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纵目

第1035章 首战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大章!

*

当初就在这万族城外,古铄一人杀三千地仙后期,你古铄现在要在战台上一对一和你同境界的修士生死斗?

你把别的修士都当傻子吗?

这一下古铄和冰蓝都为难了。

因为古铄是来磨砺元神和天道契合度的,准备就用御剑术,因为只有一直频繁地使用御剑术,才能够提升元神和天道的契合度。但是只用御剑术,古铄的战斗力没有那么变态。跃阶能力没有那么强。甚至也许就能够和地仙圆满的绝世天骄打个来来回回,古铄心里没数,因为他没有用御剑术战斗过。原本是想着先和一个地仙期圆满修士斗一场,自己就应该基本有数了。

现在看来,根本就不会有地仙期修士和自己上战台。

但是跃阶挑战的话,一旦逼得自己用出别的神通,那就违背了自己来战台的初衷,元神得不到磨砺。

古铄叹息了一声,看着那个修士道:“那你觉得什么境界的修士才敢和我上战台一战?”

那个修士想了想道:“怎么也得天仙期吧。要不你先从天仙期一重试试?”

“那就先试试吧。”古铄无奈道。然后看了一眼战台上正在战斗的两个修士,眉毛一样,那两个修士正好是地仙期圆满,便道:

“道友,如果这一场打完,战台上获胜的地仙期修士还想继续挑战,我可以上去吗?”

“当然可以,不过你上去之后,我们战台的人会将你的身份和修为……实际上主要是修为境界告诉对方,对方如果同意,你才可以和对方决斗。如果对方不同意,便不行。

对了!古道友,实际上你可以隐瞒身份……

哦……你即便是隐瞒身份,恐怕也就能战这一场,便被认出来了。”

古铄点点头:“那我先去战台那里,如果他继续挑战,我就上去问问。”

“行吧!呐,这是你的牌子。只有拿着这个牌子的修士,才能够去战台那边。没有牌子的人,只能够花仙晶坐在看台上。”

古铄接过了牌子对冰蓝道:“长老,我去了。”

“去吧!”

那个修士听到古铄叫冰蓝长老,再一打量冰蓝,心中便是一哆嗦。他想起来这是谁了。

冰杀戮!

我草!

这玉华宗两代杀戮狂不会一起来战台战斗吧?

那……可就发了啊!

这得多大的热闹,多大的影响啊!

不行!

我得通知上头!

他立刻取出了传讯玉简,录入了消息,传送给了上头。

而这个时候,古铄已经站在了战台下,此时战台下也围观着百余修士,修为境界有着不同。有人见古铄走来,搭了一眼……

然后……

头都转回去了,却又勐然转过头看向了古铄。

古铄在万族城外一人对三千,并没有过去几年。当初几乎全城人仙期以上的修士,都观看了那一场盛举,所以这个人第一眼觉得眼熟,第二眼……

这魔头怎么来了?

古铄友善地向着他点头一笑,那个修士也赶紧一笑,只是自己都觉得不够自然。知道古铄从他身边走过,放松下来的他才反应过来。

不对啊!

我是天仙期,我怕他做什么?

古铄找了一个相对靠近战台的位置,抬头向着看台上看去。背后已经有人认出来他,在神识传音,议论纷纷。

“轰……”

战台之上,一个修士被杀了,剩下了一个修士,翼族地仙期圆满。那个翼族修士伸手将死亡修士的储物戒指和兵器抓在手中,收了起来,脸上现出傲然之色,目光望向擂台之下:

“地仙圆满,还有谁?”

“嗖……”

古铄早就等着这句话,第一个抢身上了擂台。尽量让自己的神色和蔼可亲,向着那位翼族修士拱手为礼道:

“道友,你看我行吗?”

“古古古……古铄?”

见到对方紧张成那个样子,古铄不由苦涩道:“正是小古,你看我们两个能斗一场吗?”

“嗖……”那个翼族修士飞出了战台,不见了。留下了茫然的古铄站在了战上。

“嗡……”

看台上数十万修士一片哗然。

“他怎么来了?”

“这才几年,他就敢来?就不怕被四族罗天上仙盯上?这次可不会给他三天逃跑的时间。”

“难道是他地仙圆满了?要来磨砺自身,求索突破天仙之路?”

“不会吧?修炼速度怎么可以这么快?”

“…………”

“呼……”古铄看向了战台上的裁判。

战台是有裁判的,但是裁判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当有人上来挑战的时候,他负责在守擂一方没有答应对方挑战之前,保护这个修士,以防挑战者出手。、

“前辈,我现在可以邀请修士上来决战吗?”

“可!”那位修士点头。

与此同时,看台上一个个修士取出传讯玉简,以疯狂的速度将消息传送了出去,大多数修士为了争取速度,只有八个字。

古铄来战台了,速来。

看台上的观众在疯狂,看台下的那百余修士却是神情微妙。

有的修士一脸的紧张,这些修士的修为都是比古铄略高,或者和古铄修为一样的修士,而且都是绝世天骄的那种,心中有着和古铄一战念头的修士,所以他们心中就有些患得患失。

既害怕古铄不和他们决斗,让他们失去了杀死古铄扬名的机会。又害怕和古铄决斗,被古铄杀死。

有些人却是神色平和,这些人都是比古铄修为低,或者是比古铄修为高很多的修士,古铄不会挑战他们。

而此时的古铄,目光也看向了他们,然后拱手礼貌道:“各位道友,在下古铄。地仙期圆满。凡是地仙期圆满的修士,都可以上来与我一战。”

别说看台下这里的地仙期圆满了,便是看台上的所有修士都不由撇了撇嘴。

你当别人傻呢!

看台上的古铄也是无奈,只好再次扬声了道:“天仙期一重,有哪位道友肯上台赐教?”

看台上一静,目光都向着战台下那百余修士汇聚,修士中的天仙一重,一个个都在沉思。

而与此同时,万族城内无数的修士都在向这里疯狂赶来。

古铄的战台战啊!

非常值得观看!

更是有一些天仙期的修士觉得自己应该有和古铄一战的机会,毕竟古铄一人战三千,其实力已经有与天仙期修士一争的实力。那么古铄来战台,就绝对不会挑战地仙期那么无聊,必定会挑战天仙期。

他们向往和古铄一战!

如今的古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已经成为了际州一个传说,成为了一个以能和他厮杀不死而为荣的传奇。

在际州万族很多修士心中,不是什么修士都有资格挑战古铄的。

能够和古铄一战的,必定也是绝世天骄。

所以,虽然地仙期修士没有敢和古铄一战的。但是天仙期修士却是有着无数想要一战的人。

而此时站在站台下的就有这么一位天仙期一重的修士,一位狼族修士。所以他只是略微沉思,便纵身而起,落在了战台上。

看台上有人认出那狼族修士。

“是中山俊。狼族天骄,好像突破天仙期不到十年,但战斗力强悍。”

“再强悍也只是一个天骄,并非绝世天骄,我也觉得他打不过古铄,我要买古铄赢。”

“可他是天仙期,即便古铄是地仙圆满,也曾一人对三千,但地仙和天仙是一个分水岭。”

“嗤,又不是没有地仙圆满直面硬斩天仙一重的修士!”

“那得是绝世天骄!”

“古铄就是绝世天骄!”

“…………”

战台上。

古铄拱手,按照战台规矩介绍:“古铄,地仙圆满。”

中山俊也按照战台规矩拱手道:“中山俊,天仙一重。你看我可以成为挑战者吗?”

古铄痛快道:“当然可以!”

然后两个人便几乎同时祭出了仙器。

古铄自然是祭出太极剑虚悬在头上,中山俊则是手中握着一只巨大的狼牙棒,但是却没有挥出,而是一张嘴,便吐出了一道风刃,如同弦月,在空中急剧放大,呼啸着斩向了对面的古铄。

古铄没有用御剑术战斗过,所以先是用了中级御剑术。

一息千剑!

“嗤嗤嗤……”

空气中发出尖锐的尖啸声,剑气练成一线,精准地密集连续地击中那弦月上的一点。连续的爆出轰鸣。

“轰轰轰……”

但是却没有将那弦月击碎,连击断都没有做到。但古铄没有丝毫意外。

对方是神通,能借取天地威能。而自己只是术,无法借取天地威能,相差千里。他的身形开始飞退,同时立刻启动高级御剑术。

剑光分化。

一次六十剑,一息六万剑。

元神内八十一条仙韵嗡然震动,借取天地威能。

是每一剑都能借取天地威能。滚滚如剑河,向着弦月撞击而去。

“轰……”

弦月轰然爆碎。

古铄的心理:我还有太极图中三十六条仙韵没有动,便能够轰碎对方神通。这说明我的元神比他强大,元神中的每一条仙韵也比他强大。而且我现在还只是仙韵,而没有转化成天脉。如此说来,我的元神最少是他的二倍。

不!

至少是三倍,甚至更多。

毕竟我是开丹十重孕育出来的金丹,三十六叶莲孕育出来的元神。

而他只是开丹九重孕育出来的金丹,最多是十二叶莲孕育出来的元神。

金丹的优势叠加识海莲的优势,最终两者结合孕育出来的元神应该是最少三倍。如此便填平了地仙和天仙之间的鸿沟,而且我还没有用太极图中的三十六条仙韵。

中山俊此时的心理:就这?

中山俊一下子就亢奋了起来。

今日就是我屠古铄扬名之时。

“嗷……”

他长啸了一声,口中喷出弦月风刃,同时身形向着古铄冲了过去。

一往无前!

一去无悔!

战意盎然!

杀意纵横!

带着无比坚定的信心!

手中的狼牙棒挥噼了出去,天地伟力汇聚,一个巨大的狼牙棒遮天蔽日,如天柱一般砸向了古铄。

古铄的剑河陡然变化。

前半剑河倒卷,堆积如山。那剑山向着从空而降的巨大狼牙棒轰然对撞而去。而后半剑河陡然加速,撞向了弦月风刃。

“轰轰轰……”

弦月风刃崩碎,那巨大的狼牙棒和剑山同时崩碎。双方竟然战了一个平手。而且两个人此时的心情几乎一样。

古铄:天仙一重,就这?

中山俊:就这?

“轰轰轰……”

两个人在战台上激战了起来,中山俊脸上愈发的自信。如果就是这种打法持续下去,他必定斩杀古铄。

因为他是天仙期,古铄是地仙期,论消耗战,古铄必定不是自己的对手。

而此时战台下和战台上的那些修士脸色也都茫然,当初万族城外一战,古铄一人挑战三千地仙。古铄用的是养剑葫芦,三千剑阵。然后在剑阵的遮蔽下,又用了音功《寒绝散》。所以,当时没有谁看到古铄究竟是怎么杀死三千地仙的。都被三千剑阵给遮蔽了。

这也是万族修士对古铄真正战斗方式好奇的原因。

但是今天古铄没有动用养剑葫芦,这不由让他们心中升起了怀疑。

难道古铄的真正战斗力,并非来自自己本身的实力。而是来自那个悬挂在腰间的葫芦型法宝上?

便是战台上的中山俊,目光也不由扫过挂在古铄腰间的养剑葫芦上。

如果杀死了古铄,得到那个葫芦。自己岂不是也战斗力直线飙升?

贪婪之心大起,便更加疯狂地向着古铄进攻。当然,他也没有一丝一毫地掉以轻心。他依旧记着数年前,万族城外,养剑葫芦喷吐剑光纵横的那一幕,提防着古铄御使养剑葫芦。

但是古铄一直没有御使养剑葫芦,他来这里是磨砺元神的。如果不是战台的规则,必须死一个,他都不在乎胜负。所以,他一直在用御剑术,而且还只是动用了元神本身八十一条仙韵沟通天地伟力。

如此和中山俊打得你来我往,精彩纷呈。

这让中山俊心中都有些怀疑了。

古铄为什么不用那个葫芦?

难道那个葫芦对天仙期无效?或者威胁不够?

而此时从万族城内赶来的修士越来越多,很快战台看台已经坐满,更是有着无数天仙期修士以挑战者的身份进入战台下。而且战台组织方面,因为涌来的修士太多,所以只允许天仙期修士作为挑战者的身份,进入战台下。在他们想来,天仙期一下,没有资格挑战古铄。而玉仙,古铄没有资格。

此时在战台周围,汇聚的天仙期修士已经过千,从天仙一重到九重的都有,但是大家脸上的神色却几乎一个样子。

古铄……就这?

古铄真正的本事只是御剑术?

传说中,他不是修炼的空间属性方向吗?

所以才搏得了鬼剑的绰号!

还有传说,他修阴阳,走太极。

还有当初在万族城外亲眼见过的剑阵。

怎么现在只有御剑术?

战台上。

刚开始中山俊还很自信,然后是越打越自信,但是当古铄一直不御使挂在腰间的养剑葫芦,虽然他猜测,也许是养剑葫芦对天仙期的威胁性小,让古铄弃用。但毕竟当初在万族城外,养剑葫芦留给他的印象太深。心中难免忌惮。而这种忌惮随着长时间拿不下古铄,就变成了悬在他头上的一柄剑。

仿佛能够随时斩落下来!

这让他原本的自信在一点点跌落,不安在一点点上升。

心情与之相反的是古铄,此时他感觉到非常的畅快。就现在这个层次,只动用八十一条仙韵,和中山俊打得有来有往,势均力敌,却是刚刚好,让他能够不断地磨砺高级御剑术。让他对于高级御剑术越发的熟练,剑光分化愈发的得心应手,甚至已经有一种感觉,自己的剑光分化就快又有提升了。而且太极剑似乎传出来一种雀跃的情绪,这说明太极剑距离灵器真的不远了。

这让古铄都不愿意结束这场决斗,酣畅淋漓地越战越勇。

一刻钟,两刻钟……

一个时辰……

古铄开始占据了一丝优势,因为古铄从一次剑光分化六十剑,提升到了一次剑光分化七十七剑。

中山俊感知到了自己正在丧失一丝优势,处于一丝劣势。而且到现在没有发现古铄有消耗过巨的痕迹,更是没有御使养剑葫芦。

心中的自信已经消失殆尽,一丝危机感袭上心头。

这一个时辰,他使用了各种神通,打法多变,挖掘了自己所有的潜力。但是古铄却始终是御剑术,却渐渐地占据了一丝上风。这个时候,他恍然而悟。

应该不是那个葫芦威能不够,而是古铄来这里磨砺御剑术。

他心中不甘,但又无奈,最后化为了恐惧。心中恐惧之念一生,战斗力便开始打了折扣,这让古铄的优势变得更加明显,当古铄的剑光分化达到了一次八十九剑,一息八万九千剑的时候,战台上绞飞了一天血雨,中山俊的身体不见了,化为了一地肉泥。

古铄凌空一摄,将中山俊的储物戒指和狼牙棒抓了过来,收了起来。然后目光看向擂台下:

“还有哪位天仙一重赐教?”

“嗖……”一个身影冲上了战台,依旧是一个狼族。

战台之下,看台之上有很多修士认出来他。

狼族绝世天骄,中山聚。

中山聚落在战台之上,身上的杀意沸腾。

中山俊虽然是天骄,但是在他的手中根本走不过一刻钟,而古铄却用了一个多时辰才斩杀中山俊,这让中山聚有着自信。而且古铄斩杀中山俊,让狼族丢了面子,那就由他这个绝世天骄,把狼族的面子再夺回来。

“中山聚,天仙一重。”

“请!”古铄祭出太极剑,虚悬头上。

“请!”中山聚也取出狼牙棒。

两个修士瞬间激斗了起来。场面瞬间火爆,两个修士都是在一瞬间就爆出了自己至强伟力。

中山聚手段尽出,各种神通轮番轰出,古铄依旧是御剑术,但从一开始就爆出了自己至强御剑术。

一次八十九剑,一息八万九千剑。

“轰轰轰……”

古铄被压制了,果然绝世天骄和天骄之间是有着巨大差异的。古铄不得不开始采取躲避游斗的方式,身形御风,御剑而战。

场面一度变得艰苦。

中山聚的攻击如同狂风骤雨,他心中也忌惮古铄悬挂在腰间的养剑葫芦,所以他想要用这种疾风骤雨的方式压迫古铄,让古铄即便是想要御使养剑葫芦,都没有精力和时间。在这种极致的压迫打法下,最终斩杀古铄。

场面一度让古铄及及可危,如同汪洋中的一叶扁舟。

但古铄眼中眸光却愈加的兴奋。

和中山俊一战,初始就是势均力敌,这种局面虽然让他打得极为酣畅淋漓,也能够在这种酣畅淋漓中,获得御剑术的突破,但是却不如在这种压力之下,获得的突破更多。

一次九十剑,九十一剑,九十二剑……

随着古铄剑光分化一丝丝提升,压迫感在一丝丝减弱。

中山聚敏锐地感知到了这一切,他的心在下沉,自信心在跌落。一丝焦躁的清晰诞生,随着时间在一丝丝扩大,最终化为了一丝恐惧,然后这一丝恐惧在一丝丝放大,造成他的战斗力开始打折……

一次百剑,一息十万剑。

古铄再次突破,御剑术达到了这个程度,剑河滚滚,剑浪涛涛。最终击溃了中山聚,将其绞杀在战台之上。

古铄收了战利品,向着战台边缘的裁判拱拱手:“前辈,今天就到这儿了。晚辈明天再来。”

那裁判向着古铄含笑点头,古铄跃身而下,向着出口走去。

一个庞大的身影拦住了古铄。

古铄抬头看去,却是一个多臂族修士。那多臂族修士阴沉地看着古铄:

“古铄,我是天仙期二重,你明日可敢和我一战?”

古铄沉思,他还想和天仙一重的绝世天骄交手,对手的修为提升过快,自己很快就没有了对手,以他现在这个修为境界,能挑战天仙几重?

如此便失去了来这里的意义。

感谢:

我在这里等你58打赏100起点币!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女配她天生好命我有一座天地当铺食物链顶端的猛兽诸天新时代都市国术女神剑仙三千万特种兵之战狼崛起我真不是魔神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宇宙级宠爱
相关推荐
蹭出个综艺男神玄帝归来金玉良医农家娇女全真赵志敬DOTA之绝代天骄视频通武侠:开局盘点十大高手剪辑历史:开局盘点十大帝皇视频:盘点诸天热门事件变装女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