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重生的我只想专心学习

第223章 那我不要了
上章 目录 下章

重生的我只想专心学习第223章 那我不要了

今天是星期天,对于白领们来说是舒服的一天。

这是个996福报还没有成为潮流的时代,至少对于一部分企业是如此的……很多白领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悠闲地在街上游荡,不少打扮时髦的女郎走进大街旁边的服装店逛逛走走,马路上的汽车也多了起来,一些地方正在施工,似乎是在加宽街道——高层已经有人意识到接下来的几年时间,无论是人还是车子都会变得多起来,于是将扩建道路的事业干在了前面,但在这个阶段,堵车成了常态……要忍忍。

街道旁边的一家茶楼,几桌客人们正在悠闲地玩牌,旁边的卡座上有几组三三两两过来休息的客人,唯独一个角落里,只有一个中年人,点了一杯红茶,静静沉思,与周围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

这个中年人正是侯林。

此时,侯林正在用手指拨动桌子上的烟盒,他用右手食指将烟盒轻轻压住,其他手指则轻轻拨动烟盒的四角,于是烟盒便在桌子上转了起来。

看上去着实有些无聊,片刻后他似乎是回过神了,停下手中的事情,抽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燃了。

依旧是那种廉价的红塔山香烟。

抽了一口,他缓缓吐出一口雾气,随后熟练地抖了抖烟灰,他的指甲大概是因为经常抽烟的缘故,有些泛黄。

该怎么跟开口呢?

算起来,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易阳那孩子了。

上一次见他是易洪耀葬礼的时候,实在太小了,侯林不敢确定自己还能认出易阳。

他回忆起跟易阳的二叔,也就是易三聊的那些事。

易三在和侯林描述易阳的时候,自然是都捡好的说。

侯林自然也能从易三的口中听出来他溢于言表的骄傲。

在易三的口中,易阳是一个德行好,懂事、成熟的孩子,当然,农村人,尤其是易三这种没读过什么书的农村人,口才并不见得多好,在描述的时候肯定做不到多形象生动,甚至做不到简洁,再加上叙述的时候还有些紧张,说来说去也就那么几个词。

侯林是耐着性子听完的,大部分对易阳的印象则是自己发挥想象勾勒出来的。

在他的想象中,易阳大概是一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少年,这是外在的形象,还听易三说,易阳很瘦……这里他是有一点误会的,做家长的都觉得自己的孩子瘦得不行,易阳匀称的身材,在易三口中简直成了营养不良、皮包骨头,于是在文质彬彬和戴着眼镜之外,再加一点高度,加很瘦,就组成了侯林心中易阳的一个初始形象。

而性格上,根据易三的说法,易阳是一个温温吞吞,不怎么喜欢说话的人,这些要素加起来,就成了他的最终样子。

侯林想着,易阳一直在读书,又因为少年便没有了父亲,也没有了母亲,大概性格也会变得有些孤僻……

其实,他早就想来找易阳的,只是当年易洪耀出事以后,公司一大堆烂摊子需要人收拾,而他这么些年同样身陷债务之中,实在抽不出精力和时间,再加上得知易阳是有人照顾的,所以自易洪耀葬礼过后,一直没有办这件事。

正在如此想着的时候,不远处的吧台传来一声询问:“你好,我找一下侯林先生。”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侯林表情一动,朝那边望了过去,只见一个个子很高,穿着一件运动服的背影。

正是易阳。

此时,吧台也指了指侯林的卡座,于是易阳顺着那个方向回头望了过去,刚好就看到朝这里望的侯林。

易阳对侯林还是有一些印象的。

自然来自于前一世。

前一世他们相遇的场景和这一次截然不同。

易阳依稀记得,前一世,大概也是高一左右的时候,那时候他正是最为顽劣的时期,在清河二中读书,常常打架,也是侯林主动找来了。

当时,对于那个自称是自己父亲朋友的侯林,易阳并没有什么好感,当然也谈不上恶感……就是无感嘛,见面时自己没有激动。

那时候他对父亲的印象已经邈远,有关他的一切,也随之不在乎了,这时候有一个人找来让他叫自己叔叔,实在是一件跟怪异的事情。

那时,对侯林的印象大抵就是,“哦,他是一个叔叔”,完了。

自然也不可能有多么热情,而且易阳那时候还能感受到侯林了解自己近况后,生出的一些难过的情绪……这让当时的他非常不爽,因为这刺痛了他敏感的神经,当时的想法就是,你算老几,有什么资格因为我的生活而难过?

依稀记得,当时侯林找自己,似乎也是提到了关于那块地的事情,说不要让自己签什么协议,可惜那时候自己太小了,且没什么文化,总之没有听懂他说的是什么。

后来侯林还找过几次自己,每次还会给一点钱什么的,直到后来某一天侯林再也没有来过了,再后来,接到了侯林的家人群发的讣告短信,才知道这个便宜叔叔去外地谈一个生意,结果遭遇了渡轮失事,去世了。

此时再见故人,易阳心情也不经有些怅惘。

易阳笑了笑,对侯林笑了笑,招了招手,走过去了。

侯林露出了意外的表情,准确地说是诧异。

一方面,是对易阳形象的诧异……刚才在脑子里构建的易阳的样子,此时基本上完全被推翻了,没有眼镜儿,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瘦,唯一能跟想象沾边的,只有高……但高也比他想象得高了一些。

而另一方面的诧异,则是来自于易阳的那个笑容。

自然,侯林是一眼就认出了易阳的,因为毕竟易阳长得跟他的父亲很像,那种感觉,几乎一下子就让侯林想到了易洪耀。

但是,易阳没有理由能够认识自己的,所以那个笑容就让人意外了,这与他心目中易阳孤僻的性格不符。

侯林设想过许多种见面的场景,更多的场景是:一个内向紧张的少年,面对自己局促、不自然……正如所有普通这个岁数的少年面对一个陌生人那样的姿态,然后在自己的引导下,完成这一次正式的见面……

但是易阳的那个笑容,自然大方,可以说是与想象中的场景截然相反了。

短暂的失神后,侯林恢复了正常的神态招招手,让他坐到对面。

易阳十分澹定地坐在了侯林的对面。

侯林自易阳走过来以后,一直在观察这个大哥的独子,如此沉着的模样,让他不禁想到了大哥。

“喝什么?随便点。”侯林缓缓将酒水单推了过去,并没有用自我介绍作为开场白。

易阳没有看酒水单,澹定地说:“白开水就行。”

“喝红茶吧。”侯林摇摇头,说:“你父亲生前最喜欢喝金骏眉。”

易阳表情微微一动,点点头:“行吧。”

侯林叫来服务员,点了一杯金骏眉,才重新将视线放回易阳身上,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当年他和陆鼎盛跟着易洪耀混的时候,就数他嘴笨,这么多年了也没有长进多少。

原本刚才想的一些话,此时面对易阳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易阳并不着急,默默地坐在那里,既然是对方找自己过来的,耐心等对方开口就好了。

顿了顿,似乎是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侯林笑着说:“上次见到你,还是你三岁时候的生日,没想到一转眼你已经这么大了。”

易阳附和地笑了笑:“时间过得的确很快。”

侯林深深地看了易阳一眼,说:“听你二叔说了你的一些事,你很不错,大哥的在天之灵如果看到现在的你,会很欣慰的。”

“嗯……”

“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就叫我一声候叔吧……”

易阳沉思了一下,才说了一句:“嗯……候叔。”

侯林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不过他也能感受到易阳并不怎么信任自己。

但这一丝不信任的感觉,却反而让他感到一丝高兴,这说明易阳不是那种容易被人哄骗的小孩子,赤子之心固然挺好,但是在这个社会里,防人之心不可无,随时警惕,小心谨慎,是一件好事。

侯林继续说:“今天找你过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易阳点点头。

稍微顿了顿,侯林开始说起关于那块地的事情,基本上跟对易三说的情况无二。

在这个过程中,侯林一直在观察易阳,但逐渐地他的心头有些惊讶起来……

如果有人告诉你,你在一线城市有一块价值上百万的土地,大概很少有人能保持镇定,别说一个少年,哪怕是一个成年人,恐怕也会惊讶地跳起来吧,但是易阳就是那么澹定地听完了,一时间竟然让侯林产生了一个荒唐的想法,他是不是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侯林没有说500万的事情,所以按照他的想法,易阳就应该高兴得跳起来,或者再不济,也该露出惊喜的表情才对。

但是从易阳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惊喜,甚至听到后面,这个少年的眉头轻轻皱起来,低着头轻轻咬了咬手指头,然后端起茶喝了一口。

“总之,如果陆鼎盛有人来找你签合约,你一定要拒绝。”侯林说完了。

易阳没有回答,兀自思考了一会儿,前一世模湖的记忆,侯林讲述的东西,在这一世认知下,缓缓拼凑起了事情的大概轮廓……一些疑问也解开了,他抬头看了侯林一眼,问出了一个关键地问题:“所以……那块地其实并不属于我对吗,至少目前,地权在陆鼎盛的手里?”

易阳的语气、神态、语速让侯林有一种错觉,仿佛坐在自己对面的不是一个少年,而是一个混社会很长时间的中年人,他表情有些严肃起来:“只是暂时的,我们有协议。”

易阳又沉默了一会儿,问:“能不能告诉我,到底需要多少钱才能把那块地要回来?”

侯林也沉默了一会儿,看着易阳的眼神,他缓缓叹了口气:“500万。”

“那我不要了。”易阳抬起头,突然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侯林心头一震,情绪有些稍微激动起来,摆了摆手,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不行!这是你父亲留给你的遗产!”

易阳摇摇头,笑着耸耸肩:“已经不是了嘛,而且按照叔叔你说法,现在的情况就是,我们想找个人来接盘,都找不到人,如果能找个大老板,让他花七八百万的市场价把地买下来,我们拿五百万还账,剩下的还能赚一点也可以……可是这样的人也找不到,那不是就说,能不能要回那块地,完全看陆鼎盛的心情了。”

侯林斩钉截铁地说:“如果你是担心钱的事情,放心吧,钱的事情我会想办法!”

易阳继续摇头:“候叔叔……如果您说的都是真的,对不起,我知道这么说可能有些不礼貌……嗯,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这两块地其实从一开始,就是你一直在默默付出着,跟我,其实没有什么关系了……”

侯林严肃地摇摇头:“不,你错了,如果不是因为你是大哥的儿子,你以为当年陆鼎盛会同意出资收购吗?他同样是看在大哥的面子上才这么做的,只是他大概也没想到,后来那一片土地开始升值,他又机缘巧合买下了附近的几个废弃厂房,做成熟地以后,那片区域连成一片,才形成了这种格局。”

侯林叹了口气:“只是,他当年的初衷,随着如今那两块地的价值,大概也被消磨掉了。”

易阳能够理解其中的逻辑。

这么说吧,如今陆鼎盛拥有那两块地,就能把他买下来的一片区域连起来,整块地开发价值至少要上升几成,所以那两块地对他来说价值远远不止500万,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就算他能念旧情,但一个公司往往是一个利益集团,也不止是他一个人的公司,其他人也未必会同意。

易阳摇了摇头,不打算再继续这个话题了,按照侯林的说法,这件事目前实在不是自己能够左右的。

不过此时易阳依旧没有完全信任侯林,他喝了一口茶,换了一个话题,“对了候叔,我爸爸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大哥么?”侯林露出了追忆的神色,片刻后笑了笑。

“大哥,他是我见过最大胆的商业奇才。”

易阳心中一动,又问:“能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吗?”

侯林爽朗地笑了起来,显然很乐意聊这个话题,他抽了一口烟,长长叹一声,说:“当年我遇到大哥的时候,还是一个泥瓦工……”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食物链顶端的猛兽女配她天生好命特种兵之战狼崛起都市国术女神宇宙级宠爱我真不是魔神剑仙三千万诸天新时代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相关推荐
璀璨人生之2009神迹之城2008造星记涅槃2008读档2008我来自2008回到2009做首富快穿:死对头是爽文男主魔道星宫重生之光辉人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