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四合院:三藏之野望

96.航运战略
上章 目录 下章

四合院:三藏之野望96.航运战略

第二天,上午9点半,半岛酒店老地方,三藏和苏先生寒暄了几句之后在谈判桌前相对而坐。

“黄先生,昨晚的海上派对玩的愉快吗?听说您喜欢上了一个电视小明星。”苏先生首先打开了话匣,话语中还隐含着一丝威胁。

“哈哈,苏总的消息还是很灵通嘛,这么隐秘的事情都知道,逢场作戏而已,您该不会当真吧。”三藏笑了笑,不以为然的说道。

“哪里哪里,只是随便翻了翻今天的报纸而已。”苏先生强自认真的解释道。

“是吗?我还以为是苏总派人跟踪我呢。”三藏似笑非笑的说道。

“呵呵,黄总您说笑了,我怎么可能干这种事情?”苏先生被说中了心事,不自然的笑了。

“也对,像您这种人物怎么可能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三藏语带讽刺的说道。

“听说昨晚的场面很大,是许二亨先生组的局?”苏先生听了暗自恼怒,连忙转移了话题。

“没错啊,听说他很会玩,我还想去认识一下,可惜这个纨绔子弟不识得英雄好汉啊。”三藏明白他话里的意思,避开了这个雷区。

“哈哈,没事,我和他很熟,哪天我给你介绍介绍(才怪)。”苏先生听了大为满意。

“那我就先谢谢您了。”三藏羊装高兴的冲他拱手致谢。

“不用,小事一桩,对了,黄先生,咱们是不是该谈谈远洋货轮的价格?”苏先生摆了摆手。

“对对对,正事要紧,苏先生,您考虑好了没?”三藏肃容正色的看着苏先生。

“我回去仔细的考虑了一下,觉得一万吨的远洋货轮卖3000万港币不多也不少,正合适。”苏先生微笑着说道,一副我吃定你了的表情。

三藏听了哈哈大笑,忽然感觉他的面目有些可憎,已经没有必要再谈下去了,收敛了笑容,沉声说道:“对不起,苏先生,这个价格请恕我实在无法接受,告辞。”

说完立刻站了起来,不紧不慢的整理了一下衣服,随后转身迈着矫健从容的步伐离去,娄晓晨也有样学样。

“苏总,这……黄总看样子很生气啊,咱们是不是太过分了?”坐在苏先生右手边的助手A一脸疑重的说道。

“很过分吗?做买卖不就是这样子的吗?漫天要价,就地还钱,苏总也没让他不讲价啊。”坐在苏先生左手边的助手B不以为然的说道。

“没事,他还会回来找我的,咱们的货轮一定能卖到3千万的。”苏先生胸有成竹的说道。

“哦,为什么?”助手A和B同时看向苏先生,好奇的问道。

“你们没看他走的时候故意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磨磨蹭蹭的,就是等我降价挽留他呢。”苏先生摇了摇手中的钢笔,一脸自信的说道,如果三藏知道了,一定会说,你想多了吧。

“明白了,还是苏总观察仔细啊。”助手A和B恍然大悟。

“收拾收拾东西,咱们也走吧,等过个两三天他就自己找上门来了,乡下土包子,也就这点道行,还能量很大,我呸,

无非是仗着父兄的余萌而已,到了这里,你是条龙得给我盘着,是只虎你也得给我卧着。”苏先生一脸轻蔑地说道。

“就是,黄总哪能跟您比啊,他也只能在北边混混小世面。”助手B恭维了一句,助手A也跟着点头。

娄晓晨把保时捷开上了大路,忍不住问了一句,“妹夫,你真的准备听从刘二干的建议,再等半个月啊?”

“嗯,为什么不呢?我觉得他很有诚意啊。”三藏扶了一下鼻梁上的墨镜。

“那到也是,这个姓苏的实在是太欺人了,一天过去了,一分钱也没有降,自以为吃定咱们了。”娄晓晨愤愤不平的说道。

“哼哼,让他慢慢地等去吧,自以为是的家伙。”三藏冷笑一声。

“我现在还是有点奇怪,按理说这些家族同气连枝,许家怎么就这么好说话呢?而且还主动寻求和咱们合作?”娄晓晨疑惑的问道。

“我也是和昨晚的几个公子哥聊天之后才想明白的,包家和董家虽然现在实行‘弃船上岸’战略,但不意味着他们两家彻底放弃了航运这一块,现在卖掉一些旧船,只是在放弃一些非核心业务,筹集资金以应对现在的危机。”

“明白了,姓苏的就想着以小博大,能少卖船就少卖,能坑一个是一个。”

“没错,我估摸着他还想着挺过了这次危机,继续把他家心航运业做大做强。”

“看样子这个姓苏的还不能小看啊。”

“那是,姓苏的坏是坏,但不代表人家没脑子,没野心啊。”

“也是,要不然他一个老外怎么能上位呢,那许家呢,为什么要这么做?”

“许家和他们两家就不一样了,他家二十多年前就开始进入地产行业,由于获利丰厚,航运业渐渐的就变成了他家的副业,现在经济不景气,航运业也越来越难经营了,许家就想彻底的退出这个行业,专营地产,他家是真的想卖船。”

“原来如此。”

“现在咱们就和许家搭上线了,说不定等过个几年咱们能够完整的收购他家的航运公司。”三藏说出了自己的长远打算。

“咝,你是认真的吗?咱们有必要搞得这么大吗?”娄晓晨听了倒吸一口凉气。

“当然有,当今世界上所发生的各种冲突,大多数是因为对资源和运输渠道的控制引进的,津国是一块宝地,各种资源十分丰富,如果咱们能够牢牢地控制并守住,

对于公家是具有战略意义的。但是由于它孤悬海外,所以从现在起咱们就要重视和加强它到国内的海上运输渠道建设。”三藏郑重其事的说道。

“你的想法好是挺好的,我也很佩服,可这些都是公家的事情,咱们私人来干,会不会有些力有不逮啊?”娄晓晨小市民一个,只想赚大钱过舒服的小日子,不想干这些超难度的事情。

“唉,没有办法,现在国内的造船技术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能力也有限,再加上公家也很需要各种类型的船舶,

咱们要想迅速的增强海上运输能力,唯一的低成本办法就是从航运公司手上买二手船了。公家现在很缺外汇,暂时还顾不上这件事情,

只能咱们自己先往肩上扛一扛了。”三藏叹了一口气,自己也想舒服的过小日子,正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自己不多干点,错过了机会好像很不得劲。

“好吧,你们这些人啊,书读多了,总是忧国忧民。”娄晓晨嘴上这样说,心里还是对自家妹夫挺佩服的,“你现在这样往大了搞,已经不是一条两条船了,你想好了怎么经营了吗?”

“有个大致的想法,就是和海津远洋公司在港城合组航运公司,我出船他们出人,全交给他们经营,我拿点股份就行,毕竟这也不是咱们的主业。”

“一点点股份话公家肯定不会同意,得占大头,你这样干会不会太吃亏?”

“那倒也不会,说不定将来还能赚大钱呢。”

“但愿如此吧。”娄晓晨有点不太相信,“咱们现在回家吗?”

“不,你现在带我去注册一家贸易公司。”

“贸易公司?咱们在国内不是有一家吗?”

“这不一样,从津国搞到的红柚木运回国内加工成木制品要通过这家贸易公司出口到东倭去。”

“明白了,你想把这笔外汇留在自己手里?”娄晓晨妙懂。

“没错,我想专款专用,用来干大事。”

“理解,其实咱们的万向节也可以这么干。”

“算了,还是维持原样吧,现在改过来动静太大了,那些国币还是留在国内投资吧。”

“明白,你看后面,有一辆车从半岛酒店出来一直跟着咱们。”

“哼哼,一定是姓苏的派来跟踪的人,生怕我去接触董家和许家。”

“那咱们要不要甩掉他?”

“算了,他想跟就让他跟着吧,都是些上不了台面的小手段而已。”三藏摆了摆手,不以为然的说道。

“看样子往后你得从黑冰基地调一两个保镖过来常驻才行啊。”

“嗯,确实,万一哪天咱们被帮派分子绑架了才搞笑了,你下个月去津国和老程说一下,让他看着派两个人。”三藏也开始警惕了起来,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好的,对了,你是不是还得发一个电报啊?”

“发电报干吗?”三藏疑惑的问道。

“现在咱们的船买不成了,你不得找人告诉段大老板一声,让他先别急着往这里派专业人士。”

“不用,我准备后天就回国,和他碰一个面,把事情和他详细的汇报一下,远洋公司选派专业人士肯定没这么快。”

“也好,先回国待半个月,我姑计这下姓苏的得急的跳脚,哈哈。”

“呵呵,我已经没兴趣管他的死活了。”三藏跟着笑了一会儿,“对了,你利用我回国的这段时间帮我做好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你去找人详细的调查一下港城这些家族公司的经营情况,特别注意那些实际价值被低估,而家族却没有完全控股的上市公司。”

“调查这个干什么?”娄晓晨疑惑的问道。

“我想找机会干他娘的一炮。”

“咝,你想在股市上狙击一家公司?”娄晓晨也是老股民了,自然明白自家妹夫的想法。

“没错,现在咱们的实力也不算小了,是时候亮一亮剑了,要不然以后这些人都会像姓苏的这样,把咱当盘菜,都想上来夹两口。”三藏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xiaoshuting.la

“是啊,是得让他们学会尊重咱们,让他们从实力的角度出发同咱们平等对话。”娄晓晨这两天感同身受。

“很好,大舅哥你这话很有水平啊。”三藏听了抚掌大笑。

“嘿嘿,哪里哪里。”

两天后,下午三点半,三藏回到燕都自己的大四合院,洗过澡后和爱妻京茹温存了一会儿,“这十多天家里没什么事情吧?”

“没什么大事,就我哥三天两头的会来家里坐一会儿,说些木凋厂工地上的趣事,前两天还问你什么时候回来。”京茹偎依着在自家男人的身边,感觉很幸福。

“嗯,估计是景范和他媳妇的签证和护照办好了,想和我商量送他们去东倭上学的事情。”

“八成是。”

“对了,现在《交通规则》和《机械常识》这两本书你学的怎么样了?”三藏拿起爱妻的手轻抚了起来。

“还行,都背得很熟练了。”

“好,从明天开始有空我就教你开车,你学会了也就方便多了。”

“太好了。”

“嗯,现在还有一点时间,我得去段大老板家一趟。”三藏抬起左手看了一下手表。

“哦,那你回来吃晚饭吗?”京茹有点不舍。

“可能不回来了,今天的事情比较多,对了,孩子们你还得安排铁石去接。”三藏看出了爱妻的不舍,说完在她白里透红的俏脸上轻啄了一口,“我这次在家里会待好多天,有的是时间。”

“嗯。”

十五钟后,三藏坐在段大老板侧面的沙发上,详细的向他汇报了自己买远洋货轮的经过并说了自己的打算。

“嗯,你的这个想法很好,大胆的去干,我会帮你联系海津远洋公司的人,尽量不让你吃亏。”段大老板听完三藏的打算竖起了大拇哥,郑重其事的说道。

“嘿嘿,吃点亏倒也没什么,只希望公家能够得利。”三藏憨厚的一笑,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一码归一码,咱们不能总让老实人吃亏。”段大老板摆了摆手,随后微皱了一下眉头,试着说道:“要不要我找人帮你做一做工作,咱们尽量和包家合作,都是老朋友了。”

“不用,生意就是生意,姓苏的可不是咱们的老朋友,往后他也只会以自己的家族利益为重,公家以后可能也借不到什么力。”三藏摇了摇头。

“就这样直接折了他的面子,会不会不太好看?”段大老板还有很大的顾忌。

“树大有枯枝,这样的事情是难免的,您忘了我的身份了,我可是个年轻气盛的私人老板啊,可不是公家的人哪。”三藏提醒了一下段大老板。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宇宙级宠爱诸天新时代都市国术女神食物链顶端的猛兽剑仙三千万我有一座天地当铺我真不是魔神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特种兵之战狼崛起女配她天生好命
相关推荐
提督的群星谁说睡觉不算修行皇子请三思从看门大爷到影帝遮天之逆战苍穹狙猎神王异界求生之灭世狙神我在地府有存款绝世剑神都市之魔帝纵横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