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妻乃上将军

第七十三章 暴徒之军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李茂……还有一支骑兵么?”

总算是安然无恙地全军入驻了冀京,谢安在登上城楼的时候,忍不住再次询问八贤王李贤,他实在很难想象,燕王李茂在拥有渔阳铁骑这么一支精锐铁骑的同时,竟然还藏着另外一支骑兵而不为世人所知。

听闻谢安的询问,李贤微微叹了口气,看得出来,这位丞相大人的面色不是太好看,仿佛是被什么心事所困扰着,在足足沉默了数十息后,这才以叹息的口吻吐出一个名词。

“辽东远征军!”

“哈?”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谢安下意识地愣住了,停下脚步诧异地望着李贤,疑惑问道,“什么?什么远征军?”

“辽东远征军!”沉声重复了一遍,八贤王李贤竟也不着急前往大周皇帝李寿所在的那段城墙,手抚墙垛,望着城下那尚未退却的北疆大军,以及他那位持戟勒马以漠然神色观望城头的、同父异母的亲兄弟,燕王李茂。

谢安正打算追问,忽然东北面尘沙大起,踏踏踏马蹄声不绝于耳,并且离他们越来越近。

隐隐约约地,谢安仿佛听到了几阵怪叫。

“哟呼——!哟呼——!哟呼——!”

“果然……”在听到那怪声后,八贤王李贤的表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甚至于,他的脸上隐隐闪过一丝怒意,咬着牙恨恨说道,“做得太过了,李茂!”

“……”谢安不解地打量了一眼八贤王李贤,并不能理解这位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君子人物何以会因为一支对方的援军而面色大变,直到他的双眼瞧清楚那支北疆方面的援军骑兵。

“呃?这是……”纵使谢安这些年心境已得到磨练,此番竟也是一脸的愕然,因为他瞧见,那支从远而来的骑兵队,似乎并不像是大周的兵马。

要知道。但凡是大周的军队,基本上都是清一色的军队制铠甲,配以相应的军队帅旗,然而那支怪异的骑兵队倒是好,别说旗帜乱七八糟,就连军中骑兵的穿着亦是各不相同,有的穿皮甲、有的穿铠甲。而有的,竟然以粗布裹着身体,要不是这些人坐跨着战马,谢安还真以为是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蛮族人,缺乏教化。

可不是缺乏教化么,只见那些人一边骑着战马飞奔。一边挥舞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有挥舞兵器的,有挥舞马鞭的,还有的竟然光着膀子挥舞自己上衣的,并且,这些人口中不知叫唤着什么,哟呼哟呼的。叫人打心底里感觉烦躁。

[外族骑兵?]

谢安心底忽然浮现一个念头,皱了皱眉,转头望向李贤,等待着他对此的解释。

似乎是注意到了谢安的异样,八贤王李贤长长吸了口气,随即将攥紧的拳头缓缓放松,如丧考妣地说道,“谢大人猜测不错。这支外族骑兵,便是小王方才口中所指的辽东远征军,或者又称之为……狼骑兵!”

“狼骑兵?北戎狼骑?!”谢安闻言心中一震,猛地抬头死死盯着李贤,一副难以置信之色。

[这些人,就是舞儿当年在冀北与之苦战的北戎狼骑?]

也难怪谢安面色顿变,要知道。十三年前冀北一役,那可是举国皆知的国殇之役,那一年,草原上一个大部落的首领。即如今燕王李茂麾下五虎之一的佑斗的亲哥哥,苍原之狼咕图哈赤,纠集了数十个草原上的部落,组建起了一支由十万草原儿郎所组成的骑兵,如狼似虎地南下掠寇大周,在短短数月内,覆灭了当年北疆之虎梁丘恭组建并传承下来的渔阳铁骑,还一度攻下了整个幽燕之地,此后兵指冀京,一度将战火烧到冀京北方的门户,即如今谢安的妻子梁丘舞被围困的地方,博陵。

而这支来自草原的外族侵略骑兵,便称之为北戎狼骑,或者说,狼骑兵。

并非说这些来自草原的骑兵是按照字面意思理解那样,是骑着可怕的狼群而来的,之所以这样称呼,是因为那些狼骑兵大多数信奉狼作为他们的神灵或者祖先,而且性格凶残,所经之地就好像狼群经过一样,寸草不生。

无数的城镇村庄被他们摧毁,而村中的百姓,男子皆被杀死,女人则沦为他们发泄兽欲的工具,连奴隶都不如。

据说,当年那支北戎狼骑在侵略大周,攻打大周王都冀京北方的门户博陵时,每个狼骑兵马背上甚至还绑着一个从大周幽燕之地虏来的女子,以待入夜时发泄兽欲所用。

那时,数以百万计的幽燕百姓被战火牵连,甚至于,就连大周朝廷也被这支外族骑兵所震慑,商议迁都以避这支骑兵的锋芒。

而当时,冀京的京畿之师尚在前太子李炜掌控之中,那时的李炜虽说已年近弱冠,但胆气与气魄却无法与后来的他相提并论,面对着那支如狼似虎的狼骑兵,太子爷当即便胆怯了。

就连李炜这位后来的雄主也胆怯了,更别说本来就小心谨慎的三皇子李慎以及当时还只是太子李炜身边一个乖顺弟弟的五皇子李承这两位日后的枭雄,于是乎,除却那时尝试代替父亲李暨前往江南安抚百姓的八贤王李贤外,其余皇子清一色地倒向了赞成迁都的保守派。

当然了,其中不包括如今的大周皇帝李寿,毕竟以李寿当年的身份与地位而言,似这等国家大事根本轮不到他有开口的权利。

话说回来,其实就当年大周的军方而言,其实也不需要众皇子出面力挽狂澜,毕竟那时的朝中尚有梁丘公与吕公这两位能征善战的名将,但是问题是,四镇终归不算真正的军方体系,而当时军方的最高位,是大将军吴邦这位日后死在梁丘公嫡孙梁丘皓手中的倒霉鬼,连这家伙都倒向了保守派,梁丘公与吕公就自然不好再说什么了。而最为关键的一点是,当时的大周皇帝李暨没有任何的表示。

后来梁丘公反复思量,觉得李暨当时没有任何表示。甚至露出种种倾向于迁都的举动,极有可能是为了磨练皇四子李茂,毕竟当时李茂每日都在朝中大吵大闹,不止一次地主动请缨,愿提兵北上阻挡北戎狼骑。

终究,李茂得偿所愿,争取到了北上讨伐外戎的任务。而领悟到了天子李暨用意的梁丘公,亦假以托病辞去了北伐军副帅的职务,推荐了自己的孙女梁丘舞,并正式退居幕后,将东军神武营交付给了尚未及笄的孙女。

不得不说梁丘公与天子李暨想到了一块,在天子李暨培养李茂的同时。梁丘公亦将此战视为了对梁丘舞的磨练,因为梁丘舞本来就是武学天赋极高的惊艳之才,而更重要的一点是,在梁丘皓大难不死归顺太平军潜伏在江南、不曾浮现于世的那时,梁丘舞可以说是梁丘一门唯一的后嗣与希望,梁丘公希望她能够在历经磨练后,肩负起传承、甚至兴旺梁丘家的职责以及义务。

但很遗憾的。当时的李茂与梁丘舞虽说武略、兵谋都不差,但总归缺乏经验,很难想象这两位日后的战场武神竟会在一帮外戎狼骑兵面前束手无策,连连战败。

而这时,身在江南的李贤用一纸书信给李茂以及梁丘舞求来了一位经世奇才,即长孙家的长孙女,日后鬼谋无双、算无遗策的冀州军军师之一,鸩姬长孙湘雨。

正如后来长孙湘雨对谢安所说的。这位拥有覆手可倾天下的奇才,当时早已厌倦了冀京和平安泰的生活,向往刺激与新奇的她,应下了李贤这位发小的请求,在胤公这位清楚她才能与本事的老人的支持下,入主兵部,以胤公的名义代兵部发号施令。足不出冀京,却远程指挥着李茂与梁丘舞的北伐军,以狠毒、凌厉的手段,用高阳城八万军民为诱饵。终于帮助李茂与梁丘舞扭转了局面,然后才是梁丘舞在冀北一役斩杀苍原之狼咕图哈赤,奠定了北伐军此战胜利的根基。

可以说,是长孙湘雨、李茂、梁丘舞这三位经世之才联手,这才打败了当时叫大周举国震动的北戎狼骑,反过来说,这亦足以证明,北戎狼骑的强大。

而这样一支强大的外族军事力量,为何会在李茂掌握之中呢?

望了一眼身旁长吁短叹、明显陷入回忆当中的八贤王李贤,谢安忍不住问出了心中所想。

微微叹了口气,李贤右手抚摸着城墙,目光望向城下那支奇服怪饰的狼骑兵,皱眉瞧着那帮人在城下掠过,口中哟呼哟呼地怪叫着。

“小王也只是道听途说……李茂在受父皇之命入驻渔阳后,厉兵秣马,欲效仿当年梁丘公膝下大爷、北疆之虎梁丘恭宏伟事迹,将草原变为我大周训练骑兵的校场……”

[将草原变成我大周训练骑兵的校场?大舅哥的老爹可还真霸气……]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说,可听李贤这么说,谢安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不过惊诧归惊诧,他却并未打断李贤的话。

“小王的四哥,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在渔阳铁骑组建完毕的次年,他便将兵锋指向了当年我大周国殇之役的罪魁祸首,苍狼部落!但当时,由于在我大周国内大败而退,苍狼部落的处境并不乐观,被草原上众部落视为战败的罪人,从曾经的大部落沦为其他大部落的附庸……以至于四哥兵发草原之后,苍狼部落为了借助四哥的力量向那些年逼迫他们的草原部落报复,竟然向四哥臣服……”

[怪不得那佑斗会在李茂帐下为将……]

谢安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此前他一直很奇怪,为什么苍原之狼咕图哈赤的亲弟弟会在李茂帐下,成为李茂的心腹爱将,经李贤这么一说,他这才意识到,当年苍狼部落在败北后,他们在草原上的处境必定是相当的不乐观,不难想象会有许许多多的草原部落将战败的罪责都推到他们头上。

“苍狼部落,是第一个向四哥臣服的草原部落……四哥并不是一个穷兵黩武的莽夫,在梁丘公座下学习多年的他,如何不知以夷制夷、以蛮制蛮的道理?在覆灭了一个大部落后,他对那个部落中的战士们许以赏赐,将那些外族战士变成了他的私兵,助他攻略草原……”

“攻略草原?”谢安诧异地望了一眼李贤。

似乎是注意到了谢安诧异的神色,李贤淡淡一笑。平静说道,“四哥的心很大,他不满足媲美北疆之虎梁丘恭的丰功伟绩,也不满足仅仅将草原变成我大周的练兵之地,父皇南征北战的赫赫战功,自小便是四哥心中所向往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将旭日照耀之地,便变作我大周的国土。这才是小王的四哥心中的志向!”

“好家伙……”谢安惊得倒吸一口冷气,他怎么也没想到,燕王李茂的志向竟是这般的巨远,怪不得当年老皇帝会册封他为项王,号曰大周李氏皇族第一勇士。相比于这个志向,大爷梁丘公的功勋反而不算什么了。

“但是。初具成形的渔阳铁骑却并不能支持李茂攻略草原,因此,李茂需要一支敢死队,他需要一支军队无时无刻地骚扰草原上的各个部落……”

“就是辽东远征军?”谢安接口问道。

“唔!”李贤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李茂将大量被覆灭了部落的草原战士组织在一起……在草原上,每日都有大部落覆灭小部落的事发生。而一旦部落被覆灭,小部落的战士便会成为大部落的奴隶,为那个覆灭了他们部落的大部落效力,因此,忠诚在草原上是一件非常难见到的事,可能一名草原战士今日还与你一同杀敌,明日就会成为你的敌人……强大的力量,丰厚的赏赐。李茂用两样东西,将一群穷凶极恶的暴徒们收归在麾下,唆使他们对曾经的同胞举起屠刀,无时无刻地骚扰、袭掠那些大部落,削弱那些大部落的实力,以方便渔阳铁骑出塞讨伐……就这样日复一日、日复一日,那些狼骑兵……不。应该说是辽东远征军,已成为李茂麾下一支毫不逊色渔阳铁骑的劲旅!”

“好家伙……”谢安惊诧地望了一眼城下尚未退兵的燕王李茂,惊讶于李茂竟能想到这种滚雪球的方式在攻略草原,并且。这种方式竟然能够顺利施行。

不过一想到燕王李茂所拥有的个人武艺与强大军事力量,谢安倒也不感觉奇怪了。

“辽东远征军……那些狼骑兵很难对付么?”谢安试探着问道,因为他看出,李贤似乎对这支军队极为忌惮。

似乎是猜到了谢安心中所想,李贤摇了摇头,正色说道,“实力与渔阳铁骑相仿,唔,可能单兵实力还不如渔阳铁骑……”

“那你那么担心做什么?”谢安纳闷了,要知道他麾下冀州军正面对上渔阳铁骑亦不遑多让,更何况是实力还不如渔阳铁骑的辽东远征军。

“谢尚书你不明白!”李贤摇了摇头,加重几分语气说道,“辽东远征军与渔阳铁骑不同,渔阳铁骑乃正规军,纪律严明,而辽东远征军……就是一帮暴徒,穷凶极恶的暴徒!若是可以的话,小王实在不希望那帮暴徒再次踏足我大周的国土!”说到这里,他幽幽叹了口气,摇头说道,“观方才辽东远征军从东北方向赶来,小王实在担心,那群暴徒所经之地,我大周的百姓是否安好,村落是否安好,城镇是否安好……”

谢安闻言愣住了,他这才意识到,八贤王李贤简直就是将这支辽东远征军当成了蝗灾般的灾难,也难怪,毕竟李茂当初就是把他们当成是蝗虫使,叫他们去骚扰迫害草原上的部落,好方便渔阳铁骑后续的征讨,而如今这支蝗虫军队竟然踏足了大周的国土,也难怪李贤长须短信、心中愤慨。

“引狼入室,引狼入室呐!”摇了摇头,李贤顿足捶胸,叹息不已。

而与此同时,在冀京城下,燕王李茂犹自望着冀京城楼上,寻找着谢安以及李贤的身影。

“只差一线呢……”

伴随着一声低语,北疆五虎之一的乐续以及张齐二人来到了李茂身旁,方才说话的,便是乐续。

“唔……”李茂轻声应道,也不言语。

见此,乐续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冀州军也不简单呐,竟能猜到殿下从辽东调来了援军……”

“……”李茂继续望着城头。沉默不语。

望了一眼李茂,乐续再一次开口道,“不过想来也难怪,毕竟冀州军中有李贤以及鸩姬长孙湘雨两位智谋超群的军师……”

“……”李茂闻言转头瞥了一眼乐续,不悦说道,“乐续,你究竟想说什么?直接了当地说吧。莫要拐弯抹角的,你应该知道,本王最是厌恶说话拐弯抹角!”

乐续听罢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旁边张齐忍不住了,皱皱眉压低声音说道。“殿下,何以要招那帮暴徒?”

说罢,张齐忍不住转头观瞧那支辽东远征军,只见那帮人围聚在冀京城下,用极其低俗的方式挑衅着城内的守军,甚至于有的士卒非但脱光了上衣,连裤子亦脱了大半。对着冀京城头的方向撒尿,口中哈哈大笑地嘲弄着城上的守军。

挑衅的效果如何暂且不说,单单是这种做法,张齐便感觉面上无光,深感耻辱的他恨不得当即撤兵,免得叫人知道那帮缺少教化的北戎亦属他北疆的兵马。

啊,有这么一帮友军,实在是太丢脸了!

丢脸至极!

“暴徒……么?”深吸一口气。燕王李茂抬头观瞧冀京城头。

他没有说话,因为他无言以对,如果不是情况特殊,他也不想征召辽东远征军这支与穷凶极恶暴徒没有丝毫区别的军队,甚至于,他也隐隐担心此番会不会引狼入室。

反噬其主倒不至于,在李茂看来。就算给这帮人天大的胆子,他们也不敢反过来咬他,可问题是,这帮人实在难以驯服。虽说不至于与他燕王李茂对着干,但是在他李茂不注意的情况下,私底下攻灭几个城县村落,这帮人还是干得出来的,毕竟他李茂最初组建这支远征军的目的,就是叫这帮暴徒去为祸草原,只不过如今情况特殊,李茂无奈之下这才将他们征召而来。

而说到这件事的根本,还是在于费国、马聃、廖立这三位冀州军的偏师主帅上。前一阵子,他们所率的冀州军,与李茂麾下渔阳铁骑一战,最终竟然是他李茂一方三战皆负,撇开渔阳铁骑久经胜仗难免有轻敌之心这件事不谈,冀州军的实力亦是可见一斑。

毕竟,倘若只是寻常的军队,就算渔阳铁骑再怎么掉以轻心,也不可能输地那么惨。

因为已经意识到冀州军今非昔比,已不再是前太子李炜手底下那支软脚虾军队,李茂这才急着需要援军,否则当谢安的冀州军大部队一至,双方军事阵容的强弱恐怕会整个转掉过来。

虽说博陵尚有李茂七八万的兵力,可是李茂却不敢调用,毕竟那些军队负责围困着一头凶猛的雌虎,一旦让她挣脱牢笼,威胁远在冀州军之上。

于是乎,在半个月前,当费国、马聃、廖立前后在渔阳铁骑面前耀武扬威了好一阵后,李茂无奈之下只好征召了远在辽东甚至是乐浪的远征军,希望能借这支奇兵将冀州军整个覆灭掉,哪怕是同归于尽李茂亦在所不惜。

也难怪,毕竟就燕王李茂如今的威慑力与实力而言,有没有辽东远征军这支军队已经无大所谓,毕竟最初组建辽东远征军的目的只是为了拖死草原上的那些大部落,以方便当时初具规模的渔阳铁骑将其覆灭。而如今,渔阳铁骑已成为草原上的霸主,如此一来,辽东远征军这支尾大不掉的军队,反而成了李茂麾下一颗不知何时会爆发的毒瘤。

与其如此,还不如征召过来叫其与冀州军同归于尽,反正他李茂毫不心疼。

基于这个心思,李茂终究还是将辽东远征军这支外族狼骑兵调了过来。

正如谢安、李贤、长孙湘雨所料,李茂就算是闲着没事做,也不至于会孤身一人杀到冀州大军中,借此来挫败冀州军的气焰。

这只是莽夫所为,而李茂却是师承于梁丘公的北疆名将,岂会做出这种有勇无谋的事来?

他之所以装着愤慨的样子拖着冀州军,无非就是等着辽东远征军那群如狼似虎的暴徒到来,但遗憾的是,他显然是低估了谢安、李贤、长孙湘雨以及刘晴等人的心计。

事有反常必有妖,这种道理连谢安都明白,长孙湘雨、李贤、刘晴等人又岂会不懂?

于是乎。冀州军终究在千钧一发之际退入了冀京,以至于他李茂竹篮打水一场空。

“哼!果然还是我大周的那些所谓英杰更难对付呐,比草原上那些头脑简单的莽夫难对付多了……”望着城头半响,李茂恶狠狠地吐出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似乎稍微好看了一些。

见李茂明显不愿再说有关于辽东远征军的事,张齐与乐续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对视一眼。很识趣地没有追问下去,岔开话题问道,“殿下,眼下该怎么办?”

李茂沉思了片刻,忽然转头朝着远处喊道,“佑斗。过来,到本王这里来!”

远处北疆大将佑斗得见,驾驭着战马跑了过来,拱手抱拳。

“殿下!”

“唔!”点了点头,李茂抬手一指那群举止不堪的外戎狼骑兵,压低声音说道,“本王不甚清楚草原语。待会你去告诉他们,只要他们能攻下冀京,并歼灭城内的冀州军,本王就将我大周国内任何一座城池交给他们三日……”

话音未落,张齐与乐续惊得倒抽一口冷气。

“殿下!”难以掩饰心中的惊骇,张齐瞪大着眼睛,一副难以置信之色地说道,“殿下不可啊!这种事……这种事万万不可啊!”

想张齐这位北疆大将何以会面色大变。也难怪,毕竟方才李茂那句话的言下之意,将大周一座重城交给那些辽东远征军的暴徒三日,这无疑就是默许了那些暴徒在那三日中可在城内杀烧抢掠无法无法,虽说只能用这种方法来刺激那帮暴徒的士气与斗志,可这种事,但凡是任何一个正直的大周子民。都无法容忍。

别说张齐与乐续又惊又急,弄得面色涨红,就连出身草原的佑斗亦是露出了吃惊之色,无法想象李茂竟会说出这种话来。

而就在这时。却见李茂瞥了一眼一脸着急的张齐,皱皱眉淡淡说道,“急什么?你觉得冀州军是可供人随意揉捏的软柿子?再说了,除了冀州军外,城内尚有南军与北军,岂是那么轻易就能攻下的?倘若当真那么轻易,数月攻不下此城的你我,岂不是无言存活于世,引颈自刎?”

“呃?”张齐闻言呆了一呆,旋即仿佛明白了什么,恍然大悟之余压低声音说道,“殿下的意思是……驱虎吞狼?”

“哼!还不至于太蠢!”

尽管是被李茂喝骂了一句,可张齐与乐续二人脸上惊急的神色却反而是平复了下来,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乐续讪笑着连声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殿下英明!不过,远征军亦是骑兵,恐怕不利于攻城……”

“这会儿你反而替他们担心了?”瞥了一眼乐续,李茂冷冷说道,“死那些人,总比死我渔阳铁骑好吧?”

张齐与乐续会意地点了点头,旁边,佑斗淡淡瞥了一眼远处冀京城下的辽东远征军士卒,表情亦是平静不起波澜。

也是,虽说同样出身草原,可这并不代表佑斗会去关心他们,毕竟草原上最是不乏同室操戈。更何况他佑斗如今可是北疆的二把手大人物,岂会去在意那些人的死活。

“明白!殿下放心,末将自会想方设法激起那帮人的斗志,为我北疆铺路!”抱了抱拳,佑斗斩钉截铁地说道。

“唔!”李茂点了点头,随即,在望了一眼冀京城头后遗憾说道,“虽说有点可惜,不过今日也只能到此为止了……如今的冀京不过是一座孤城,四面无援,不怕那些人逃出生天!——走,撤兵,这里的事,就交给你等口中的那群暴徒!”

“是!”面带着微笑,佑斗、张齐、乐续三人抱拳应道。

最后一次抬头瞧了一眼冀京这座大周数百年的王都,冷眼瞧着城头上那些受到辽东远征军低俗挑衅,满脸怒色却不敢出城应战的冀京守军,李茂冷哼一声,终于拨马退走了。

而李茂这么一退,那多达五万的北疆大军亦徐徐退却了,只剩下辽东远征军这支残忍如狼、凶恶如虎的军队,毫无阵型可言地围绕着冀京,时不时地用最低俗的方式挑衅着城内的守军。

燕王李茂与北疆大军的撤军。这倒是叫冀京城头上天子李寿一行人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当然了,这其中亦有例外的,比如说梁丘公与吕公,这两位不复当年勇武的名将,站在一旁低声交谈着,表情不容乐观。

“李茂究竟想做什么?”

北池侯文钦皱眉望着北疆大军退去的方向,神色复杂地注视着城下那一帮举动低俗的外族骑兵。

在他身旁。大周天子李寿深吸一口气,带着几分笑意说道,“无论他想做什么,这冀京终归还是在我等手中……”

“呵!”听闻此言,文钦微微一笑,正要说话。他只感觉眼前掠过一道人影,下意识地拔剑出鞘,神色凝重地望着墙垛上那名不知何时出现的小卒。

“阁下何许人?”隐隐护住李寿,文钦沉声喝道,话刚说完,他忽然注意到了来人腰间所缠着的细细铁索,以及铁索一端那背在后背上的那柄镰刀。

“诶?”瞧着那熟悉的兵器。文钦愣了愣,试探着询问道,“漠……都尉?”

原来,那个掠了城头的人影,正是北镇抚司的长官,司都尉漠飞。

只不过漠飞此番并非是黑衣裹身、黑布蒙面,而文钦又未曾见过漠飞的真容,这才起了敌意。

朝着文钦点了点头作为礼节。漠飞面朝李寿单膝叩地,抱拳沉声说道,“微臣漠飞,叩见陛下!”

对于这位北镇抚司的密探头子的神出鬼没,李寿早已见怪不见,不过对于漠飞此番竟然脸上没有蒙面,李寿倒是足足地吃了一惊。

要知道。冀京圈子里的人,谁人不知北镇抚司司都尉漠飞心有隐疾,不习惯以真面目示人。

“呃,漠飞啊……”轻轻拍了拍文钦肩膀。让他退到一旁,李寿走上前去将漠飞扶了起来,望着他那俊朗且冷漠的面容干干说道,“漠飞,认识你三四载,朕还是初回瞧见你庐山真面目吧?做这般打扮,你……”

显然,李寿也是清楚漠飞在没有黑布蒙面的情况下实力会大打折扣的事。

可能是猜到了李寿心中所想,漠飞恭敬说道,“回禀陛下,江陵一战,微臣心疾已消,自不必再黑布蒙面!”

“哦,原来如此……”上下打量了几眼漠飞,说实话李寿很是好奇漠飞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改变,不过眼下他却无暇询问,忍不住问道,“那小子呢?不是入城了么,怎么不过来见朕?”

漠飞冷漠的脸上微微浮现出几分笑意,想来李寿口中的那小子,恐怕也只有谢安了,想了想,他恭敬说道,“回禀陛下,大人与八贤王殿下方才已入得城头,想来,不消片刻陛下便能见到……”

这边漠飞正说着,恰巧城头另外一侧谢安与李贤二人正徐徐走来。

见此,李寿难掩心中激动,疾步走上前去,口中唤道,“谢安!”

“啊?”那边谢安正与李贤边走边交谈着有关于辽东远征军的事,乍一听这声呼唤,他二人猛地转过头来,这才发现李寿正领着一大帮人朝他们走去。

“臣李贤,叩见陛下!”

“臣谢安,叩见陛下!”

谢安与李贤正准备施礼,那边李寿紧走几步,一手一个将他们扶住。

“八皇兄此来一路辛苦了!”

似乎是察觉到李贤气势上的变化,李贤微微一笑,退后一步,躬身说道,“不敢!臣身为李氏子孙,自当为陛下分忧,为我大周社稷尽心!”

“八皇兄高风亮节,实乃谦谦君子,世人楷模!”

说了几句冠冕堂皇的客套话,狠狠地将李贤赞誉了一番,李寿这才将目光转向谢安。

冷不丁地,身为天子的李寿猛地抬起手,一把退在谢安胸口,后者措不及防,不禁后退了两步。

[陛下这是怎么了?谢大人可是此番的功臣呐,平白无故推他做什么?]

城上众兵将面面相觑,而就在这时,谢安的一番举动,更是叫他们满脸惊恐。

只见谢安在错愕地瞧了一眼李寿后,忽然好似明白了什么,竟也抬起右手,推了李寿一把。

“嘶……”

眼瞅着天子李寿与自家大人谢安你推我我一下,我推你一下,刚登上城头的费国、马聃、廖立等将惊地倒抽一口冷气,脸色都有些发白。

然而此时,李寿却哈哈大笑地用双手一把抓住了谢安的双臂,满脸激动地望着年逾不见的挚友。

城上众人鸦雀无声,饶是费国、马聃、廖立等清楚李寿与谢安交情的将领们,此番亦是面面相觑,心下暗暗说道,谢大人不愧是陛下跟前最红的权贵之臣,瞧瞧这份待遇……

而与此同时,在相隔不远的城墙上,刘晴瞥了一眼远处那君臣之间的闹剧,再度将视线落在了城外的辽东远征军上,而在她身旁,长孙湘雨亦抱着儿子末末注视着城下的外族骑兵。

“那些举止低俗的外族骑兵,便是那什么燕王的仰仗么?”

“暂时是吧,咯咯咯……”(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9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宇宙级宠爱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女配她天生好命食物链顶端的猛兽我真不是魔神都市国术女神诸天新时代特种兵之战狼崛起剑仙三千万
本书作者其他书
我,刘辩,雄主 大国将相 赵氏虎子 大魏宫廷 三国之宅行天下 战国大司马 大豪杰 东汉末年立志传
相关推荐
金钱无罪剑王朝重生女遇到吸血鬼变身少女的日常峨眉祖师斗破之古族小少主不许动本仙姑的炉鼎斗破从纳兰嫣然开始英雄联盟之亚索与锐雯的爱情故事超神学院之瑞萌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