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纵目

第1037章 逼迫
上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章

大章!

*

冰蓝微微皱起眉头思索了片刻,然后摇头道:“事有专攻,我专攻冰属性,对土属性不能算是陌生,但还未必如你。”

“那我自己想想!”

冰蓝起身道:“你自己想想,你把水剑衣的功法传承给我,我看看能不能推衍出冰剑衣,到时候看看威能。”

古铄眼睛一亮:“好!”

取出了一个空白玉简,将水剑衣的传承输送进去,递给了冰蓝。冰蓝接过,推门而去。

古铄开始推衍土剑衣。

一天,两天,三天……

一晃七天过去,古铄睁开了双眼,摇头叹息了一声。

创立神通真的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推衍出来的,这条路暂时行不通。

冰蓝还没有出关,古铄起身推开房门,离开了青云客栈。他想出去转转,看看有没有自己看得上的土属性防御神通。

沿着街道走了不久,便感觉到街道上的修士看向他的目光有所异样,而就在此时,一个人族修士拦住了他。古铄看向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拦住他的这个人族修士满脸悲痛,悲痛中还有着愤怒和恨意,这让古铄心中一愣。

此人自己不认识,为何如此恨自己?

而就在此时,那人向着古铄吼道:“古铄,你为何不去城外?你不是能打吗?你不是厉害吗?为何龟缩在万族城,反而让别人替你去死?

可怜我那哥哥,为你所累,惨死在万族城外!”

古铄并没有被无故责骂而恼怒,神色冷静道:“你哥哥?为我所累?你什么意思?”

那修士悲痛嘶吼道:“你不要在这里假惺惺地装作不知道。

七天了!

七天的时间,万族城外,不知道有多少人族修士因你而惨死,你会不知道?

好!

既然你假装不知道,我就说给你听听。

就因为你狂傲自大,为了你自己的虚名,跑到多臂族和翼族的疆域杀戮,激怒了多臂族和翼族。现在多臂族和翼族的玉仙修士就在万族城外,不管是从万族城出去的人族,还是从外面前来万族城的人族修士,都被他们截杀。

七天的时间,他们已经杀了过百人族修士。我的哥哥,就被他们这样给杀了。

多臂族和翼族在城外扬言,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只要你独自走出万族城,他们就不会再如此针对人族。

如果不是你,这百余人族修士如何会死?

如果不是你,我的哥哥如何会死?

你不是厉害吗?

你不是孤身赴多臂族,独行翼族吗?

你出去啊!”

那修士声嘶力竭:“你出去啊!”

古铄明白了,但心境却更加冷静了。

他当初怎么坑那个在拍卖会门外堵自己的翼族修士,现在翼族和多臂族修士就怎么联手来坑自己。

当初自己坑的那个翼族修士被整个翼族孤立,翼族和多臂族现在是有样学样,逼迫人族来孤立自己。

现在不就已经有人在自己面前如此声嘶力竭的谴责自己了吗?

任由这种声音扩大,自己被人族孤立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这是不是也算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让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此时周围已经围了很多修士,各族都有,街道两旁的商铺门口也站了很多修士,楼上的窗户也探出很多脑袋,对着古铄这边指指点点。

古铄平静地看着那个人族修士:“修士修仙,如逆水行舟,如履薄冰,原本就是争,以万族争,与地争,与天争。今天没有我,你的哥哥就不会死?会永生?

你也知道,多臂族和翼族是人族的族敌!

什么叫族敌?

就是两个种族之间的仇恨,是敌人。面对这样的敌人,人族每个人都应奋发图强,而不应该怨天尤人。

你想一想那些在族战中死亡的同胞,难道因为他们为了给人族争夺一片自由的天地,你就怨恨他们杀得多臂族和翼族太多,造成你哥哥的死亡吗?

不!

你应该以那些同胞为荣!

是他们的披荆斩棘,砥砺前行,才换来人族如今相对安宁的生存环境,你是受益者,而不是受害者。”

“你少狡辩……”

“放屁!”一个中年人族修士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指着那个人族修士破口大骂:“就你哥哥死了吗?

我的儿子也在三天前死在了万族城外。你的哥哥是亲人,我的儿子就不是亲人?死了亲人就抱怨别人,你如果有血性,你去报仇啊!

古铄孤身赴多臂族,独行翼族,把我们人族丢在地上的面子捡了回来,把我们人族跌落的士气提升了回来,两次万族碑内浑身浴血,救的不是人族?

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嗯?”几个犬族的修士看了过来。

中年修士转头看向古铄:“不要出去,现在多臂族和翼族在万族城外逼你出去的是玉仙,但我怀疑有罗天上仙埋伏。你现在已经成了多臂族和翼族的眼中钉肉中刺,他们有任何阴谋诡计都不奇怪。”

“我明白!”古铄看了一眼那个还在哭泣的修士,然后看向那个中年修士:“我没事的。”

而此时,大街的一头走来了一些修士,其中正有那个当初在拍卖会坑古铄,然后古铄又坑回去的那个翼族天仙期修士。那翼族修士眼中带着戏谑看向古铄:

“貌似胆大,实则胆小如鼠!”

“你不用出去,只要去城头看看,便知道是你给人族带来了祸患。”

“被同族孤立的滋味好吗?”

“你今日怎么不叫嚣一个打三千了?”

翼族修士纷纷肆无忌惮地向着古铄挑衅着。

古铄看着那个翼族修士,笑了:“哟,你还没死啊!”

那翼族修士冷笑:“你死了,我都不会死!”

古铄又道:“打交道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那翼族青年道:“句恪。”

古铄看着句恪道:“这是你出的主意?”然后又果断摆手道:“不可能,你没有那个智慧,更没有那个身份地位。不过你给你们族长传个话,事情适可而止,否则他不要后悔。”

话落,也不待句恪回话,便向着那个中年修士拱手道谢,然后走出了人群,继续向前行去。至于去城外,他没有那么傻。

那个方才来呵斥他的人族,他连看一眼的心情都没有。

多大的能耐做付多大的责任,做多大的事情。

多臂族和翼族现在在万族城外杀的可不仅仅是玉华宗的修士,而是整个人族的修士。虽然以他为借口,但这是整个人族的事情,没道理只有自己一个人负责,而且城外叫嚣的异族是玉仙,那就应该是人族玉仙应该去应付的事情。

古铄并不迂腐!

走进了一家商铺,直接上楼,来到出售功法神通的柜台,向着架子上望去。一个伙计走了过来:

“客官是想要买功法,还是神通?”

古铄看向那个伙计:“你知道最强的土属性防御神通是什么吗?”

那个伙计笑了:“当然知道,如果说土属性防御神通最厉害的自然是土行宗的大地铠甲。”

“大地铠甲吗?你们这里有出售吗?”

“这怎么可能有?”那伙计摇头道:“那是土行宗的镇宗神通。”

古铄点点头,看了一圈,确实没有自己看得上的土属性神通,便离开了这家商铺,继续逛了起来。逛了一整天,没有看到一个令自己满意的土属性防御神通,而且经常有街道上的万族修士对他指指点点,虽然古铄不在乎,但是心中不舒服是肯定的。

回到了客栈,轻叹了一声。

“等冰长老出关,看看她推衍的冰剑衣再说吧。”

古铄开始感知天脉。

又两日后。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古铄打开房门,冰蓝走了进来,扔给古铄也一个玉简:

“你看看这个!”

古铄接过玉简,神识探入,看了一遍。眼中便现出惊喜之色。很快,古铄就沉浸其中,期间又醒来,询问不解的地方,冰蓝一一给予解答。七倍的悟性让古铄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心念一动,体表便浮现出一层冰剑衣。从头到脚护住了古铄。

“好强的悟性!”

冰蓝眼中再次现出了赞叹,虽然古铄不是创立,而是领悟,但是这个速度也让冰蓝震惊了一下。她竖起一根手指,向着古铄身上的冰剑衣刺了过去。

“锵!”

一声剑鸣响起,冰蓝提升了一层修为,再次刺在冰剑衣上,然后又刺了几次,最后一刺,传来卡察之声,冰剑衣碎了一块。

冰蓝点点头:“能够抵挡天仙期四重的攻击,这主要还是受困于你的元神,你的仙元很强。如果你突破天仙期之后,借取的天道威能会更多,威能会更强。”

“多谢冰长老。”

冰蓝摇摇头,脸上现出郁闷之色:“这也只能够保证你再上战台两次,希望你能对剑光分化有更多的领悟吧。”

古铄想了想,估计自己现在再去战台,天仙二重的修士都不会上战台和自己对战,上战台的修士修为最低也会是天仙三重,下一次必定会是天仙四重,自己可不就是只有两次机会嘛!

不由也郁闷地摇了摇头:“冰长老,你知道大地铠甲吗?”

“土行宗的那个?”

“嗯!”

冰蓝点点头:“土行宗的大地铠甲确实是目前人族防御中的最强功法,嗯,最起码在我们际州人族是最强功法。如果你能会大地铠甲,估计最少能够抵挡天仙五重的进攻。不过,那是土行宗的镇宗神通,你就不要想了。”

古铄点点头,然后将翼族句恪和他说过的事情说了一遍。冰蓝皱了皱眉头:

“你不要管这些,只管去战台,今天我就不陪你去战台了,我打听一下翼族和多臂族的事情。”

“好!”

古铄起身和冰蓝走出了客栈,冰蓝去打听城外截杀人族的事情,而古铄则是直奔战台而去。

战台。

古铄走进来的时候,战台之上正有两个修士在搏杀。看到古铄走进来,一个个看向古铄的目光有些莫名。骆星魔向着古铄走了过来,拱手为礼道:

“三眼族,骆星魔。”

古铄拱手还礼:“人族,古铄。”

骆星魔看着古铄道:“准备如何应对多臂族和翼族?”

古铄笑道:“用玉仙在城外逼我出去,我是疯了吗?还是多臂族和翼族得了失心疯了?”

“哈哈哈……”骆星魔大笑,然后饱含深意道:“恐怕他们也没有指望你出城,他们就想把你在人族搞臭。你不要小看这件事,一次两次,你们人族不会孤立你。但是这样的事情长久了,人心就会发生变化,孤立你就成为必然。

这在任何一个种族都适用!”

“多谢!”

“没什么!”骆星魔摆摆手:“只是不想你的心态受到影响,希望你尽快突破天仙期,我很期待和你一战。”

古铄笑了:“我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骆星魔也笑:“只是你要快一点儿,我现在已经是天仙七重了,别到时候你突破天仙期,我已经是玉仙了。”

“那不能够!”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然后放声大笑。然后并肩站在战台下,向着战台上看去。

又过去了大约半个时辰,战台上决出了生死。那个获胜的修士收取了战利品,跳下了战台。一时之间,没有修士再上战台,而是将目光都望向了古铄。古铄便向着四周拱拱手,然后纵身一跃,跳上了战台。

“各位,有天仙二重的道友上来指教吗?”

战台之下寂静无声。

古铄便是无奈,站在战台上犹豫了一下,最终一咬牙道:“那天仙三重的有吗?”

“嗖!”一个多臂族修士跳了上来,看着古铄讥讽道:“古铄,你要在万族城躲一辈子不出去吗?

你可知道,你每躲一天,你们人族修士在万族城外,就不知道多死多少。”

古铄微微歪头看着他道:“天仙三重?”

那修士一愣:“是!”

“啪啪!”古铄拍拍手:“那你还磨叽什么?早打早死,利用啰嗦多活那么一会儿,有意思吗?”

“放肆!”那多臂族修士脸色腾的一声羞恼得通红,向着古铄轰出了神通。

古铄口中嘲讽,心中却没有丝毫放松。心念动间,一层冰剑衣便浮现在体表。太极剑从眉心流泻而出,虚悬在头上。

剑光分化!

浩浩汤汤的剑河奔流不息,迎向了多臂族修士的神通。

果然,以古铄目前的剑光分化不是天仙三重修士的对手,但是这次古铄没有躲。之前的战斗,当剑河抵挡不住对方全部的神通,古铄会御风闪避漏过来的神通。

但是这次古铄不再闪避,身形站立在战台之上,一动不动,任由泄露过来的神通攻击在自己的身上,他则是全神贯注地开始领悟剑光分化。

“轰轰轰……”

对方残余的神通威能轰击在古铄的身上,这让那多臂族修士心中一喜,但是随后那喜悦就僵硬在了脸上。

他发现残余的神通已经无法对古铄造成伤害,因为古铄此时身上多了一层冰剑衣,将他的残余神通完全挡在了外面,冰剑衣没有丝毫损伤。

“轰轰轰……”

“锵锵锵……”

两个人隔着距离,开始对轰。

多臂族修士手段尽出,打得热闹,打得绚丽。而古铄却只有一招。

剑光分化!

而且每个人都能够看出来,以如今古铄的剑光分化还不是多臂族修士的对手,每一次对撞之后,都有多臂族的残余神通轰击在古铄的身上。但是古铄身上那冰剑衣真是强悍,那残余神通根本就伤不到分毫。

多臂族修士不由皱起了眉头,这种对战实际上已经变成了消耗战。能够解决这个状态,也不是没有办法,那就是冲过去,近身用自己的仙器砍杀古铄。他相信,天仙三重的力量加上仙器本身,是能够砍碎冰剑衣,继而将古铄斩杀的。

但那是在古铄站着不动,任由他砍杀的情况下。

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而且多臂族对于古铄的分析很详细,然后将分析资料通传了全族。在多臂族的分析资料中,古铄的本体应该远超修为。这便让他心中忌惮与古铄近身相博。

现在在神通攻击中,自己占据优势。一旦近身肉搏,大家依靠纯粹的力量,自己未必还有优势。而且古铄精通空间神通,便是自己逼近,古铄若想不和自己近战,也能够轻易地拉开距离,

这种犹豫的心理,让他始终与古铄保持着距离。

古铄已经打定主意了,自己有着冰剑衣,这次绝对不能浪费一丝一毫的机会,一定要将对面这个多臂族修士的价值压榨得一干二净,能利用多久,就利用多久。所以他不怕战斗的时间长,越长越好,自己越能领悟得更多。

如此一个多时辰后,古铄七倍的领悟力被他运用到了极致,剑光分化已经能够一次分化接近二百剑,虽然依旧落在下风,但是古铄不在乎,心中反而有着欣喜。

有着冰剑衣防护,可以全心全意地领悟剑光分化,效果就是好!

还占据着上风的多臂族修士,脸色已经开始变得难看,他自然能够感知到古铄的剑光分化威能提升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的眸光闪动:“到现在除了逼出来一个冰剑衣,依旧没有逼出古铄的底牌。这对他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

他开始逼近古铄,小心翼翼地逼近,他要尝试一下近身搏杀。看看有没有击杀古铄的机会。

当然他的心中也十分忌惮,逼近得小心翼翼。紧盯着古铄的目光流出一丝怪异。因为他发现古铄没有丝毫举动上的变化,似乎已经完全沉浸在了领悟中,根本就没有发现他逼近一般。

他终于逼近了古铄,长刀狠狠地斩向了古铄的脖子。

古铄抬起一拳,轰击在长刀的刀身上,多臂族修士便感觉一股大力,让自己手中的长刀几乎脱手而飞。他的心中大惊,身形急忙后退,再次拉开了与古铄之间的距离,而此时古铄御使剑河再次向他滚滚而至,他不得不又打起精神,轰击剑河。

实际上,方才那一瞬,古铄有着绝对的把握斩杀对方。

对方竟然敢和他近身,古铄如果爆发出玉仙圆满的力量,一拳就能够打爆他。但是古铄没有,这个工具人还有用,他还需要对方来辅助自己领悟剑光分化。

所以他留力,只是击退了那个多臂族修士,使其不敢在逼近自己,老老实实地做一个工具人。

那多臂族修士确实不敢再逼近过来了。

他已经决定了,就和古铄打消耗战。他坚信自己这个天仙三重的底蕴要比古铄这个地仙强。只要古铄消耗巨大,自己依旧有斩杀古铄的机会。

如此的打法正和古铄的心意,古铄完全把对方当成了磨刀石,在对战中不断地领悟剑光分化,分出来的剑光在一道道增加。

此时的冰蓝站在城门口,看着城外翼族和多臂族的百余名玉仙。地面上还躺着十几具人族的尸体。她的目光冰冷。她转身走进了万族城,去拜访人族坐镇在万族城的罗天上仙。

虽然冰蓝号称冰杀戮,但却不是一个莽撞的人,反而十分谨慎。正如古铄也是一般,如果是一个莽撞的人,早就死得连渣都不剩。

在拜访了紫气宗族罗天上仙夏众之后,冰蓝摸清了一些状况。人族的罗天上仙也不可能就眼睁睁地看着翼族和多臂族修士在外面截杀人族修士,也曾经出去探查过。但是人族的罗天上仙只要一出城,外面的那些翼族和多臂族的玉仙就轰然逃亡。

人族的罗天上仙没有追,他们怀疑在城外埋伏着罗天上仙。

这是一个陷阱,恐怕针对的不是古铄,因为古铄不傻,不可能见到外面有着百余玉仙,还敢出去。

那不是英雄,那是傻逼。

所以,这个陷阱很可能针对的是人族的罗天上仙,甚至目标很确定,就是冰蓝。

几个人族罗天上仙提议,他们联手出去追杀翼族和多臂族玉仙,以此试探一下。

感谢:

鱼得水打赏500起点币!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女配她天生好命我有一座天地当铺食物链顶端的猛兽诸天新时代都市国术女神剑仙三千万特种兵之战狼崛起我真不是魔神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宇宙级宠爱
相关推荐
蹭出个综艺男神玄帝归来金玉良医农家娇女全真赵志敬DOTA之绝代天骄视频通武侠:开局盘点十大高手剪辑历史:开局盘点十大帝皇视频:盘点诸天热门事件变装女秘书