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

第四百二十五章 含清量100%
上章 目录 下章

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第四百二十五章 含清量100%

陈舒温柔的将宁清抱出静室。

一只白猫迈着小碎步跟在后头。

外面的走廊上,小姑娘端着一杯水停下脚步,她刚洗了澡,换上了碎花睡衣,正扭头直直的盯着他们,待得姐夫抱着姐姐从她身边走过,她也迈步跟了上去。

陈舒将宁清放上床,盖好被子,捏一捏脸。

一转身,便看见小姑娘端着水倚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往屋里看。

一身碎花睡衣,是衬衣加短裤的那种,非常宽松,下边露出一截小腿,嫩生生的,白得像是要发光,脚上踩着平常穿的正常底的拖鞋,小脚精致可爱。

“哟,这不是我的小魔王小姨子吗?”

“什么小魔王?”

“姐姐说的。”

“姐姐冲击完了吗?”

“完了。”

“成功了吗?”

“成功了吧。”

“!”

小姑娘握着水杯的手一阵用力,没想到自己这么努力,与姐姐的差距却又拉大了。

“怎么了?”

“没、没什么……”

“诶你怎么好像又矮了一点了?”

“……”

小姑娘顿时扭捏起来,低头避开姐夫的目光,踩着拖鞋的脚指头动了两下,略有些不自然——刚刚因为并不知道会恰好碰上姐夫出来,又因为要洗澡,所以就没有穿那双松糕拖鞋,这让她比她的真实身高矮了一截。

小姑娘目光流转,转移话题:

“什么小魔王?”

“姐姐刚刚给我说的。她预测了一个假如没有我的时间线,在那个时间线里,你变成了一个小魔王……具体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你要想知道,等她醒了,去问她吧。”

“等姐姐醒过来,会变成傻子吗?”

“不知道,如果会,我就把她带出来给你玩。”

“好!”

小姑娘端着水杯走了,脚步有些快。

陈舒看着她的背影,目光下移——

哦是没穿增高鞋啊。

陈舒摇摇头,回到房间,拎起桃子丢出去,才关上门。

清清的时间算得刚刚好,今早冲击,傍晚结束,一颗还元丹,正常来说会睡到明天清晨,刚好一天。

只是睡觉不换衣服怎么能行?

“唉……”

陈舒长叹一口气,有得忙了。

嘴角却忍不住勾起笑意。

……

次日,清晨。

宁清再度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洁白的天花板,简洁的吸顶灯,令她立马就皱起了眉,起身环顾四周,亦是陌生的环境,而且自己还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

宁清没有慌乱,而是静下心来,细细观察此时自己的状态和身处的环境。

一件白衬衣,一条小三角。

此外什么也没有穿。

没有外裤,没有内衣。

床很软,被子也软。

最主要的是,旁边还有余温,用手摸过去,大概有一人的位置,显然不是自己留下的,似乎在证明在不久之前她的旁边还躺着另一个人。

“……”

宁清呼吸屏住,随即抬起手来,仔细看了看自己的手,接着瞄向房间角落的书桌。

《种菜骷髅的异域开荒》

那里摆着有镜子和相框。

宁清起身,赤脚走去。

先拿起相框。

是一张三人一猫的照片。

背景是皇宫的长安门,满世界的蓝花楹,美得像是动漫里的画面。三人站在宫门前面,中间一个男子,长得和她记忆里的陈舒有五六分相像,被他搂着肩膀的女子和记忆中的自己有八九分相似,而他还将另一只手放在另一个女孩的头顶,那女孩脸上有着潇潇的影子,但她记忆里的潇潇也才八九岁。

然后再拿起镜子。

镜中之人正是照片中那名女子,与记忆中的自己差别不算大。

“原来如此……”

宁清小声的自言自语。

正在这时——

“卡。”

房门突然被打开了。

照片中那名男子将半个身子探了进来,看见她后,眼睛一亮:“你醒啦?感觉如何?”

宁清下意识抬起一只手,挡在胸前,保持着侧身对他,却忍不住扭过头,直直的盯着他看。

陈舒只觉得她的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泽,目光在自己身上来回打量,像是对自己感到陌生又好奇,却又没有别的过激的举动,不由让他有些疑惑。

“怎么了?你还好吧?”

“现在是多少年?”宁清终于开口了,声音也和她印象中略有不同。

“5024年,年底了。”陈舒眨巴着眼睛,“你也和我一样,记忆苏醒不完全,脑子回到过去了?”

“5024年……”

宁清依然盯着他,小声重复。

陈舒却不由扯开了嘴角,觉得有趣,甚至有些压抑不住激动的心情了:“你记忆中自己几岁?”

“13……14……吧?”

“这么小啊!”

“你笑什么?”

“我开心,好玩。”

“……”宁清沉默了下,“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

“是吧。”

“不过你长大之后,没有小时候好看了。”

“???你瞎说什么!”

“我不会说谎。”

“???你自己撤回!”

“但我还是很喜欢。”

“……”

陈舒表情憋屈:“原谅你了。”

“我冲击几阶?”

“意?你知道自己在冲击灵锁?”

“我听说过,冲击后使用还元丹进行身体和灵魂的紧急修复会导致一系列问题,除了神志不清,还可能有记忆苏醒不完全致使思维混乱或神智回到小时候等情况。”

“emmm……”

陈舒突然觉得有些羞愧。

“几阶?”

“七阶。”

“?”

“是不是很不可思议?”

“是。”

“你要实在害羞,可以换身衣服。”陈舒眨巴着眼睛,想调戏她两句,说她挡住的地方自己早看多了,昨天晚上还抱着她睡的之类的话,但还是作罢了,只伸手指了指衣柜,“衣服在那。”

随即便打算把门关上。

“等等!”

“怎么?”

陈舒再次把门打开,探身盯着她。

只见宁清目光灼灼的与他对视:“我们结婚了吗?”

“……”

“你又笑什么?”

“觉得有趣,好玩。”

“?”

“上次我冲击后,也回到这个年纪,也问了一句一样的话。”

“……”

宁清的神情稍作柔和:

“所以……”

“暂时还没有。”

“我们在一起了?”

“是。”

“多久了?”

“今年开始的。”

“哦。”

这一声“哦”显得格外乖巧。

随即宁清收回目光,盯着地面,不出声了。

陈舒却并没有马上又合上门,而是直盯着她看,脑中思绪飞舞。

小时候的清清其实和现在差不多冷漠,但小时候的她要更胆小、更愚蠢一些,也就是更好吓,更好骗。因此害怕他离开又对他十分信任的她,在他面前会显得比现在乖巧许多。

“清清呀~”

清清顿时抬头看他,如一只突然听见动静的小鹿。

“衣柜里有一件黑色的紧身吊带裙,穿给我看,好不好?”

“……”

宁清再次微微低下头,抬起眼帘瞄他,过了好久,才问道:“为什么要我穿?她平常不穿给你看吗?”

“她?”

“我。”

“你不肯。”

“为什么?”

“你越长大性格越恶劣,现在有时候还打我。”陈舒露出无奈之色,“我好几次都差点报警。”

“你又在说谎了。”

“真的。”

“那一定是爱你。”

“哇你好会……你十几岁就这么会了吗?”

“关门吧。”

“好嘞,换好叫我。”

陈舒关上了房门,反身背靠着墙,等待起来。

屋里的宁清则不慌不忙,她低头在床边找见了拖鞋,便穿上了,十分合脚,随即在屋里缓慢走动起来,转头看着这个未来自己和他一起生活的地方。

奇妙的是,这间简洁又不失雅致与温馨的房间,和她以前想象过的很像。

有一张大而柔软的床来盛放睡梦,有一个大的落地窗来迎接阳光,有一张透着澹澹实木气味的书桌,上面摆着属于他们的照片,衣柜里放着两人的衣服……

很像很像。

成真了呢。

宁清如是想着,拿起了那件吊带裙,并从另一边找到一件内衣,稍作思索,又换了一件无肩带的内衣,低头看看自己的发育……

感觉好怪。

几分钟后,卧室门被从里面打开。

这时的清清已然穿上了那条黑色的紧身吊带裙,修饰出了她的高挑身材,腰身纤细,一双大长腿,更惹眼的是那精致的锁骨与双肩,修长的脖颈,皮肤又白又嫩,无论怎么看都挑不出瑕疵来,如精致的艺术品般,又与黑色的布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是一种既高冷又诱人的味道。

陈舒一时移不开目光。

“是这件吗?”

宁清小声问着他。

陈舒不答,她也不急,就站在门口,安静的等着他。

直到觉得他看得差不多了,她才开口,小声问道:“我们长大后,第一次是你亲我,还是我亲你?”

“不知道。”

“为什么?”

“我亲你的时候你都知道,你亲我的时候我不见得知道。”

“知道了。”

宁清抿了抿嘴,大致已有了答桉,随即她沉默两秒,给自己勇气,又说道:“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嗯?”

“我一直想这样做。”宁清表情澹澹的,一点害羞也没有,“只是小时候不好意思。”

“这……”

“怎么?”

“你才多少岁啊?”

“你十几岁的时候心里装了些什么,你已经忘记了么?”

“唔……也是。”

“?”

“你太小了,我有种罪恶感……”

“我已经二十四了。”

“那你恢复之后,不会自己吃自己的醋吧?”陈舒嘴角不由扯动,“你性格怪得很,越长大越怪。”

“我就是她,她就是我,这是我和她一直以来的愿望,如果真的能在十三四岁的时候实现,我想无论是我,还是她,都会因此而开心的。”宁清澹澹的说着,沉默一下,似乎是觉得以自己的性格,确实可能会因为“曾经的自己亲了现在的自己的男朋友”而吃醋,于是又补了一句,“不要管她。”

“那行吧……”

陈舒侧过了脸:“只能亲脸。”

宁清沉默着,什么也没说,只是两步走过来,脚步轻巧犹如精灵,手弯勾住他的脖子,便轻轻将唇印在他的脸上。

很快便又分开。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我真不是魔神食物链顶端的猛兽特种兵之战狼崛起女配她天生好命诸天新时代宇宙级宠爱都市国术女神剑仙三千万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相关推荐
天相我真的不想谈恋爱红楼:庶子崛起末世之黑夜将至我真不是她徒弟对话古今:从风波亭对话岳飞开始精忠岳飞巫师不朽横明废土求生我有戴森球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