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诸天旅行从地下交通站开始

第二百八十五章 收徒八戒
上章 目录 下章

诸天旅行从地下交通站开始第二百八十五章 收徒八戒

李煜的初心只是为了收复天蓬元帅,并且让他更好的融入团队。

那猪好吃懒做,偷奸耍滑,这是毛病,得改;紧箍就是手段,并不是要一直戴在八戒头上的。

可听在猴子的耳朵里却不一样了。

孙悟空压在五行山下餐风露宿,度日如年,可那猪妖倒好,自由自在且不说,竟跑到人家里做起上门女婿了!

这小日子过得!

一对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岂能让猴子心里平静?

“师父,俺觉得不必去那福陵山上寻找,刚才老人家说了,那妖精每晚都要来高家后宅,私会高家三小姐哩。”孙悟空托着紧箍掂了掂,坏笑道:“老人家,且带俺去你家后宅,放了你家小姐出来,等晚上看俺老孙的手段。”

高太公听了,自是无一不许,亲自带着师徒二人到了后院,猴子施法破了那后宅绣楼外的法术禁制,放了高家三小姐出来。

高翠兰出来,父女相见,哭的泪涟涟,孙悟空心软,让高太公带了女儿离去,自己却摇身一变,变做一娇弱女子,衣衫、样貌与那高翠兰一般无二,拔根毫毛变成手帕,轻掩口鼻,蹙眉落泪,让人看了我见犹怜——这娇滴滴的样子,也差点把李煜给恶心吐了!

“悟空,你正常些,别弄这死出,为师寒毛都起来了。”

“唐长老,你瞧奴家可……哎哎,师父,莫念!”悟空故意捏着嗓子,学着高翠兰娇喊了一声,李煜面色一变,作势就要念起金箍咒,这猴子才赶紧恢复了本来面貌。

“师父,如何?”孙悟空吹一口气,那紧箍变做一顶花帽,呲牙坏笑:“观音的手段,说不得俺老孙也学着用用了,等晚上定把那臭猪捉了,要他好看。”

“成,你自己掂量着办,以后毕竟是师兄弟,下手重点,把他拾掇的服服帖帖的,以后才老实。”

“师父您就瞧好吧!”

到了晚上,高家人与往常一样,早早的躲进了屋里,偌大的宅院寂静无声,从天上望去,只有后宅高翠兰的绣楼里还亮着灯。

为了不让那猪瞧出破绽,李煜也没露面,只在屋里等待。

孙悟空早早的变成了高翠兰的样貌,那变作花帽的紧箍就放在屋内桌子上;猴子是个闲不住的,在屋子里这儿瞧瞧,那里看看,消磨着时间,等候猪妖到来。

戌时,月明星稀,一朵乌云缓缓飘至。

与平日一样,猪刚鬣降下云头,轻车熟路的敲响绣楼房门。

“娘子,娘子,我回来了。”

屋子里,孙悟空无声冷笑,娇声喊道:“进来罢。”

猪妖闻言,推门进屋,孙悟空抬头,细一端详,只见那猪妖生的黑脸短毛,长喙大耳,身宽体胖,袍子遮盖不住胸腹,露出满胸黑毛,看起来格外丑陋。

“嘿嘿,娘子,我来了。”猪妖一边靠近,一边就要脱衣服,脸上憨笑着,嘴巴子就要往悟空脸上凑。

孙悟空强忍着恶心,推开猪拱嘴,娇嗔道:

“上来就想干那事儿!我今日不舒服哩!你且坐下,我与你说会儿话。”

“嘿嘿,娘子既不舒服,那就早早安歇了,有什么话,咱夫妻俩到床上去说,等话儿说完,俺老猪定然叫娘子舒服了。”

行!就凭这话,等下紧箍咒就得多念几遍!孙悟空心里暗下决定,别过头去,不去看那猪妖,口中说道:“你就不能等会儿!”

“娘子要等,那自然是等得!”猪妖笑呵呵的坐下来,又伸手来拉悟空的手。

猴子也不反抗,任凭他拉住自己左手摩挲,回过头来,另一只手拿起了花帽,往前一递:“奴家白日里闲来无事,给你缝了顶花帽,你戴上看看,合不合身。”

“娘子平日里冷言冷语,今日怎得这般体贴。”猪妖都囔一声,虽是疑惑,但已经色迷心窍,哪里还顾得上寻思,随手接过来,扣在头顶上,笑道:“娘子的手艺,那自然是好的,你瞧,大小正合适!娘子,这帽子也戴了,你看这天色已晚,不如早早安歇了吧?”

“哼哼。”见他戴上帽子,已然上套,孙悟空也不再敷衍,抽回手来,冷笑道:“你心底里只想着安歇,却不知,我那爹爹,要请法师来降你呢!”

“请去!请去!”猪妖浑然不在乎的一拍胸膛:“我有天罡变化,九齿钉钯,怕什么法师?就是老丈人有虔心,请下那九天荡魔祖师下界,那也是我的至交好友,曾一起在紫薇帝君帐前听用,论排位,我还排在他前头哩!”

“这么说,你还真是个有来历的!”孙悟空挪揄了一句。

猪妖自傲的接道:“那当然,早就与你说过了,俺老猪乃是天庭的北极四圣之首,天蓬大元帅下界,这漫天神佛,那个不与我交好?任凭他请遍四海四洲,那也……”

“可他请的,是那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呢!”不等他说完,孙悟空嘴角挂着冷笑,话锋一转说道。

“拿俺老猪没……你说什么!谁!齐天大圣?”

猪妖半句话堵在了嗓子眼,忽然一惊,忽的一下站起:“完了,完了,这夫妻只怕要做不成了,我得出去躲两年!”

“怎么,你也怕了?”

“娘子你不知道。”猪妖满眼可惜的神色:“那闹天宫的弼马温有些手段,偏又是个不讲理主儿,又好管闲事,我恐怕弄不过他,低了名头。”

“我且出去躲两年,再回来与你再续前缘。”

说完,猪妖抽身欲走,却被孙悟空一把扯住。

“嘿嘿,妖精,哪里去!你抬头看看爷爷是谁!”说着,孙悟空现了原本面貌,头戴金冠,身着金甲,足蹬云履,威风凛凛,对着猪妖冷笑着。

猪妖大骇,用力一扯,哗啦一声撕裂袍袖,挣脱了猴子的手,他也不敢回头,径直撞破窗户,向着屋外便欲飞走。

孙悟空也不追,乐滋滋的坐下来,从窗户破洞里瞧着猪妖已经驾起了云,飞到了半空,才不慌不忙的念起了紧箍咒。

猪妖飞到空中,回头一望,见猴子并未追赶,心中稍有庆幸,就欲直接飞走,却忽然感觉头上一痛。

这头痛,由皮而发,深入脑髓,痛入灵魂,猪妖只觉得元神震颤,再也控制不住云头,从天上掉落,砸塌了半边院墙。

孙悟空从绣楼里跳将出来,嘴里紧箍咒不停歇,咒的猪妖在地上打滚,哀嚎不已。

《高天之上》

又念了片刻,知道李煜从屋里出来,高家人也打开窗户,悄悄探头,孙悟空才停了咒念,那猪妖浑身大汗淋漓,躺在地上直哼哼。

这东西虽然下做了些,但还真挺好使的!看着猪妖的惨样,孙悟空心中一乐,蹲下身,掏出金箍棒捅了捅猪妖。

“妖精,舒坦吗?还跑吗?你可服了?”

“你个遭瘟的猴子,使得什么法子害你猪爷爷!”

猪妖躺着缓了一会儿,此时头疼退去,身上却仍旧提不起劲来,嘴里却骂骂咧咧的,伸手摸了摸头顶,那花帽早在翻滚的时候已经扯掉,一个金灿灿的箍儿紧紧的箍在额头上,任凭猪妖如何使劲,也取不下来。

“还敢嘴硬?”孙悟空眼一瞪,立即就念起紧箍咒来。

猪妖只觉得疼痛再次袭来,心中大骇,立即叫嚷起来:“大圣!好大圣!我错了!错了!别!”

“你却是个不吃眼前亏的,告诉你,这是观音菩萨的法宝,”孙悟空冷笑着,停了咒语,敲了敲自己脑袋上的金箍:“只要戴上了,大罗神仙都挣脱不了,念起咒语来,保管你服服帖帖。”

“哼哼,你这猴子,感情自己也戴上了箍儿,却来咒我。”猪妖嘲讽着都囔了一句,慢吞吞的起身瘫坐着,倚着断臂,哼哼道:“俺老猪认栽就是,说吧,你这好管闲事的猴子,想要怎的?”

“阿弥陀佛,悟空,退下。”猪妖已经服软,李煜站了出来:“你就是猪刚鬣?法名悟能?果真是好名字!”

“原来你这猴子也有听话的时候?哈!原来你的箍儿出在这里!”

见一和尚站了出来,猴子竟果真退到一旁不再言语,猪悟能嘲讽了半句,忽然顿过神来:“咦?不对!你这和尚,如何知道老猪的法名……你是那取经人?”

他本是天蓬元帅下界,纵然误投猪胎,也蠢笨不到哪里去,只言片语便猜到了李煜的真实身份,当下便立即跪拜起来,并嚎哭道:“师父啊!老猪可算等到你了!弟子蒙观音菩萨点化,与你做个徒弟,保你西天取经,弟子在此地苦等数十载,如今终于把你盼来了!”

“想来这遭瘟的猴子也是师父的弟子了!感情是自家人,却还变化了,欺负俺老猪!师父你可得管管他!”

“是,贫僧正是取经人,”李煜心里暗笑,这猪八戒看似老四,实则奸猾,一上来就给悟空告状了,李煜也不理会,径直诘问道:“菩萨让你在此处等贫僧,你却跑来给人家当上门女婿了?你就是这般苦等的?”

猪悟能憨厚一笑:“嘿嘿,师父,俺老猪苦等数十载,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这才寻个正经人家过日子,再说,这里面,是有原由的,容老猪日后再说罢。”

“既如此,那便以后再说,你既愿意给贫僧做徒弟,那就签个文书吧。”说着,李煜抖搂出一张黄表纸,找高太公借了笔墨,写了一张与收复悟空时一样的天道誓词,给猪悟能看了,他也不犹豫,直接签上了自己姓名。

签完誓词,猪悟能又拜了三拜,定下师徒名分,又白了大师兄,便开口央求道:“师父,我受了菩萨戒行,断了五荤三厌,今日见了师父,我能开了斋罢?”

“他确实一直吃素。”高太公在高才的搀扶下,躲在李煜背后插了一句为证。

李煜自己就是个喝酒吃肉的假和尚,自然也不会强求徒弟守清规戒律,但眼下碍于有外人在此,却也不好直接戳破,免得大唐高僧的颜面扫地;再者,借着这个机会,正好给他取个别名:悟能不如八戒叫起来顺口!

“不可!你既是不吃五荤三厌,那我便再与你起个别名,唤为八戒。”

“八戒?”猪悟能念叨了两边:“行吧,八戒就八戒。”

眼见得困扰自家数年的猪妖被收服做了和尚,既是出家人,那这婚姻也做不得数了,高太公心中欢喜,命人备下宵夜,请李煜师徒三人享用。

第二天一大早,高家人奉上斋饭,享用之后,李煜命八戒牵过来白龙马,准备上路;高太公取出备好的金银,全家出门相送,高家三小姐翠兰也来了,躲在爹娘身后,满眼复杂的看着换了一身新衣服的猪八戒。

猪八戒叹了口气:“丈人,我跟着师父去西行,你可要照顾好我家娘子,我若西行不成,还是要回来的!”

此言一出,吓得高太公面色一变,慌忙把高翠兰推回院门,心中大为后悔,竟忘了让猪妖写个退亲文书。

“呆子,莫要胡说。”

“哥哥哎,不是胡说,万一西行不成,岂不是和尚误了做,媳妇误了娶,两下都耽搁了!”

婷八戒如此说,高太公咬了咬牙,壮着胆子,开口央求道:“唐长老,要不,还是让令徒写个退亲文……”

“八戒,莫要胡言乱语,牵马去。”李煜喝退八戒,故意打断高太公的话,装作没听懂,推却了他的财物,喊上悟空,就此告辞。

退亲文书肯定不能签,昨夜师徒三人躲在房里彻夜畅聊,李煜已经知晓那高翠兰与八戒之间的因果。

那高翠兰,正是八戒的前妻,卯二姐转世;那卯二姐也是个有来历的,她原本是太阴星上太阴仙子嫦娥身边玉兔的一缕分魂,夺舍了一个兔子精,下界为妖,与天蓬元帅再续前缘。

实际上,当年天蓬元帅醉酒之后调戏嫦娥,只是误伤,只因醉酒,把嫦娥错认成了老相好玉兔,至于嫦娥反抗,当时那呆子还以为自己的想好想玩点情调……

至于卯二姐为何死亡,只因那八戒恢复修为不久,还控制不了自己的“熬战”之法,不过一年,好好的一个兔子精,活生生的**死了!

玉兔的这一缕分魂就此转世成高翠兰,只是已经忘却前尘了。

离了高老庄,路上经过乌斯藏国的王城,乌斯藏国乃大唐番邦,侍大唐如父,国王亲自相迎,邀请李煜在王宫里住了三天,讲经说法。

有人热情招待,也不用照顾师父,八戒忘乎所以,在城中连吃三天。

李煜也给了悟空三天假期,让他回花果山探亲,临走前取下金箍,让王宫匠人按照金箍的样式用黄金造了个看上去一模一样的。

三天后,悟空归来,换上了假金箍,从城里饭馆寻回了八戒,国王毕恭毕敬的倒换了关文,带着满朝文武出城相送三十里,送师徒三人继续西去。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女配她天生好命我真不是魔神我有一座天地当铺宇宙级宠爱特种兵之战狼崛起都市国术女神诸天新时代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剑仙三千万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相关推荐
幕后邪徒幕后主神我才是幕后大佬幕后恐惧地球最后一名长生者上古邪神绝宠妖后网游之邪神逆天邪神变邪神竟是我重塑人生三十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