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我在明末当特工

第一百四十三章 赐匾钦差
上章 目录 下章

我在明末当特工第一百四十三章 赐匾钦差

“千里漳江道,何年罢远征。

已看三月暮,况是客中情。

远水烟迷树,孤峰雨带城。

长歌怜短铗,愁逐野潮生。”

滚滚漳江奔腾向西,高大威猛宛若小山的四桅巨船高高飘扬代表皇命钦差的玄黄团龙旗,占据中间航道鼓足风帆横冲直撞行驶如飞,过往货船无不慌忙避让,生怕不小心冲撞钦差座船招灾惹祸。

一名身着三品孔雀官服,身材瘦削面貌儒雅的中年官员站在船头迎风傲立,手持酒杯摇头晃脑,圆领衣襟微微敞开,一副豪放不羁的风流狂士作态。

这辰光旁边应该有凑趣的幕僚清客高声赞好,甚至和上诗句以佐酒兴。可惜——中年官员瞧着标枪般立在身后面无表情的大内侍卫范天恩,有些无趣地微叹口气。

康熙御口亲封内阁学士勒保为赐匾钦差,前往福建漳州为施琅六十二生辰赐匾贺寿,不晓得皇上从哪里听说福建盗匪出没杀人越货,皇恩浩荡特地派遣四名大内侍卫贴身保护,侍卫领班便是绰号鹰爪王的范天恩,可算得上皇恩浩荡。

这些赳赳武夫手底功夫硬是要得,可惜胸无点墨不通诗词,听到钦差大臣吟诗也不懂得凑趣喝采,真真乏味至极。

想到这里勒保有些索然无味,仰起脖颈又把一杯醇酒灌了下去,清瘦面孔立时现出酡红,傲立船头确有几分酒中仙的风姿。

侍立旁边的贴身小厮德里哈笑嘻嘻急忙斟满,他是勒保夫人钮祜䘵氏陪嫁过来的家养小厮,为人极是乖巧,只是不通文墨吟不得诗词,想要讨好凑趣也无从赞起。

“大人文采斐然,一句何时罢远征点出忧国忧民之情,不愧是二甲进士内阁学士,卑职衷心佩服。”

甲板侧舷忽地响起高声赞叹,把沉浸在诗酒意境的勒保吓了一大跳,抬眼瞧见一名身穿素金顶绣犀补子的低级武官站在船舷指挥行船,眉飞色舞啧啧赞叹,满面都是钦敬神色。

勒保听得面孔微红,他自诩才高八斗不逊子建,上船之后忽地诗兴大发,对江赋诗苦思无得,只得盗用明末诗人张家玉做的《过漳江》应景充场面,却被低级武官啧啧赞叹,饶是面皮厚黑也有些承受不了。

不过——低贱武官也懂得诗词?

勒保有些狐疑上下打量低级武官,见他年纪甚轻面目俊秀,站在粗鲁水手中间仿佛鹤立鸡群,对着钦差大臣不卑不亢含笑站立,心里不觉有了几分好感,斜眼问道:“你这武官也懂得诗词?说说本官此诗妙在何处?”

低级武官见勒保盗用古人诗句恬不知耻,肚内暗自鄙视,嘴里却笑嘻嘻道:“大人此诗有感而发直抒胸臆,第一句体现忧国忧民之情,第二句抒发旅途感慨,三四两句借景赋情,借用远水孤峰描绘闽南风景,实则抒发苦吾生民的忧国情怀,最后的怜、愁两字用得极妙,大人伤时感事忧国恤民的情怀跃然纸上,实是绝妙之极。”

说到最后声音高亢,似是极为敬佩。

甲板站着的护卫旗兵哪个懂得诗词,听低级武官说得云山雾海不自禁赞好,连站在勒保身后面色阴沉的范天恩都微微点头,枯瘦面颊现出嘉许神色。

毕竟大家都是武官身份,居然有人能与三甲同进士侃侃而谈,文才肯定差不到哪里,范天恩感觉与有荣焉。

勒保听得心怀大畅,仿佛《过漳江》真是自己所做,禁不住有些自鸣得意飘飘欲仙。

他是顺治八年的八旗同进士,肚里才学其实有限,对低级武官的点评也是一知半解,晓得必是中听言语,当下微微颔首以示肯定。

满清以强横武功平定天下,坐稳江山后自然要振兴文治想方设法笼络世家士族,科举考试是招揽读书人的不二法门,顺治元年旗人刚刚入关摘取果实,雄才大略的摄政王多尔衮立即宣布沿袭大明旧制重开科举,势图“天下英雄尽入彀中”,尽量减轻汉人的仇清情绪。

然而士子大多讲究民族气节,除少数追求功名富贵的无耻文人外,绝大多数有骨气读书人隐居不仕甘做遗老遗少,时不时还要吟诗作词讽刺满清,怀念前明。

多尔衮杀不胜杀,苦恼之余决定另辟途径开设八旗科举,鼓励八旗子弟读书识文,参加科举考试入仕当官,与汉家士子一竞高低。

baimengshu.com

八旗子弟重视骑射大多不通文墨,若与汉家士子同场竞技必输无疑,多尔衮苦思冥想,索性袭用朱元璋南北榜旧例,明确八旗子弟另设考场单独出题,采用作弊手段培养了一大批八旗进士,虽然在汉家士子眼里学识浅薄连秀才都不如,却是旗人眼里的文曲星,远比汉臣更得信用,地位尊贵提拔迅速。

勒保出身皇上亲统的镶黄旗,从小体弱多病抡不得长枪大戟,军功无望只得学着汉人读书识字,限于天资才学平平,在粗鲁无文的八旗子弟中间却是鹤立鸡群,顺治八年参加科举侥幸考中三甲同进士,依仗旗人身份承恩进入翰林院,虽然连八股文章都做不通顺,有了旗人身份连年升迁,不到十年就成为三品内阁学士,整日陪伴掌管机务的内阁大学士,在旁人眼里前途光明不可限量。

内阁学士地位清贵却是俸禄低微,勒保自幼攻读学得汉人酸腐脾性,开口就是引经据典成为旗人大爷的另类,在满富经纶的汉官眼里却又显得学识浅薄,因此无论满汉高官都无人愿意把他当作心腹,卖官捞钱的肥缺从来轮不到,只能靠着京官俸禄和铁杆庄稼苦熬日子,偏又讲究京官体面处处都要装模作样穷大方,在寸土寸金居不甚易的京师自然过得清苦之极。

勒保捞钱无门常被彪悍婆娘钮祜䘵氏埋怨辱骂,忍气吞声伏低做人,哪料喜从天降居然被康熙御口亲点为赐匾钦差,把从来没有奉旨出京的勒保喜得晕晕沉沉如同灌了两斤关外白干。

虽说奉旨赐匾不太好听,可钦差大臣实实在在代表天子皇威,勒保早就听同僚私下谈论奉旨公差的诸多宰羊妙诀,有样学样沿途摆出钦差威严,居然也是宦囊丰厚收入颇多。

地方官员虽然事不关己,对勒保都是殷勤招待,临别赠送些“土特产”,免得钦差回京陛见故意抖落出贪污把柄,把从没放过外任捞过地方油水的勒保喜得手舞足蹈,无师自通学会捞钱法门,沿途衙门每站必停,土特产收得不亦乐乎。

跟随护卫的骁骑营官兵和大内侍卫自然也都沾光跟着发财,因此人人兴高采烈,均觉奉旨赐匾是大大肥差,倒也无人抱怨路途辛苦。

钦差队伍本是沿着官道缓缓南行,抵达福州勒保忽发兴致提出乘船前往漳州,说是嫌道路崎岖想要饱览漳江秀色,哪料居然发现了如此凑趣的妙人。

“想不到武官之中居然也有这等雅人,真是明珠暗投埋没人才。”

勒保先是感慨一句,打量越发顺眼的低级武官,沉吟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怎会在船上充当武官?”

这话说出分明有意提拔,低级武官面现喜色,打了千道:“卑职贱名高德轩,祖辈隶籍船户,因此在水师船上讨了个差使。”

听到高德轩出身低贱船户勒保面色微沉,想要提拔的心思立时淡了几分。

相传陈友谅兵败之后,明太祖朱元璋怒其抵抗,把手下兵丁全都贬为船户,不准与岸上居民通婚,更不得参与科举考试,高德轩虽然相貌堂堂谈吐不凡,在出身决定一切的大清前途还是渺茫得很。

勒保堂堂镶黄旗素重出身,听到高德轩隶籍低贱船户,马上断了招揽心思。

不过勒保却是忘了,高德轩若是果真出身低贱船户,哪有银钱供养谈书识文,更不可能在论资排辈极讲资历的水师舰队得到提拔重用。

勒保不远万里赶到漳州,临行康熙亲口吩咐前往漳州除了赐匾贺寿外,还要实地考察地方军政,了解姚施因何失和,回京之后明白回奏。

眼下左右无事,高德轩久在闽南必定通晓地方情形,勒保随口问了些漳州军政,高德轩有问必答毕恭毕敬,言语之中自然处处维护施提督,勒保听得微微颔首,不置可否。

看来姚施关系极其恶劣,自己奉旨考察地方军政,倒要左右逢源不做表态,姚启圣施琅有了顾虑哪能不巴巴送上雪白银两。

这是临行之际出过钦差的同僚赠送的发财妙诀,想到漳州之行大有赚头,勒保的淡细眉毛不自禁飘了起来,随即有些苦恼地皱成一团:皇上究竟想听何等言语,自己该如何回奏才能符合圣心?

担任京官多年,勒保当然明白体会圣意才能升官发财,漳州地方军政如何只在自己一张嘴,关键要与皇上圣意不谋而合。

亲笔题匾说明皇恩浩荡,吩咐钦差大臣考察地方军政,表明皇上对姚启圣和施琅都怀有疑虑,没有最终确定专征平台人选。

想到康熙素日对汉臣的疑忌心理,勒保的狭长眼睛微微眯缝,精心配制的陈年女儿红也有些味同嚼蜡起来。

“大人,前面就是漳州码头。”

勒保正在沉思,耳边忽地飘过高德轩声音,抬眼望见半海里开外现出宽阔港口,黑压压停满了上百艘大大小小的货船,随风隐隐传来鼓乐声响,晓得必是漳州文武官员前来欢迎钦差大臣,登时感觉飘飘欲仙,低咳一声就要回舱更换衣饰整理仪容,让漳州文武官员晓得钦差大臣的威势。

眼角余光瞟见商船中间泊着艘六桅巨船,矗立码头恍若鹤立鸡群,比福建水师精选的钦差座船更加高大威猛,勒保眸里不自禁现出狐疑,走向舱室的脚步微微一顿。

高德轩瞧在眼里,嘴角忽地现出不易察觉的诡笑,抢着与德里哈一起上前搀扶,亦步亦趋跟将进去。

范天恩站在甲板兀立不动,伸手轻轻抚摸颔下白须,枯瘦面颊露出若有若无的淡淡微笑,瞧向高德轩的鹰隼目光意味深长。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诸天新时代宇宙级宠爱我有一座天地当铺女配她天生好命食物链顶端的猛兽剑仙三千万特种兵之战狼崛起我真不是魔神都市国术女神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相关推荐
掠夺要塞2048无限吞噬掠夺美漫:开局到手一个恶灵骑士明末立志传明末最强族长明末之七海为王明末枭雄:从佃农开始变身最强魔法少女变身超魔导少女幽灵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