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三国:积粮万石,黄巾终于起义了

第一百七十章 束手就擒?说反了吧!
上章 目录 下章

三国:积粮万石,黄巾终于起义了第一百七十章 束手就擒?说反了吧!

颜良暴喝一声,率领一队骑兵,从黑暗中杀出,手持大刀指向刘擎,叫嚣道:“果不出别驾所料,刘擎,我劝你束手就擒!”

袁军步军立即让开一条道,颜良驾马来到阵前。

刘擎瞧着颜良一身白铁铠甲,在火光映照之下熠熠生辉,与上回所见的铜色鳞甲大不相同,显然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既知我来,颜良在此,那么文丑何在呢?”刘擎扬声问道,丝毫没有一丝惧色。

“文丑在此!”

身后一身暴喝突兀传来,又一队骑兵,从刘擎来时地方长驱直入,堵住了刘擎后方退路。

一时间,偌大的军营之中,刘擎这一千多兵马被围在场中。

“还真是有备而来!难道两位忘了,昔日濮阳城下,两位便是本王手下败将,该不会以为,换了身行头,披了件铁皮,就能胜过本王了?”

“刘擎,你休得猖狂,今日我军十倍于你,就算你再强,能强的过我全军嘛!”颜良叫嚣道,开始鼓舞兵士。

刘擎心道颜良对力量真是一无所知,主要还是因为禁卫战斗的太少了,或者与禁卫战斗过的兵马,不是溃散,就是投降,只留下一个刘擎骁勇的传说。

真打起来,别说区区数万兵马,纵是有十万,数十万,在刘擎的眼中,并没有什么不同。

颜良文丑这些护甲改良过的骑兵,并不例外,因为六十武力的攻击,可以轻易击破护甲,即便是用枪柱砸,也能轻易砸破普通士兵的脑袋,砸断他们的骨头。

有的强,可以凭借装备弥补,比如正面厮杀,颜良文丑军或许可以和典韦的护卫杀得有来有回,可他们面对的是刘擎禁军,这种差距,与颜良文丑和刘擎的差距很类似。

换一身重甲铁衣,在刘擎这武力天花板面前,于事无补。

刘擎挥动铁槊,望着颜良,突兀的说了一句:“二位是冀州名将,听闻在黄巾之时,便暂露头角,如今冀州在本王治下,耕者有其田,劳者有所报,民顺心安,不如两位将军自此归顺本王,本王封两位做护冀将军,如何?”

听得刘擎话锋逆转,竟然临阵招揽起两位,郭图大急,当即嚷嚷道:“将军,此言有诈,切勿听信!”

渤海王如今的身份,可一点不比袁绍差。

袁绍是四世三公,刘擎乃先帝亲侄。

袁绍是兖州牧,刘擎乃并州牧。

颜良听得两人直言,哈哈一笑,道:“颜某出身寒微,得袁公赏识,方有今日,岂会背主!”

“对!俺虽一介武夫,亦认得忠义二字!”

后边的文丑也附和一声,只是这声音,刘擎听着有些耳熟。

刘擎见招揽两人不成,转而望向郭图,似乎完全不顾自己脸面,笑着道:“公则先生出于颍川郭氏,与本王军师郭嘉乃同族,你兄弟二人,何不同心同德,同辅本王,以先生之才,屈于别驾之位,怎能甘心?”

刘擎又忽悠起了郭图,用是不可能真的用的,不过若真能挖袁绍墙角,刘擎的也养的起他。

听得刘擎之言,郭图心中还真有一丝窃喜,似乎是莫名而来是好感,但一想到郭嘉,这种好感顿时烟消云散,化作怨恨。

昔日在颍川,刘擎力克波才,阳翟一众大族皆对刘擎示好,郭氏也不例外,然而刘擎最后却选郭嘉这个不入流的浪荡子为幕僚,郭图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羞辱。

很记仇!

回忆起往事,郭图越来越气,越气越火,最终尖着嗓子大喝一声:“颜将军,文将军,还不速速擒了刘擎,交由袁公发落!”

“得令!”颜良道。

“好勒!”文丑说。

说完,两人拍马而上,身后一众骑兵也乌泱泱的拥上来,嘴里乱七八糟的喊着“生擒”“活捉”之类的话。

刘擎将铁槊举过头顶,出声说道:“禁卫听令,给我擒了郭图!”

郭图一听,当即一惊,属实没有想到,刘擎会下这样的命令。

禁卫令行禁止,顿时换了方向,杀向袁军步兵,以及步阵之后的郭图。

颜良大喝一声:“汝敌在此!”

率领骑兵横马杀向禁卫,刘擎哪能如他愿,当即举槊杀去,反过来截住了颜良,槊锋划过一道流光,颜良只听得呼啸一声,战马险险立住,差一点将被刘擎斩落了马头。

颜良不敢大意,正打算喊文丑配合自己合攻刘擎,目光向后瞥去,却见文丑未进半步,原来是刘擎带的两千多匹战马,它们三三两两的栓在一起,禁卫冲出之时,将它们都留在了后边,从后面包抄的文丑军,正好冲入马群。

马群受惊,当即一阵乱走,又因为相互拴着,所以乱糟糟的一大片,骑兵压根无法通过。

这下可好,颜良心底犯憷,他一人哪是刘擎的对手。

不等他思虑清楚,刘擎的铁槊又朝他削来,张梁将刀一抬,迎向铁槊,欲将攻势格挡掉。

“铿”的一声,巨大的力量从刀柄传导而来,震得颜良双臂一麻。

颜良眉头一蹙,心中惊叹:为何渤海王攻势,比上回交战更加迅勐了?仅仅是随意一击,竟让他有种接不住的感觉,若一合都接不住,那这战斗,可怎么进行下去。

颜良驭马往后稍退了下,始终提防着刘擎的进攻。

见对方如此谨慎,刘擎不由得好笑。

现在知道本王的厉害了,上回与颜良文丑一战,解了濮阳之围,陈宫与吕布选择投效刘擎,因为吕布,刘擎解锁了无双特性【一骑当万】,对方兵力越多,自己的武力就越高。

如今袁军公有三万余人,刘擎此时的武力,已经突破了天花板,达到了新层次。

“如何?现在觉得,还能擒本王否?”刘擎似笑非笑的问道。

颜良咬咬牙,一人不行,便群起而攻,于是下令:“随我合攻渤海王!”

身旁一众骑士得令,顿时加入颜良攻势,以半圆之势,围攻刘擎,刘擎不退反进,收回铁槊,向后蓄力,面对十数道攻来的强势,手中缰绳一紧,战马金戈突然一跃而起,高过众人一截。

杀敌正在此时,蓄力完成的刘擎一槊横扫,寒芒反射着火光,似有一道红光飞掠而过。

随后传来一阵绵长的金鸣之声,冲在前头的数名骑兵,竟连人带枪,尽数被这一击削断,刘擎眼疾手快,再度对着空中打出数道攻击,只听得“叮叮”数声,几道断裂的枪头快速飞掠进人群,直接透甲而入……

刘擎这一系列动作,不过是在瞬息间完成的,等战马金戈重重坠地之时,同时还有近十名身死的袁军骑兵一齐坠地,有被直接削去脑袋的,有被断枪头刺穿胸膛的,然而刘擎落地之后,攻势未止,对着冲至面前的袁军骑兵,再度扫出一槊,这一槊高度不够,击打在了马头之上,当即将袁军坐骑击倒在地,袁军滚落在地,不等他闪避,金戈的铁蹄已经踏了上去。

战场之上,莫说铁蹄,于普通兵士而言,指甲牙齿都是武器。

刘擎一套攻击直接将颜良组织的攻势化解,随后目光一凛,将攻势对向颜良。

颜良当即如临大敌,渤海王方才出手,皆是一招致数人死地,也难怪自己一招都难以招架。

但面对袭来的槊锋,颜良还是一击迎上,场中再度爆发一声响亮的金鸣之身。

一击过后,刘擎赫然发现,自己的槊锋竟然斩入了颜良的刀刃之中。

卡住了?

不存在的!

刘擎当即将铁槊一旋,顿时一股蛮狠的扭力传导至刀刃之上,除了将刀卷刃外,还令它脱离了颜良双手。

刀柄脱手之际,颜良突然一阵恍忽,仿佛在怀疑人生。

“若要取尔性命,你方才便已身首异处!”刘擎收回铁槊,后者绷直了发出嗡嗡声,槊锋之上,崩了一个缺口。

硬度虽足,却也有些生脆。

颜良失刀,当即拔剑而出,持剑道:“若有本事,便取我头!”

什么叫嘴硬,这就是,明知不敌,但气势上不能输。

刘擎对颜良并无杀心,否者刚才那一击,便不仅仅是缴械了,而是绞头了。

刘擎笑道:“一身蛮力,杀了岂不可惜,不如将你擒了,带回冀州犁地,岂不得用!”

颜良一听,当即怒道:“竟羞辱于我,看剑!”

见颜良手持佩剑便从来,刘擎直摇头,当即槊锋一转,欲以槊身将其击落,正这时,只听身后咆孝一声,一道枪风迎头袭来,随后传来文丑的炸雷之音。

“颜兄,俺来助你!看枪!”

刘擎当即收回铁槊,举过头顶,回旋三周半,一击打中文丑枪势,将其攻击轻易卸去。

文丑不服,速度不减,再度举枪一刺,别说,强势十分迅勐,恐怕连自己的禁卫,都难以招架。

可惜文丑的对手是刘擎。

刘擎左手一收,将铁槊尾端探出,左手旋即一震,以右手为支点,铁槊一阵震颤,弯出一道弧度,直击文丑长枪,因为力度不小,直接卸了这道攻击,还令文丑险些将长枪脱手而出。

一击不成,持枪驾马奔向颜良,与之并立。

“刀呢?”文丑见颜良只拿着一柄佩剑,好奇道。

颜良面露惭色,没有说话,拿嘴努了努长刀坠落的位置。

文丑顺势一看,好家伙,刀刃都绽开了,两人杀得很起劲啊!

“你去取刀,俺来会会刘擎!”说罢,文丑再度持枪戳向刘擎。

瞧文丑这平平无奇的一击,刘擎玩心大起,只手抬槊,将枪势截下,随后定在原处。

《一剑独尊》

文丑瞧着渤海王如此举动,满满的挑衅意味,当即收回枪,以枪做棒,狠狠砸向刘擎铁槊。

“铿”的一声,铁槊只是一阵轻颤,而文丑的长枪却弹了回来,而且还震得他虎口生疼。

“如此大力!”文丑滴咕一声,一咬牙,再度挥动长枪击打了数次,结果依旧是如此。

这时,颜良也捡回了那柄破刀,刀刃开裂,刀身前半段更是扭曲成一个夸张的角度,颜良嫌弃的看了一眼,再度举了起来。

刘擎以一敌二,昔日濮阳城下那一幕,再度发生。

颜良文丑纵有提升,可惜刘擎提升更大。

“两位老乡,既是冀州人,便是本王子民,乱世无常,何不回头是岸!”刘擎嘴里胡诌着,差点将放下屠刀说出来。

刘擎每每提起冀州,颜良文丑心中也有所感触。

毕竟是生养自己的地方,如何能够割舍,为报袁绍知遇之恩,两人背井离乡,是因为忠义,但这并不意味着对故乡没有卷恋。

原本袁公可以在冀州立足,他们追随袁公也不至于背景离乡,是谁破坏了这一切?

颜良与文丑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刘擎。

好端端的渤海太守,被渤海王吹了,好端端的中山相,被渤海王排挤了,好端端的兖州牧,还是被渤海王撵走了,偌大的兖州,只剩下半个济阴郡是袁公的领地。

两人一齐出手,一人刺,一人噼,不,现在应该叫砸。

面对突然又发起进攻的两人,刘擎直摇头,老虎不发威真当本王是煨灶猫啊!

刘擎一击挥出,铁槊横于颜良文丑之间,“铿铿”两声,刘擎向左右各打出一击,顿时将两人武器荡飞出去,不待两人收回,战马金戈旋即侧身位移,跑向一边,与两人交错瞬间,刘擎再度出手,厚重的槊身拍打在文丑后背。

虽然拍打在了甲胃之上,不够这一击,顿时领文丑气血翻涌,如遭重击,胯下也一时失力,当即偏斜坠落马下,后背坠地,二次受伤,文丑只觉喉头一甜,一口血喷出。

不等他挣扎坐起,也不等颜良上前施救,一道槊锋却悄然落在文丑喉间,只要他敢稍稍抬头,便是槊锋封喉的下场。

“本王说了,尔等不是本王对手,若非念及尔等是冀州之民,本王害不想给这个机会!还不束手就擒!”刘擎喝道。

“要杀便杀,俺以死相报袁公大恩,有何俱哉!”文丑喷着血沫说道。

说实话,他们表现得越无畏,越忠义,刘擎便越不想杀他们。

于普通士兵而言,颜良文丑确实很强,然而在刘擎面前,武将个人的能力,已经基本失去威胁。

这才是刘擎敢于“心慈手软”的根本倚仗。

面对文丑的嘴硬,刘擎大骂一声:“冥顽不灵!精卫,将文丑绑了!”

文丑突然坠马遭擒,其麾下一众骑兵顿时失去了主心骨,不知所以,同时也不敢轻举妄动,文丑的下场,他们方才亲眼所见。

收拾完文丑,下一位便是颜良了。

言罢,刘擎将目光投向颜良……

……

(PS:求推荐票,月票支持。)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都市国术女神剑仙三千万我真不是魔神我有一座天地当铺诸天新时代宇宙级宠爱食物链顶端的猛兽特种兵之战狼崛起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女配她天生好命
相关推荐
红楼之步步为赢我是魔尊大BOSS开局就成了魔尊我家老婆是女帝重生重生坂木:横推精灵世界斗罗:觉醒沙盒武魂的我只想种田和她先婚后爱了和她假戏真做了封神:麾下十万大罗撼龙风水师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