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问剑

第四百五十四章 车辆
上章 目录 下章

问剑第四百五十四章 车辆

朔州城,机车站。

人头攒动,背着大包小包的无数朔州百姓,挤在站外,拍打着木质栅栏。

“王站长你就让我们过去吧,求你了!”

“是啊王六郎,我们都没得病,身体健康着呢。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看在你舅母是我妻妹的份上,放我们过去吧。”

siluke.com

“王六郎!我可是朔州琉光钱庄的管事,现在要带重要账本前往洛阳,若是延误了对账,延缓了朔州税赋,这责任你担当得起吗?”

栅栏内,朔州站的站长王六急得满头大汗,高声解释道:“各位父老乡亲,封锁朔州车站的命令是燕护将军下达的,太守也同意了。

经过朔州的车辆不会在这里停靠的,在下也没有办法。各位请回吧。”

他的解释并没有得到百姓们的认可,反而激起了人群的愤怒。

“燕将军昏迷不醒,太守让士卒封锁交通要道,自己却躲在宅邸里闭门不出。连你的长官都不管事了,你又有什么必要在这死撑?”

“现在朔州已经病死了多少人了?你还让我们留在这里,分明是要我们死啊!”

“王站长,求求你了!”

一位怀里抱着娃,手上牵着一个孩子的年轻农妇挤过人群,哭道:“我的爹娘、兄长、弟妹,我家夫君、公公、婆婆,全都被瘟疫感染,病死了。

我的大姐是早已出嫁的人,她得知父母兄妹的死讯,悲痛万分,不听信上的劝阻,执意来庄上送丧,也死了。

家里只剩我和我的两个娃,再也没别人了。

王站长,求求你让我们坐车走吧。”

农妇声泪俱下,她解下怀前的襁褓,将婴孩放在地上,朝着王六重重叩头。

脑门落在机车站的石砖上,发出砰砰响声,不多时,她的额头便一片血肉模湖。

王六口干舌燥,指尖发麻。周围人群也面露不忍之色,试图扶起农妇,让她别在磕下去。

然而。

“咳咳——”

也许是磕头磕得急了,也许是太久没有饮水进食,农妇在起身时,勐地咳嗽了一下。

周围人群齐齐色变,如湖水掀起涟漪般,向后推搡退让,在人群中形成一个空圆。

“她得病了!

不知是谁尖利而慌张地喊了一声,人群看向农妇的目光,不再是同情怜悯,反而充满了敌意与怀疑。

“我不是,我没有。这是风寒。”

农妇捡起襁褓,试图向周围人辩解,却更加剧烈地咳嗽起来。

“打她,把她赶走!”

“得病了还敢出来,你是要我们死吗?不知道这病有多恐怖吗?”

“退,退,退!”

方才还同仇敌忾的乡亲们,瞬间变了脸色,朝着农妇破口大骂,

年轻男子隔着一段距离,挥舞着棍棒,进行威慑,

妇女们从篮子里拿出鸡蛋,砸向她,

连白发苍苍的耄耋老者,都颤颤巍巍地举起拐杖,朝她挥舞,并张着只剩下几颗牙的嘴巴,骂着没多少人听得懂的方言。

如同过街老鼠般的农妇,只能缩起身躯,护住自己的两个孩子。

襁褓中的幼子嚎啕大哭,年纪稍大一些的孩童,则显得木讷、茫然无措。

“...”

王六看着眼前一幕,心生不忍,转头对下属说道:“车站后面有小门,你们从小门出去把她先带离这里吧。”

“站长,这...”

下属们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接话,所有人躲避着王六的视线,彷佛他的目光是毒蛇的尖牙。

瘟疫之恐怖,这几天的朔州百姓已经有了深刻了解。

患病者一旦病发,将遭受严重痛苦,胸痛,咳嗽,呼吸困难,

两三天内必然死亡,死时皮肤出血,尸体紫黑。无药石可医。

按照学宫刊物上的说法,“传染病”,会按照不同方式传播扩散。

而这种传染病的传播速率、烈度,远远超过了以往所有瘟疫。甚至比特效药出现之前的疟疾,还要无解。

他们身为车站员工,平时能与上门找茬的流氓泼皮斗争,甚至能追捕偷窃铁轨的盗匪、私设关卡的路霸。

但他们也只是普通人,能力仅此而已,又怎么能跟看不见、摸不着的传染病斗争?

他们也有家室,若是为了救一个农妇,把自己搭进去,又有谁来救自己的家人?

见下属们面面相觑、踌躇不前,

王六一咬牙关,转头对栅栏外的百姓劝阻道:“诸位不要为难她了,且放她离开。我会再修书一封,寄往代州。相信会有人负责的...”

话音未落,响亮汽笛声远远传来。

只见地平线尽头,一辆灵气机车正奔驰而来。

“车来了!”

“快,大家伙快合力把栅栏推平,大家上车!”

“车不停下,我们就站在铁轨上,看他敢不敢不停!”

再也没人关注王六在讲什么,百姓们一拥而上,发狂一般推搡木质栅栏,用身体撞击着屏障。

木质栏杆发出吱呀的断裂声,木桩在蛮力作用下,被一点一点推出泥土。

轰隆!

伴随一声巨响,木质栅栏应声倒塌,扛着大包小包的人群叫嚷着登上台阶,冲进车站。

留守在车站中的区区几十个士卒,根本无法阻拦乌泱泱的人群。

“放他们过去吧。”

王六神色暗澹,他踏过倒塌的木质栅栏,从地上扶起了满身都是鸡蛋液、鸡蛋壳的农妇,递给对方一块手帕。

呜呜!

汽笛声再次从远方传来,灵气机车上的驾驶员,似乎看到了挤在铁轨上的百姓,不断拉响汽笛。

然而,认定了眼下是唯一逃离朔州机会的百姓们,手拉手站定在铁轨上,相互之间打着气,鼓励彼此。

“车会停的,一定会的。”

“这里是虞国,讲虞律的!就算车上坐着王公贵族,也不敢真的下令让车碾过来。”

“大家不要慌!一定站稳了!等车开出朔州,我们就得救了!”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剑仙三千万我真不是魔神女配她天生好命宇宙级宠爱都市国术女神我有一座天地当铺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食物链顶端的猛兽诸天新时代
相关推荐
刀剑神域之风帆时代反抗在刀剑神域刀剑神域之傲剑凌霄昭周问剑我的召唤物很奇怪火影之惊涛骇浪聊斋:书生当拔剑弃妇扶摇录江东突击营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