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棋魂网王之坏坏女主

105、佐为·光·绪方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我是平安时代的棋士,藤原佐为,曾在京城教天皇下棋,每天,每天,一盘一盘下着我心爱的围棋,我觉得非常幸福,可是除我之外,还有一个人教天皇下棋。有一天,他向天皇进言,说下棋的老师一个就够了,于是,一场生死对局就开始了,胜的一方仍是天皇的老师。

盘面在胶着的状态下进行,正当大家全神贯注在对局上时,我无意中发现,在他的棋筒里竟混有白棋,在那一刻,他将那白棋放到自己的盖子上当作是他自己的胜子,当我正想出声揭发他时,竟被无耻的他先声夺人,反咬一口,最后,我输了。

我无法抹去心中的悲伤,背负着作弊的罪名,被赶出京城的我,没有其他求生的技能,两天以后,我投河自尽了。可我仍然~,仍然想再下围棋。我的灵魂无法得到安息而附在那棋盘上,过了很久,直到在海上的一个小岛上,我听到了一个少年的声音,他的名字叫虎次郎。

我对他说‘少年啊,如果你能看到我留下的怨恨的泪的话,请允许我在你的心灵深处安息

吧’。此后,虎次郎改名为秀策,在20岁的时候就让其师甘拜下风,并被授予了第十四代本因坊秀策,但是虎次郎却被病魔打垮了,在他34岁那晚~

感谢神明,经过了百年之后让我再次回到了人世,让我在一个叫进藤光的少年心中又一次复活了,因为,我还没有领悟到‘神之一手’。

小光是个非常率性的孩子,虽然在最初的时候他并不喜欢围棋,但是为了能让我不再感到悲伤他还是答应偶尔会带我去下棋。那天放学后,我们来到一家棋社,在那里,我们第一次遇到那个在以后的日子里成为激励小光认真学习围棋和一心想要追逐并努力超越的目标兼对手的人,塔矢亮。那一局,也是我经过百年后终于可以再次接触到围棋,罗袖掩面也难以掩却我心中的激动,我无法抑制的流下了热泪,很快,我就平复了心里的激动开始认真下棋。

第二年的夏天,暑假后的小光几乎每天都带我去一家店里,在那里通过一个小盒子让我跟世界各地的围棋爱好者下棋,我不由的感叹世界竟发展的如此奇妙,小光告诉我说,那个盒子叫电脑,可那里面究竟是怎么会有那么多人下棋我至今也想不明白。

整整一个暑假,通过无数盘网络对弈,我学会了现代的围棋规则,棋力也更加精进,同时进步的还有小光,直到那个叫塔矢的男孩找到店里,看得出,他很在意,在意曾经让他尝到败北滋味的小光,或者说是在意他所看不到的我。

为了不让人发现我的存在,从而给小光的生活带来困扰,那天之后,我们就再也没下过网络围棋了,也是从那时起,小光才开始正视自己的内心,渴望想要去追逐那个叫塔矢的男孩,在得知他已经踏上职业棋士的道路后,小光终于下定决心并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一名院生,那是一个专门教下棋的地方,每天,每天看着小光不断的进步,让我感到很欣慰,小光有着惊人的学棋天赋,这一点,我很早的时候就发现了,只是没想到,小光的进步会这么快。

在通过职业考试后,新年刚过,小光就接到棋院打来的电话被告知要跟那个和我一样都在追求‘神之一手’的男人,有着五冠王之称的塔矢名人对局,在我自私的要求下,在幽玄棋室,小光终于答应把这一局让给我,让我和坐在对面的那个站在日本围棋界顶端的男人对局。因为答应了小光背负着较大的让子,棋下的也比平常杂乱,那一局的最终,我输了。可是,没过多久,塔矢行洋病倒,在小光的要求下,我再次迎来了和他对局的机会,感谢小光,他一直都知道我心底里有多么渴望能够真正的与这个男人较量一番。因为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在流逝,从小光爷爷家棋盘上变淡的血迹来看,我就知道,也许我随时都会消失掉。

那一局结束后,我更是以为自己找到了神让我存在的答案,就是为了让小光看到那一局,为了小光的成长,为了让小光将通向‘神之一手’这条遥远的道路延续下去,我的使命也就结束了~可是,最让我痛苦的是,我嫉妒小光所拥有的一切却无法去占有,而我,更不想和小光分开啊!

只是,事情似乎并不是我想的那样,和小光一起从观光酒店回来后,我迫切的希望能在自己消失前再和小光下最后一局棋,当时的小光已经困的睁不开眼睛,勉强落下棋子后又打起盹来,因此他没有看到我是怎么消失的。而我却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变成荧光逐渐随风飘散,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我以为自己会就这么彻底消失掉的时候,那些飘散的荧光灵子又慢慢的聚到了一起,我重新拥有了身体。

看着周围的环境,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域?在这世上存活了一千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是不是每一个人死后灵魂都会到这里来,然后再去投胎转世呢?原来在人世灵魂的消散并不是最终的结束,真是太好了。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豆丁大的小孩出现在我面前,这个人就是小阎王。

“你就是藤原佐为?平安时代的棋士?进藤光的老师?”小孩还小,一直叼着奶嘴,胖胖的圆脸,头顶上扣着一顶鼓鼓的蓝色帽子,上面标着一个‘王’字。

“嗨!我是藤原佐为,平安时代的棋士,小光的老师,请问这里是地方?”知道自己不会消失无存后使我的心情变的格外好,连带着看谁都那么可爱,尤其还是这样一个小孩。

“这里是灵界,也是你们人间常说的冥界,是只有死后的亡灵才会来的世界,我是小阎王,你以后就住这里了,跟我走吧!”

小孩说完,转身就朝另一个方向走去,我紧跟在他的身后,心里有些恐惧这里的阴暗气氛,看一眼天空还时不时的打雷闪电,天气真是相当恶劣啊!还有那阵阵让人头皮发麻,毛骨悚然的鬼哭狼嚎的凄厉声更是让人心底打颤。虽然不清楚他要带我去哪,但他刚刚说过要我以后住在这里,我想他应该是带我去住的地方吧!

“小阎王~”

“小阎王殿下~”

远远的从后面传来一阵呼喊,前面的小孩在听到声音后挑了挑眉,脚步不由的加快了。

“小阎王殿下~”

音声越来越近,猛地,小孩一把拽住我的衣袖拉上我撒腿就跑。直到跑到一处阳光明媚,鲜花盛开的地方,他拉着我一起猫腰躲进了花丛,没一会儿隐约听到外面有人说话“咦?怎么不见了?明明追到这里的,啊呀,这可怎么办?文件都已经成灾了,大阎王知道后会劈了我的啊!小阎王殿下,你在哪里啊?”

声音走远后,小孩才放开阻挡我发出声音的手,四脚朝天的躺在草地上抱怨“就知道奴役我!哼,才没那么容易被你找到。”

“没关系吗?他好像很担心的样子?”那个周身只穿着一条缠腰布的蓝鬼,不会有事的吧!

“没关系,不用管他,呐,这里是伊甸园,你以后就住这里了,呼!”小阎王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看着这样一个小孩我竟一时忘了问他自己还能不能再次回到人世,但下一刻,我忽然想起小阎王刚才抓住我的手,我不敢置信的戳戳躺在地上晒太阳的小孩,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可以碰触到物体了,难道因为这里是灵界,所以身为鬼魂的我才可以碰触到这些东西吗?那我岂不是可以重新拿起棋子了?神啊,真是太感谢你了!

没有问他是怎么知道我的,为什么要让我留在这,毕竟阎王应该也是神的一种吧,而神明的想法又怎么会随意透露?就这样,我在这里住下了。生活每天都很平静,灵界的收藏室里有很多古老的棋谱,张张称得上是旷世名局,我每天沉浸在这些棋谱里继续努力领悟我还没达到的神之一手,可是不久后,一个女孩的归来彻底打破了灵界的平静。

那天,我研究完棋谱后去找小阎王,一进小阎王的办公室就被里面的低气压给震住了,一个乌云罩顶的黑发女孩坐在小阎王的办公椅上,阴的脸色使站在一旁的小阎王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可谁知?女孩状似无意的抬头瞟了我一眼后又垂下了眼帘。

猛然间,女孩再次抬起头来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我,惊喜中带着几分不确定,磕磕巴巴的指着我问道“你~你~你~,你是佐为~~~~~~?”

女孩拉着老长的高声尾音,用看神奇生物一般的眼光仔仔细细的把我打量了个遍,她认识我?也是从那天开始,灵界每天都热闹非凡,女孩好动,据小阎王身边的一鬼说,她每天都会去跟鬼怪打架,小阎王善后,每次回来后女孩就会拉着我要我教她下棋,我也知道了她的名字叫叶子,刚从另一个我没听说过的世界旅行回来。

叶子的学习天份很高,学起围棋来是一讲就通,一点就透,没过多久就能与我在棋盘上放开手脚相互搏杀了,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只要我稍不留神就会败在她手上,曾经有过两次因为被她分散注意力而输棋的经历后,再跟她下棋,我便丝毫大意不得了,而神之一手的感觉则离我越来越近,隐隐约约的在脑海中呼之欲出,好像只要在近一点点,只要一点点我就能捕捉到,并掌握它了。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叶子从中国的上古时代转了一圈回来赢过我两次之后,每次和她下棋,她总是会在最后的关键时刻输棋,后来叶子才告诉我,她发现了每次和我对局时的胜负手,只要走那一步,她就不会输,但她又特别想走完全相反的路来试试,还说这是她从小养成的一种叛逆心理~

叶子后来再说了什么我已经听不下去了,我心里明白学棋半年不到的她已经领悟到了神之一手,而我还没有。不,我不相信,神让我存在了这么久,我也努力了这么久,没理由那扇门不为我敞开。我相信,我一定也可以达到神之一手的境界。顷刻间,连日来和叶子下过的所有棋,一盘一盘的盘面相互交叉辉映,闪入我的脑海,我拼命的去寻找,去探索那扇门的存在,有那么一瞬间,我看到了,神之一手的大门在我欣喜若狂的兴奋中慢慢的被我开启了一条缝,随着门的敞开,光芒也越来越耀眼,我终于看到了,盘面上一局一局纵横交错的黑白子重叠在一起,我看到了每盘棋最关键的一步,既能起死回生,亦能置人于绝地。那决定性的一手如同光柱般贯穿了我的全身。

瞬间的顿悟,我做到了。

小光!你知道吗?我终于领悟到了神之一手,如果你知道的话一定会为我高兴的吧,真想回到你身边啊!这样就可以继续看你下棋了,我还想看看你在这条路上究竟能走多远,我真的很想告诉你,告诉你我没有彻底消失,可惜,你再也听不到了,而我也回不去。

通过小阎王办公室的大屏幕,看到小光你因为我的消失而放弃围棋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心痛吗?你是不是真的想要一辈子不下棋,彻底把我这个教你围棋的人忘记?忘记我的存在真的可以让你不再痛苦吗?小光,你好傻,你说你要找我,那你知不知道你只有继续下棋才能看到我的存在啊,你的棋是我教的,你的每一手棋里都有我的影子,你怎么就不睁开眼看看呢?

我独自站在伊甸园的樱花树下,不知不觉间下起了花瓣雨,我的思念,小光你感受到了吗?拜托你,赶快重新振作起来吧!新生代的围棋界还在等着你。

“佐为,佐为,小阎王让我来找你,快跟我走,别让天界的人等急了!有个很漂亮的美男来找你哦!”叶子风风火火的冲到我面前,拽上我就跑。什么天界?什么人来了?我是完全没弄明白。

当我被叶子拉着奔向阎王大殿的时候,我就有些不解了,平时小阎王是不会来这里的,发生什么重要的事了吗?来到大殿后,豆丁大小的小阎王暂且忽略不计,一个与我身高相仿,身着锦缎素衣的男子正站在大殿,仅仅只是站在那里就无法让人忽视他的存在,飘逸,俊美,一张温和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层光圈,神圣不可侵犯。

“你就是藤原佐为?”连声音都是那么妙曼动人。

“嗨!”让人不自觉的臣服

“你已经领悟到了神之一手!”

“嗨!”

“我是天界的左一使者,来传达天帝的旨意,这是天帝的御笔,你自己看吧!”自称是天界使者的人从怀中掏出一卷黄色的卷书,双手呈递给我。

天帝的旨意?给我的?这是?神的旨意~?

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认真的看完天帝的圣旨,封神?这两个字着实冲击着我的神经,原来,神的旨意从来都不是让我消失,而是~而是让我在历经了千年的追寻,领悟了神之一手后以棋神的身份继续活下去~

小光,你知道吗?我终于不用再担心自己哪天会消失了,只是,你什么时候才能振作起来,重新回到棋坛呢?神说要看到你的成长,你果然是被神选中的人啊,千万不要轻易放弃,知道吗?

再次见到小光是在叶子婚礼的前两天,没想到这个丫头会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跑去了人世,还换了个样子并跟那个叫塔矢亮的男孩相爱,我无法抗拒叶子的诱惑跟她一起背着小阎王偷偷回到了人世,我知道叶子有着神明才有的力量,回到人间后,她给了我可以碰触物体的能力让我可以下网络围棋,很快,塔矢行洋就发来了挑战请求。

对局结束后,我从书房出来发现楼下的客厅里站满了人,我一眼就看到了小光那日渐挺拔的身影,小光长大了!当我全神贯注在小光身上的时候,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我反射性的回头竟看到了少年版的小阎王和夜焰,夜焰在灵界很少出现,偶尔见到过他两次都是出现在叶子的身边。我惊愕的看着身穿淡绿色西装的少年,他额前的标志性字母说明我绝对没有认错人,好神奇,小阎王也长大了。

自从回来后,我的目光一直不由自主的追随着小光,而小光有好几次都诧异的看向我的方向,虽然现在的他已经看不到我了,但我就是觉得他能察觉到我的存在,他知道我在看着他。

叶子的婚礼上发生了一点意外,造成了不小的混乱,幸好事后小阎王用法力改变了那些人的记忆,留在他们脑海中的只是一场完整的婚礼。几天后,塔矢夫妇离开了日本,小阎王也告知我他要带我回灵界去了。可是我不想离开啊,我只要像这几天一样守在小光的身边,默默的看着他就好。

可我知道,神的旨意不能违背,当我们正要离开的时候没想到意外发生了,小光终于发现了我的存在,突然从门外猛冲了进来大叫。

“不,不要离开我,佐为,佐为,你真的在这儿吗?为什么要离开我?你不要走啊!求求你,所有的棋我都让你来下,求求你,别走,佐为,你在哪?说话啊!说话啊!为什么我看不到你?你说话啊?”

看到因为看不到我而失望的跪在地上抱头痛哭的小光我也痛苦的流下了悲伤的眼泪,如果可以,我又何尝想要离开?可这一切都是神的旨意啊,能再次见到你我已经很开心了,只要你继续下围棋,我相信我们迟早还会在一起的~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小光就已经打进了本因坊头衔赛的最后决赛,不过,在那之前,我就已经被那位左一使者接到了天界,封神仪式不是在小光获得本因坊头衔后进行的,而是在小光得到挑战权的最后一战当天举行,看得出,神很相信小光。仪式结束后,左一使者告诉我天帝允许我可以去找叶子了,说是在什么重要的人没回来之前我都可以跟她在一起,生活也要听她安排。(叶子正式成了佐为的监护人)

我真的很庆幸,成为神的自己在回到人世后也拥有了实体,刚到小光的房间,在我还没来得及从欣喜中回过神来时就被叶子粗暴的把我塞进了柜子里,说是要给小光一个惊喜。叶子的心地很好,很善良,就是有时候暴力了点,任我怎么抗争最后还是~

那天,我在柜子里窝了很久也不见小光回来,刚想出去透透气就听到门吱的一声响了,直觉告诉我是小光回来了,我躲在柜子里偷偷的打开一条缝果然看到了他,我看到小光进来后随意的脱下衣服露出比例完好的身材,顿时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烫,心也扑腾扑腾跳的很快,这种感觉,这就是有了实体的感觉吗?真是久违了!

小光从浴室出来后身上还淌着水珠,腰间也只围了条毛巾,当他转身走向柜子时,我紧张的屏住了呼吸,小光,我回来了!你发现了吗?小光欲打开柜子的手举在半空停了下来,像是在思考什么,也许是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脸上也露出了坚定的笑容,只是这笑容在他打开柜子后就被他其它的表情给取而代之了。

茫然,惊愕,不敢置信,小光试探性的摸了摸我的脸哽噎着开始抽泣,然后用力扑进我怀里像个走失的孩子再次见到亲人般放声大哭~

那一夜,小光一直抱着我跟我说了一整夜的话就是不肯睡觉,说是怕自己一闭上眼我就会再次消失掉,明明都已经是个大人了却孩子气的霸在我怀里撒娇,而我被小光这样抱着竟也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我终于回来了,终于可以和小光在一起了,也终于不用再担心会和他分开了。

dddddddddddddddd以下使用第三人称dddddddddddd--

回来后的日子佐为每天都过的很开心,虽然被迫穿上了让他感觉很不自在的西装,但是每天都能和小光在一起,还能拿起他心爱的棋子,没有什么能让他觉得比这更幸福的了。之后的日子里,小光和塔矢二人分别在棋坛上大放光彩各自夺取了他们所向往的头衔,再加上秀一的满月,喜事可谓一件接着一件。

开心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转眼又是一年的春天,进藤光和塔矢亮同时接到棋院的通知,安排他们分别到韩国和中国各学习一年,并以职业棋士的身份代表参赛,佐为尽管不想和小光,但为了小光的成长他还是留在了国内。以前的叶子,也就是现在塔矢的妻子明一早就安排了他在塔矢家的棋社里做围棋指导老师,生活平静而安宁。

一切的不平静都是从进藤光和塔矢亮回国卫冕头衔成功再次离开日本后,本来南野明接受山口智子的挑战其实是用不着佐为出场的,但是,临时兴起的高勇夏却给了明一个让佐为痛宰他的良机,因此,当绪方精次难得回一趟家,在看到自家弟弟拿来复盘的棋局后,他终于发现了长久以来隐藏在网络里的棋神的真身。

绪方精次站在窗前拿出打火机点了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缓缓的吐出一圈圈的烟雾,要不是他前几天回家看到那局棋谱,也许,他至今都不会知道那个在小亮妻子分娩前曾见过一次的进藤光的老师竟会是sai.想想也是,进藤那酷似sai的棋风,不正说明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吗!

遥望着窗外不远处的灯火阑珊,已经是深夜了,回头看看毫无警觉的躺在自己床上熟睡的人,这个人就是一直以来让所有的围棋爱好者不断追寻的网络棋神吗,自己也是,渴望与他下棋的心情不比任何人来得少,猜测着可能会在塔矢家的棋社里见到他,所以,他去了。

可是,当他真正的坐到佐为的对面时,绪方不禁开始怀疑了,怀疑什么?当然是他的性取向了,在见到佐为之前,若是有人问他,你喜欢男人还是女人?他绪方精次会很肯定的告诉你,他很正常。然而,现在,若是再有人问这么他,他却不敢那么说了,看着这个第一次见面时就让他觉得颇为惊艳的男人,他的美貌连女人都自叹不如。第一次,一个男人竟让他产生了一种怦然心动,从未有过的强烈的独占欲。

让人难以相信的是这个棋力神乎其神的男人竟是单纯的可爱,不会婉拒自己的邀约,对谁都是心无城府的真心相待,明明不胜酒力还那么贪杯,这才给了他有机可乘。

绪方爬上床俯身在佐为的身上,贪恋的目光看着熟睡的人,用手指轻轻的摩擦着他的睡颜,在酒精的作用下,佐为的面色越发红润,两片娇艳欲滴的双唇也散发着任君品尝的香味儿,绪方难以按捺自己强烈的欲望,血气不断的开始上涌,像是怕突然惊醒怀里的美人,他很小心,很小心的吻住了那让两片他感到口干舌燥的柔软~

光滑细腻的口感使绪方欲罢不能,越吻越上瘾,下身的肿胀也开始不停的叫嚣着,熟睡的佐为因为被人堵住了嘴巴而感到呼吸不畅,微微发出嗯~的一声,听上去更像是呻吟,就是这微弱的嗯哼声惊醒了做贼心虚的绪方,绪方猛地从佐为的身上起来退下床去,一个踉跄靠在了墙壁上,同时后背冒出了一层冷汗,他竟然对一个男人有了这么强烈的欲望。

第二天送佐为回去后,绪方就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房间里,一连几天都没有出来。他需要用时间来整理自己的思绪,他需要想清楚的是自己那颗被扰乱的心究竟是在为谁而躁动。

阴暗的房间里烟雾缭绕,绪方把抽完的烟包随手丢进了垃圾桶,重新拿出包烟来抽出一根再次点燃吸上,这已经是第几包了?微眯的双眼隔着鱼缸在这个没有其他人的客厅里闪烁着晦暗不明的掠夺之光,只是用一根稍长点的水草逗弄着里面的金鱼,没错,这是他的猎物,所以,就必须是在他的掌控当中,那么藤原佐为,你做好被我俘虏的准备了吗?

确定自己爱上了一个男人后,绪方开始变的积极,除了必要的棋赛和应酬,其它时间他几乎都是泡在塔矢家棋社里的,他要让佐为慢慢习惯自己的靠近,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他。他绪方精次从来都是一个自信的人,他相信,像sai这样俊美的男人,只有优秀如自己才配得到他,也只有自己才配站在他的身边。

随着数十个头衔战的逐渐落幕,广大围棋爱好者因为始终没有看到活跃在网络上的棋神sai的身影而情绪奋起激昂,纷纷发表声讨,要求棋院把人找出来,一时间,报纸杂志上的舆论占据了整个娱乐版块的头条,日本棋院和围棋杂志社的电话更是响个不停,几乎每个来电都是要求他们务必把sai 这个人给挖出来的。这曾一度难坏了棋院的院长和围棋杂志社的社长,任他们抓破头皮也没有半点sai的消息。可又有谁知道,在这场真实的事件背后其实是有心人的刻意煽动呢。

新年将至,当大批的记者得到消息(据可靠消息说,进藤本因坊的围棋老师就是网络上的棋神sai,而这个神秘的sai就住在新一代塔矢名人妻子的家里。)蜂拥而至,把南野家的四周围了个水泄不通的时候,正刚赶上小亮的飞机遇难,明子发疯似的找人。佐为因为担心明子便随她一起去了灵界,同时也躲过了那群围追堵截的记者。

收到塔矢亮飞机遇难的消息后,绪方精次也愣住了,他从没想到过那个曾一度让他产生危机感的师弟竟会英年早逝,塔矢老师和师母一定会很伤心的吧。但是,他现在没有时间去安慰别人,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他要逼sai走出网络,要让他踏进职业棋坛,然后和他一起来引领这个时代的世界围棋。他相信,在自己的精心设计下sai一定会站出来,因为越是像sai这样的棋士就越不可能会拒绝与高手对决的诱惑。

他一定会跟自己商量的吧!想到近段时间sai对自己的态度,绪方满怀自信的笑了笑,只有让他站出来,自己才能真正的守护在他的身边。自己可是那个成全了他的知音人呢!呵呵!

出乎绪方意料的是,他等到的不是数日不见的藤原佐为,而是进藤光。

进藤光与同样身在中国的塔矢夫妇一道回国,哪知刚下飞机就从一群围上来的记者口中得知了塔矢亮空难的消息,塔矢行洋当场晕倒,幸好被同行的进藤光和前来采访的记者一起送进医院。

几天后,看到塔矢夫妇的精神明显好了很多的进藤终于在迹部的帮助下找出了把sai的消息泄露给杂志社的罪魁祸首绪方精次,于是,主动找上门来。

“为什么要把佐为的消息泄露给杂志社?”进藤光周身冒着寒气用冰冷的语气质问站在他面前的绪方十段,犀利的目光紧紧盯着对方隐藏在镜片下的深邃。这人虽是他尊重的前辈,但他却给佐为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困扰,佐为他不喜欢那种被人围追堵截的生活。

“哦?你是来指责我的吗?进藤君,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透露给媒体的呢?再说了就算真的是我,我也只不过是顺着棋迷们的心意而已。”对于这个意外出现在自己公寓的人让绪方心里十分不爽,不过,sai不是他的老师吗?难道他不是更应该支持sai走出网络拥有自己的事业吗?还是说~sai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你~你只是顺着棋迷们的心意,那你有没有考虑过佐为的心意?你有没有考虑过佐为他是不是愿意站在这些人面前?”看到这几天那些炒的沸沸扬扬的报纸杂志,进藤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全都爆发了出来,用几近咄咄逼人的语气吼道。

面对进藤的愤怒,绪方只是故作深沉(其实这人一向都很深沉)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然后不甘示弱的用鄙夷的眼神扫了对方一眼“佐为的心意?我当然知道,与其窝在一家小小的棋社,我想佐为他更喜欢站在世界围棋的顶端与高手对决,你是他学生应该更明白的,不是吗?”如果不能让sai站出来那将会是围棋界多大的损失啊!那个男人身上的光华注定要被世人所瞩目。

“不,不是的,佐为他~只要有围棋下就很知足了,他是个很容易就感到快乐的人,而你把佐为推出去只会给他带来困扰,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活在公众的眼皮底下的”这种一点隐私都没有的生活不适合佐为,佐为他不是个普通人,如果哪天被人发现的话~

“哼,进藤,我看是你不愿意吧?你不觉得自己太自私了吗?佐为不是你一个人的所有物,你是知道的,有多少人想看他下棋,又有多少人想和他对局?如今这围棋界里又有多少人在关注着佐为?你以为你藏的住他吗?”一通冷嘲热讽夹枪带棒的赏给进藤光后,绪方忽然意识到那个完全占据了自己心扉的人跟眼前的这个大男孩在一起的时间远比自己要多得多,一股酸酸的醋意自心底油然而生,看到进藤对sai那丝毫不加以掩饰的在乎,难道他和自己一样~

听到绪方的话,进藤黯然底下了头,尽管不情愿被他这么说,但不得不承认也许真的是他太自私了,自私的不愿意让佐为去下职业围棋,不愿意佐为把注意力放在自己和围棋以外的人身上,因为那是他好不容易才失而复得的最重要的人。

金色的发帘遮住了进藤光的深情,只听他低低的说道:“我承认,自己以前曾经很自私,因为自己想下棋而不让佐为下,但是,我可以保证以后都不会再犯这个错误,我会让佐为下更多的棋,跟更多的高手对局,但不是以职业棋士的身份,而是以sai之名下网络围棋。不好意思,打扰了,绪方先生。”为了佐为的安全,这是最好的方法,进藤光礼貌的鞠了一躬,再抬起头来时双眼已满是坚定。

“等一下,进藤~”看到进藤转身迈开离去的脚步,绪方慌乱的叫住了他。

“你凭什么可以替sai作出这样的决定?以sai的棋力不当职业棋士不是太可惜了吗?”

进藤回过头对绪方的话不置可否,然后扬起一个自信的微笑淡淡的说了句“佐为不是个喜欢追名逐利的人,他只要有围棋和我就足够了。”

目送进藤离开的背影,绪方心里是说不出的失落,是什么样的自信能让他说出这样的话呢!那自己的心情又有谁来理解?‘他只要有围棋和我就足够了’进藤,你是想告诉我佐为他是永远都不会喜欢我的,对吗?不过,我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几天后,在迹部财团的运作下专门设立了棋神杯网络大赛,而佐为的消息也并未如明所说被一并封杀,只是在迹部财团的施压下严禁任何报刊刊登佐为的照片。大赛紧张有序的进行,引来无数高段棋士的参与,佐为坚持要求大赛的总决赛要跟对手当面交手,以示尊重,消息一经传出更是让人趋之若鹜。

三年后,绪方精次终于首次打进了棋神杯网络大赛的总决赛,再次坐到了佐为的对面,这几年,他迫于迹部财团的势力不能对sai耍什么心机,但只要一有机会,他就会去拉近自己和佐为的关系,为此没少跟进藤光明里暗里的较劲。

而有围棋下的佐为无疑是快乐的,和进藤光在一起的日子也无疑是幸福的,而这种幸福一直持续到十多年后,佐为在灵界见到那个男人后,尘封了千年的记忆被开启,那时藤原佐为才真正明白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被尘封的记忆

千年前的平安时代

“你喜欢围棋吗?”棋盘前,一个稚嫩的童声问向另一个约莫七八岁的紫发小男孩。

“喜欢啊!下次我一定会打败你的!”紫发小男孩发自内心的高兴,笑着说。

“那你知道‘神之一手’吗?”稚嫩的童声再次响起。

“‘神之一手’那是什么?”紫发小男孩不解的问向刚赢了他的小孩。

“‘神之一手’是围棋的最高境界,这个需要靠你自己去领悟,等哪天你领悟到了它,我就封你当棋神。”

是他,我想起来了,看着最后和明在金光中融为一体的男人,佐为终于忆起来了,他就是当年那个告诉自己有神之一手存在的人,原来是他给了自己不灭的灵魂和永久的生命。

三千多年前的天界,年仅五岁的太子宙发现了一个刚诞生的新世界~

“父王,这是什么世界?”

“宙儿想知道的话可以自己去看看哦!应该是个和平的世界。”

“真的吗?宙儿要去。”

“嗯,让右一陪你一起去吧,父王送你们去这个世界的两千年以后,你应该能看到想看的东西。”

“好。”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真不是魔神诸天新时代食物链顶端的猛兽我有一座天地当铺都市国术女神女配她天生好命特种兵之战狼崛起剑仙三千万宇宙级宠爱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相关推荐
我当法医那些年当神探遇见法医重生之圣君归来国王道观:开局求雨被拍成了纪录片全民游戏:我能刷新角色词缀我有一截金手指玄幻:我穿书成了男主的无敌金手指乡医葛二蛋透视小乡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