上季云轩,笑着说,“您这计策,真是太离开了,吓得那于禁军,各个魂飞魄散啊!”

“哈哈哈……”季云轩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径直走向不远处的蒲元。

“蒲元师傅……”季云轩说道,“我们走吧!”

蒲元点点头,对着阚震说,开船!

周瑜在栖霞山上,就看见一艘银色的战船,驶出了浓雾,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中。

而在它的后面,是一片片战船的残骸。

“季云轩……”周瑜口中喃喃地念叨着。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诸天新时代都市国术女神我真不是魔神食物链顶端的猛兽宇宙级宠爱特种兵之战狼崛起女配她天生好命我有一座天地当铺剑仙三千万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相关推荐
先婚后爱将军大人惹不起玄门真祖魔幻修神宇宙黑金战队穿越者的地球攻略计划三界收租人江湖与兄弟全娱乐圈都把女主当兄弟[综]我的兄弟遍布全世界末世:我能捡属性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