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

第四百一十八章 没想到吧?是空的
上章 目录 下章

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第四百一十八章 没想到吧?是空的

门公湖中央的湖水被隔开,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洞,直通往湖底的方体。几辆船只飞快的驶向湖岸,就连原本驻扎于此的七阶修行者都开始撤离了。

几道身影悬空而立,静静等待。

现在还敢从地上升空的,便只有西孝的几名八阶修行者了——

一名明宗长老,原本就在西孝的剑宗剑主第三、第六和第七弟子,还有前不久任务结束之后,特意赶来西孝的剑宗大弟子、二弟子和五弟子。除了此前选择了前往西洲、现在还在御剑赶来的路上的四弟子,因为见义勇为上了头把人弄死了还在牢里的八弟子,以及修为太低,被勒令不准前来的小师妹,其余的全在这了。

“谁打的我三师妹?”

“谁打得我三师姐?”

“……”三师姐沉默了下,扭头低声斥道,“你们这群傻逼,胜负乃兵家常事,能不能别老提?”

“问你们呢!!前段时间是谁把我三师妹打得卧床不起半个月的?有种站出来!”

“是啊!谁把我们三师姐打得大小便都不能自理的?有种站出来,和我……和我大师兄来个单挑!”

“吗的!老子宰了你们!”

“三师妹你干什么?”

“三师姐息怒!有外人在呢!”

唯一的明宗长老面无表情,悬空而立,直直的盯着前边。

对面只有五人,亦是悬空而立,静静的看着他们,既没有表情,也没有回话。

远方传来轰隆声,如滚滚雷鸣。

益国最先进的猎杀机在几十公里外飞翔,数量很多,有从西孝益军基地起飞的,有从航空母舰起飞的,也有刚刚由空天母舰投放的,全都挂载了战略武器。

可惜这里是门公湖。

门公湖一圈三百多公里,湖畔有四个县城,村镇若干,牧民难以统计,猎杀机是不可能在这里开火的。

不多时,一道人影缓缓出现。

来者身材高大壮硕,中年样貌,但头发已有些斑驳了,细看能看出几分老态。可他一出现,脱离暗默,属于顶级九阶的灵力在探测器中便像太阳一般,而这独特的灵力特征早已被各国军队记录在库,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战机战舰为之疯狂报警。

“倏!”

一道剑光劈开天地,眨眼即至,露出一道披着宽松长袍的身影,鹤发童颜,正是当代剑宗剑主。

当这两道身影在这里遥遥对视时,自然而然的,便成了这方天地的主角,无论探测器也好,卫星也罢,乃至地上安装的远程摄像设备,都统一的对准了他们。

只见剑主负手而立,瞄向曹辞,声音宽厚而沧桑,先道一句:“曹兄,好久不见啊。”

“一百多年了。”

“这么久么?”

“梅兄的时间向来过得快些。”

“叙叙旧?”

“也好。”

两道身影凌空漫步,隐没在云端,声音也听不见了。

“你是不是没想到我会来?”

“光是我,确实想不到。”

“你前段时间打伤我心爱的三徒弟,我自然要来找你算账的。”

“小辈间的切磋而已。”

“你意思是我教徒无力?”

“唉……”曹辞叹气,摇了摇头,“我先前还想说,多年没见,梅兄你沧桑了,没想到还是老样子。”

“人生太短,不够我换个活法。”

“甚好。”

“你不也是老样子?”

“我从未变过。”

“听说你为了成神,把孟景明的弟弟打成了重伤,还把孟景明的玄孙弄得昏迷了大半年。”剑主说完,嘴边忍不住露出了嘲讽的表情,咋舌两声,“啧啧,臊皮。”

“此事是我之过。”

“你还晓得?我还以为你没脸了呢。”

“……”

“这次你又来搞什么?”

“找些东西,拿了就走,别的一概不取,用完归还,即使我失败了,也由我的弟子替我归还大益。”

“我说啊,成神有那么大吸引力吗?成了神,不也得去个鸟不拉屎、甚至连鸟毛都没有的地方?听说那个地方连空气和水都没有一滴,孤独过一千年,比坐牢还惨,有必要吗?”

“有。”

“有什么必要?你好好活着,吃点爱吃的菜,做点爱做的事,潇洒几百年,不比坐一千年的牢强?”

“我与你不同。”

“你走入歧途了。”

“我一直走在同一条路上。”

“……”

剑主一时竟不知如何反驳。

从某一方面来说,他说得没错。

传统剑修剑道之大成者,剑心通明,坚定但不执拗,纯粹但不一无所有,在这世上终究有所爱之物。

曹辞则不一样。

这个人在他们中间年纪是最大的,也是最奇怪的一个,无父无母,无妻无子,无牵无挂。甚至他从来没有对一个人产生过爱慕之情,对美食、对美酒、对美景,对春风秋月,对一切美好之物都无感。

他的心里只有他的道。

只一心想要变强。

此外再无其它追求。

“啧啧……”

剑主摇了摇头:“我最近两年跟着宗门里的年轻弟子一起看小说,看电视剧,有意思的是,我还真从里面找到了不少和你性格很像的人,一心想要变强,也不知道为什么变强、变强做什么。不过人家运气比你好,没有被打成反派,没做你那些烂事,还成了主角。倒也有和你一样,不择手段的,小说里多一些,电视里就放不出来了。”

燃文

“梅兄啊……”

“怎么?”

“以后有机会再叙旧吧。我找到我要的东西,立马就走。”曹辞神情和语气都淡淡的,“若我成神,我自会和其他神灵一样守护世界,若我失败,包括天人镜,都将交还给大益。”

“我倒是信你,可别人信吗?你自己看看你做的那些烂事,一件比一件烂,哪里值得别人信了?”

“不行么?”

“不行,还是多聊会儿吧。”

“差不多了。”

“这就差不多了?”剑主嘴角一扯,“分隔这么久,我还以为你多少会对我有点想念呢。”

“念起最多的,就是你和孟兄了。”

“满口谎言。”

“没有必要。”

“你最烦我还差不多。”

“年轻时烦,相处时烦,年纪大了,分隔久了,想得最多的反倒也是你。”曹辞余光瞄了眼远处,湖畔边上的几个县城都在火速撤离民众,甚至造成了交通拥堵,他没说什么,任由他们走,一如在独钦时一样,他从未想过用他们来做要挟大益的筹码,只问道,“要怎样你才能将东西给我?”

“看看,说不到两句,又往那上面扯,你比我还想打架了!”

“如果要打,我们可以去海上。”曹辞说,“你我二人,即使百年未见,也无需耍这些心计的。”

“爽快!你打赢我,我就让你拿!”

“你知道的。”曹辞扭头看向剑主,神情淡然,“这并不难。”

“还是那么嚣张啊……”剑主纵横天下几百年,弱于人过,没承认过,“你现在是本体还是分身?”

“有何区别?”

“也是。”

对于曹辞来说,本体和分身的实力是几乎一样的。

“看来是分身了,你肯定不敢让本体来这里!其他分身呢?储物法器里面?带了几个来?”

曹辞默默的一挥手。

又是两个同样的人出现在空中。

“三个……”

剑主眉毛一挑,对其他两人说:“话说你们不憋屈吗?都是分身,凭什么他在外面讲话、做决定,却要把你们关在储物法器里受罪?我要是你们,我忍不了。”

“梅兄,歇歇吧。”曹辞语气淡然间,夹杂着少许无奈,“我们是一体的。”

“行吧行吧……就这三个?”

“够了。”

“好!你走前面!”

“好!”

三道身影一个闪身,瞬间加速到了音速,在空中炸开啪的一声爆响,从这里消失。

剑主御剑,紧跟而上。

随即是猎杀机的轰隆声。

……

空中只留下先前的两拨人,依旧遥遥相对。

剑宗大弟子持剑出列,近两百岁的他从内到外都是一个跳脱的年轻人,对前面挑眉:“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咱们在这里也搞一架?输了的喊爸爸。”

对方依然静静的看着他们。

又一道身影出现。

身材高大壮硕,中年样貌,头发斑驳,老态初显,属于顶级九阶的灵力让人内心一悸。

“卧槽!”

“这狗……”

话没有敢说完,吞了下去。

几人面面相觑,咽着口水,却不敢妄动,只得眼睁睁看着曹辞走进方体。

……

支援机上,一群专家忧心忡忡。

“又是独钦那人吧?”

“他又来做什么?”

“希望他还是和上次一样,拿了他要的东西就走,其他东西都不要碰。”

“最好把他就地击杀!”

“唉!一波三折啊!”

陈舒撑着下巴,看着云朵出神。

曹辞有天人镜,益国有秘宗大佬,双方来到这里,便已经过了一番背后博弈。不过从他自身来看,秘宗大佬从明面上已经将这一局放掉了,曹辞大概率会得到进方体的机会。

可在暗地里……

秘境已空。

陈舒想象着曹辞的表情。

一定很有趣吧?

……

当天晚上,新闻出得很快,但并没有多少内容,陈舒在基地里多方打听了一遍消息——

没想到剑主竟然来了西孝。

没想到一次来了四个曹辞。

听说剑主在海上独斗三个曹辞,并禁止了益国军方的参与。最后结果并没有分出,至于过程怎样,反正陈舒没有听到类似“剑主占上风”、“剑主压着曹辞打”这类的话。

剩下一个曹辞则进了方体,当时门公湖周边民众并未撤完,所以即使军方发现了他,也没开火。

最后听说曹辞搬空了整个秘境。

一群历史学者们心痛得滴血、捶墙。

“曹辞牛啊。”

陈舒忍不住感叹。

按理来说剑主的战斗力已经非常牛了,至少能进当世前五,前三也问题不大,但打曹辞的几分之三,竟然并没有占据明显的上风,而曹辞还不知道究竟有几个。

光今天就出现了四个。

以前独钦还被弄死了一个,不知道恢复没有,也不知道其他地方还有没有躲着的。

只能说不愧为那个时代的最强者。

几乎同时,陈舒等人接到了命令,西孝事情已了,下午那群曹辞的弟子不知所踪,所有人即刻回国。

陈舒大致明白了——

这是让自己把东西带回去,以免天人镜太牛,或者自己一时疏忽,产生变故。

回到国内,自然就不怕了。

曹辞再牛也不敢来玉京抢东西。

细细一想,出国也很久了。

陈舒既想念清清,也想念潇潇和桃子,还想念陈半夏。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特种兵之战狼崛起女配她天生好命宇宙级宠爱我真不是魔神都市国术女神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食物链顶端的猛兽剑仙三千万诸天新时代
相关推荐
天相我真的不想谈恋爱红楼:庶子崛起末世之黑夜将至我真不是她徒弟对话古今:从风波亭对话岳飞开始精忠岳飞巫师不朽横明废土求生我有戴森球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