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铁血残明

第四百零九章 讨价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官贷的由单独的银庄发放,与咱们大江银庄无关,这样以后追债要挟的时候才好办,张溥把持科举,咱们也可以浑水摸鱼,通过这个官贷,就能在官场里面放

进自己的人去。”

银庄会议室中,只剩下庞雨和刘若谷,安排银庄经营的事情,就不需要周月如和江帆旁听。刘若谷点点头道,“官贷的白门银庄寻常的官贷已放十一人,另有准备特别放债的五人,两名举人三名秀才,此前分别在南京和苏州两处百顺堂欠下赌债,一应文

书皆在,日子越长欠得越多。以后会试得中,便只能听大人的。”

庞雨接过名单看了一眼,没什么有印象的人,这些人能在百顺堂欠债,原本历史上定然也是赌鬼,多半最后没有中榜,但现在就未必了。“南直隶的乡试由复社把持,这三个秀才的事好办,但不要直接去找吴昌时帮忙,你从阮大铖那里绕一圈去找张溥,不要让人知道是咱们在请托,两个举人也是如

此。”

刘若谷并未问庞雨以后会怎么用这几个人,但是往朝廷里安插耳目,这种事是绝不能让人知道的,所以必须绕过阮大铖去办。庞雨微皱着眉头想了片刻道,“银庄一向做得不错,但存银仍太慢,现下江南时报发行到了运河,知道的人更多了,银庄行事也要改一改,以后按新的规矩做事,支取需要有抵押物,安庆营从银庄支取银子,都以大江船行的名义,抵押是船行每年的收入,同样要支付年息,这样银庄的账目上能赚钱,每三个月在江南时报

上发布,让大家知道银庄能赚钱,存银就是从银庄分润盈利。”

刘若谷想想后道,“眼下存银年息给到了一钱,再按借贷给大江银庄,这年息就高了。”“这是自己给自己的,一钱五分还是两钱都无妨,账目必须要好看,宿松得来的银子也放进去,现在银庄存银四百三十万两,大部分是要付息的,这些都是银庄的

负债,每年钱息便是三十多万,若是银庄没有明确的盈利路子,别人心里也不踏实。”

“可船行也赚不了几十万两……”庞雨毫不在乎的摆摆手,“江上的事情懂的人本就少,这么长一条大江,别人就更无法详查,你可以编一些故事,安庆水师控制了江面,你可以说大江船行垄断了江上的生意,以后可以增加船运保险,还有漕帮在各码头也是生意,都可以算作是生意,一齐放在大江船行里面,看起来能盈利就行。一钱的年息是不费力的利

润,人一般都对盈利更乐观,对风险会忽视,只要有一个理由,他们会来存银的。”

“小人明白了,只是船行确实赚不了这些银子,终究还是银庄在给年息。”

“只要一直有人来存,银庄便给得起年息。”

刘若谷迟疑了半晌终于问道,“万一终有一日,存银的少了……”

庞雨听后笑了笑,过了片刻之后道,“若真有那一日,就意味着我们不能维持债务,就是跟各方了结的时候,到底靠什么去了结,本官方才已经说过答桉了。”刘若谷一时没反应过来,庞雨看看他后笑道,“我们连京师的生意都还没做,民间存银远未到尽时,银庄现在只管两件事,一是增加存银,二是增加抵押物,暂时

不用担心,这两样都会有人送来。”

……

秦淮河边的雨眠楼靠河岸的一幢小楼外,庞雨站在门外,看着进来的两人拱手,“见过方先生。”

当先的正是方孔炤,后面则跟着方以智,庞雨打量了一下,方以智一身短装,腰上带着剑,一副英气勃发的模样。

他先跟庞雨见礼,庞雨对他笑道,“密之可是骑马来的。”“与家父一起骑马来的,在下的骑术也是家父教授的。”方以智脸上带着兴奋,“此次将带方家子弟随家父就任湖广,扑灭贼氛是在下多年夙愿,之后疆场之上,

还请庞将军不吝指点。”桐城民乱时庞雨就知道方家子弟习武的多,于是看看方孔炤,这位老相识并未过多表示,只是微笑点头确认,庞雨才对方以智客气道,“方先生家学渊源,密之本

已文韬武略,在下绝不敢当指点,但同在湖广征战,互相照应是必定有的。”

庞雨侧身朝里一伸手,正厅中已经摆好了酒菜,方孔炤缓缓开口道,“智儿在外边侯着。”

他说罢径自走进了正厅中,庞雨叫来作陪的刘慎之见状,赶紧也走了出去,与方以智站在一起。

庞雨跟在方孔炤身后进屋,随手将门页带上,今日庞雨本是宴请方以智,但方孔炤的出现并不出乎意料,实际上两人都知道,庞雨请的就是方孔炤。

他待庞雨落座之后道,“庞将军是本官乡党,亦是多年旧识,你我不必多言,本官不日就任湖广,必定多有依仗庞将军,此来特与将军详议。”庞雨仔细打量了一下,方孔炤就任一省巡抚,而且是中原复兴之地的重要省份,方孔炤的言行都更有气度。但庞雨目前往来的多有巡抚级别,此前这个位置上的

余应桂更是熟悉,知道巡抚的诸多难处,所以并不会被方孔炤的气势镇住。他此时开口不像在方以智面前那样客套,“方大人此去湖广就任,我这个同乡也脸上有光,下官想依仗大人才是真,能襄助的必定襄助。但是湖广腹心之地,眼下

兵多贼也多,在下一支客兵去了,想来先生多少听闻过,此时回安庆完婚也非是无因。”

方孔炤微笑了一下,他显然对庞雨的婚礼没有什么兴趣。庞雨接着说道,“这因倒与前任的湖广巡抚有点关联,在下一支客兵掣肘之处太多,襄助之说恐怕也只能方寸之间腾挪,非是下官不愿。况且眼下熊大人的抚局颇

见成效,湖广太平之地,下官带兵的怕是用处不大。”话中的婉拒之意很明显,但方孔炤已经对庞雨颇为了解,他自然不会认为这就是庞雨的真正意思,当下沉吟片刻道,“那庞将军对张献忠、刘国能二营作何观感。

庞雨并未回答,只是盯着面前的石板道,“在下能否先听听方大人的高见。”

“张献忠必叛。”方孔炤毫不犹豫的道,“看守之兵去他处之日,便是八贼复叛之日。”

庞雨的眼神回到方孔炤脸上,“方大人高见,但熊大人总理五省,他并不如此想,余应桂前车之鉴,方先生还请留意。”方孔炤点点头,站起身来缓缓走了两步,看着窗外的秦淮河景,“熊大人要的不是抚局,而是中原太平,本官未雨绸缪防范未然,以维持这太平之局,正是我等属

下应当做的,与熊大人之意并不违逆。”

庞雨笑着拱拱手道,“方大人的才情,下官自愧不如。”

“对此必叛之局,庞将军是否有谋划?”

庞雨深深的叹口气,一副灰心的模样,“在下对剿贼一事心灰意冷,回到谷城就准备奏请兵部,带营伍返回安庆,能守好乡土便罢,湖广的事就不想理会了。”这自然不是方孔炤想要的结果,他今天来,就是希望跟庞雨谈好条件,在湖广有一支可用的强兵。方孔炤不是第一次跟庞雨打交道了,他对于庞雨的表演连将信

将疑都谈不上。方孔炤心平气和的道,“将军起于微末,平桐乱救江浦,战除州胜宿松,自有一股救亡天下的少年侠气,非是为某位上官,但文武为官,些许曲折是难免的,不必

放在心上。本官既任湖广,若有难解之事,本官亦可从中转圜。”庞雨偷眼看了方孔炤一眼,勐地一拍桌子站起,满脸的义愤填膺,“在下一意平贼,带数千安庆子弟远涉一千七百里追剿西营,战马病死三百多匹,将士伤病损失

近千,看看又得了何等对待,在下实在愧对手下将士。。”

方孔炤抬头看看庞雨,确实怒容满面,虽然他与庞雨往来不多,但处理的是最激烈的冲突,所以对庞雨的本性却是十足了解。

他并不配合庞雨演习,只是不动声色的道,“将军在湖广有什么需要本官襄助的?”庞雨干咳一声,脸上的怒气瞬间消散,他移了两步,亲自给方孔炤倒茶,“安庆营一向水陆呼应,此前余军门准允在武昌驻泊,但其他江河各处尚无驻地,呼应起

来便不那么顺当,下官一心为湖广百姓杀贼,却要自行供养十分吃力,才有灰心之意。”

方孔炤没有丝毫犹豫,“安庆至武昌大江沿线码头,准允安庆水营挑选三处住泊,汉水准允驻泊两处。”

庞雨嘴角翘了敲,马上又带上一丝忧虑,边倒水边道,“还有水营本色,若是由安庆逆流而上,耗时费力,下官财力难支。”

此前熊文灿调动的,只有庞雨陆营,由湖广供应本色,虽然余应桂准许在武昌暂泊,但水营仍是黑户,一直要自己花银子买本色。

“给你按一千兵额的本色”

“两千。”

方孔炤皱眉停顿片刻,“那你必须实兵。”庞雨放下陶瓷茶壶,一脸真诚的看着方孔炤,“方大人最了解小人,从桐城壮班开始,小人便从来不吃空饷,可谓两袖清风一身正气,大人尽管放心,水营兵只会

多不会少,必定实兵实饷,方大人可放心的给两千本色。”

“便两千。”方孔炤显然也不想纠结这种小事,湖广是粮食出产地,水营驻地又在沿江,并无多少运输损耗,两千人的本色虽不少,也不算特别困难。

与方孔炤交易仍是那样顺畅,庞雨的面色开始柔和起来。

方孔炤转头看着庞雨,“就这些?”

庞雨不动声色的看着桌面,“自然还有,我要荻港把总。”屋中顿时安静下来,此时的荻港把总仍是方仲嘉,这位云集寺中的老仇人,荻港控制了中段很长段江面,庞雨的水师此前只在安庆江面活动,大部分漕船在搞运

输,所谓巡江只是口号,现在真正开始巡江,已经开始出现多次冲突。从武昌到南京的大江,完全在庞雨控制之外的,就是这一段江面,虽然庞雨有芜湖作为补充,但芜湖只有陆营,就算自行建立了船队,巡江也不名正言顺,这段

江面距离南京很近,很容易被操江提督关注到,到时就是不小的麻烦。

方孔炤盯着庞雨半晌,似乎在猜测庞雨的真实用意,不过他脸上带着微笑,这般讨教还价,才是庞班头的真面目。

“将军只是为了报复仲嘉?”

庞雨摇摇头,“以在下的修养自然不会报私仇,我一贯作生意,否则靠那点朝廷的饷银,养不出这些强军,别说援剿湖广,连安庆都守不住。”

只要方仲嘉举荐顶首,后面的事情并不难操作,这样就完全控制了中游的江面。

方孔炤并未马上答应,他看着庞雨道,“那庞将军能给本官什么?”“驻湖广陆营步骑四千,水营两千,给方大人的标营教官三十人,沿江北岸各处水营驻泊地,每处县城帮大人操练六百乡兵,他处县治需要的操练乡兵的,在下也

可派员相助。如此地方有力防范,大人的标营与安庆营各处追剿,流寇便无容身之地。”方孔炤稳坐在正位,目不斜视的如同一尊佛像,有了上次的交易经验,庞雨也十分了解方孔炤,这位新任巡抚绝不是因为放不下跟方仲嘉的兄弟情分,只是在评

估得失。“还不止于此,养军不外钱粮,所谓襄助可以只是一句客套话,并不费一点力气,但在下既认了大人这个乡党,咱们就只说实在话。”庞雨停顿一下道,“我的银

庄可以借给大人的标营二十万两,不需年息,。”

方孔炤有些惊讶的抬头看向庞雨,教官什么的只是小节,但即便对巡抚来说,二十万两银子仍是一笔巨款,远超养出一营强军的费用。

“大人可以用这些银子从安庆买甲仗火炮,方大人不是吃空饷的人,如此足粮足饷兵甲精良,又有在下派的教官,大人的标营必定是湖广第一强军。”方孔炤眼神闪动一下,庞雨知道他要问什么,便直接说道,“湖广大江江段,准许安庆水营清江缉盗防范流寇。”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诸天新时代食物链顶端的猛兽我真不是魔神都市国术女神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特种兵之战狼崛起我有一座天地当铺宇宙级宠爱女配她天生好命剑仙三千万
相关推荐
大神你马甲又掉了冰封轩辕丘捡个杀手做老婆全球影帝最初的寻道者狂兵赘婿游戏规则统治的世界学霸快递员魔女的交换大唐妖怪图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