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我的召唤物很奇怪

412.该下一个了
上章 目录 下章

我的召唤物很奇怪412.该下一个了

小兔子蹦蹦跳跳向前,失去了武器的狂战士犹豫片刻,举起了孔武有力的双臂,咆孝着重锤而下。

兔子弱小的身躯肉眼可见的因为攻击变形,承受了超越这幅魔力之躯抗击打范畴的力量,它本该就此消散,然而诡异的是,凹陷的头颅竟然发出一连串脆响,而后恢复如初。

红着眼睛的兔子先是舔了舔自己的爪子,而后…

布满利齿的血盆大口自兔子的口中伸出,宛如来自地狱伸出的大手,直接钳制住了狂战士的头颅。

看着那延伸到体外,夸张到与体型不符的嘴巴,无数人咽了口唾沫,冷汗涔涔。

狂战士起初还在挣扎,但在兔子温柔的“咬合”了一下后,嘎嘣脆的响声连连,若非召唤物皆是以魔力构成,这一击已经令他身首分离,血肉模湖。

兔子微微昂起头,那张远比身躯要大十几倍的巨嘴随之扬起,狂战士就这么随着它的咀嚼与吞咽,缓缓滑入深不见底的胃。

进食完成的一瞬,嘴巴消失,兔子不断地擦拭着嘴角,尽管那里干干净净,但这个动作却让每个人毛骨悚然,仿佛能看见无形的血肉粘连在它洁白的毛发之上。

“这究竟是…”

“你看见它那张嘴了吗…就像是体内躲藏着一只巨兽!”

“这是什么召唤物,历史上出现过吗?”

惊呼声此起彼伏,震惊的不只是这些对召唤只懂些皮毛的寻常人,也包括魔法师,以及杜娟等人。

她们掌握的知识中就有梅拉以及周边地区召唤学派的一些召唤物图录,其中从未见过这等凶物,它击败巴克的召唤物似乎还没有使出全力,悠闲得像是到了饭点,随意地进行一次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觅食。

“雷纳德,你的家族似乎收集有更全的图录?”杜娟扭头问。

被问及的老者摇了摇头:“我也未曾见过,外观如同兔子的召唤物虽然有,但都与它对不上。”

杜娟思考了一会,安慰道:“无需过分紧张,这只召唤物的能力已经暴露,接下来巴克可以针对进行召唤,连战最终考验的是经验与耐力,这一点暴食者无论如何都比不过巴克,历史早已证明了这一点!”

巴克在经历了哥布林狂战士被吞噬的震惊后,迅速镇定了下来,他的判断与杜娟一致。

虽然不知道暴食者是如何召唤出如此稀奇古怪的召唤物,但既然他可以,那以后他们也行!

只要细细研究这份力量,他们的权威只会更上一层楼,当然,当务之急是将暴食者彻底打倒,唯有将他的一切置于尘埃之中,他们才能理所当然地踏上学派领袖的道路。

“召唤仪式,再起!”

“我承认这只面目可憎的兔子确实让我有些意外,但是,连战才刚刚开始。”巴克边召唤,边旁敲侧击,试图影响路禹,“这样的召唤物你维持起来很耗费精力吧,你能够坚持多久呢?”

路禹冷笑道:“一本半书的时间。”

“什么?”

路禹的回答令巴克以及所有人云里雾里,但他并不打算解答。

巴克第二次尝试召唤的是与兔子体型相当的毒蜂,根据有限的魔物学知识,路禹判断出这是梅拉地区野外较为稀少,但是攻击性极强的魔物,迄今为止没有诞生出有智慧的种群,

它们的名字也被朴实无华地命名为【剧毒蜂】,与美味蘑孤的命名方式异曲同工。

路禹忽然说:“你用着我提供的模板,召唤出了剧毒蜂变异个体,拥有了足以腐蚀魔力的力量,不该感谢我吗?”

被一眼看穿召唤物能力的巴克并不着急,只是笑眯眯地礼貌回答:“暴食者阁下说笑了,这是我们自己改进的召唤模板。”

路禹讥嘲地笑着,不再争辩。

起初,兔子的眼睛还能牢牢地锁定了剧毒蜂飘忽的身影,但是随着剧毒蜂飞向高处,围绕着场地转动,摆出伺机而动的态势,小短腿的它便只能看着。

“你的兔子看上去,果然是比较残疾啊,这下要怎么追上我的毒蜂呢?”巴克嘴角上扬,他继续追问,“你还能维持这只兔子的魔力多久?”

【召唤物连战】最忌讳开头就使用强大的个体,过度消耗召唤师的魔力,暴食者显然不懂这一点。

巴克打定主意,拖死路禹,让他自行驱散兔子,换上更为弱小的召唤物,反正剧毒蜂所需的魔力微不足道,他拖得起!

xiashuba.com

“你为什么觉得,比兔子速度快,就能拖死我?”

饕餮兔子面朝剧毒蜂所在的方向,一点点张开血盆大口。

“难道你的兔子也能飞?”巴克嘲讽道。

“不,它应该能让你的召唤物,都飞不了。”

强大的吸引力自饕餮兔子的口中传来,地面上的尘土,空气中的微尘肉眼可见地进入了她的身体。

像是一台档位拉到最高的吸尘器,饕餮兔子开始暴风吸入。

斗技场的比赛范围有限,剧毒蜂无论如何都无法离开场地,否则会被判负,因此很快便感受到了“深渊”的召唤。

它疯狂地振翅,试图逃离,然而饕餮兔子的嘴巴就像是黑洞,强悍的吸力竟然将组成它躯体的魔力撕裂,化作一道道流光钻入体内。

斗技场地面皲裂,碎裂的石块碰撞着落入黑洞之中连一丝水花都未曾溅起。

巴克竭尽全力维持着剧毒蜂的魔力,让它想方设法地逃离,然而…

“咕隆!”

饕餮兔子暂停吸食的动作,咽了咽,勐然加大了力度。

猝不及防之下,剧毒蜂就这么飞向了已经如同斗技场石门大小的嘴巴中,巴克再也感受不到召唤物的共鸣,紧随起来的是前所未有的空虚感,召唤仪式支付环节到来,巴克浑身巨颤,头晕目眩。

梅拉各族目瞪口呆,他们面面相觑,看了看路禹,又看了看饕餮小兔子,感觉如鲠在喉,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这是…暴食者的,本体?”

终于,精准地找到了形容,并在一瞬引发了周围人的共鸣。

“确实有点像啊…无论什么东西都能吞噬,而且看上去总是饥肠辘辘。”

“也许历史上确实存在过这样的奇异种族,只不过是在不为人知的角落,因此梅拉大陆不得而知?”

“说起来,暴食者不就是自梅拉大陆之外的蛮荒之地而来的吗…不会真是这样吧…”

狄维克本来开心地欣赏着七位大师与路禹的死斗,在看到路禹轻松写意的模样后,忽然产生了一丝异样的神色。

直觉告诉他…事情似乎朝着自己预期之外的方向发展了。

“看上去也不是特别厉害啊,为什么会成为废稿呢?”须臾大大咧咧地吐槽,“钢琴和二号都能通过吞噬强化,而这只叫做饕餮的小兔子,除了吃,也没有其他特别的…”

路路笑着解释:“‘她’只是意识集合体,总是会在奇怪的地方产生奇怪的误会,这是路禹推测出的原因。”

“至于你口中的不是很强…其实在即战力上,远比钢琴和二号要强大一些,饕餮不需要养育,‘召唤即食’,十分方便,而且它也不像钢琴那般挑食,只要血肉。”

路路话里话外尽是惋惜,对于这些她跟路禹一起创作而出的心血,她总是很看重。

连续两只召唤物非正常途径驱散,而是强行被击杀,巴克的魔力负荷骤然变大,身子也变得疲惫。

不似开始时轻松的他忽然惊恐了起来,对于这只活蹦乱跳,人畜无害的兔子,巴克自内心深处泛起的恐惧,如涟漪般拍打向身体的每个角落。

如果第三只召唤物也被强行击杀,那么身体的魔力缺口将有可能导致自己无法再进行平稳的召唤。

“和杜娟预测的不同啊…暴食者有问题!”

怀揣着身为学者的傲气,巴克拒绝承认自己逊色于暴食者,他要翻盘!

第三次召唤仪式启动,这一次,巴克倾尽全部魔力,押宝!

也是这时,路禹竟然主动驱散了饕餮小兔子,进行了自己的第二次召唤。

这个举动引来了一片惊呼,没人知道他为何要做出这种平白无故为自己增添负担的操作,除了蔑视巴克之外,想不到解释。

看着便召唤边朝向自己微笑的路禹,巴克目眦欲裂,当着梅拉各族大人物的面,他被赤裸裸地羞辱了。

“我要让你明白,再奇怪的召唤物,也敌不过,位阶带来的差距,这是,绝对的力量!”

如同海妖与龙裔结合的人型出现于场地之中。

古朴的红褐色龙鳞,与渐变色的海妖鳞甲分别点缀于他的上下半身,赤金的双眸射出冷冽无情的精光,高举的法杖宛如昭示众人,自己无上的权能。

梅拉的海妖与现存的龙族都无法确认这个英灵召唤物的身份,但凡能成为英灵召唤物的存在大多家喻户晓才对…

“这是其他大陆的英雄?”众人十分迷惑。

凡妮莎平静地说:“不就是一个在六百年前达到六阶的暴君吗…没想到这也能成为英灵,果然召唤物体系改动势在必行呢,这池子里真没什么有趣的召唤物了,难怪会凋零。”

路路问:“老师知道他?”

“哦,他的卫队打算抢走我制作的人偶,后来本人也和我有些小小的不愉快,因此萨耶尔就提醒了他一下,仅此而已。”

“说起来,身负海妖血脉和龙族血脉的他天赋确实不错,言灵与魔力亲和极高,但是终其一生都停留在六阶…有些不太行啊。”

本来打算召唤另一只与凡妮莎商议好的废稿召唤物,路禹忽然改了主意。

好东西,当然要留给等下激将法的使用对象杜娟啊,眼前的巴克,就先尝尝这个吧。

临时改变召唤仪式对于大多数召唤师都是自取灭亡的举动,但是已经对召唤驾轻就熟的路禹则是轻松写意。

值此庆祝浸染灾厄离去之时,他不仅要为召唤复苏点燃第一把火,更要为浸染中不见于记载的英雄,赢得能够在史书中停留的一行文字。

哪怕无人知晓他的名字也无所谓,至少,每个人都知道他曾做出过尝试。

两个浸染人偶体内的黑泥怪物浮现,那狰狞可怖的模样、让人密集恐惧症的眼珠子与利齿、黏稠腥臭的躯体,让人头皮发麻。

曾经参与过追击黑泥怪物的高阶魔法师们站了起来,大声呵斥:“暴食者阁下,你知道自己在召唤什么吗!”

伴随着他们的描述,在场的人惊恐了起来,无形的屏障包裹着斗技场。

“我敢召唤,我就清楚它的力量以及危害,它没有能力腐蚀我。”

巴克浑身颤抖,他也从杜娟等人口中知道了,这便是浸染灾厄的“内核”。

神明在上,暴食者简直疯了,为了赢,他竟然敢做出如此癫狂的举动!

拿着应对浸染的测数器,海妖一点点靠近场地,最后惊讶地发现,这团黑泥完全不具备浸染的力量。

当然不可能具有,因为那位无名的召唤师根本无法描述出“浸染”究竟为何物,只能理解为:会劝诱人走向自我毁灭的癫狂之声,会释放出能够映照出人内心渴望力量一面,并不断放大的幻象。

这便是,除草机的真正创作者,一位先于法古塔尔找到了根源,在生命最后关头完成了召唤的勇士。

他默默无名,不见于任何记载,仅有除草机这个他留存于召唤体系中的“遗物”彰显过他超乎寻常人的勇气与决绝。

他没有成功,但又如何呢?

他所面对的,是超越时代的九阶魔法师所构筑出的精神魔法,渺小如蝼蚁的他,在知晓命运的那一刻,依旧坦然面对,力求为这片大陆的芸芸众生争取那渺茫的一丝希望。

这位无名的召唤师,远比这些道貌岸然,窃取他人知识的小偷,更值得称之为大师。

听闻路禹所讲述的无名者的故事,刚刚经历了浸染的每个人沉默了片刻,纷纷鼓掌,对于这位无名的英雄肃然起敬。

跨越时间、空间,这是只有召唤师才能破解的信息,是隐藏于那份会随着召唤体系变更消失的召唤池子中的秘密。

这位孤独的无名英雄,在这一刻,得到了与之相匹配的敬意。

随着掌声渐息,裁判再次宣布比赛开始,对号入座的巴克深感自己被路禹描述的无名英雄故事所羞辱,混血暴君高举法杖,默念“冰霜”后,以自己为圆心竟迅速形成了一片飘雪的区域。

“看着吧,适合海妖作战的场地即将成型!”巴克哈哈大笑。

“花里胡哨…”凡妮莎摇头,“这种没有领域用魔法硬装自己有领域的…这是召唤物比试啊,华而不实毫无意义。”

“海妖的言灵之力不是这么用的!”

在场的诸多海妖面露鄙夷,他们不明白巴克在搞什么,直接降下高阶魔法轰炸黑泥不就好了嘛,这么做简直白费了这只强大的英灵召唤物。

黑泥身体上无数的嘴开始齐声颂唱,魔音灌耳,混血暴君施法的速度骤然减缓,高举的法杖不再有流光闪烁,就连站在场边的巴克也皱起了眉头,视野中时不时浮现令人作呕的血腥景象。

就在巴克打算谴责路禹影响召唤师时,只这么一瞬,黑泥手脚并用,快速疾驰,在逼近混血暴君之后,如同抱脸虫般将他浑身包裹。

巴克惶恐地催动魔力,力图让混血暴君近距离释放魔法,将黑泥的躯体粉碎,但是海妖的言灵之力却因为黑泥钻入混血暴君的嘴巴而被硬生生遏制,而混血暴君表面流动魔力的鳞片则被黑泥其余的嘴啃噬着,成为了它补充魔力的工具。

眼看着黑泥不断地从混血暴君的鼻子、嘴巴、耳朵钻入体内,强烈的幻觉竟然也袭向了巴克,他在模湖中逐渐远离的斗技场。

“不好…驱散!”

干扰精神的空挡已经足够黑泥完成自己的工作了,那些钻入躯体中的泥浆将澎湃的魔力如水柱般喷射而出,混血暴君的躯体瞬间支离破碎,在惊恐中消散于空气中。

巴克面如金纸,还不得他做出什么反应,召唤物破碎的副作用便蔓延全身,他双腿一软,两眼一黑,径直瘫软倒地,如同被猫咪咬住脑袋却要垂死挣扎的小老鼠,身体不断地抽动。

这狼狈的模样引得场下的杜娟一脸凝重,她看向路禹的眼神里也充满了忌惮。

“巴克大师,您可还能继续召唤?”

路禹拦住了这位由梭伦指派的裁判,冷声说道:“按照连战规则,巴克大师在耗尽最后一丝魔力前,都必须召唤,我相信巴克大师一定是个愿意相信奇迹,有风骨的召唤大师,就让我们静静等待,他会站起来了。”

说完,路禹笑眯眯地让黑泥爬回自己身边,塑形成一把椅子,他就坐在黑泥之上,静静地欣赏着巴克的丑态。

“还没结束呢,我可是和诺埃尔说了,他很可能吃不下饭的。”

“下一个,该到谁呢?”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宇宙级宠爱我真不是魔神女配她天生好命都市国术女神剑仙三千万诸天新时代我有一座天地当铺特种兵之战狼崛起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相关推荐
反抗在刀剑神域刀剑神域之傲剑凌霄昭周问剑问剑火影之惊涛骇浪聊斋:书生当拔剑弃妇扶摇录江东突击营大明地师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