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我修无情道

146、若月下逢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若月下逢

萧满没回孤山。他去了大昭寺, 住曾经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小院。但来到这里的第一日, 他忽然发现, 此处不再如从前清净。

络绎不绝的香客很吵, 童子洒扫时的闲谈玩笑很吵, 甚至是寺内座师开坛讲经,亦觉得吵。

没过几日, 萧满从大昭寺离开。

广陵白鹭洲上的莲开过又谢,神京城里几度风云,修行界里多了一些大会和比试, 青年才俊崭露头角, 添几多传奇。

一年复一年, 萧满都不曾露面。世间少有人能寻到他的踪迹, 唯曲寒星和别北楼能传讯联络一二。

有人猜他飞升, 已离开了这个世界;有人猜他正四方游历, 寻道侣的转世之身;还有人猜,萧满准备将陵光君晏无书复活——这种做法乃是禁忌, 所以他不能再出现在世人面前。

这些说道, 都被写做故事, 其中几本,写得竟有几分真,被江湖人认定就是事实了。

实际上, 这些事萧满都没有做,他只是觉得这尘世太吵,择了处无人之地隐居。相伴身侧的唯有夫渚, 可渐渐的,萧满发现这鹿更喜欢热闹的地方,同欢笑声混在一起,便让它回了孤山。

兜兜转转,他又只剩自己。

这没什么不好,不必同人交谈,不必顾虑身侧,他起一院落,春时撒下花种,暑月坐于廊下,读经看雨。

日子过得很慢,但某些时候又快极,当他回过神来,已这般过去五年,初至的那个冬日随手插下的梅枝,长成了如盖亭亭。

萧满在这一年收到曲寒星的消息。

曲寒星接手了雪意峰,但不太理事,把杂务都抛给师弟容远,当了个甩手掌柜,成日往外跑。这人一直在寻找让莫钧天从剑变回人的办法,却是结果可惜。

他倒没有太愁苦,总说小莫只是在剑里睡觉,不乐意出来而已。

这一回他给萧满写信,第一张信纸惊呼他们二人竟有多少多少日月未见,第二张纸沉痛诉苦当峰主有多累,每天处理多少桩杂事,一个月赴多少场会议,山外山内两地跑,简直要日日闻鸡起舞。

萧满面无表情扫过去,翻到第三张纸。

这一张纸上,曲寒星对萧满说,人生真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谁能想到从前快乐的时光一去不复返呢,眼下生辰又要到了,这日子一生只有一次,希望萧满能够来他的生辰宴,一同玩耍。

目的不过是想把萧满从山里拽出来。

萧满看完,并不打算赴宴。

信没有到此为止,后面还有一张,从墨迹上可看出,并非同一次写成,而是在此之前。

曲寒星道,那场大战之后,孤山收留了不少失去父母的孩童,其中有一些根骨极佳,而这些优异根骨中,又有个同萧满性子很相合的小男孩,问萧满有没有兴趣收个徒弟玩儿。

萧满当然没有兴趣,将信一折,起身去给花浇水。

日又暮。

但曲寒星没有放弃拉萧满出来玩耍的想法,此后的年月,信一封接着一封,说说这处风物,谈谈那处人情,小玩意儿也成打送来,用以“勾引”。

真正让萧满作出决定回一趟孤山的,是两年后的一次来信。曲寒星在信上说,他寻到了能够让莫钧天从剑里出来的办法,有五成把握,但觉得太低,想试试把几率提升至七八成,希望萧满来搭把手。

萧满花了半日时间便回到孤山。雪意峰上禁制没换,感觉到是他来,立时打开、让出道路。

这里改变不多,人丁依旧不兴,鸟雀随意栖息在枝头,若看得仔细,还能发现在暗处静静狩猎的猫。

唯落月湖旁多出一座道殿,是现任峰主的住处。

萧满直接过去。

曲寒星满面欣喜迎上,语带感慨:“啊,满哥,你终于舍得出来了!你这些年,成日都在那一处地方,不觉得太无趣吗?哎,要我说,你该回……”

“你说的办法,是什么。”萧满平静打断他刚开了个头的长篇寒暄。

“好吧满哥,我知道了满哥,这些年你一点都不觉得无趣满哥。”曲寒星对胎死腹中的叙旧进行总结,继而转身带路,道:“走,这边,小莫在这里。”

曲寒星将萧满带入一处暗室,里面已布下阵法,需要用到的各种材料也都齐全,均为价值不菲且不易得之物,足以看出曲寒星对此事的上心。眼下只差人,他将整个过程给萧满讲了一遍。萧满听后,觉得不难,点头道:“那就开始吧。”

“满哥你越来越雷厉风行了。”曲寒星摊开手,“好吧那我们就开始吧。”

两人各坐阵法一侧,灵力一出,钧天剑从地面飞起,悬在虚空,徐徐转动。

此阵同祭器之阵略有相似,运转之后,置于各方材料开始缓慢游移,蕴含其间的灵气灵力,皆往阵法正中心的钧天剑流淌。

一室光华绚丽明亮。

材料被钧天剑一点一点炼化,至第七日,最后一块玄石陨铁耗尽,钧天剑上盛放华彩。

但华光熄灭之后——这把剑,除去品质有极大幅度提升外,别的没有任何变化。

剑里的灵魂依旧在沉睡,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

他们失败了。

曲寒星把剑平放在膝上,面上流露出遗憾。

这样的结果,他得到了无数次,起初会伤心失落,现在已经……习惯了。有时候,他甚至会想,大抵是小莫觉得做人太累,就要当一把剑。

“是打算顺其自然,还是继续寻找唤醒之法?”萧满坐到曲寒星身侧,轻声问。

“你说,他想醒来吗?”曲寒星问,声音低低的。

“我不是他,不清楚他的想法。”萧满道。

“这都睡了多少年了。”曲寒星嘀咕了一句,有些不满,转而对萧满道:“还能寻到别的办法吗?”

他是希望莫钧天能够醒来的,就算喜欢睡觉,睁开眼睛回来看上一看他们这些朋友,再睡不好?

萧满听见曲寒星的问题,眉梢微动,反问:“暗阁没给你送消息?”

“啊?”曲寒星一怔,抬头后摇头,“没有。”

“暗阁还寻到两种方法。一,在断春归路中。这是一个位于极西的秘境,里面藏着唤醒沉睡神魂的方法。”萧满说道,“二,则是两年后,天容海色里,有可能会出现同样功效的法器。”

天容海色是悬天大陆上最大的拍卖行。曲寒星不假思索道:“那就两边同时着手吧。”

萧满偏首望定他,语气认真:“两年,你不一定能从断春归路出来。”

曲寒星对萧满一拱手:“若那时候我没出来,你替我去天容海色,行吗?”

“可。”萧满点头应下。

曲寒星补充道:“无论什么价,都要拍到手。”

萧满又说好,话毕起身,步出暗室。

曲寒星带着钧天剑,同萧满一道回去上面的道殿。曲寒星看出他打算离开了,心念一转,问:“满哥,你真的没有收徒的打算?”

“太吵。”萧满言简意赅拒绝。这些年,他愈发不喜欢人声。

“我保证这个徒弟安静!”曲寒星把剑放到剑架中,举起双手做发誓状。

萧满并不回头看他。

曲寒星又道:“你现在一个人住在古墨兰亭——当然,我不是说一个人住不好,但身边带着个人,总好过想说话时只能对着鸟说吧?”

这话终于让萧满驻足,并扭头看着曲寒星,道:“对着鸟说有何不可?”

曲寒星想起萧满是有翼一族,又想到自己的原型是头四脚着地的白虎,飞快更换说辞:“对着花儿说。”

“……”

萧满收回目光,继续前行。

他们走出道殿。

正是夏时,阳光炙热,湖上粼粼波光,天穹白云如絮,蝉藏在树上隐蔽之处,却扯着嗓门大叫。

曲寒星扯着萧满的胳膊,把他拽到湖心亭上,再按着他肩膀让他坐下,给他倒了一杯用柠檬和金桔冲泡出来的茶饮。

他在吃和喝上完全继承了晏无书的习惯,总喜欢弄一些新颖之物,并让萧满尝试。

萧满见他往壶中兑了一勺蜂蜜,才勉强试了一口。

“好喝的,我弄出来的东西,怎会不好喝呢?”曲寒星自卖自夸,紧接着话锋一转,“那孩子和你性情当是相合的,总喜欢一个人安静待着,天赋也好,不如先看看?”

曲寒星跟萧满提这小孩提过许多次,萧满心道不如一见,当面拒绝,断了下文,淡淡道:“那就看看。”

闻言,曲寒星喜笑颜开,飞剑传音,让人把那小孩带到落月湖。

小孩如今就在雪意峰。他是魔佛祸世那一年出生,太过年幼,还没到白华峰招收弟子的年纪,便在此峰做一些杂事。

不到一刻钟时间,容远就带着人来了,欢欢喜喜唤了声“殿下”,把小孩儿牵到桌旁。

这小孩不及容远腰高,身上所穿,是和萧满同样的白,发亦是乌檀般的黑,两人唯独眼眸颜色不大一样,小孩儿是略有几分深的银灰色。他眉目相当精致,唇红齿白,若笑起来,定然乖巧。

但他没笑,打完招呼致完礼,便一声不吭站那儿了。

曲寒星向萧满挤眼睛,意思是“看吧如我所说吧安安静静乖乖巧巧吧”。

萧满懒得理曲寒星,瞥了眼这小孩便过,端起瓷杯,慢条斯理饮了一口。

他不说话,此间便无人出声,静谧足足维持了半刻钟。就在曲寒星以为萧满这是冷处理拒绝了的时候,他放下瓷杯,偏头问小孩儿:

“几岁?”

“七岁。”小孩儿回答。

“学剑?”

“嗯。”

“为何?”

“天赋好。”

一人问一人答,一样的言语简洁,一样的语调平平。

曲寒星无法从萧满的神情上判断出他的想法,因为这人根本没有神情,不由暗中心急。却见下一刻,萧满起身振袖,吐出一字:“行。”

然后对曲寒星道:“走了。”

说完当真走了,带着那小孩儿一起,连影都瞧不见,留曲寒星坐在湖心亭里发愣。

愣过后,曲寒星冲着他离去的方向大喊:“这就走了?不喝一杯?”

容远也愣,问曲寒星:“虽然我们都很乐意殿下身边有人陪着,但我还是很好奇,他为什么会同意收阿雪徒?”

曲寒星神情变得严肃,然后回答说:“这当然只有他知道。”

容远:“……”

容远忍不住对他翻了个白眼。

萧满甚少御剑,向来乘风而行,他抓起阿雪后衣领拎住他,又花半日,便回到古墨兰亭。

没有复杂的拜师仪式,萧满问了阿雪名字,说了自己的名字,让他在院子里自行择了间屋子,便回去顾种在屋后的花了。

阿雪甚是随遇而安,将新房间收拾妥当,开始练容远教他的那几招剑。

约过一个时辰,信鸦南来,在院子里飞了一圈,没找见萧满,落到石桌上,两只眼睛直勾勾盯着练剑之人。

小孩儿停下动作,歪头思索片刻,走过去,把它脚上的信筒取下。

他在山的南面寻到萧满。后者坐在树上,他在树下,一礼之后,将信筒托举起来,道:“有您的信。”

萧满抬指一弹,信筒从阿雪手中飞出,落到他手中。过了一会儿,萧满才想起“嗯”了一声,作为回应。

然后道:“剑法先放一放,接下来的日子,先练呼吸和力量。”

阿雪赶紧道是,问萧满如何练习。

萧满同阿雪说完话,才拆信。

只有两处地方的信鸦能入他的院子,他才从孤山离开,示意这封信,应当来自药谷。

果不其然,是别北楼所书,希望萧满能够帮忙留意一种名为“月下逢”的药草。

别北楼解释道,药谷有一位病人,神魂略有些错位,僵躺在床多年,苦不堪言,药谷给他用了许多种药,但都无效,思来想去,或许只有月下逢能够救他。

寻物对于萧满而言并非难事,他将事情吩咐给暗阁,对别北楼回了个可。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都市国术女神特种兵之战狼崛起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宇宙级宠爱女配她天生好命剑仙三千万我真不是魔神我有一座天地当铺诸天新时代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相关推荐
圣域刀魔大唐传媒困在日食的那一天我,炮灰女配,摆烂怎么了!全宗门都是大佬,我摆烂很合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