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

第四百一十六章 与君同是异乡人
上章 目录 下章

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第四百一十六章 与君同是异乡人

能感觉到湖水冰凉。

不断下沉。

咕嘟冒泡。

头发衣服都飘了起来。

然而幻阵的效果依然在持续,即使闭着眼睛,眼前也不断闪烁出各种各样的画面、受幻阵影响。这些感觉又与真实世界沉入湖水里的感觉叠加起来,有些虚幻,像是在玩灵境游戏时被人敲游戏舱,分不清谁真谁假。

156n.com

随着不断下沉,真实的终究更真实了,虚假的终究更虚假了。

幻阵画面闪烁的频率不断加快,直至彻底黑了下来,陈舒已沉到了接近湖底的位置,离方体越来越近。

其实他没有必要这么做的。

秘境宝物虽然价值连城,但他已是灵宗圣子,对他来说,绝大多数东西意义都不大了。

金银财物?不缺。

天材地宝?不差。

顶级法器?多数都过时了。

在这个时代绝迹了的珍惜宝物?拿到了不也要交给宗门或国家?难不成捏在手里发霉?

陈舒最感兴趣的是那些与圣祖有关的文物,最好是文献记载,可他也没必要把它们搬回家据为己有。与其将它们放在家里的柜子上吃灰,远不如把它们放在博物馆、让全世界都来欣赏并惊叹那个辉煌时代更有意义。

并且益国已经和西孝谈好了,这里面绝大多数的东西益国是要带回去的,并不会流落在外。

因此陈舒只需要在方体开启的时候跟着历史专家们一同进来就可以了。

有大佬们的帮忙,他研究起来还要轻松顺利一些。

思来想去,对他有用的,也就异兽丹了。

九阶异兽丹可以给自己用,其余的可以给潇潇晋升用,不过这些他大概率也可以从灵宗的仓库里得到。

但这一次显然是秘宗大佬的安排。

秘宗大佬知道自己有水晶、可以开启方体秘境吗?

作为秘宗圣女家里的一家之主,陈舒对秘宗还算有点了解——

秘宗的能力无法窥探水晶,无法窥探方体,也无法窥探神灵,但是秘宗修行者的妖孽并不只有如此,他们仍然可以从其它渠道、其他方面来获得这个结果。

例如从灵宗口中。

例如神灵的启示。

例如集合许多信息,多方面推测。

那么指挥中心想让自己过来干什么呢?

陈舒做出三个猜测——

一是指挥中心的那位秘宗大佬也想知道曹辞弟子来西孝的目的是否与方体有关,所以提前让自己过来,排查一下方体里是否有对曹辞成神有帮助的物品。

二是益国虽然和西孝说好了,方体中多数物品归益国所有,但要付出代价,而这群不要脸的想全都要。

而且不想出钱。

三是益国高层更不要脸,不仅想要这个方体的东西,还想把其它方体秘境里的东西也都弄过来。

不要怀疑二三点的可能性,政客们无耻起来,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纵观历史,无论哪个时代,顶级政客们的骚操作总是层出不穷,一个比一个骚。

不管怎样,既然指挥中心如此安排,陈舒便来了。

这也算是一种默契吧。

“咕噜咕噜……”

陈舒还是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有维持避水的法术,而是不再呼吸,任由湖水灌进肺里,将肺填满,而他便在这么一个过程中给自己施了一个安眠术,沉沉睡去。

“嘭……”

轻微的触感传来。

陈舒落在一个巨大的方体旁边。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陡然出现了画面。

有着温柔曲线的山坡,草色青青,想来应该是早春时节,远方是被尘土与雾模糊的城市天际线,城市背后有一座被落日染上晕红的遥远雪山,色彩像胭脂,微风拂面总舒心,有一道声音响起: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

“艰难苦恨繁霜鬓?”

“潦倒新停浊酒杯。”

“不是他山无寄处?”

“过。”

“海角逢时伤老大,莫辞卮酒话情亲?”

“过。”

“柴门闻犬吠?”

“风雪夜归人。”

这方世界一下凝固了,几秒之后,它的灵力崩解,碎成了无数块,化作光尘回归天地。

十八座秘境出现在感知中,其中有十三座都已经开启。

修为到了七阶,感觉又不一样了。

陈舒只一眼扫过去,便将各个秘境里面装的东西看了个大概。

比之先前两次,那十几座开启的秘境中的东西少了许多,以前装的研究基地、高尖端武器都没有了。显然前两次秘境的异动让几个大国警惕了起来,不再在里面存放这些涉及国家重要机密的东西。

同时秘境再也无法单方面的、强制性的与他建立联系,让他可以慢慢检查和挑选,不用再担心在不知不觉间就将所有秘境都收入囊中、进而被请去喝茶了。

可这仍是个巨大的工程,一大群人、十天半个月都不见得能完成。

“emmm……”

看来只有这样做了。

陈舒心神一动,除最后一个装着一座城市模型的秘境有某种力量防护,其它秘境全部一扫而空。

可惜蓝亚的秘境里没再停放最先进的战机战舰了,否则他高低也得多给国家做点贡献。

“刷!”

陈舒睁开眼睛。

此刻他置身湖底,一片漆黑。

“嘭!”

陈舒顿时如一支利剑,从湖底往上冲,直至扑通一声,破水而出。

抬头望去——

新月如钩,一柄长剑悬在空中,剑上横坐着一名女子,抱着不知名的零食在吃。

听见声音,她扭头朝他看来,开口便问:“找着了吗?”

陈舒也答得爽快:“没有。”

“没找着什么?”

“找着什么?”

“你去找什么的?”

“你觉得我去找什么的?”

“你问我?”

“你先问我的。”

“……”张酸奶眼珠子一转,“那个掉到湖里去的人啊,不然还能是什么?”

“是啊,不然还能是什么?”

“找着了吗?”

“没找着啊。”

“那方体呢?”

“emmm……”

“嘿嘿~”

“嘿嘿……”

“倏!”

两道流光划破夜空。

……

陈舒回到基地,盘坐在蒲团上,心神却沉入水晶当中,开始清点这一行的收获。

十八个方体,开启了十三个,剩余五个,其中有一个秘境有保护,就是装着城市模型的那一个,应该是圣祖不想让人轻易知道他的来处,所以这次总共打劫了四个方体中的东西。

数量庞大,种类繁多。

陈舒先大致清点了下。

里面有异兽丹若干,七八九阶的都有,显然老乡也知道这个对人类修行者晋升有益,故意留给他的。

这个自然要收下。

天材地宝就不算多了,因为上一次在独钦时,他就把剩余秘境中疑似天材地宝的箱子全部拿走了,后来通过灵宗上交给了国家,灵宗中间吃了多少就不知道了。

这次只有少数漏网之鱼。

没意思没意思。

陈舒最关心的是文物和法器。

其中文物是他所关心的,文物中又最关心文献典藏,粗略看了一遍,心里大致有了数。

法器则应该是指挥中心所关心的,他也有点关心,但不是很多。简单的扫了一遍,就他个人感觉,虽然有一些记入历史的传奇法器,但并没有对成神有益的。

不知道曹辞是找什么。

“……”

陈舒睁开眼时,夜已过半。

鉴于指挥中心并没有找到他、直接传达希望他这样做的指令,而是通过暗示和默契,因此他稍作思索,也不打算马上将自己的收获上报给指挥中心,而是决定和上一次一样,回去后再通过灵宗交给国家。

在此之前,自己先研究研究。

顺便也筛选一遍。

毕竟老乡是留给他的,那些他不想要的、对自己用处不大的、觉得交给研究所或放在博物馆意义更大的,才会通过灵宗上交给国家,其余的自己留下也是合理的。

次日。

陈舒就在门公湖畔使用小烈阳术一事打个报告,表明自己是陷入幻阵,作为脆弱的灵修,担心生命受到威胁才不得已使用的小烈阳术,就没事了。

随后的日子里,他一边继续在西孝作战,一边清点从方体里获得的文献资料。

倒还真发现了一个宝贵的东西——

圣祖的自传。

这套自传很厚,分成了好多本,里面的内容也很详细。

以陈舒的眼光看,它很可能是圣祖自己写的,里面讲述了圣祖的生平事迹,描绘了他的容貌,讲述了他从年轻到年迈的个人成长和心态变化,只是隐去了他是穿越者这件事。

其文笔细腻,口吻亲切,读起来就像是圣祖坐在他面前,给他分享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经历。

陈舒这几天都在看这套自传。

如痴如醉。

这无疑将是整个人类的宝藏,它将填补相当一部分夏朝的空缺,并让圣祖这么一个五千年前的传奇人物的生平事迹真正的详细的展现在世人面前,很多争论都将因此得到结果,很多未知都将因此得到答案。

这更是陈舒的宝藏。

通过这套自传,他好像在隔着几千年,听这位老乡讲他的故事。

文中常常有些巧妙之处,寻常人看不出来,会觉得很普通,或理解成其它意思,可陈舒一读,便知道是和穿越或上个世界有关。要么会心一笑,要么沉默感怀,仿佛因此也得到了慰藉。

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

这是一场跨越时空的交流,好像同乡人远远寄来的一封书信,阅读之间,总让陈舒不舍得将书放下。

有时看着自传中的描述,对照着自己熟知的那些历史,一个是以亲身经历的角度,一个是历史的角度,双方碰撞出了奇妙的感觉,让他一时不禁恍然——原来我们所津津乐道的历史,也曾是某一个人意气风发的青春啊。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女配她天生好命我有一座天地当铺宇宙级宠爱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诸天新时代我真不是魔神都市国术女神特种兵之战狼崛起剑仙三千万
相关推荐
天相我真的不想谈恋爱红楼:庶子崛起末世之黑夜将至我真不是她徒弟对话古今:从风波亭对话岳飞开始精忠岳飞巫师不朽横明废土求生我有戴森球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