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华娱之神仙姐姐是青梅

第657章 太飘了?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王仲雷最近很烦!

王仲均在姚东那吃的闭门羹,气全给撒他身上了,让他抓紧筹备新项目,而且是能大卖的新项目!

就目前而言,华亿是不缺钱拍片的,毕竟想借电影发财的人多着呢。

可要确保大卖,他属实是头疼。

《我不是潘金莲》都还没杀青,总不能就让冯晓岗筹备新片吧?

管琥?人被藤讯给请去拍《黄皮子坟》的网剧了!

滕华韬倒是有空,可这货的《等风来》连一个亿都没有,怎么大卖啊?

港台导演就更不要提了,周星驰还没能和解,徐可、庄闻强都在忙自己的新片,王京的票房又是忽上忽下的,而其他人又没啥特别能卖座的!

王仲雷左思右想,既然你青云这么不给面子,就别怪我挖你墙角了。

可他才要来文木也电话,电影局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3月6号,他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了电影菊大门

大门。

好家伙,同行好多啊,诺大的会议室里,全都是影企负责人或者高管。

“于总!”

“曹总!”

“……”

一圈招呼下来,王仲雷发现这帮同行和自己一样,都不清楚为何被喊了过来。

他看着正与汪玉瑛、钟莉方说说笑笑的曾懋君,不由越发坚定了挖人的心思,绝不能只挖文木也,其他人也不能放过。

约摸十多分钟后,门被推开,依次进来七个人,广垫童岗,电影菊张红森、毛雨、栾国智、梁歌、周剑东,“电影专资办”姜韬。

这帮人一进门,整个会议室立马就没声了。大咖落座,工作人员马上给众人分发文件。

汪玉瑛接过一瞅,这和我青云也没关系啊,喊我来干嘛?

她正纳闷着呢,就听台上坐着的姜韬开口了:“这是网友举报后,我们简单做的调查,不用我多讲,大家应该都清楚这件事的严重性。”

姜韬缓缓扫视一圈,才接着开口:“我能理解各位经营企业的困难,可大家不能竭泽而渔啊!市场被做烂了,在座的各位又该何去何从呢?”

听到这,汪玉瑛已然明白这次约谈啥目的了,却不由觉得好笑。

不真动刀,就通过《叶问3》来敲打,能让这帮人收敛?

刷票房这事一直都是存在的,而且还不仅是国内,是哪哪都有。

毕竟一部高票房电影带来的收益,除了票房分账,还有很多很多。

但是所有刷票房的,无一都是偷偷摸摸的刷,深怕被人知道。

因为一旦曝光,不仅会影响电影票房以及片方商誉,还会引来罚单。

但是呢,我们的广垫此前对于那些被曝光了的,要么视而不见,要么口头警告。

她本以为这次又只是口头警告,没曾想,还真就对《叶问3》的发行方做出停工、整改、警告等实际处分。

姜韬才宣布完处分,张红森又紧接着表态:“我们会继续清醒头脑,敢于发现问题,正视问题,解决问题,绝不能养痈为患,等闲视之。”

张红森顿了顿,便又对制片公司、院线公司、发行公司、票务公司各自给出了最新工作指示。

他说的很多很多,总结下来就四个字——依法依规!

本以为会议到此为止了,童岗又发表讲话了:“《叶问3》不仅扰乱市场秩序,影响影片口碑,甚至造成潜在的金融风险。我们鼓励创新,但创新的前提是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

今天,再对互联网票务及宣传发行重申几点要求:

一、加强网票销售和宣传发行管理,规范网票预售窗口期,严格实行网票票价补贴公示;

二、网票公司审慎与宣传发行公司、制片公司签订对赌协议;

三、宣传发行公司应纠正在电影营销中的偏颇口径和媚俗化倾向;

四、网票公司应对主旋律影片和中小成本影片适当倾斜。”

童岗翻了页发言稿,又扫视一圈,才接着道:“现在国内电影节的一个热闹看点,就是各大公司以及新成立的电影公司发布的片单。

我们希望这些影片真正能拍摄完成、顺利公映,不希望看到公布片单仅仅是为博取资本的眼球。

精品创作并非只是创作者的事情,希望新老电影公司都能像撇去泡沫,集中自己的优质资源,以真正的优秀作品立世。

生产效率可以提高,艺术和产业规律不能违背。

互联网和金融,代表着先进生产力,能够创新与改善电影创作生产方式,提高生产效率,但不意味着能够颠覆电影艺术与产业的原有规律。

要克服浮躁的表象,更加注重电影人才的培养和专业素质的提高。

电影、金融、互联网的深度融合不会一蹴而就,通晓多个领域的专业人才也不可能批量速成。

因此宁可慢些,也要好些。

在这方面,青云嘉禾做的一直都很好,大家可以像他们取取经。”

听我说谢谢你!

看着身边同行投来的目光,汪玉瑛不由腹诽,也再次纳闷了起来:到底谁要把青云放火上去烤啊?

……

会议一结束,汪玉瑛婉拒同行们的邀约,直接就往国博去了。

那离电影局开车只需要十几分钟,今儿是星期天,这会姚东正带着闺女在那熘达。

“瑛姨!”

“哎~”

汪玉瑛还在人群中找着呢,就听的一声喊,本想埋怨姚东心大的她,居然逗起了小姑娘:“你不是要当航天员吗,怎么跑这来玩啊?”

“同学说这好好玩,我就来了啊!”

说着,小丫头便指着展柜里的六山纹铜镜,道:“你看,这哪是镜子嘛,根本就看不清!”

“古代的镜子本来就这样。”

“你可别瞎扯!”

姚东指着镜面上的斑驳之处,给闺女道:“看到没,这都是被氧化了。而且这只是镜子的背面,反射面在里边,很光滑的。过几天爸爸弄面新的给你玩,不过你要观察它是怎么被氧化的,好不好?”

铜镜真要只能朦朦胧的照出个影子,也不会成为奢侈品了,只是需要经常维护而已。

《淮南子》就有记载:明镜之始下型,朦然未见形容,及其粉以玄锡,摩以白旎,鬓眉微豪可得察之。

以现代的工业水平,想做到古铜镜背面那种花纹是不容易,可光滑那一面做起来不要太简单。

“好!”小丫头答应的很是爽快,这个年龄对于一切未知的都充满着好奇。

“你心也太大了!”

汪玉瑛埋怨了句,又冲小丫头道:“找个地方休息会好不好?我和你爸谈点事。”

“不好!我都还没看完!”

“……”

汪玉瑛暗自撇嘴,这么大博物馆,你爸这么较真,一天也看不完啊,下次你妈揍你我指定不拦着!

“座谈会你都开过那么多次,有什么烤不烤的。”姚东不以为意道。

他不认为这次是有谁在恶意针对青云,结合童岗的发言以及重生前看到的新闻,他非常确定,才上映第三天的《叶问3》之所以会被这么快的抓典型,最核心原因就是“甚至造成潜在的金融风险”。

他认为,童岗是担心这事会引发一些列恐慌,从而导致资本纷纷离场,才特意捧了捧青云,稳住其他影企的同时给他们指出了一条路。

“之前座谈都是因为电影大卖,这能一样么!”汪玉瑛急道。

她虽说战斗力很足,也知道施博士用电影玩的什么把戏,但是她属实不知道施博士在金融圈也玩的那么骚,根本就没想过他真的会被打掉。

“哎哟,不会有事的,赶紧回去歇着吧!”

姚东也懒得解释,施博士在金融圈干的事,虽说手段并没有多高明,却绝不是他这个外人这个时候就能了解到的。

“到时有事你可别躲!”

汪玉瑛见他铁了心要陪闺女,撂下句狠话,便气吼吼的走了。

再说王仲雷,这货一出电影菊就给远在杭州的王仲均去了电话,简单汇报完,便拨通了宁号的电话。

才跟着亏了一笔钱的宁号为专心创作,连手机号码都给换了,他自然没能打通。

他颇为郁闷的点了根烟,便拨通了文木也的电话。

“都都都!”

那边很快就接通,没等他开口,对方先道:“喂?你好。”

“文木也导演对吧?我是王仲雷。”

“你好王总,有事吗?”文木也虽然不知他想干嘛,却很是澹定。

“听说你在筹备新片,今晚有空出来聊聊投资的事吗?”

“啊?”

文木也比较懵圈,我这剧本都还没改完,咋就就有人来送钱了?

“文导?”

“不好意思!”

文木也瞬间回神,道:“我还在外地走访,投资的事你可以先找我们公司谈。”

……

文木也刚挂断电话,就颇为兴奋得冲身边的两位搭档道:“王仲雷看上《生命之路》了!”

“咱项目轮的到他看上么!”

韩佳女轻蔑的翻了个白眼,钟伟则一脸纳闷道:“他怎么知道我们项目?”

“是噢,他怎么知道的?”

文木也后知后觉地推了推眼镜,问韩佳女:“你爸说的?”

“我爸才没那么多嘴!”

韩佳女没好气的怼了一句,扯了张纸巾一边抹嘴,一边推脱道:“你俩改挺好的,就别拉着我受罪了!”

“是你原创啊!”钟伟急道。

“哎哟,我不也根据陆勇改的啊!”

韩佳女把纸巾揉着一团,精准的弹进文木也脚边的垃圾桶,拿包起身道:“你俩慢慢吃,我先回了,改好你们直接找东哥就行!”

“回哪啊?”

“你这就不管了?”

“你俩搞定就行了,我回京城!”

韩佳女头也不回的往外走,走了几步忽地又想起什么,转身道:“最终定稿记得给陆勇看看,别惹人不高兴!”

说着,便在俩糙老爷们目瞪口袋的眼神中走出了咖啡厅。

她的初稿几乎跟原型故事一模一样,原型故事虽然非常感人,可14年就被媒体报道过,15年又上了《今日说F》,所以得必须大改。

然而,她是真讨厌扣细节!

反正编剧署名、编剧费都少不了自己,干嘛要陪着一起辛苦走访呢?

“走了也好,省得天天吃着破玩意儿。”

她才出了咖啡厅,钟伟便一脸憨笑的吐槽起了桌上西点、沙拉。

“赶紧的!”

说着,文木也拿起三明治便往嘴里塞,今儿在这可不只是吃早餐,还约了位患者采访取材。

……

《叶问3》的暴雷,国内同行怕被殃及池鱼,一个都都收敛了许多。

与之同天上映的《疯狂动物城》,都没费什么劲,就成了最大赢家。

在3月这么一个本该是冷澹的档期里,上映半个月,票房居然突破了10亿。

这除了让国内电影人感到脸疼之外,电影菊那帮人也都头疼无比。

要知道,华语片的市场占比,可是关乎到他们“成绩”的!

3月20日,姚东正给老王用英语“写”剧本呢,童岗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这货电话里也不说什么事,整的姚东以为《吹哨人》又得改,带着满肚子牢骚进了他的办公室,差点就当着张红森的面吐槽电影菊了。

简单寒暄过后,童岗还在泡茶,张红森就唉声叹气道:“最近国产片很萎靡啊,小姚有分析过原因么?”

“啧,最近光忙着改剧本了。”

姚东憨笑的挠着脑袋,整的好像真没关注市场似的。

“怎么,把《吹哨人》被卡赖我头上了?”张红森笑道。

“怎么可能!”

姚东看向往杯子里倒水的童岗,笑道:“童局已经教育过我了,是我自己太飘了!”

“合着赖我是吧!”

童岗把杯子都懒得盖上,直接端着冒着白气的瓷杯往两人走近。

“这更不可能啊!”

姚东起身接过,笑道:“确实是我自己太飘了!”

“嗬!”

童岗才在沙发上坐稳,就冲张红森道:“和他用不着绕,直接说就行。”

“对!领导您吩咐就行!”姚东很是给面子。

“那我就直说了!”

张红森身子稍稍往姚东那探了探,道:“不管市场怎么混乱,你们青云都没乱过,而且你们的票房、口碑都做的一直都非常不错。我想请你把这种经验,给其他电影公司分享分享。”

“公司都汪总管的,让她分享更合适吧?”姚东婉拒。

“论坛、座谈会的作用有多大,你也清楚。”

张红森摇头否认,道:“我是想你们青云带着其他公司做几个项目,让他们跟着好好学学。”

“我倒是想!毕竟能帮我们分担风险嘛。”

姚东苦笑摇头,道:“可《流浪地球》和《封神》三部曲什么情况,你们也都清楚,我总不能强迫他们跟着投资吧?”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宇宙级宠爱剑仙三千万女配她天生好命都市国术女神诸天新时代特种兵之战狼崛起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食物链顶端的猛兽我有一座天地当铺我真不是魔神
相关推荐
盗墓之王末世男在七零最强骑士王这斗罗啥画风啊斗渣男必须得狠蒸汽大明:别再叫我监国了开局:我被校花送入遮天七位神万界符皇妖孽符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