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长平长平

第72章 第三天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王龁这天清晨见赵军复出大军,似要攻城,还是有些紧张。昨天高强度的战争几乎把全军都卷进去了,如果这时赵军其他壁垒出兵攻击,王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好在这种危险的事情没有发生,秦军有惊无险地渡过了这最艰难的一天。

斩首和清理沟堑的工作直到天亮都还没有完成。特别是缓坡周围,尸体和土筐堆积,又被千万人踩过,坚实无比,一般的耒耜难以撬动,必须要用水润开才能开挖。这里虽然邻近泫水,但地势较高,不容易把泫水引过来,只能一瓮一瓮地去河边担水,天亮时勉强挖断了缓坡,两头都未加清理。

天亮后,王龁让忙碌了一夜的秦军回营休息,略吃点炒粟,准备迎击赵军的进攻。

这一夜,王龁也没有休息,他在各营中探视伤员,听大夫们介绍伤员们英勇奋战的事迹,一一表示鼓励。对有斩获的人员,则表示一定会尽快核实,上报各人的郡县。这些伤员巴蜀人都有,共同的战斗,将他们的血流在一起,他们到底是巴人还是蜀人已经不重要了。

重伤员稍加包扎后,由牲口驮着,伤势较轻、但也失去战斗力的伤员在牲口旁边跟着,前往端氏做进一步治疗。从北地、上郡运送辎重过来的牲口,约有两万多头,集中在、安邑、端氏和谷口。谷口的五千匹马前日被剑士调用作为坐骑,现在已经到了石城下的山谷中。这些牲口都是连夜从端氏调集来的。天亮后就驮着伤员出发了,连轻带重,离开的大约有两三千人,在山沟里走了长长一列。

令王龁感到有些意外的是,赵括直到中午也没有发动进攻的意思,出营的赵军在站立了一个上午后,原地坐下休息。这在秦军营旁的山上可以清晰地看出来。而王龁还看到,高都那边尘土飞扬,提示有大批援军到达。这也令王龁增添了勇气。壁垒虽然残破,死撑到援军到达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甚至在援军到达后发动反击也不是不可能。

但一直到高都的援军在泫水河边安营扎寨时,赵军都没有进攻,这让王龁彻底放下了心。他跟五大夫交代了几句,就带着几名随从到营中拜访,惊喜地发现,带队的五大夫竟然就是白起!

白起见了王龁,一点也没有激动,淡然道:“赵人倾全力,不过此耳!盈若平?”

王龁十分激动地道:“斩首万余,至今未尽,不知其数。当为盈!”

白起问道:“几五大夫与战?”

王龁道:“四五大夫皆战矣!”

白起道:“四五大夫但斩万余级?或有其余。”

王龁道:“或至二万级,点数未尽也。”

白起道:“赵人全军压上,其侧后犹可乘也,奈何无一军乘之?”

王龁有些吃惊,问道何隙可乘?“

白起就在地上指划道:”赵军以一军攻此,一军与剑士战,一军居后以为备。汝若以一军从北出,击其侧,彼将奈何?“

王龁有些不服气,道:”臣所畏者,彼出壁攻吾壁。吾军出,将无以御之。“

白起道:”彼自壁出,其地狭,出不过千人,但支数时,彼必破;纵入壁,与吾何伤?“

王龁道:”赵自彼处入,吾将奈何?“

白起一指划过,道:”汝以五千军横扫,赵二军皆成齑粉矣。纵有万人入吾壁,适卖首耳!“白起对战事进度的预测,令王龁目瞪口呆,只能暗叹自己没有白起的气魄,也不敢这么冒险:宁肯让赵军入秦壁,也要全歼来犯的赵军!实在不愧”人屠“的称号。不过自己的打法虽然保守,但也斩首一二万级,也足以自傲了。他对白起道:”君上之能,非臣所能及也!君上以大军临,当入营中,以歇士卒!“

白起摆摆手道:”汝以吾为守壁乎?非也!吾将破赵壁也!“

他带着王龁登上莒山。莒山是高都的照山,地理位置十分重要,白起刚夺取高都时,就在这里设下亭障,保护这里不被暗哨窥探。大军进驻后,这里的防卫更加严密,有多处瞭望哨和移动哨;山上山下都有人反复巡逻,几乎不留死角。赵军哨探进不了五里之内。两人上山后,白起指着对面赵括所在的山包道:”彼山为赵所据,故有力出而攻也。吾将伐据之,令其不能出也。“他又指着最南面的那几座犬牙交错的壁垒,道:”廉颇以彼垒为胜,吾必破之,为天下笑耳!“

王龁在这里守了半年,对这群堡垒群始终未想出什么办法来加以攻占,遂问道:”君上将以何策而伐之?“

白起道:”吾据前山,取营垒如覆手耳!“

王龁也不知道怎么应答,但他对白起的崇拜令他不会对白起的话生起一丝疑惑,只会认为自己的境界远远达不到白起的高度,所以才一无所知。他又问道:”君上用兵,臣当效也!“

白起道:”然也!“他指着山谷中最靠背面的一侧道:”汝当集重兵于彼,而攻彼壁前!“

他们正议论间,赵军阵地响起了鼓声,赵军开始变换阵型,向莒山东侧前进。白起似乎抓住了难得的机会,对王龁进行现场解说道:”彼将攻吾右,吾以左击其中,汝出其后而攻之,彼必乱矣!“

正说间,赵壁内又开出一股赵军,他们在山包两侧列阵,明显对对秦壁警戒。随后又出一军,方向指向南方,跟在前军后面十里左右前进,但后尾并不离开营垒。

白起问道:”此阵,汝何以攻之?“

王龁看了看,道:”斜行而击其侧,敌可破也!“

白起道:”善!“

两军作战的场面由于山峦阻挡,两人都没有看见,只看见赵军退出,被后援的赵军接应回去。

白起皱了皱眉,道:”彼何若而不出高都耶?“这一问,差点把王龁的心脏给吓得跳出来。他根本没想到,白起是要以高都为诱饵,全歼赵军。如此大的气魄大概只有白起能有,敢有!

日落前的一仗,秦军占了点小便宜,用楚军拿手的中央退却,两翼包抄的战术,打退了赵军的进攻。战报传到白起那里,白起下令嘉奖奋勇作战人员。由于没有斩获首级,没有人立功。

夜间,白起的帐中来了两个人,一个白起认识,乃是历任上郡、河东、北地三郡尉的李冰,另一个他以前从未见过。李冰引荐说,这人名叫蒙骜,齐国人,大约月初时到陶郡,自称愿以武力应贤。但陶郡没有设施可以考核,安排他就近到安邑,接受河东郡的考核。结果蒙骜力捷射御策五道皆优,按律可晋为不更。考试成绩发往咸阳,交丞相府处理,而蒙骜本人则由皮绾推荐给了秦王。秦王抽空接见了他,准他暂以大夫爵协助李冰处理河东事务。白起向秦王讨要李冰指挥北地军作战,李冰把蒙骜也带来了。

白起听说蒙骜五道皆优,心里很有些不服,举手道:“敢与吾角力否?”

蒙骜道:“臣不敢!”

白起道:“何为乎畏也?”

蒙骜道:“秦之成败系于君,臣不敢以私废公也!”

白起一时转不过弯来。李冰笑着解释道:“诚恐君伤也!”

白起道:“岂有此理!秦王准卿以大夫相北地尉,若胜,实授卿大夫爵!”

蒙骜道:“是所以因私而废公也。”

白起见蒙骜再三推辞,竟来了兴趣,道:“吾以力建此功也。尔孺子敢欺乎!”

蒙骜道:“君上年愈半百,筋骨皆惫。臣胜,则伤君;臣不胜,则欺君。君若欲罪臣,就请刑之。诚不敢应也!”

李冰转圜道:“君上但核之,不必试也。君且观其矛,其长……”

白起打断道:“世人多有高技者,惟炫耳。战则十无一二。技高何足贵哉!”

蒙骜道:“愿借君兵百人以为试!一日则能战也,三日则能强也。”

白起兴味寡然,摆手道:“北地兵二万,任汝试之!”然后转向李冰道:“汝与吾同登山而观!”

白起带着李冰登上莒山,蒙骜没有资格跟随。白起指着最近的赵军据守的山脚对李冰道:“汝速往北地营,数日内取此山,则事谐矣!”

李冰道:“臣即往,查敌之虚实,即攻取之!”

白起向李冰详细叙述了自己对赵军部署的了解,道:“彼猥于一隅,实无可畏,但破其前锋,则顺节而下也。然其兵厚,非以精锐三五冲之,不足破也。吾以剑士予汝,汝其善用之!”

李冰道:“君上之言,臣谨记。惟剑士非臣所能用也。骜深通兵略,或有他策,愿君允之!”

白起一愣,随即道:“但能破阵,何策不可。汝其裁之。”

李冰道:“

在白起的大营,既没有水喝,也没有肉吃,白起各抓了一把炒粟,算是请客。然后派人护送李冰一行绕道山后,进入石城北地军营。

李冰没有白起那么阔气,日常就可以骑马,他只能步行前往石城。尽管他的亲营也都还比较精锐,但这几十里山路也走了一夜,直到天明时才到达营中,接管了指挥权。李冰一行人数不多,到达后并没有引起什么波澜,甚至没有人报告赵括。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女配她天生好命食物链顶端的猛兽我真不是魔神宇宙级宠爱特种兵之战狼崛起都市国术女神我有一座天地当铺诸天新时代剑仙三千万
相关推荐
江山志震撼游戏公子好状元权宦天下冠军用命氪我最喜欢穿越啦史上最强修炼系统最强神医狂婿神医狂婿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