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祀君

第一百八十一章 客忤地
上章 目录 下章

祀君第一百八十一章 客忤地

(应该还能再有一章。)

罗青起脚的动作是残风步,速度骇人,身后有长长的暗澹残影,如一只直冲云霄的飞鸟,划破天际。

那位压胆境的俏佳人分心操纵着那两颗名为‘肾囊’的诡巧,待反应过来时,罗青已欺身而至,俏美人满脸惊骇,尔后只能眼睁睁看着罗青那一棍子砸在了她脖颈之上。

鬼牙啃啮肌肤,鲜血四溅,整个人如遭重击,从半空中狠狠坠落入地,引起噗通一声巨响。

罗青轻身落下地,手臂朝前伸出,扫脑儿回旋,绕了一圈后随着罗青手臂下移,蓦然下攻,将那名女子的脑袋瓜子径直削砍下来。

同为压胆境,但实力差距不小,而且罗青占了先手,出其不意之下,轻而易举将那女人杀死。

不只是杀了人,罗青为防此女人是甚么卷徒的身份,不忘随手丢下一个《中恶》小祀术,将女人残魂洗涤干净,以免出现人死魂不死的局面。

违和巷的百姓察觉到轰隆一震,见望楼上的兵卒无动静,一个个唯恐引火上身,无人出面,锁紧门窗,龟缩在屋中。

与当初回煞镇的百姓如出一辙。

不过比于回煞镇时,此刻百姓至少敢跑到自家院落,点篝火以引来望楼的兵卒。

世间许多祀神称百姓为愚民,并非没半点道理。

罗青走到女人面前,手指摩挲荷囊,尸体消失于地面,尔后捡起两颗珠子,握在手心。

这两颗珠子滚圆,恰好足够握住,如同两颗保定铁球。

只是此球温热,仿佛适才从女人胸口处出来时残留的余温尚存。

“锦鳞兽肾囊:胯下风休住,一切荣辱护。妖物化形,有用身上物作诡巧祀器,这等诡巧祀器比于祀修本命器关联更深,多与妖兽休戚与共。

锦鳞性淫,化形不炼皮不炼角,只炼胯下根。这这件诡巧祀器用锦鳞兽肾囊为主材,外加‘渗水’吸纳肾囊水,以及其他二十八种素材炼制而成。

锦鳞肾囊所制的诡巧祀器质坚硬如铁石,有攻无守,可强主人杀伐三成,位列中品祠器。”

罗青掂量掂量这件诡巧,随手扔进了荷囊之中。

这时,灰鼠拖着一具老妪尸首,沿着巷子走来。

小小个头,拉拽着一条腿,显得格外滑稽。

但若瞧见那条白雪地面的狰狞血痕,就会觉得这场面一点都不引人发笑。

灰鼠猎杀画鬼,比于罗青击杀那女人还要轻松,灰鼠深得罗青真传,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纵是自己实力高出对手一大筹,能暗地里阴死人,也绝不非要扬武扬威一番。

有心算无心之下,压胆境的灰鼠对付无任何祀力的凡人,其过程实在乏善可陈。

罗青瞥头望来,将灰鼠拉着的那具尸体扔进荷囊,拍了拍鼠头,眺望远处,“这只是开胃小菜,喜婚八十宴的大餐,还在后头。”

除了画鬼去诈开城池外,还有几名勾当郎前往各处,毁掉城池堡垒之中的几座阵法、对付几处要害望楼的兵卒。

罗青并未打算多管这些,若是将勾当郎统统抹除,客忤地依旧固若金汤,外面的欢喜人马前来,瞧见壁垒之中的诡祀阵法犹在,城池大门紧闭,恐怕会选择掉转马头,舍弃此次攻伐。

所以罗青只杀诈开城池壁垒的画鬼,却对客忤的阵法不管不顾。

双方厮杀陷入僵持,这笔买卖才能继续做下去。

据夏徵上次与夏舒对话知晓,欢喜地此次领兵攻城的是一位实力至少在百晬境的卷徒,而客忤地,除却客忤尹这个高端战力外,也就数那位被淫风侯派来名为辅左实为监察的女人了。

本来除却夏徵这位抓周境外,还有夏叔那位高手在,奈何先前负薪尹西征北伐,迫使夏叔解开封禁的实力,强攻而出。若非有那变故,早在月前,夏徵就准备动手了。

哪会拖到这除夕夜。

夏徵计划中,诛杀那名为‘有秧风’的女子是其中一环。

罗青可不能令那位淫风侯派来的女子死掉。

罗青摘下皿夕月的面皮,露出真容,一路疾奔。

因为罗青的存在,画鬼出门相比于其他各方行动较早些,所以杀掉画鬼后再赶去,并不会耽误甚么。

罗青神识不再遮掩,窥察四处,‘看’到了勾当郎往望楼上去,将一处要害地方的望楼拔除。

四周百姓已然入睡,压根察觉不到风雪呼啸的外面所发生的事情。

罗青没插手,继续朝着那个名为‘有秧风’的女人住所而去。

女人居住的地方位于城池壁垒内的富人区,高门大宅,奴仆众多。

客忤深谙官场之道,对于这位前来监视自己的女人极为大方,名为手下,却从不使唤,反而当着一尊大佛供着,如此一番糖衣炮弹,虽说女人‘有秧风’不至于与客忤穿一条裤子,但至少也不会在淫风侯面前说甚么坏话。

还是小有成效的。

罗青抵达宅邸,神识探查,却根本没察觉到勾当郎的踪迹,直到他绕着宅邸转了半圈,才瞧见四名正在布置阵法的勾当郎。

这几位勾当郎实力不高,皆在洗儿之下,之所以罗青感知不到,是因为四人有遮掩气机的祀术或诡巧傍身。

毕竟在实力百晬境的‘有秧风’眼皮子底下,若毫不遮掩地出现,定会被察觉到。

四人实力不高,但会布置一门阵法,此阵画地为牢,能囚困抓周境之下的一切祀修,以有秧风的实力而言,纵是要破除,至少也需数个时辰。

等她破阵而出,黄花菜都凉了。

罗青没有露面,手中掣出扫脑儿,手反扣住弯月,尔后施展气力,对准前方四人,径直投掷而出!

扫脑儿凌厉异常,轻松收割了其中一人的性命,半颗头颅旋转飞上天。

别的兵刃削砍头颅是对准脖颈,而扫脑儿却是对准天灵盖,显得更为诡异。

另外三名施法中的勾当郎见同伴身死,面色骤然大变。

画地为牢的囚困大阵完成了大半,素材大多安置妥当,只剩下了祀力遮盖,却出了这变故!

“谁!”

三人不敢高声,轻声一呵,望向了扫脑儿出来的地方。

罗青一动不动,扫脑儿去而复返,再次朝着其中一人的脑袋削去。

其中一人有所察觉,惊呼一声,“小心!”

可为时已晚,脑花血花四溅,再有一人命丧黄泉。

洗儿境的祀修与罗青差距太大了。

罗青伸手接过扫脑儿,正要迈动残风步,杀向仅余下的两人,却忽然顿住身形,视线掠过两人,朝后望了望。

有秧风飞掠而出,大呵一声,“好胆!”

一抹幽绿流光被有秧风托在手中,朝天上一举,如陨石一般飞快落在二人身上,尔后起火,熊熊大火,转瞬之间将二人焚烧殆尽。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轻而易举灭杀两人后,有秧风瞥头望向罗青,满满戒备,冷冷道:“你是何人,为何出手相助?”

罗青拱拱手,“我乃客忤野修单汉,无意之中察觉到这伙勾当郎的阴谋,因此前来。”

“你就是单汉?”

有秧风还要开口,此时蓦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响声,

震耳欲聋,声势颇大。

是从官署方向传来。

罗青急忙道:“大人,我听这些勾当郎说,今夜除夕,咱们防卫会松懈些,欢喜要出动人马围攻此地!”

有秧风皱了皱眉,“既然是我客忤之人,你速速去祀衙,敲响警钟,我去官署禀告客忤大人!”

“是。”

————

夏徵破开体内的封禁,抓周境的实力展露无遗。

之所以来到客忤需要封禁实力,是为了防止暴露。

一般而言,祀神统辖一地,对于同境界或低上一个境界的祀修会有着较强的感知,容易被发现,而对于修为较弱的祀修,则不会产生多么大的磁场感知。

这与祀神不可轻见祀神有着相通的道理。

但此事也不是绝对,如夏徵封禁修为,则可免于祀神探查。

总会有空子可钻。

夏徵潜行至祀神庙宇,尔后破开封禁,施展出招式,偷袭客忤殷洪。

夏徵原就没心存侥幸,在客忤地盘,一招杀死客忤尹,太过不现实了。

但造成一定伤害,却并不难。

结果不出所料,有心算无心之下,客忤受了伤势。

对于准备万全的夏徵而言,这便足够了,拿下这位名不见经传的香火抓周境,不算难,纵然此地为客忤,殷洪可动用不少香火,实力可加成不少,但仍非他敌手。

祀修与祀修之间的差距,殷洪这位无根底的野修与出身豪阀的夏徵两人展现的淋漓尽致。

客忤殷洪与夏徵接连交手,身上万年不变的整洁白衣终于变得稍许破烂。

夏徵则相对轻松甚多,中年模样风度翩翩,除却胸膛起伏不再如先前那般平静外,并无其他多余的损伤。

他一直在压着殷洪打。只是迟迟没能拿下而已。

好在城池壁垒之中并非只有他一人,还有手下勾当郎一同行动,他纵是一时半会拿不下殷洪,也不耽误此处城破,尔后客忤易主。

“客忤,我等在此谋划甚久,不是你自己能轻易力挽狂澜的,城外大军由一名百晬高手统辖,不时便至,破城只是顷刻之间而已。

你是个聪明人,不必当真为淫风侯卖命,不如加入欢喜,我许你荣华富贵!”

客忤尹冷笑一声,“兄台未免太过自信了些,在我的地盘,诸多手段还未用出,便觉得十拿九稳了?”

殷洪打不过眼前这人,还可选择奔逃,断没有和早已结下梁子的欢喜握手言和的道理,不是他不想,而是因他杀了一位角先生。

欢喜地多祀家豪阀,那位角先生身上家当不少,不会是野修出身,殷洪纵是不考虑成为裙下之臣,也要思虑一番那位角先生来历,以及野修生存等事。

况且,他殷洪战力差是差了点,当真以为他是泥菩萨,没半点火气不成?

同境祀修,他也不是从没杀过!

有秧风疾速掠来,大声道:“大人,城外有欢喜大军将至,我来助先将此人打杀!”

殷洪一瞥有秧风,“你速速去守卫城池壁垒,这趟来的人中有一名百晬境,除你之外,无人能敌。

此人就交予我即可。”

有秧风犹豫片刻,还是拱手道:“是。”

————

足以响彻整座客忤壁垒的警钟确实响了,震耳欲聋,将百姓统统从睡梦中惊醒。

但不是罗青敲响的,而是一名早罗青一步的走马承受。

警钟一响,今日休值的兵卒各个变色,穿上衣裳,甲胃便朝城池壁垒奔去。

今日除夕,客忤地驻守的兵卒比往常少了很多,多数休值回家团圆,老婆孩子热炕头。

此日,确实是雪夜下壁垒的好时辰。

罗青听到警钟,心中一乐,倒是赶巧,他正着急着去看客忤与夏徵大战,生怕错过,没能去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不多久,罗青跑到了一处距离最近的望楼上,俯视二人。

此处望楼已无任何活人,地面躺着四五具值夜的兵卒尸首。

罗青身怀被他改良过的,能遮掩气机的‘金钟牌’,不会轻易暴露。

赤胎境无法堪破他分毫。

————

客忤地壁垒之外。

一名男子跨坐于马上,领着七八百人驻足在距离客忤城池壁垒只数里的地方。

洒下去的斥候、勾当郎正在清剿着今日防守薄弱的客忤斥候。

男子不是云雨镇下辖村镇的人,而是来自于欢喜娘娘坐镇的欢喜城。

兵卒亦非云雨镇的人,而是内里村镇抽调来的人马。

他们欢喜地的勾当郎侵入到了违豫镇,淫风发展多年的走马承受也不是庸才,云雨镇一镇三村的风吹草动难逃走马承受的监视,所以动用人马不动云雨镇。

男子远远望向客忤的高大壁垒,舔了舔干涸的嘴唇。

听闻数月前负薪尹杀到了锁阳,险些攻破,此番倒是轮到他前来进攻这改名的客忤地。

倘若拿下此地,男子指不定也能混上个祀神当当。

他可不是甚么好出身,而是在欢喜地为数不多的野修,早年抱对了大腿,跟对了人,这才能有今日之事。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诸天新时代我真不是魔神食物链顶端的猛兽都市国术女神剑仙三千万女配她天生好命特种兵之战狼崛起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宇宙级宠爱
相关推荐
从只狼归来后参加圣杯战争上医至明人在吞噬,十连出奇迹十六岁,是四代目水影我的山间小水库全修仙界都以为峰主修无情道战姬起舞于蓝天之上重生92年:从沙漠种树开始再有一次机遇都市风水师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