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我修无情道

142、晚风送别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晚风送别

晏无书一退再退, 及至中央那张桌案方停步。香炉便在此桌, 香尽成灰, 炉身淌暗光, 遥遥辉映窗外如烧的夕阳光芒。

他坐到这张桌子后, 正对萧满,把大剌剌敞着的衣襟合上了, 双手置于膝间,腰背挺得笔直,模样乖顺至极:“我保证先前无人经过。”

“我还设了结界, 就算有人来过, 也发现不了什么。”

萧满背后是窗, 满湖清叶在风拂下叠成浪, 花开得茂盛, 香却不如何浓, 大抵是品种的缘故。

夕照似一场融金的火,将他身上素衣染色, 连带侧脸也添上几分暖, 不过眸光和剑锋依旧是冷的, 仍生气于晏无书选了这样一处地方。

“我错了,下次一定改。”晏无书望定他,诚恳说道。

萧满:“不会再有下次。”

“万一呢。”晏无书垂下眼眸, 低哼说道。从萧满的角度看去,这人活似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儿。

萧满瞥他一眼,放下见红尘, 偏首去看窗外的荷花。

晏无书早就习惯萧满这般冷淡,见他不再说话,自顾自起身过去,将他手里的剑放回剑架上,再按住肩膀,推着这人前行数步,坐到桌案前。

这是一张长几,一侧可坐两到三人,晏无书同萧满并肩,取出一个小炉,燃火烧上一锅水,然后取出乌梅、山楂、甘草、桂花等物。

萧满对这些材料很熟悉——这人是打算煮乌梅饮。此处天气湿热,这样的汤饮,倒算合时宜,但眼下可不是什么悠闲饮茶之时。他抬眼欲说正事,晏无书却抢先一步开口,道:

“宝宝,我发现你体内多出了点儿之前没有的东西。”

晏无书把料都下入水中,合上盖,看向萧满,语气定定,“准确来说,是一股力量。”

“嗯。”萧满平平应了声,没有否认。

晏无书知晓这一点并不奇怪。双修是两个人灵力的交融,他能将晏无书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晏无书自然也能看见他的。

“它和你很契合,似是存在多年了。”晏无书又道。

萧满思忖片刻,对晏无书直言:“从前的功法。”

从前是多久之前,萧满不必解释,晏无书一听就明白。

为何此前从未有过端倪,萧满被释天掳走过后,功法便被唤醒,这之间的缘由,亦是转念即清楚。

“原来释天就是因为这个,才一直不放过你。”晏无书转着手里的木勺,语气冷沉,继而将木勺丢到桌上,一声啪响,振袖起身:“行,不必耽搁了,我这就去杀他。”

萧满坐在桌后没动,目光瞬也不瞬盯着炉上跳跃的火,平静问:“你知道他在哪?”

“他是那种睚眦必报的性格。”晏无书道。

“看来你对他已有所了解。”萧满道。

晏无书笑了:“我给了他一剑,还把他钉在了柱子上,他定会向我寻仇。所以,一旦我撤掉结界,将行踪透露出去,他自己就会送上门来。”

萧满敛下眸,晏无书的话让他联想到某些东西,但没表露出、说出口,只问:“有几分把握?”

“小凤凰,你问我,那我当然有十分了。”晏无书坐回去,单手支颌,另一只手挑了绺萧满的发,拖长语调说道。

“……”

鬼话。

萧满瞪了晏无书和他的手一眼,扯走自己的发,面无表情问:“交战地点可选好?”

“在何处都无所谓。”晏无书捻了捻空无一物的手指,有些悻悻,语气也无所谓。

萧满心道也是,这两人交手,无论是哪儿,都会变得千疮百孔,地不成貌。

“准备好了?”他又问。

这话并非客气。

虽说晏无书境界又提升了,可破境并非祭器,晋升品阶的同时能够让法器自我修复。他身上伤仍在,全靠别北楼那几颗药丸压制着,等药效一过,更会遭到反噬,瘫上一段时日。

晏无书也不跟萧满客气,分外不要脸地说:“你亲我一下我就准备好了。”变脸变得迅速,方才那振袖一挥便要离去的气势完全不在。

萧满冷眼对他。

晏无书稍微收敛,朝萧满伸手:“那就抱一会儿。”但这收敛也仅是一星半点,说完倾身,手脚并用把萧满圈在怀里。

“就一会儿。”他脸埋在萧满颈窝里,嗅着萧满身上的冷香,轻声道。

桌上那只炉与锅都是特制,不过这一时片刻,乌梅饮就煮好了。晏无书弹出一点灵力,撤开火炉,拿出冰符贴上,往里加进桂花和糖。等调兑好、闻着味道觉得合适,才腾出手倒了八分满一杯,塞进萧满手心里。

他倒是完全不急了。萧满捧着他做的乌梅饮,他抱着萧满,手指将萧满的衣带解开又系、系上又解,就算萧满拍掉他的手,也会重新蹭回去。

如是几次,萧满不再管他,由他去了。

天地忽然就安静。

眼前是渐暗的天光,退潮般寸寸从湖上走远,收拢于江流的尽头,遭起伏连绵的山吞没;鼻间萦绕的是荷花清香、乌梅甜香,以及残余香炉中的幽香;耳边渔歌杳杳,风声和着水声,低回浅唱。

晏无书眯了下眼,觉得时间仿佛被静止,这一刻像是地老天荒。

他忍不住对怀里的人做一些事,稍微一换姿势,啄吻着萧满肩和颈,轻声问:“宝宝,等这事结束了,你打算做什么?”

萧满敛眸不答。

静谧持续许久,连窗外的花都纷乱。

晏无书不追问,转而说起自己的打算:“曲寒星已是太清圣境,在这一场道魔之战中,功绩颇多,雪意峰峰主之位若是传给他,想必无人不服。”

“嗯。”萧满赞同此言。

“等回去了,就把这位置让给他吧。”晏无书说道,可下一刻,语气一转,变得幽幽低沉:“如此一来,我就成为了无家可归之人。小凤凰,停云峰能收留我吗?”

他还在萧满脸侧蹭了蹭。

孰料萧满却道:“我不回孤山。”

“你要去哪?”

晏无书问,起初没觉得什么,问完立刻意识到某种可能,神情变得警惕:“不会是药谷吧?”

“宝宝,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要对我负责的。我们这可不兴什么三妻四妾,你不可以抛下我去找……”

他手脚同时收拢,将萧满抱得不能再紧,低声说道。

这人在混账和小媳妇儿两种角色间的切换真真是自如至极。

萧满抬手将他从身上撕开,甩袖起身,打断他的絮絮叨叨:“我看你也休息好了,就出发吧。”

晏无书抬起头,自下而上看着萧满,目光灼灼,被萧满垂眼一瞪,才不情不愿道:“……是。”

他从地上爬起来,脚跟脚走在萧满后头。萧满去到剑架前,将见红尘和天地潮来取下,后者交给身后的人。

晚风送别,萧满走至船头,临行前放眼一扫。

晏无书把剑松松提在手中,手臂带腕稍微一动,挽出一朵剑花。

微澜的湖面被惊扰,水花溅起丈高,滴落叶间花上,宛如滚露。晏无书在萧满身侧道:“这里叫小苍谷,位于大陆南面,一年四季皆是夏。”继而做出评价:“三百六十五天都是夏日,委实苦热了,也过于单调。”

萧满的视野中,渔船上有灯火,更有烟火,旷远安然。他注视一瞬,道:“想来这里的人早已习惯。”

和萧满说了几句话,晏无书脸上那副委屈表情总算没了,神色归于素日里的散淡。

两人身影远,一路北行,回到昨日荒原。

风掀衣袂,招展如旗。夜垂于野,天上星和月皆不见,凤凰火还在零零星星地燃烧,满目疮痍狼藉。

晏无书单手提着天地潮来,脚步渐慢渐定,抬头看了眼天幕,对身侧的萧满道:“我们这一路走得有些慢,花了得有一个时辰吧?”

“一个时辰又半刻。”萧满道出精确的时间。

“释天竟一直都未出现,不至于睡着了吧。”晏无书似模似样地叹了一声气,“看来该喊喊他。”

这人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喊,萧满格外清楚,当即往后退了数步。

晏无书站在原地,持剑的手手腕翻转,抬剑指天。

然后划地。

剑气一荡,光柱在天和地之间炸起,耀目华光如洪奔涌。

于此一刻,云中积了一日夜的水汽化作雨磅礴落下,水珠如石,在漆黑的夜里砸出一片哗啦啦的响。

旷野上,少得可怜的草皆被压弯,整个悬天大陆都开始下雨,唯独没淋湿萧满站的那片方圆。

他素衣翩飞,一身尘埃不染。

萧满站在晏无书身后,看他剑起剑落、剑出剑收,视线逐渐升高,遥望坠雨的天穹。

“天之外是什么?”萧满问。

“是别的世界。”晏无书回答说道,“三千世界,远不止我们这一处。这片天空,是此间的终点,亦是彼方的起点。”

萧满“嗯”了声,视线又落回,看向晏无书的玄衣和银发,以及手里明胜霜雪的剑,片刻后,道:“我其实并未想好要去何处。”

听见这话,晏无书弯眼一笑,回头问萧满:“那你介意,我陪你一道想吗?”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都市国术女神特种兵之战狼崛起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宇宙级宠爱女配她天生好命剑仙三千万我真不是魔神我有一座天地当铺诸天新时代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相关推荐
圣域刀魔大唐传媒困在日食的那一天我,炮灰女配,摆烂怎么了!全宗门都是大佬,我摆烂很合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